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大唐之最强皇太子之生于千灯(1)

作者:想当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秦十二岁,生于一个名为千灯的小镇,吃过晚饭,李秦便和邻家小孩偷了家里的梯子,爬上屋顶。镇子不大,约莫着有个一两千户人家,每次临近入夜,日头西落,千灯镇便会渐次亮起灯火。当明月东升,繁星渐起,这时千灯镇的灯火则已然连成一片,李秦常爱在晚饭之后爬上屋顶,看远方的灯火渐次明亮,和自家灯火连在一起,随后在渐浓的夜色中看地面的千灯与天上的群星遥相呼应。

“秦哥,我爹说明天要送我去城里读书。”伙伴的声音打破了屋顶的宁静,李秦仰面躺着,叠在脑后的手紧了紧,把脑袋又抱紧了些,“去了要记得给我写信啊!雀儿!”

“那是自然”被李秦叫做雀儿的男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屋顶上站了起来,“秦哥?我问你个事!”

“你问吧”李秦转过头望向雀儿。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城里?我让我爹和你爹说说。”

“打住打住!雀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爹倔的和驴似得”李秦摆了摆手,一脸无奈。雀儿闻言嘿嘿一笑:“看来你爹是舍不得你这个宝贝儿子离开自己身边。”李秦白了眼雀儿,笑了笑,没有多说:“你放心去吧,我爹还能害我啊!去了记得给我写信就成。”

雀儿还要说些什么,却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呼喊:“雀儿!别野了!回家睡觉!”雀儿听得呼喊,只能吐吐舌头,小声说:“我回去了,秦哥,回头给你写信!”

李秦笑着应下,雀儿顺着梯子爬下去,一溜烟的功夫跑回自家院子,躺在屋顶的李秦还能听到隔壁院子雀儿的娘在抱怨自己的儿子,李秦看着天上的星空,难得泛起一丝困意,他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土,背上的灰土懒得打理,走到屋顶边上一跃而下,咚的一声落地,李秦一阵龇牙咧嘴,一叠声的轻喊着疼。

明月西移,千灯镇的灯火渐次熄灭,空中的繁星没有了灯火的映照,更加明亮。千灯镇的夜来了,小镇陷入了睡眠……

翌日,李秦睡醒,忙不迭的穿衣洗漱,惹得李母一阵埋怨。李秦的父亲李牧棠,是小镇的铁匠,比寻常铁匠强一点的就是会读书写字,铁匠会读书写字倒是稀奇,但镇子里的人早已见怪不怪。李牧棠此时正悠哉悠哉的躺在一张平坦的竹椅上,捧着一卷竹简细读,听到李母的抱怨,斜眼看了李秦一眼,注意力又放在竹简上,轻飘飘的开了口:“雀儿走了,他们走时你睡得正香,你娘见你睡得安稳,便没有叫你。”

正要踏出房门的李秦听了自家爹爹的言语,将堪堪迈出房门的一只脚收回来,笑嘻嘻的走至李牧棠身前,开始大献殷勤。“爹,雀儿都能去城里了,我啥时候也能去啊?”

李牧棠的视线始终不离手里的竹简,只是淡淡的说:“什么时候把我给你的要求完成了,自然会让你去城里。”

李秦闻言脸上笑意更浓,蹲在李牧棠的腿边,熟练的敲打起来,:“爹累坏了吧?孩儿给您捶捶腿。”李牧棠嘴角终于泛起一丝笑意:“手法不错,但那些要求,一个也不能少。”李秦脸上的欢笑渐渐僵硬,手上也不再敲打,起身向饭桌走去,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李牧棠笑着骂了句“小兔崽子”,起身将手上的竹简放在竹椅上,也走向饭桌。

李秦家里的早饭比较简单,几个白面馒头,锅里的粥,再有就是自家腌制的咸菜,李秦草草的吃了几口,便向父母告退出去。

早上的镇子渐渐活络起来,街边摆摊的开始了吆喝,行人穿梭如织。李秦走在街上,却觉得寂寞,陈雀儿走了,那个每天和他一起疯闹的孩子已经进了城,他却只能留在镇上,爹爹的要求很怪,也很容易,只是叫他背书作注,往日里他仗着自己记性好没上心,今天的李秦,望着天边舒卷的白云,终于下了决心。

千灯镇几里外,两骑飞驰在官道上,一人骑黑马,一人骑黄马,骑着黑马的男人年近四十,身着青色布衣,头戴纶巾,丹凤眼睛开合间神光逼人,颔下疏淡的长髯在风中兀自飞舞。骑着黄马的人紧随其后,体型魁梧健壮,面色坚毅冷峻,一袭宽大的黑衣在飞驰中猎猎作响。

“秦三,前面就是千灯镇了,你确定他就在这里?”马速渐缓,黑马上的人发问。

“主上,属下以人头担保,他……”秦三勒马绳停下,拱手回道。

被尊称为主上的人也勒马停下,摆了摆手,打断了秦三的话:“收收你的臭脾气,别动不动就堵自己的脑袋。”秦三开始傻笑,本来坚毅的面容此刻却有了些许傻气:“属下遵命。”“傻样!”

书房里,李秦看着案几上的九卷竹简,面色发苦,面前展开的一卷竹简上,每个字都像是一副幼儿的随意涂鸦,李秦知道这是本朝文字的老祖宗,象形文字的鼻祖,辨识这些文字,他只能靠猜,李父没有教他学习这些文字的打算,只是让他自己死记硬背,当作图形来记忆。

李秦自幼聪慧,在9岁的时候已然能背下大部分的儒家经典,而这个年岁的陈雀儿,除了上树掏鸟蛋,基本无一是处,李牧棠却从不让李秦透露出去,故而在所有人眼里,他李秦和陈雀儿一样,是个只懂得上树爬墙的猴孩子。

李秦有着近乎过目不忘的本事,这点被李父掩藏得很好,没人知道。背书虽然枯燥乏味,倒也不难,耐着性子坐上几天,总是能默出来的,让人头疼的,是李父另一个奇怪的要求。

李父给了他两个任务,第一,默下九卷竹简,第二,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爬上千灯镇外一处十丈高的崖壁,崖壁上有个崖洞,取出里面的东西,就算完成。

………………

“主上,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吧。”秦三拉着两匹马亦步亦趋的跟在那中年男人的身后。

“嗯,你去安排,我在这镇子里随便看看。”“是,属下领命。”

中年男人书生打扮,儒雅清俊的面容引得不少妇人侧目,他抬手摸了摸颔下柔软长密的黑髯,嘴角上扬,缓步走向一间茶楼。

“客官里边请”茶楼小厮见来人器宇不凡,不敢怠慢,男人笑着点了点头,伸手一指,指向靠窗位置的一席桌案。“我就坐那儿了”小厮顺着他指头看去,忙跑过去将搭在肩上的抹布拿在手里,仔细的擦了擦那张桌案,“客官您坐,喝点什么?”男人坐下,闻言皱了眉,“你这里都有些什么茶?”小厮道:“客官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普洱、龙井、毛尖、碧螺春、铁观音,您看您喝哪种?”“白水!”

“得嘞,您稍等片刻。”小厮退了下去。“还以为是个大爷,奇了个怪哉,点杯白水。”声音很小,男人听到了,付之一笑不再理会,透过窗,看着街上吆喝的小贩,和渐渐向西偏移的日头,心道:“正午了,是时候了……”

李牧棠看着在厨房劳作的妻子,目带怜惜,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是时候了……”

……………………………………

李秦把手里的竹简合起再用细绳捆扎放在一旁,长舒一口气,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记完了一卷,还有八卷,按每天两卷的速度不久天就能完成父亲给的第一项要求,李秦想到这里开心的笑了起来。

"秦儿,吃饭了!"李秦鼻子耸动,也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娘,这就来!"李秦一溜小跑跑向左室。

"娘,今天什么日子啊?做了这么多菜!"李秦坐在饭桌前,望着一桌的饭菜问道,杨蓉面色一僵,偷偷看了看儿子,发现他的眼睛始终盯着桌上的饭菜,杨蓉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怎么,娘给你做些吃的还要分时候啊?"

"嘿嘿,娘,我饿啊,爹什么时候回来?"杨蓉看着自家儿子这副馋样,心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李秦良久不听娘亲回话,疑惑的抬起头望向杨蓉,杨蓉慌忙转过头起身,迈步走向门口,"我去看看你爹什么时候回来,秦儿你若是饿便先吃吧"

李秦一听能吃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提起筷子开始扫荡。

另一边,茶楼里,靠窗位置的男人独自斟了半杯白水,却没有急着饮下,又唤来茶楼小厮,终究还是点了一壶茶,又让小厮拿了两个个干净杯子,放在了自己的对座。他抬手端起茶壶,将对座的两个茶杯一个斟满,一个斟了七八分,开始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一个魁梧汉子从茶楼外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男人对面,开口一笑:"小顾,我来了。"男人睁开了眼睛,打量起对座的魁梧汉子,这汉子相貌平平,满头黑发紧紧的箍在头顶盘成发髻,一双眼睛和善可亲,新长出了一层黑硬的胡茬,身上穿着褐色麻布衣裳,透过微开的领口可以瞧见那古铜色的强健筋肉,正是李秦的父亲李牧棠。

"师兄,你来了!"男人开口,李牧棠笑了笑道:“师弟来的倒是很快”。男人仰头把杯中茶水饮尽,没有答话,自顾自把玩起了手中的茶杯。

"难得顾师弟忙里偷闲来看我这个师兄了"李牧棠见他没有开口,又插了一句,男人一笑,"皇命难为而已,此来,一为看你,二是要砍你。"

这被李牧棠称为小顾的男人正是当今朝廷宰相顾锦言。似乎除了皇帝,没人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师兄。

李牧棠面上笑容不减,低头看向自己身前的两杯茶,茶满欺客,倒茶只倒七八分,这是连稚童都懂得事情。顾锦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李牧棠大笑几声,仰头将两杯茶连番倒进嘴里。顾锦言也跟着笑了起来,"师兄不逃了?"李牧棠将手中茶杯放下,看着顾锦言,眼中的亲和褪去,顾锦言却又是一笑,"圣上对你很是惦念啊!”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牧棠都没有回话,顾锦言似乎觉着无聊,自顾自把玩起空荡荡的茶杯,李牧棠瞥了一眼对方手中的茶杯,开口道:“远来是客,本来应是我来敬茶,却是劳烦了顾大人您。”顾锦言只顾着继续把玩手中茶杯,没再说话。又是一阵漫长的静谧。茶楼外人声嘈杂,茶楼内的客人们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畔的友人闲聊,只有他们两人之间,长久地保持着安静。

“看来都不善客套,那么,动手吧。”李牧棠率先打破沉默。

顾锦言将茶杯缓缓放到桌上,原本低垂着的眉眼抬了起来,说:“好。”

李牧棠面向顾锦言做了个请的手势,顾锦言伸手自腰间摸出些铜钱搁在桌上,脚下一顿,闪身出了茶馆,李牧棠眯了眯眼睛,茶馆内突然起了风,李牧棠的身形渐渐模糊,有一阵风在茶馆里涌起。

没过多久,茶楼的小厮跑来收下桌上的铜钱,低头自语:“一回头的功夫人都没了,索性留了钱,要不然,又少不得被骂。”

“小二,上茶!”

“来喽!”

千灯镇外的一座小山上,风渐起,两条人影不分先后的出现。正是李牧棠和顾锦言二人。李牧棠伸出右手食指,指向顾锦言,顾锦言偏头一闪,顾锦言身后的石块轰然间裂开,“来而不往非礼也。”顾锦言食中二指并起,周遭风声四起,李牧棠目色凝重,抬起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太极,风声顿止。顾锦言长啸一声,两只手遥遥抓向李牧棠,再向左右一分,空气中似乎有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李牧棠低头躲过。随后一个闪身向顾锦言逼去,顾锦言也向前冲去,两人以一双肉掌连拼数计,随即又不见影踪。

通往千灯镇的官道上,一年轻妇人放下悬在右臂的竹筐,在竹筐内摸出水囊,蹲下去给身旁的稚童喂了些水,正要将水囊放回竹筐,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姑娘,可否借口水喝?”

妇人被吓了一跳,身子一颤,转过头去,见来人白发长须,面色和善,心底稍安,“老人家客气了”这年轻妇人拿起手上的水囊递了过去,老人接过大饮数口,把几乎空了的水囊递了回去.

老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姑娘,老汉口渴难耐,不小心喝光了你的水,见谅。”妇人笑了笑“没什么,老人家,水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那稚童躲在妇人身后,伸出脑袋看着老人,老人对那小童做了个鬼脸,小孩子一缩脑袋,躲在妇人身后,伸了伸舌头。

老人抬头看着妇人摇了摇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只是老汉我还有些急事,就先走了。”妇人笑着相送。老人捋了捋颔下长须,缓步走向千灯镇。妇人提着竹筐,拉着小童想镇外农田行去,“娘,那老头就是骗水喝……”妇人抬起自己本来拉着男孩的那只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不许胡说。”小孩抱着脑袋,“好疼,娘,那老头都走远了!”妇人作势欲打,男孩抱头一缩脑袋,妇人笑了笑,拉起男孩的手“走吧,可不许乱说了!” “哦”

延伸阅读

龙蒋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ay8s.shtml
龙蒋渔具的成功来自对产品质量的精益求精和对客户要求的满足。质量是产品的生命,因此我们

天磊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pppo.shtml
天磊医疗器械主要生产经营神经外科手术器械、显微器械、基础器械、开颅动了系统及各种开颅

仪表机械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gjtc.shtml
产品种类多,型号完备:LU涡街流量计、电磁流量计、LFX型系列蒸汽流量计、节流装置、

港后家纺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bqwm.shtml
南通牛人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新兴的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家用纺织品制

天极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yat9.shtml
天很磁材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大韩村西,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山西天很磁材

南派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a6c4.shtml
南派眼镜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本商行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

鑫诺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xm3y.shtml
鑫诺购物商贸(简称“鑫诺购物”)成立于2007年,位于上海市。是一家生产销售减肥美白

皇家珠宝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s882.shtml
香港皇家珠宝实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集珠宝玉石加工、批发销售及珠宝玉器加盟连锁为一体的

芙荷坊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ny2v.shtml
芙荷坊化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产品天然不刺激,化妆品品种齐全、价格合理,因此在消费者当

煦辉贸易加盟  http://www.wholesale-electronics.com/xtjn.shtml
煦辉贸易是一家专门从事机电设备进出口业务、技术引进、提供技术咨询和机电工程改造总包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囚徒悍狱之杀手与惧影纸d日3

    “马鹿尔郎!”出动了一整个步兵中队,还有两倍数量的伪军助阵,一个77毫米野战炮连提供火力支援。第二次发起进攻的日军有一次被怼了回来,在这个不大的荒村前,再一次留下了一地的死尸和嗷嗷惨叫的伤员。气的鬼子少佐抽出指挥刀,咆哮着对着旁边的一棵小树就是发泄似得乱砍。“嗨咿!嗨咿!”半个脑袋和一只眼睛被纱布包

  • 度化全世界![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快快快,开始洗漱了,排队了。”郑平一边收拾着门口的鞋子一边喊着,吴依看到方芳准备收拾桌子,便把扫帚拿过来准备打扫一下卫生。2分钟不到房间里的卫生就被几个人搞定了。大家陆续开始排队洗澡,郑平先进去。吴依默默的在房间里玩着手机,等他们先洗。“来,依依,你干嘛呢,到外面来吃着等啊。”“哦哦,来了。”吴依

  • 论四角关系怎么回归正途买衣风波

    虽然他没有让沐灵灵和他去,但是沐风心里边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也怕沐音凡留了个后手,但是听到沐灵灵要陪她去他也没有拒绝,毕竟他心里边还是有些害怕的,他不是铁人,谁都有害怕的时候,当然他也不列外。就这样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城内走去,这时候的沐风已经从刚才的事件里走了出来,因为他现在的身边有个让他放心的人,

  • [快穿]综漫之该逆袭的还得逆袭在线阅读第一章

    终于,结束了。阴冷的山洞里,薛齐躺在白玉制成的寒床上,他的手脚戴着沉重的锁链,脸上正露出诡异的笑。耳边开始翁嗡嗡地响,恍惚中,他似乎听见了耳边传来压抑的悲嚎。有猩甜的液体从喉咙间溢出来,薛齐感到自己心口处传来一阵揪心的绞痛。“不!!!”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从外界传进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听着这凄厉的叫

  • 蚀食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里是一片宁静的区域,与世无争,可以看到湖心小岛上,除了茅屋之外还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有麋鹿在草地上漫步。最令人惊艳的,当然是那位少女了。隔得很远,洛寒看不清楚少女的容貌,但此情此景下,少女却宛如一位空灵的仙子,让人生不出亵渎之情。这就仿佛一幅绝美的画卷。洛寒的到来,将画卷的宁静打破了。远处的少女

  • 大唐:开局加入皇帝聊天群第九章在线阅读

    官网上说,天际将最大程度贴近现实生活。尤罖忆记得这句描写,但他环视一周后发现。这也太贴近了!难道新手村就一定是破旧的吗?哪怕真的是现实中的村子,也比这个强太多了吧?!他发现他越来越不理解虚拟**了。难道**不就是应该做的非常豪华,然后吸引大量玩家进入吗?又或者……玩家们都玩腻了豪华的**?开始转变风

  • 重生之公主有喜之少爷,让你久等了!(第4更求收藏!)

    第4章少爷,让你久等了!(第4更求收藏!)望着柳然,赵莉颖问道:“柳然,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毕竟柳然是男生,赵莉颖俨然把他当成了主心骨。柳然还没有回答,在一旁的鹿含就已经抢先回答了:“我刚刚在手机上查过地图了,从左边的那个出口出去,再走一段路,那里有一个地铁站,我们可以坐地铁过去。”说完了这话,

  • 古今在线阅读魔戮刺杀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此时,在城外的一处小土坡上,月夜和冷月柳正并排坐着,不时可听见冷月柳开心的格格娇笑声。冷月柳晚上偷偷的离开冷家在此地的避暑山庄,溜进商会,找月夜出去看星星,月夜本来不愿意出去的,可

  • 乐队的暑假之实战训练

    经历了刺激的一天,凛久觉得结局还算“美好“。这么快就与EraserHead重逢虽然是意料之外不,过居然把白天还对学生严苛吓唬的相泽老师给吓成那样她还是很开心呢。这么想来,她真是个坏孩子!是以回到空荡荡的教室看到某人还在时略微惊讶,“轰君还不回去吗?”靠在自己位子上闭目养神的少年睁开眼,看着放学就被叫

  • 肆意妄为大劫过洪荒凋零

    嗯?修炼中的萧子墨睁开双眼,向着南方飞去。轰隆隆!哈哈哈哈!不自量力,就凭你也想阻拦本王,给本王杀了他。南海岸边,穷奇悬浮高空之上望着地上的凤祖嘲讽的说到。大地之上几十只金仙巅峰的凶兽向着凤祖冲去,附近凤族之人上前阻挡,转眼间便被撕碎,更北方的族人想回身救援却被如海的凶兽阻拦,回身不得。镇!一枚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