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神的世界你不懂沙漠遇袭

作者:猥琐的胖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风起,撩动着**漫天,映衬在夕阳的光照下,美轮美奂。在这雾蒙蒙的尘埃中,一只十来人的队伍,缓缓地前进。

淮楼扯住压绳翻身落地,“起风了,今日就在这扎营。”

随即所有人都纷纷跳下骆驼,开始着手搭建行军帐篷。

秦戊望着远处天际的火烧云,有些心不在焉。在沙漠里出意外的机会太大了,所有人都在和死神并肩前行。

昨日,他们得到在西域的药王谷里有玄参的消息。于是,秦戊和淮楼带上几名士兵开始了到达西域的必经之路——沙漠之行。

沙漠里入夜很快,不到两个时辰,伸手不见五指。

为了减少负重,带更多的水和食物,他们只带了一个大帐篷,刚好够大家挤在一起睡。

秦戊一进到帐篷内,发现帐篷的边角都躺了人,他有些犹豫地看着最中间留出的两个位置,明显是留给他和淮楼的。

中间是最佳的休息地,但毕竟是女儿身,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睡在一群男人堆里,他还是说服不了自己。

淮楼最后检查完帐篷和骆驼,也跟着走进来,看到秦戊愣愣地站在那不动,料想他肯定是不习惯跟这么多人睡在一起。

他走到一个角落,让还没睡的两个小兵去中间睡,叫秦戊过来这边睡在最外边,自己和他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和身后的小兵挤在了一起。

秦戊躺在最帐篷边,看着淮楼为了给自己隔出一段空间和其他人彼此挤在一起,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别乱想,你不像我们,常年在军中,已经习惯了。”淮楼看懂他眼中的歉意,把披风取出来在盖他身上,“晚上温度低,你在最外边睡可没那么暖和,别踢掉了啊!”

许是大家都睡着了,淮楼的声音压得很低,沉沉悦耳,听得秦戊心里满满的温暖和感动,“谢谢。”

“睡吧,我熄烛了。”淮楼看着蜷在披风里的秦戊,像个小动物一样,双眼湿漉漉地看着他,心下一动,就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这一次,秦戊没有像之前一样不喜他的触碰,只是眼神有些躲闪的“嗯”了一声,背对他睡去。

黑暗中,淮楼看着秦戊的背影,眼神深邃悠远。

一行人催促着骆驼加快速度,抓紧时间在沙漠中艰难前行。一来是为了要尽快到达西域取药。二来,则是因为短短的三天他们就遇上了两次小型风暴,躲过了一片小面积的流沙。

大家心中都对这传说中吃人不吐骨头的沙漠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

毒辣的日光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死神游走在所有人周围。

秦戊被渐渐刮大的风沙呛得难受,他拿出薄衫将整个脑袋包裹起来,只留眼睛在外,却还是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他看到远方上空不知何时聚集起了大量的乌云,成片绵延至视线尽头,最后没入黑暗。

“淮楼——啊——”秦戊心中大骇,刚一开口身下的骆驼一个踉跄,他就被甩了出去,滚落在飞沙之中。

“秦戊!” 淮楼对所有人大声吼道:“大家抓紧绳子,千万不要离开骆驼。”他试图控制着骆驼向秦戊的方向走去,但此时的骆驼已经没了之前的温顺,开始变得焦躁不安。

秦戊头上的薄衫被吹走了,眼耳口鼻持续不断地飘进沙子,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一边躲避着不被四处逃串的骆驼踩到,一边脱下身上的外衣。

他的厚披风系在骆驼背上,现在早已不知所踪。

慌乱之中,秦戊忽然发现周围的风沙小了很多,抬头一看,淮楼站在他面前。

秦戊被他用披风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连双眼都快遮完了。

淮楼示意秦戊别说话,带着他走向骆驼。他刚才抽出帐篷的铁架,紧紧系住压绳,用内力钉入了沙地里,将骆驼困在原地。

披风隔绝了大部分的风沙,秦戊透过缝隙勉强能看到现在周边的情况。脚下的黄沙几乎整片被风卷起,他们两个就像被围在一块金色的绸缎中,与外面隔成两个世界。

而淮楼没有任何可以遮掩的衣物,就这么任五官暴露在风沙之中,逆着风扶着秦戊前行。秦戊不会武功,在这种天气下根本不能稳住自己的身形,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被刮走。

朦胧中,淮楼看到他的那头骆驼已经挣扎咬断压绳,奔跑在不远的前方。他心下感叹还好拖住了一会儿,随即立刻拥着秦戊施展轻功朝前方行去。

真正的沙尘暴还没来,他还能够靠着轻功跑一阵。等到那铺天盖地的沙墙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向着他们袭来的时候,那就只能祈求上天怜悯了。

踩着脚蹬一跃,淮楼立刻扯开秦戊身上的披风,重新覆盖住两人,“咳咳咳咳咳咳...... ”

咳了一会儿,淮楼吐掉口中最后一口沙,趴在秦戊背上大口喘气,“差点憋死我。”

骆驼此时跑得特别快,两人挤在一个驼峰里,被颠得东倒西歪。秦戊虽然紧紧抱住面前的驼峰,但是空间狭小,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淮楼说话时胸腔里的震动。

他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风沙太大,闭气也不顶用,被呛了几口。”淮楼贴在秦戊身后,秦戊身上淡淡的药香又一次飘散在他鼻间,让他产生了离秦戊更近一些的想法。

身随心动,他倾身向前抓住秦戊面前的驼峰,把秦戊整个人拥进自己的怀里。

披风很大,两人围在一起,呼啸声被隔绝在外,风沙也没被吹进来多少。秦戊的后背紧贴着淮楼的前胸,他甚至能清楚的听到淮楼的心跳声。

“抓紧了,掉下去我可救不了你。”温热的气息散落在秦戊的耳畔,让他整张脸攸地红起来。

“嗯。”

昏暗的光线之中,淮楼看着秦戊通红的脸暗自轻笑,悄无声息地又靠近了一点。

骆驼跑到一个背风坡,就停下了脚步,开始用头在地上拱沙坑,淮楼和秦戊也跟着跳下来一起挖。

狂风呼嚎,**乱舞,两人顾不得呼吸有多难受,拼命地和骆驼一起挖坑。

终于在黑暗席卷而来的前一刻,他们躲进了沙坑里,而骆驼也将脑袋伸进来,身体围在坑边,营造了一个完美的避难所。

有那么一瞬间,秦戊以为自己会被上方的风暴卷出坑洞,撕碎在风沙之中。那仿佛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的咆哮声,夹带着无数冤魂的索命铃音由远及近,彻底在头顶炸响开来。

这让秦戊又想起了十五年前的那一晚。

虽然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在他这么多年的想象里,他一直都觉得,当时的柴府上下,应该就是这种哭嚎,让人崩溃的声响,响彻整个将军府,却又那么让人无能为力。

淮楼发现秦戊脸色变得苍白,额头沁出细汗,担心他刚才被甩下骆驼伤到了那里,便坐到秦戊身边,握住他的手腕,“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他想给他号脉,虽然他不是大夫,但脉搏的好坏尚能把得出来。

谁知他刚碰到秦戊的手腕,秦戊就像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猛地收回手,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淮楼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我担心你受伤。”

秦戊对自己刚才的动作感到有些愧疚,“对不起,我没事,我不太习惯别人碰我。”

他一直小心地防备着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即使身为高高在上的丞相,他也没有一个贴身的仆人。刚才的举动,也只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

“没事就好。”淮楼把披风盖在他身上,语气温柔低沉,“你先睡会儿吧,刚才又是摔倒又是颠簸的,一定很累了。这风暴不知道还要多久才完呢。”

秦戊张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得“嗯”了一声,倚着骆驼的粗颈睡去。他心里有些乱,脑袋也昏昏沉沉,不知不觉间,就睡得深沉。

淮楼看着秦戊在睡梦中都不曾舒展的眉头,胸口处那跳动的地方揪着疼。

延伸阅读

穿越之医妃有点拽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lovexixi.cn/a96c.shtml
啊~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射在,我英俊的帅脸上,又是被自己帅醒的一天!我掀开被子,坐了

一剑倾天之晚饭  http://www.lovexixi.cn/bvgl.shtml
两个时辰后,庞府的正堂里,庞南安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喝着茶。经过两个时辰的解说,他将

天河洗刀策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xixi.cn/yccy.shtml
整齐高耸的石墙左右延伸,大门前的守卫军容威仪,城外就能听见热闹的叫卖声,这就是西南域

我有光环,你有吗?[系统]之第二章(2)  http://www.lovexixi.cn/xdvt.shtml
想起这一茬,后脑勺就突突地疼,而且还是双倍的疼,其实都是因一个字,绿!她在现实世界中

异世逐爱之许你一生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xixi.cn/ngq4.shtml
简瑞希是这么理解的,豪门老公问她对二胎的看法,就相当于老板问员工对加班的态度差不多,

道法制造之死者的工作(4)  http://www.lovexixi.cn/b1pt.shtml
这世界上有些工作,只有死人才能做。当然,这里的死人不是指广义上的那种,而是像陈霖他们

她与反派大佬的互撩日常之河中强吻  http://www.lovexixi.cn/sy66.shtml
随后,万亦深和秦临相互调换位置。万亦深去检查秦临的队伍,秦临过来检查原野等人。原野倒

命运摆渡人之家有贤妻秦香莲  http://www.lovexixi.cn/x1pc.shtml
雪花纷纷的飘落在地上,踩上去发出吱咯吱咯的声响。白茫茫的雪地留下了一排排脚印。一群孩

无污染、无公害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xixi.cn/x5wy.shtml
“theone?你,是怎么知道的?”看着对面似乎洞穿自己一切秘密的青年,沟吕木心中再

大八字碑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xixi.cn/xaw5.shtml
“毒岛伢子同学你知道办公室在哪里的吧”说着韩顺佳随手干掉鞠川静香背后的丧尸看着这个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龙在异世在线阅读第10节

    “不错,成为武将之前根本就不可能同时修行两种武学,这是常识,这小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不少弟子一听到李玄的话,顿时产生了浓浓的怀疑,打死他们不相信李玄在淬体七重就能成功修炼两种武学,但是看李玄淡然自信的神色,以及半个月就使武学大成的可怕资质,他们又隐隐约约觉得李玄或许真有如此逆天的能力。众弟子望

  • 南风歌初来乍到

    萧国,司家。古旧的庭院门前长着颓败的花枝,森冷的气氛像极了鬼屋。“啊!”屋内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半夜,一道黑影蓦然潜入房间,阴鸷冰冷的目光毫无感情的盯着娇小侧影,宛如看着一个死人。陆寒烟猛地从躺上破烂喜床,合上双眼。阴冷无情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他缓缓抬起手——“啊!滚!不许缠着我!”陆寒烟闭着眼睛拼命

  • 重生之恣意纵横在线阅读第九节

    贝飞羽沿着卫生间的墙壁慢慢蹲下,整个人都坐在了厚厚的地毯上,果然不愧是高级会所,就连卫生间,都会铺那么好的地毯。过了好一会,她才停止住了自己的哭声,就这么靠在了墙上眯了一会,却没想到,就这么一会还发生了大事。贝飞羽万万想不到,她进的地方不是洗手间,而是特定的包厢,因为仲轩漠自负,在这个南隐会所,还没

  • 网游倒退一分钟精英的身手

    其余众人,也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江尘。江尘,这个只会半吊子医术的家伙,竟然真的治好了林镇海!林靖秋也吓了一跳,她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自己这个完全不争气的窝囊丈夫,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神医?何教授信誓旦旦要动手术的病情,江尘仅凭着几根银针,就彻底治好了?那,他为什么要隐藏这一点?还是说,这根本是他

  • 死对头他又在撩我在线阅读第5节

    何乐基本没有行李,奥菲尔的行李也少得可怜,两人只打包了一些衣物。清早,他们在村口跟文森特会面,商队马车正停在泥路边。“看来何乐先生不是来送行的啊。”文森特乐呵呵地说,“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何乐元气满满。车队始发,摇摇晃晃的马车走上商道,商道路面平坦,沿途田园风光别有风味。何乐和奥菲尔坐在末

  • 无限之大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果然,于默默一只脚刚踏进教室门口,上课铃便响了,再往后一看,自己的那个风水宝地已经被人占了,于默默走过去,然后对那个抢她位置的人说道:“不好意思,这已经有人了。”那人刚准备说话便被于默默打断了:“不过,你要是买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于默默,一个暑假没见,你怎么变小气了。”安升说道。“怎么说话呢,

  • 影后要上位之选拔淘汰(10)

    千夜独自走在族地的街道上,身着黑色短袖,背后有着属于宇智波家徽——火扇。他终于完成了黑化任务,已经拥有550点黑化值,再也不用为变成雌雄同体而担心,心情不错地打算到木叶大街上逛逛。长时间的压抑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爆发,自己的性格反而接受了沉默。“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原剧情中的人物,还真是期待啊……”千夜

  • 洪荒:老子团购了一批圣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该死,连IT三骑士也败了吗?这个充满黑暗和绝望的世界,难道就不应该毁灭吗?你们这帮虚伪的英雄,怎么能理解作为程序猿的痛苦!”“刚毕业就进入一家公司做程序猿,整天加班加班,找bug找bug,打代码打代码,做程序做程序,每天都有数不完的任务,最主要的是没有加班费!!!”“经常通宵作业,老板整天画大饼,

  • 双星奇幻录之陌生又熟悉(9)

    算了,祁睿之不是说明天要来见她吗。要是真的碰上了,她再跟祁睿之说吧。抬手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头,她是真的中暑了,其实一直都有些头晕。这会儿满脑子想的都是祁睿之的事情,让她更加不舒服。于是她抛开这些不再去想,目前易绵绵该想的,是待会儿的那个饭局……站在住院部的大门口顿了顿,易绵绵这才抬脚往外走。还有几天才

  • 这个男神我包了之抓个正着

    就袁晓事后回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凌沙沙先是用了少许时间回忆账号,然后便轻车熟路地登陆**,一路点点点下去:过场画面读条,**界面出现,于是如仙境一般的绚丽景色也在同时呈现在了屏幕之上。然而没等袁同学将惊艳化为尖叫,凌沙沙脸色忽然一僵,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按了一下,**画面直接消失,变成了桌面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