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前世是鬼帝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我要打死灰太狼 来源:纵横中文网

王木木嘟囔:“还就还”,小男孩在自己口袋里扒拉了半天,终于是掏出来一个瘪瘪的钱袋,心不甘情不愿地递了过去。

大黑打开钱袋一看:“就这么一点啊?三分之一都不到,我说王木木,你把你每个月的零花钱分出来一半,早就还上了,我还没收你利息,要不要我去找你娘亲当面谈?”

王木木听到娘亲两个字,脸一白:“别!千万别!让我妈知道,我未来一年别想出府了,我妈查得紧,每个月还一点才能不被看出破绽,年底就能还清了。”

大黑掂了掂手里的银子:“我说木木,你到底用那笔钱干嘛去了?连我都不能告诉。”

王木木双手一背,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我干了件大事情,凭你这个脑子是理解不了的,大黑你就别问了。”

大黑:“年底必须还清”,说到这儿,这个人高马大的黑脸汉子重重叹了口气,“不然兄弟我年关过不去啊。”

王木木奇道:“怎么,你生意破产了?”

王大黑打了一下他的头:“破产你妹!我赚的那点利润统统都要交给我妈。”

王木木摸摸自己的头:“不准打我的头!打小孩的头我会长不高的。”

大黑:“拉倒吧,我连头发都没碰到。”

王木木:“你都多大了,赚的利润还要上交?”

大黑:“木哥,我还没成年好吧。”

小男孩盯着大黑的脸若有所思:“哦,对不起,看到你这张脸,我常常忘记你才十七。”

一直旁观的牧越讶异道:“你才十七?”

大黑脸都绿了,拉了老长,可惜旁人并看不见他脸色的变化。

王木木:“看吧,连这个从没见过你的人都以为你四十。”

别人根本就没说我四十好吗?王大黑感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努力平复了半天情绪才道:“我做生意才几年啊,连我妈给我的本钱都还没还上呢,别人都以为我赚了多少,其实穷人一个。”

王木木:“算了,不说了,都是穷人。”

牧越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人站在湖边伤春悲秋,,心中有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王木木你手上带的镯子镶嵌的可是真红宝石蓝宝石,不要太闪耀哦,还有大黑,你明明是从一辆法拉利里钻出来的好吗?虽然一个大汉跟火红的跑车配在一起画风奇特,但那也是你的车。

牧越摇摇头,不想跟这两人一路了,在湖边走了走,这个世界并非完全是中国古代的翻版,路上停了不少镶金嵌玉的马车,也停了一水的现代豪车,宾利法拉利劳斯莱斯布加迪威龙,王木木跟大黑说话的功夫,天上还飞过去一架飞机。

不过这飞机跟现代的不太一样,机舱分外狭长,机翼却很短,而且无声无息地划过,速度很快,如同一片随风飞速坠落的叶子,不知道是什么黑科技。

刚才王大黑掏出一包现代产品湿纸巾时,看上去也毫无违和感。

呵,这真是一个魔幻的梦。

王木木和大黑两人达成协议了,三人一起走进了张灯结彩的府邸,王府的入口处有一片玻璃幕墙,牧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谢微是一个眉眼跟他很像的少年,也是未到十八的年纪,身量跟他相当,穿得非常休闲,一件白T恤配一条破洞牛仔裤,头发居然还是亚麻色的,不过这里的人对于婚礼着装都很随意。

进入府邸之后,牧越甚至看见一群头发五颜六色的COSER,还有人在头上顶了个切墩,婚礼上有人这样穿,没有人表现出一点诧异。

“你们这里,民风非常自由嘛”,牧越小心翼翼说了一句,他不能露馅,好在谢微是个从未来过王府的少年,提出这样的问题很正常。

到处都是亭台楼阁,九曲回廊,谢微跟着王木木走进这座府邸,站在入口处,差点被府上的精致奢华,富丽堂皇给震瞎了眼睛,谢微立定,深呼吸一口气,稍微缓了口气才继续往前走。

这里的富丽丝毫不显得俗气,真正的贵气体现在细节上,这里的走廊不知是用何木材所建造,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新香气,让人很容易便沉静下来。

上面的壁画穷尽了谢微对于色彩的想象,而且无一重复,前方有一棵树从廊沿探下来,银枝金叶,谢微走过去,看见金色的叶子上清晰可见细腻的脉络,好似真的叶子变成了纯金,翻过其中的一片叶子,一只七星瓢虫趴在后面,谢微数了数,黄金瓢虫背上恰好是七个小圆点,瓢虫的触须和眼睛应该是黑玛瑙做的。

谢微只能叹服,所谓钟鸣鼎食之家,大抵如此了吧。

王木木一路带着他二人往里面走,越往里走人就越少,谢微觉得自己距离主人的大婚现场越来越远了,踌躇片刻还是没问出口,毕竟多说多错。大黑忍不住了,他也觉得奇怪:“王木木,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

前面又是一道关卡,王木木手里一直举着块玉牌,关卡有两个士兵模样的人,拿起木木的玉牌看了看便放他们过去了。

后面也有人跟了过来,士兵查验了对方的牌子,好意提醒道:“两位贵客,你们走错方向了,婚宴在前厅,往右走”,后面的两人道歉之后便回头了,牡越看着他们,心想王木木带他们去的地方一定不是婚宴的主要场所。

这后面的地方今天也不是对所有人都开放的,王木木对大黑说道:“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我跟这位谢微小哥哥非常投缘,别人又是第一次来,当然要请客吃最好的,看最好的啦,大黑你今天沾光了。”

前面拐角有个清凌凌的女声响了起来:“木木,你确定你是请客吃饭,不是为了来见我吗?”

声音真好听,可为什么见不到人影呢?谢微朝着声音的来源张望,大黑拍他肩膀:“哎,这边。”

一个美丽的女子笑眯眯地站在王木木跟前,摸摸木木的头,王木木一看到女子出现,立刻把身后两人给忘了,撒开蹄子就往前奔,他的身高刚好到女子的腰处,一把抱住小姐姐,头贴在姐姐的衣服上。

王木木:“姐,你身上好像又变香了。”

他这么一说,谢微真就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暗香,很清冽,如同大雪带来的味道。

不,不对,雪花有味道么?谢微摇摇头,可是闻到这香气,就让人想起冬天的鹅毛大雪呢,天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啊。

女子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行动时身体的边缘会出现虚影,见女子看向自己,谢微道:“你好,我是谢微,跟木木在门口碰上的。”

小姐姐是真美,白肤红唇,体态颀长,一头清爽的短发搭配早春绿的丝绸长衣,谢微看了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衣服好像没缝啊,看不出一点人工剪裁的痕迹。

女子道:“你好,在下是王宛然,木木的亲姐姐”,她微笑的时候,甚至连唇边都出现了虚影,“走吧,兽宴快开始了。”

谢微:“寿宴?今天你们府上不仅有人结婚,还有人做寿么?双喜临门啊。”

王大黑的目光完全被宛然给吸走了,一动不动雕像一样站着,整个人类似于痴呆的状态,谢微一句话扔出去,半天没人接,无奈只能一巴掌拍在大黑的背上。

“哎哟痛死我了”,大黑哀嚎,“谢微你人不大力气怎么这么大。”

谢微一脸莫名其妙:“我打得很轻了,府上有人做寿么?”

王大黑笑地一脸神秘:“此兽宴非彼寿宴,很快你就知道了。”

这里已经在王府深处了,王木木只管跟姐姐说话,完全不顾及后面两个能不能跟上,他姐姐走路又极快,动不动就来个瞬移,好在宛然知道在原地等大黑两人赶上来,一行人又往里走了一会儿。

此地人烟稀少,廊外的庭院里种了许多绿植,一棵好大的芭蕉树叶子已经完全覆盖在了廊顶,谢微看见芭蕉树旁有三个人“坐”着下棋,背对着他看不清脸面。

谢微的目光被他们吸引了过去,这三人虽然摆出了坐着的姿态,但下方并无任何椅子凳子之类的东西,他们像是直接坐在了空气上。

其中两人在下棋,另一人只是托腮观望,棋旁边没有棋子,棋面上的黑白棋子完全是凭空冒出来的,就好像,这两人是靠着意念下的,用眼睛就能控制棋子的出现和消失。

这三人分别穿着青衣,白衣,和黑衣,都披散着一头乌黑长发,大约是察觉到谢微的目光,青衣人首先看了过来,另外两人也看向他。

谢微悚然一惊,这三人竟然长地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眸子和衣服的颜色不同,根本难以区分。

谢微拉拉王大黑的袖子,大黑:“干嘛?”

谢微一指芭蕉树:“你看那边。”

王大黑:“哪边?哦,怎么了?”

只是说句话的功夫,谢微再去看时,那三人已经不见了。

像是猜到谢微在想什么,王大黑解释道:“王府里的生灵不计其数,你这是少见多怪了。”

不知拐了多少个弯,谢微四人终于到了目的地,王大黑看上去非常兴奋。

这里非常宽敞,此普通的亭子大了不知多少倍,顶盖很高,正中的空地约莫半个足球场,旁边还有不少回廊。

谢微:“你兴奋什么?这里的寿宴很好吃么?”

王大黑:“兽是野兽的兽,不仅有很多美味,而且还有精彩的表演,来,快坐下。”

一排四个座位,这个亭子呈多边形,廊柱将他们跟隔壁分开,坐下来完全看不到旁边的人,私密性非常好。

延伸阅读

美伊亭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ala4.shtml
美伊亭化妆工具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生产和销售各种美容化妆刷、睫毛夹、修眉刀、套装用具、

悦金煌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auc4.shtml
悦金煌食品机械配备完善的现代化办公设施和微机联网系统,有完善的质量支持体系和服务支持

镖神汽车防盗电子锁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gfw1.shtml
深圳日曰科技有限公司专职生产镖神价格,汽车防盗电子锁工厂,RF继电器品牌,免安装汽车

朵而护肤品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dlrq.shtml
朵而护肤品成立于2005年9月23日,由养生堂集团及养生堂下属的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

布朗英语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6kcg.shtml
布朗英语是布朗教育集团旗下的英语培训品牌,业务范围包括多媒体教育资源研发与提供,教育

壹航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ano3.shtml
上海壹航机械有限公司简称AVFA,是为响应发展大航空,振兴民族航空航天业而成立的专为

达瓦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nelh.shtml
达瓦渔具总部是台钓竿、矶钓竿、溪流竿、渔具、垂钓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OKTree儿童早教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61wi.shtml
“OKTree儿童早教是针对年轻家庭的一个幼教服务品牌,是建立在完善的教育体系基础上

Cilly水丽净水机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g3at.shtml
CILLY水の丽,专职化智能净水机领军品牌,用“用良芯造好水”的品牌理念,以销售顾问

世卓加盟  http://www.buzz2talk.com/x6sd.shtml
世卓智能科技,10年FARGO证卡打印机、PRIMERA彩色标签打印机经销与技术服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宋隐在末世在线阅读第五章

    贾延第一次和李立军能够一同说说笑笑的回宿舍!可贾延真的却不开心!这帮特警真的是变态,出拳的力量如同铁锤,那腿部飞踢简直就像炮弹,轻轻松松能把他踢飞两三米远!回到宿舍后,贾延洗了洗遍进入了睡眠!自从地狱模式开始,贾延的潜意识占了占据了上风!他经常梦到自己在深深的地下建筑中,阻止着众人进行对黑洞武器的组

  • 失忆的神医纨绔我错了大哥

    李汉等人也都出来,一个个鼻青脸肿,走路有些恍惚,当见到周易转过身的时候,李汉等人急忙跪下。“大哥!我错了大哥,下次不敢了。”嘴角被周易打破的李汉抱着拳头冲着周易恳求道。见到李汉的样子,所有的人对着李汉等人狂拍,心中震撼,对方十几个人居然被周易教训成这样了,见到面下跪叫哥,实在是有些震撼。“这可是头条

  • 邪魔道途第六章

    江老太像极了被人捏着脖子的青蛙,挂在半空中两腿拼命乱蹬着,嘴里还不忘喊她的好儿子好媳妇们:“老二,老三救我,快救我!”可惜,她不知道她所求助和指望的儿子儿媳,全都是她亲手养出来的蛊。养蛊必然反噬!这群人只惦记着她的血肉,没人真正在意她的死活。江铃猩红着眼,冷厉的视线循声朝着那群人身上轻轻一扫,“你指

  • 中华神王传继承爵位

    第二天清晨,早餐过后,露诗和罗思就一起送卡尔离去。卡尔是一个聪明人,卡德里管家也充分委婉地表达了露诗的意思。果然,昨晚晚餐的时候卡尔提出了离别。卡尔离开不久后,布克特家的律师尼古拉先生就到了。尼古拉律师大概六旬左右,体型微胖,但是头发并不是灰白色,还是分布均匀的褐色,留着小胡子,个子并不是很高,比露

  • 网游之血色江湖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惦记着王一博的烧,肖战一晚上都不敢熟睡。这人大概是太久没生病,所以全部都堆积在这一次,反反复复的。迷迷糊糊间,肖战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火炉边,他想跳开,却发现无论怎么都动不了,他不信邪地使了更大地力气,结果离火炉更近了,烧地背疼。等等,背?王一博!肖战“唰”地睁开眼睛,腰上紧箍着一双手,王一博将他整个

  • 网王之神级系统之如何赚钱(9)

    九章如何赚钱“我到底该如何赚钱啊,头疼啊。给人家当保镖吧,赚钱太慢,还得上学,去抢劫吧,快是快但是违法犯罪行为。不能做。”肖林走在路上捶着头苦恼的想着。就这样走着,路上的车一辆一辆的过着肖林看见别人开着车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肖林觉得口渴不已就走到一家小超市拿出5元钱要了瓶脉动。老板接过

  • 万界创造至尊之清一色的英式装备【第一更求鲜花】(9)

    常纬国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大批波军,而挡在他前面的波军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德军。毕竟,这里距离前线,已经足足有50多公里,战争才刚刚打响了一个小时而已,德军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到这种程度吧?显然,波军低估了德军闪电战的威力。按照一战的情况来看,距离前线五十公里的区域,已经算是非常安全的大后方了

  • 时空旁听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李素的房间,是这个三局两室的房子里最大的。推开门时,一阵女孩特有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周渔站在门口,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布置。他把目光放到了床上的笔记本上。好久没有敲打键盘,周渔有些手痒。打开电脑的时候,上面是密码锁。用户名写道:“你知道”。周渔输了一串数字“131421”。电脑奇迹般的打开了,桌面是李素的

  • 玄幻三国之无双雷神在线阅读第2章

    原本就是怪、力、乱、神,子所不语,如今倒好,要毕恭毕敬通称他者,甚至放任他们在荆江对岸建了个什么少昊国,这几年更是允许那些妖魔鬼怪住在白雀区,抢了西陵本地人的饭碗,欺压良善,实是不该——来自西陵城某马车夫然龙血、鬼车,《系词》语之。“玄鸟”生商,牛羊饲稷,《雅》、《颂》语之。左丘明亲受业于圣人,而内

  • 待浮花浪蕊俱尽第3章在线阅读

    乔艺雨上车的时候,车里也就做了零星五六个人,可是刚开出去三四站路,车厢里每一个座位就都都占的差不多了,很多人和刚才的韩乐一样,手里还拿着煎饼馒头,甚至还有小笼馒头,不一会,车厢里就都是食物的气味,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她旁边的那张座位一直都还空着,车厢前面有有两个站着的男人,每隔几秒钟都会不自觉把目光飘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