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满级的我在异界做国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刀刀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瓷喜不自胜,心跳的很快。

以前她也经常亲阿兄,却没有今日这般教人心动。

边关近四年的风吹日晒没能磋磨掉阿兄的傲骨,也没能毁去他如玉的脸庞。

云瓷一直觉得,她的阿兄,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少年郎。

就不知,这样好的阿兄,以后会娶什么样的妻?

她心蓦地一疼,来的快去的更快。

姜槐体贴地为她抚平衣领,簌簌端着桂花羹进门,看到的便是‘兄妹’互整衣襟的画面。

画面温馨地可怕,使得她心里的担忧又浓了一重。

“阿槐,阿瓷,来喝桂花羹。”

阿、槐?

云瓷怔了怔:“谢谢苏姐姐。”

姜槐出于习惯拿了汤勺喂到妹妹嘴边,见阿瓷望着她,不由笑道:“尝尝?簌簌手艺很好,一般人吃不到的。”

一般人吃不到,那阿兄呢?阿兄是苏姐姐什么人?

姜槐吹了吹汤勺,“不烫了,快吃。”

云瓷老老实实被投喂,坐在一旁的苏簌簌心里不大舒服:好个‘兄妹’情深啊。

“好吃吗?”姜槐笑着问。

云瓷道:“好吃。”

“那就再吃点,瞧你瘦的,身上都没几两肉。”

被阿兄嫌弃了的小姑娘警惕地支楞起耳朵,陷入深刻反省,阿兄是嫌她抱起来硌人吗?

那她今天多吃点好了。

大半碗桂花羹投喂下去,姜槐这才放心的去喝自己那碗。

“阿兄,要不要我喂你?”

“不用。”姜槐头也不抬道。

小姑娘托着下巴眼睛不眨的望着她阿兄,好似不用心看着,下一刻姜槐就会飞走似的。

苏簌簌暗自惆怅,阿槐到底怎么养的妹妹?

可别养歪了啊……

被埋怨的姜槐生不出半点自觉,快速解决一碗桂花羹。

她天生肠胃好,消化快,见阿瓷碗里还剩小半碗,抬手捞过来接着吃。

“簌簌手艺越来越好了,阿瓷,浪费吃食是不对的,你忘了我怎么教你的?”

小姑娘语气温柔道:“忘了,阿兄再重新教一遍。”

苏簌簌:“……”

妹妹,你要记住你是妹妹!

她心里巨浪滔天,面上漫不经心道:“阿槐,你还没告诉阿瓷妹妹咱俩的关系呢,总不好这样瞒着她。”

“关系?阿兄和苏姐姐什么关系?”

姜槐放下青花小瓷碗,用帕子压了压唇角,“忘了告诉阿瓷,苏姐姐是你未来阿嫂,所以以后你们无需客气。”

“未来阿嫂?”

“对。再多的不方便说,反正最迟明年我会娶簌簌为妻,阿瓷,多个嫂子照顾你,你不高兴吗?”

“我……自是为阿兄高兴的。”

阿瓷从不在她面前说谎,她说高兴,姜槐没有怀疑。

能以女子之身建功立业走到如今境地,早没了退路可言,她也不想退。

如以男儿身份才能将阿瓷护在羽翼之下,她乐见其成。

元帅向她透漏过风声,她这几年风头正盛为禹国立下汗马功劳,少年将军,军功煊赫,莫说那些重臣,就连皇室都有心招她为驸马。

做驸马无异于自求死路,恰是此时,簌簌主动提出假成亲。

如此,她不用迎娶公主,她也不用费心应酬那些王公贵族,只需等到合适时机,待簌簌有了心上人,就可以安排一场假死。

金蝉脱壳,两相得。

不过此事阿瓷不同意的话,姜槐也不想伤她的心。

猛地听闻此事,云瓷心头钝痛,陌生的情绪占据她的心,让她分不清此刻是惊喜多一点还是苦涩多一点。

阿兄有了正妻,就有了人照顾,苏姐姐貌美贤惠,阿兄的命都是她救的,有她在,阿兄断无半点不好。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难受?

见她沉默,姜槐紧张道:“有什么不妥吗?”

云瓷摇摇头,轻声慢语藏了十二分的小心:“阿兄有了苏姐姐,还会疼阿瓷吗?”

姜槐轻笑:“阿瓷是我养大的,我不疼你又能疼谁?”

至此,云瓷再没了言语。

簌簌的心落回原地,庆幸小姑娘没大嚷着不要她这个阿嫂。

婚事是她算计来的,姜槐攻城掠地实乃天才,在情字上总归不开窍。

六年前匆匆一瞥,见到长街背着妹妹看花灯的少年,她的心就再难平静。

错眼的功夫,少年淹没在人潮,任凭她怎么寻都寻不到。她不愿让人知道姜槐的存在,于是悄悄把这份心动藏起来。

及至三年前,她作为花魁娘子受楼里差遣前往边关,为将士赠送衣物,姜槐单薄的身影毫无预兆地闯进她视线。

而后,一眼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她喜欢姜槐,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把人从战场救回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她要和姜槐在一起,哪怕她是女子,这心意也作数。

一日日的接触,她被姜槐迷了心,夺了魄,一心一意想嫁给她。

天不负人愿,终于被她等到了时机。

她告诉姜槐,她愿意嫁给她,替她做身前盾牌为她遮掩女儿身。她们以友人身份相处,往后以夫妻的名分走在人前,及至双方其中一个有了所爱再分开。

簌簌觉得这样很好。哪怕姜槐不明白她心意,也庆幸姜槐不明白,否则,又如何能骗她娶妻?

直到见到云瓷,她知道,她*对了——姜槐对云瓷的好,好的让她无奈,让她嫉妒,让她遍体生寒。

簌簌笑得温文尔雅:“阿瓷,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云瓷极有教养地站起身,礼节挑不出半点错,可见姜槐这些年花在她身上的功夫没白费,她柔声道:“有劳苏姐姐了。”

看着她们走出门,姜槐惬意地伸了懒腰,乍然想到:人都走了,谁帮她换药?

念儿守在小姐身边默默摘下一片叶子,“小姐,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嘛,总这么闷着怎么行?”

云瓷仰起头,看着天边刺眼的光,忍了忍,逼退那些让人脆弱的泪意,淡淡道:“没什么。”

这像没什么的样子?念儿不信。

“不如小姐去找公子玩吧,公子最会哄小姐开心了。”

云瓷再次叹口气,白皙的脸庞带着清冷意味,她听到自己以一种平稳如常的语气道:“阿兄已经有苏姐姐了,苏姐姐忙着给阿兄换药,我去了,不好。”

不能打扰阿兄和未来阿嫂相处,没有哪个兄长喜欢爱坏事的妹妹。

她不想被阿兄讨厌。

窝在房间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最后当意识到睁眼阿兄闭眼阿兄,满脑子想的全是阿兄时,云瓷隐约崩溃!

“怎么办,我是不是太依赖阿兄了,我明明知道不该去打扰他,可我就是忍不住。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心里还是想让阿兄陪,念儿,我这样,是不是有病啊?”

“没有啊。”念儿安慰她:“小姐久不见公子,会想念那是人之常情。便是在一起时患得患失那也正常,毕竟害怕失去。”

“公子不在的时候小姐日夜想着念着,如今公子回来了,身边多了个人,小姐吃醋也是正常。怕苏小姐抢了公子嘛,念儿能理解的。”

“吃醋?”云瓷抓住这关键字眼,清澈的眼睛闪过一抹犹豫:“我…这是在吃醋吗?那我该怎么办呢?”

“简单,让公子多哄哄就好了。”

云瓷微惊地看着她,想明白后毫不犹豫地整衣出门,走得从容且快。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去?”

“去找阿兄,让他哄哄我。”

“……”

念儿目光追随着那道背影,心道:这么直接的吗?

云瓷去的时候,簌簌刚好端着盆水从屋里出来。

两人见礼后,说了几句话。

人走没了影,她方回过神,垂眸看了眼平整秀美的衣裳,放心地迈进门。

姜槐躺在榻上,脸色看起来略显苍白。见此,云瓷的心微微一疼,掏出锦帕为他擦拭额头细汗,动作温柔细致。

当了十九年的‘糙汉子’,陡然间姜槐生出一种她也是弱女子的幻觉,从没有被这么悉心的捧在手上,乍一感觉,还挺好。

她呲了呲牙:“别心疼,无事,好多了,再过几天就又能生龙活虎了。”

“阿兄又在贫嘴。”云瓷嗔他一眼,白皙的指握着锦帕,柔声问道:“阿兄喜欢苏姐姐吗?”

“喜欢啊。”

云瓷心口一堵,“刚才在门口遇见苏姐姐,她不爱与我客套,让我提前喊她句阿嫂,我没喊出来……阿兄,我是不是做错了?”

“傻姑娘。”姜槐撑着手臂坐起身,云瓷在他后背放好靠枕,嘱咐道:“阿兄,你别乱动,小心伤口。”

“都说没事了。”

姜槐坐稳后顺手摸着她细腻柔软的长发道:“你苏姐姐不是小气人,你这会喊不出纯属正常,就连我有时候也不敢相信,簌簌会答应嫁我为妻。”

她轻轻活动着手腕,笑:“感觉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刚好砸在我头上。簌簌那么好的女子,嫁给我,委屈她了。”

云瓷不解:“嫁给阿兄怎么会委屈?”

一时之间,姜槐没法和她说清那些弯弯道道,感叹道:“反正以后会多个人来照顾你,阿瓷,慢慢来,不必勉强。”

“对了,还没问你呢,你不在小院休息,跑这里做什么?”

云瓷垂眸轻咬唇瓣,支支吾吾莫名生出两分羞耻:“我…我今日吃醋了,想让阿兄哄哄我。”

天晓得她何其艰难地吐出这句话,说到最后,声细如蚊。

姜槐一身武艺,耳聪目明,饶是如此也费了些功夫才听清她说什么。当时心软地一塌糊涂,她喜欢阿瓷浸在骨子里的依赖,喜欢阿瓷牢牢将她捧在手心的感觉。

年轻的将军扬了扬唇:“吃醋?是怕你苏姐姐把我抢去了吗?”

她低头取笑,眼里漫着细碎的光:“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把阿兄当作宝吗。阿瓷,你没必要吃醋,若你不喜,或者实在无法适应,我不娶妻都行,你说呢?”

延伸阅读

产品测试工程师-天津  http://www.sigmaer.com/sbpi.shtml
1、建立控制器所涉及的型式测试和功能测试的内部标准和流程;2、完成控制器产品ATE、

采购工程师  http://www.sigmaer.com/6z6mh.shtml
1、严格执行公司的采购管理制度,按采购任务及时下达订单并紧密跟踪到库;2、配合采购计

轻质材料项目组——材料研发工程师  http://www.sigmaer.com/6oqwh.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项目组所接横向项目的塑料材料技术开发实验工作;2、负责产品开发的资

销售经理(医保业务)  http://www.sigmaer.com/wsqw.shtml
任职资格:1、有软件行业销售经历,有社保、医保行业经验或本地代理商资源者优先考虑;2

集成电路设计工程师(应届毕业生)  http://www.sigmaer.com/p8fh.shtml
1)根据IC产品式样要求进行RTL设计工作。2)根据IC产品式样,制定验证项目清单,

机器视觉应用工程师  http://www.sigmaer.com/bqgg.shtml
负责机器视觉项目的相机、镜头、光源、工控机等机器视觉产品方案选型评估与设计任职要求:

医药代表(连花事业部)  http://www.sigmaer.com/60no6.shtml
岗位职责:1.市场开发与维护:负责所在区域公司产品的市场开发与维护,以客户为中心,与

行政人事专员底薪3500+社保  http://www.sigmaer.com/6sx7u.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全体员工的人事档案管理工作,公司人事文件的呈转及发放。2、负责新进

施工员  http://www.sigmaer.com/6hlh2.shtml
任职资格:1、熟悉土建各工序的作业流程,熟悉图纸,可准确计算工程量。2、熟练使用CA

抖音直播  http://www.sigmaer.com/n02d.shtml
抖音带货直播,要求有直播经验,薪酬分配店铺利润,上不封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蜗牛之谁知道他有没有经历过什么

    王舒冉结完账,两人打车去到市中心的商场,蓉城春季偏短,因此即使是二月底,商城春夏装都陆续推出,她对衣服款式要求不高,基本上衣柜里除了几件运动服,一溜烟的职业套装,因此一般都直接在几个固定的品牌店去看看就好,然而许瑶却是十足十的逛街狂魔,几乎每个女装品牌店都要去看一看,试一试。就在许瑶兴致勃勃的挑选的

  • 都市:我能打怪升级第七章

    第7章-----隔天,趁着午休时间,颜晞去十二楼胸心外科找了陈昂主任,询问一下有关周教授的事。“颜晞,刚好你过来了,我正找你。”陈昂伸手指了指身旁的空椅子,“先坐下再谈。”“好。”刚坐下,陈昂伸手指着一旁灯下的影像片:“颜晞,这是昨天我亲自给周老师做的片子,根据片子显示和我多年的临床经验判断,周老师

  • 佰仟云病毒种子

    此刻秃了半边头发的老校长坐在沙发上,手抚着额头紧皱起来的眉头,只感觉自己剩下那一半的头发都要愁的秃掉了。在他即将退休的这点时间里,怎么偏偏就有学生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呢?而且偏偏是那个成绩优秀的林月玲!这对于他的退休计划来说非常地不妙啊!而在医院的急救室内,几个主治医师都是一筹莫展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只

  • 都市之大魔王院长第六章在线阅读

    林尘和大力慢慢靠近眼前要跳河的女孩,生怕刺激到对方。等差不多到了一定的安全距离,林尘才用最轻缓的声音开口:“这位小姐,你没事吧。”咖喱酱突然听到一句温声细语,而且声音还那么好听,整个人都呆了一下。她忍不住缓缓转身,果然如预料中一样,看见了一张堪比明星......不,比明星还帅的帅脸!她一下把哭都忘了

  • 都市之一枪爆头第七章在线阅读

    秦飞知道,席渊是只身在外太空巡逻的,以他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机甲,他自己如果想要出去的话就不行了,一定要待在安全的飞船或者是性能比较高的机甲里面。等级高的雄虫也是可以使用机甲的,即使身体素质差了一些,可是雄虫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用精神力保护自己,现在九级雄虫都不会出去冒险,不仅仅是自身的原因,雌虫也不

  • 樊笼在线阅读第一章

    时值仲夏,一点左右的时间是一个下午的开始,也是夏日温度最饱和的时间段。天地像一个巨大的蒸炉,所有人都在寻找更凉快的地方,而林惊鸟身上的汗水已经打湿整个后背。窗外一阵轻风吹进来,他竟然感觉十分的凉。林惊鸟不自在的扭了扭后背,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键盘的声音不大,但是频率很快,没多久,守圈的人被狙掉,

  • 浮夸的誓言在线阅读第七节

    “呔!妖怪!吃老夫一刀!”李老汉大吼一声,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枯骨战士劈头便是一刀,这一刀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是实打实的一刀当头劈下,古朴的关刀划破空气,发出“呼呼”的声响,朝着那枯骨战士猛劈而去!“噹!”那枯骨战士并没有躲闪,它眼中的红色火焰跳动了一下,两只枯干的骨手握住了钢刀,右腿

  • 赎在线阅读第三章

    小樽镇的夏天充斥着蝉鸣和孩子挥洒着汗水的欢笑。向来十分怕热的林若十分无奈的被自家爷爷从房间里拉了出来,顶着大太阳在树底下挥汗如雨。“我跟你说你手上这花不能这么种。”看到林若伸手就要直接把花放到花盆里,藤井爷爷有些怒其不争的拍掉她的手,再往花盆里填了点土。“这花要浅些种才种得活。”是是是,您说的都对,

  • 滚滚饲养指南第7章在线阅读

    周海潮的的确确喜欢小晚,但这并不妨碍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啊,就算被指责,他也会理直气壮地说:“余小晚又没答应跟我在一起,凭什么不许我找别人啊。”这些余小晚也听说过,所以她不会去指责周海潮,因为他还会说余小晚是一边拒绝他,一边吊着他不许他找别的女人。世人对女人都很苛刻,不管什么时代。“周科长,听说你曾来

  • 重生之简素在线阅读第十章

    当柯维莎被几个自称神盾局工作人员的高大男人,用看似礼貌实则强硬的态度从退役军人管理局请到一艘巨大的飞行航母上时,她还迷茫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她看到神情愧疚的托尼,他穿着战甲,上面的涂漆已经不复一开始的光鲜亮丽,满是一道道划痕,面部的盔甲没有合上,在看见她时,眼睛里似乎闪着些许泪光。“科尔森快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