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上神追妻修远兮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浪淘沙令 来源:言情小说吧

院子里野草芃芃、树繁叶茂,不知名的蓝色小花生命力十分旺盛,春日初到便星星点点地漫过主人家青石小道,铺向了院中的莲池。

莲池内的水车无风自动,慢悠悠地吱呀碰撞。间或有羽毛绚丽的鸟在中飞翔,不一会儿又于风中羽化成美丽的女侍,冲着廊下半倚地青年笑嘻嘻地出声道:

“晴明,有客人来啦。”

青年原本闭合的眼微微一动,方缓缓睁开了眼。漆黑的瞳仁中极浅地掀起一丝波澜,又飞速归于沉静。他收起了支着的下颚,慵懒倚着廊柱。鸟化成的女侍还在唧唧喳喳,青年眯着眼看着春光融融,右指随意一挥——女侍便忽得消失,唯有一片绚丽的鸟羽缓缓飘落。

戾桥传来声响,青年本欲离去不闻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又招出了鸟羽式神,懒声道:“待客。”忽然间,他手指微停,嘴角弯起弧度。鸟羽式神清脆问道:“晴明,来的是谁呀?”

青年却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半晌眯着眼轻笑,随口一言,算是回答了式神的问题。

“算是个大人物。”青年漫不经心道。

牛车刻着家纹,吱呀走过院落门前的戾桥,过了这桥,安倍晴明离开贺茂后自选的院落便清晰可见。

拉车的仆人见了院落全貌,心中的轻蔑便又多了两声,嘀咕道:“小门小户,贺茂保宪莫不是敷衍公子吧。”

居于车内的公卿并未回答,却是伸手拨了门帘。一双黑眸沉甸甸地扫了前方院落一眼,没有一星半点的情绪。

似是察觉到主人家心情不佳,仆人也不敢多言,只能讪讪驾着马车往安倍晴明的宅邸而去。到了宅院前,仆人停下,扶着公卿下车,带公卿站稳了脚步,方将牛车趋向旁侧,自上去敲门。

可他的手尚未碰上吱呀作响的旧木门,木门却先一步被打开。身着艳丽华裳的侍女浅笑妍妍的站在门口,对直直看愣的仆人掩唇笑道:“贵客临门,我家主人早已等候多时。”

仆人看着侍女直直说不出话,倒是下了车的公卿扫了眼侍女,肯定道:“安倍晴明知道我要来。”

那侍女浅浅笑着并不回话,只侧身退开,让出通路请公卿前行。

公卿淡淡瞥了侍女一眼,遂顺着荒草蔓延的青石小道径直往屋中去,仆人见公卿走远,一时跟上也不是,退出也不是。那侍女便笑嘻嘻道:“阁下随我来。”

仆人喜不自胜,便随着美貌的侍女向着院内小屋前行。

公卿走进屋子,便见黑帽白衣的阴阳师正襟危坐于廊下,手执一把蝙蝠扇,一双带笑的眼睛微微弯起,见他已来到廊下,便冲他低首行礼,不紧不慢道:“右中将大人。”

源雅信不动声色地自廊下另一侧座下,盯着阴阳师道:“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就是阴阳师的‘力’吗?”

阴阳师笑道:“公子多虑,在下并不具备星见之力。之所以明晓公子会来此,不过赖于师兄的好心知会。”

源雅信冷哼了声:“事关皇族,他胆子倒是大。”

阴阳师淡笑不语。

源雅信道:“贺茂能告诉你我要来,想必他也将缘由告诉你了。”

阴阳师的食指闲敲扇柄,却是笑道:“这倒不知。不过以右中将的地位,自有大批阴阳师或是国寺高僧以供差遣,何须用到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源雅信冷声道:“明人不说暗话,阴阳寮头说你善于降鬼伏妖,我父近来身体欠妥,许是邪祟缠身。”

阴阳师敲着扇柄的手指一顿,眼眸微抬,似笑非笑:“中将大人多虑,敦实亲王身份高贵,怎会沾染上邪魔秽物。”

源雅信却是神色不变:“是不是看过才知道。”

阴阳师笑意更甚,意有所指:“亲王殿下或许并不会感谢大人的善意。”

“这不劳费心。”玄衣公卿黑眸深冷,“安倍先生只需前往一探,贺茂大人唯独向我推荐了你,先生莫要辜负师门好意。”

阴阳师微微眯起眼,半晌后方轻笑:“中将大人请回,明日在下必登门拜访。”

源雅信颌首,起身欲走。原先引路的侍女领着仆人回到了院门处等待。仆人正全心全意讨好貌美的侍女,全然未曾注意到主人家返程。直到侍女笑嘻嘻叫了一声“中将大人”,方满头冷汗的收回了心神,在公卿冷淡的表情中,赶紧唤回牛车。

源雅信登车返程,过桥时随意掀开了轿帘。安倍宅前的石桥颇为阴冷,陪着桥后萧瑟的宅邸更不似人居。而住在这种地方的阴阳师……源雅信并不觉得贺茂欺骗了他。

公卿最后看了安倍破旧的宅院一眼,想要收回时,却见到了同时自桥上走过的玄裳少女。

少女显然并未注意到源雅信,她身着唐国深衣,黑儒白裙暗红腰封,一头黑发却仅以根桃花枝束于脑后。少女步伐沉稳,面容清丽,朱唇黛眉,倒映河水之中,水波柔了棱角,看似谁家公主,面容虽显稚嫩,然貌美不可说,清雅难以言——只可惜神色冰冷、手执唐刀,破坏一池意境。

少女目不斜视,自牛车而过。

源雅信微微怔住。

他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却即刻意识到了自身不妥。等他命令仆人停车,急急寻去时,石桥上已全无少女身影,只有水波仍在流动。

源雅信问:“你们驾车,可有注意到先前那位女公子去了什么地方?”

仆人一脸茫然,讨巧道:“公子,您在说些什么啊?既然您在这里过桥,这桥上哪里还有别人敢同您一并过桥?”

源雅信却是看向了安倍宅院的方向,几枚不该出现在此处的粉色桃花跌落石桥之上,源雅信定定看了那花瓣两眼,最终还是收回了视线,对仆人吩咐:

“回府。”

彼世与此世间存在着界。

妖魔与人类隔着界在同样的世界求存,划分两处,泾渭分明。彼世是妖鬼魔怪栖息之所,此世是人类生存之地。有界存在的地方总是诸事频出,不仅是因为会有寻到了界的妖魔破界而出,也有无知的人类踏入界外尸骨无存。

人类为了自卫,便在有记载的界上皆有神社或是寺庙,为得便是以封印界限,以防妖魔侵扰。而部分妖魔为了进出方便,往往也会盘踞一界为居——这些界虽未被封印,却危险异常,便是得道高僧也不敢擅往。

这世上未被镇起的界并不多,但并非没有。若是所有的界皆备严格看守,那这世上,也就没有妖鬼横行一说了。

姜姒如今寻得,便是并没有被封住的界。

她通过一只桥鬼得知此处有座戾桥,戾桥之所以名为戾桥,那边是因为此桥为界桥,是建在界上的桥。可以说,这座桥,链接这彼此两世,异常凶险,因此名‘戾’。

姜姒走上这座桥,原以为会看见满目妖魔,却不想桥上干干净净,气息清净如同神社。顺着这股清气向前,她便看见了那件破败的民居。

建在界边的民居,若不是主人家早已横死,那便是这个人着实胆大。姜姒略蹲下身抚摸着石块上深刻的五芒星,心中隐隐有了计较。

这是一处界,本应浊气横生,却因为某个不怕死的家伙,在此休宅坐镇,反倒使这界比寺庙里封进了神龛了的还要干净些。石桥尽头的那间屋子,就像是做庞然大物,以对妖魔而言过于凌厉的清净之气镇压,使得这处界出奇的维持它本身的意义,干干净净划分了两界,无妖魔敢于僭步。

如果姜姒没有寻来的话。

黑发的唐装少女对着石桥的尽头探出了手,那只手在空气中摸索着,很快便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般顿住。姜姒瞳孔略缩,低声念了咒,她的手下便陡然荡开一片透明的波纹。

界无形无状,却能够触碰。

确定了界的位置,姜姒毫不犹豫拔刀出鞘,一刀斩下,透明的波纹在她面前被劈开一道漆黑的口子,像是白日里被扯开的黑夜,氤氲着不祥与恐慌。

姜姒定定看了这扯出的界隙,确定并无妖鬼横出,方收刀回鞘,踏进裂缝,任凭自己被黑色吞噬,界在她踏入之后缓缓闭合,趋于平稳消失——便像是空气从未曾撕开,更没有什么叫做‘界’的事物。

色彩斑斓的鸟自高空飞过,清亮地叫了一声。

民居的主人闻声微微睁开了眼,似是叹息般笑道:“哎呀,真可惜,贵客似乎无拜访之意呢。”

羽鸟自戾桥飞回,又便回了侍女,站在廊下仰着头问着阴阳师:“晴明,那一位是什么,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存在呢。看着装,莫非来自大唐吗?可她为什么会来到平安京?”

“是啊为什么呢?总不会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产鬼有关。”

他笑眯眯地看向了戾桥的方向,蝙扇击打在指骨上,唇边是谁也摸不透的笑意。

彼世苦寒。

滋生妖魔之地,自然不会是什么祥和之所。

姜姒走在小道上,目不斜视。

小道的两边垂着凋零的树木,但若接着彼世昏暗的月光仔细瞧上一瞧,变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树木,而是一颗颗挂在枯木枝上的发鬼。

她们拖着长长的黑发缠上枝桠,吊坠在树上浅眠休息。若是有不长眼的人真将之以为普通树木,依靠休息,那发鬼的头发会即刻将人绞死在树上,其他部分被丢弃,唯有头颅会被发鬼保存,用以充实她收藏的无数长发。

发鬼们昏昏欲睡,小妖们借此在道间飞来飞去,甚至有鬼火明灭不定,伴随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窃窃私语。

“是新鲜的肉味呢,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

“不是鬼也不是人,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那边,哎呀,这是个什么东西呢……”

“从没有见过,但闻起来好香,是狐仙大人喜欢的食物,是狐仙大人喜欢的——”

“去通知狐仙大人,快去通知狐仙大人,大人一高兴,搞不好会分给我们点手脚呢!”

“真想尝尝呀,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姜姒便像是听不见这些私语般径直向前,间或有凶恶的草妖拦路,也不过是拔剑斩开荆棘,并不欲多家纠缠。直到面前忽然出现大片狐火,泯灭了指引她方向的鬼灯,迫使她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哎呀,那些家伙原来没有骗我。非人非鬼非妖非魔,你是个什么东西?”

姜姒闻声看去,便见一颗枯树上不知何事做了名披着单衣的华裳公卿。他有着一头如月光般柔和的长发,披着天青色的外挂,面容俊美,笑意阴柔。闲闲倚在发鬼纠缠的树沿——可那些发鬼却深深惧怕着远离,哪怕眼前之人拥有这难以比拟的秀发。

树枝桠上的俊美公卿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她,在他的一个响指下,明亮的狐火迅速集聚,登时将姜姒周围照得如同白昼。

姜姒面无表情地仰头看去,倒影在她无波无澜瞳孔中的公卿赞叹般地扬起了眉,品评道:“清霜染色,秋露华香。”他伸出手指隔空描绘着姜姒的面庞,着迷道:“果真美人。”

姜姒仍不为所动。

那狐仙见姜姒神色冰冷,只略憾道:“笑一笑啊。”他轻声叹息:“你这般冷着脸,拨下了面皮也不能尽显研色,白白糟蹋一张美人面,多么可惜。”

“笑一笑,本狐仙高兴了,说不定就不吃你了。”

说着他便从树上弯下要来,尖锐的指甲眼见要触上姜姒的脸。

姜姒的眼神陡然一凝,长刀如白虹匹练瞬间出鞘!

没有人看清是怎么回事,围绕在姜姒身侧狐火却在一瞬全部熄灭。

姜姒一刀斩断了枯树,脚尖略一点地便跃起,截住空中的狐妖,毫无迟疑的自上空将其一击击落于地!

彼世的鬼道飒然寂静无声。连发鬼的呼噜都收了起来。

姜姒一手按死在狐妖的脸上,膝盖抵扣他的咽喉,右手握着的唐刀擦着他吓出来的耳朵深刺地面,神色孤傲,低垂视线,冷冷开口。

“一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野狐狸,居然也敢妄称神明。”

延伸阅读

重生之虚无之主穿梭万界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51fsrc.cn/gb60.shtml
“呼!呼!”在冰芸凌的后面一大队的人群中,大口喘气声时有传出,而且其中还是串杂着肚子

[黑篮]总是有人在男女主面前秀恩爱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51fsrc.cn/x934.shtml
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杨娇娇定定的看着萧剑,“萧大哥,你对电商行业了解多少?和目前现有

重装女高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51fsrc.cn/gr5g.shtml
金陵的冬天,天亮的很早。当小安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比平时起床的时间晚上一些了,她打了声

重生之金钱帝国第九章  http://www.51fsrc.cn/d0hz.shtml
青梅煮酒,月下共饮。一壶浊酒,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今日,不谈春秋,只谈风月。”

权宠(重生)之第五章  http://www.51fsrc.cn/681s.shtml
有高级医师的治疗,用不了两天她的伤便完好如初。这两天里,我带着她四处去玩,虽然她是挺

七零之穿成男主他嫂子这倒霉催的圣母体质  http://www.51fsrc.cn/sk98.shtml
司徒玖看看手中断了的铜簪,又看看太阳穴高肿的鼓眼大青蛙司徒彦君,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三生三世之上神你再说一次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51fsrc.cn/6a2g.shtml
万界赏金榜建立。从今以后,低位阶的任务诞生后,不会再来骚扰吴天。直接发布到万界赏金榜

爱情公寓里的咸鱼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51fsrc.cn/dgir.shtml
第五章:惊现关帝,李钰困惑!上节说到,李钰见厉鬼来袭并不紧张分毫,直接唤出了关羽真灵

网游之大富翁在线阅读影子  http://www.51fsrc.cn/d61n.shtml
江翳风见我看着他不动便走过来试图查看我的身体,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说道:“别碰我!”

浪天之谷X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51fsrc.cn/xmun.shtml
风之大陆3301年冬12月22日“那我大概清楚了,,我想,是,因为安娜吧?”哈克斯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吞噬史在线阅读第4章

    “……逆转?”alpha拔出笔盖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平静地道:“口气不小。”“但很贴切,不是吗?”好友笑道,“行了,你那边加快速度吧,这边已经开始起草法案了。”alpha嗤笑道:“那么,是关于发情的alpha,确保他们在此期间做出的一切决定都没有法律效力的法案吗?”“倒也没有那么绝情吧,”好友大大咧咧

  • 反愿望系统之死亡!和奇遇?(1)

    第一章死亡!和奇遇?狼七缓缓从昏迷中醒来,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猛地后脑勺感觉到了一阵痛楚,狼七伸手一摸,发现肿起了一个大大的包来。————————狼七之死——————“该死的贪狼!又偷袭我!”狼七一边咒骂着,一边站起身来走向了练功房的角落,那里有常备的一切疗伤药物,只有不是重伤,都都可以给与一定程度

  • 网游:我在末世当领主在线阅读震动天下,异族来袭!【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

    【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打赏】无数道主级别的大人物通过阵眼,看到太阳系之外的星空之中,浑天大帝被李白利用天帝青丝全面吊打,惨不忍睹。浑天大帝甚至被打得哭了出来,皮开肉绽,整个灵魂都缩于方寸空间之中无法动弹,魂光被天帝法则摧残,鲜血直流。这可是灵魂鲜血啊,远比千刀万剐痛苦无数倍,大帝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痛感。

  • 综漫:直死魔眼!之第三章

    “刚刚走过去的那个人看着有些眼熟,我刚回国来,对现在公司的状况也不是很清楚,可以麻烦你告诉我她的名字吗?”看着女人的笑容好一会儿男人才回过神来,他无比尴尬地低下头,随后回答:“二小姐,她就是我们公司的艺人,叫做向亦文。”“向亦文……哦我想起来了,我哥可喜欢看她演的电影电视剧,天天都在我耳边念叨着呢。

  • 网游之起源帝国在线阅读第七节

    对于长久过着养尊处优的嬴政来说,骑一天的马已经快要把他累趴下来,这不正躺在床榻上让几个侍女给按着身体。如果换做十年前也许不会想现在这样了,看来真的是老了。因为白天的事,嬴政特意加强了士卒戒备。夜深,嬴政此时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那个奇怪的空间,现在只剩巨石后天八卦和镇压下的石剑。渡步来到巨石前,上面

  • 轩辰纪在线阅读温泉才是男人的浪漫(求收藏,求鲜花~)

    「指挥官,我们回来了哟~」「嗯(闻)…是红茶的味道,胜利之后的下午茶,想想就令人愉悦呢~]「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光辉小姐还是尽快去维修一下比较好,你的那份红茶,就由拯救了公主陛下的王子大人来享用咯~」「胡德姐姐…果然很喜欢红茶呢…」依旧是在海边的食堂,只不过因为多了两位舰娘的缘故,小巧的圆桌显得有点拥

  • BOSS作死指南魏昭

    3.魏昭至于他为何在此,婉婉却是不知。此时天下太平,国泰民安,民间亦是常常歌颂那宣武帝的丰功伟绩。此人十八岁登基,果断杀伐,是个风华绝代,极其厉害的人物。他父亲没收复的失地被他收复了;他父亲没除掉的对手也被他除掉了。婉婉出嫁前,堂兄从京城回来,亦是在说当今天子的卓越,说那天子脚下的开平盛世,断没有半

  • 重生豪门冲喜攻略之第三章(3)

    戴媛一回到家里就免不了妈妈的一番询问,而且是一进门就看见了她脸上收不回的笑容,就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成了“媛媛啊,这个男孩子怎么样,合不合你心意”戴媛想装出并不怎么样的样子,可惜妈妈的嘴比她更快“我刚刚见你回来就挺开心的,难不成还不错?”戴媛坐到沙发上去,喝了一口水,既然妈妈着急,那她就慢慢来吧“哎呀,

  • 我嫁的废柴登基了之0330(6)

    会议结束后,凌云默默地留到了最后,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眼前的人才开口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凌云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串钥匙:“手续已经办好了,租金支付了十年的。”昨日傍晚的时候,秦队就匆匆把他叫过来,让他想办法把七号楼的最高层租下来,一租就是十年。对此他十分不理解,想要给赵鱼补偿,完全可以采取

  • 帝国公主在线阅读第7章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躺在床上的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睛。“我这是在哪……”他慢慢坐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就是自己的卧室。难怪醒来看到的天花板那么眼熟。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江小凡的脑海中浮现出昨晚在那家公司的场景,那个银发少女的脸还有那双血红色的眸子,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