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古穿今脸盲女将军(1)

作者:熏紫樱桃 来源:飞卢小说网

胡同口,一盏路灯灯光昏黄,堪堪照亮那一小块地方,贴满了小广告的灯杆上斜倚着一个瘸腿垃圾桶,垃圾溢出来,洒了一地,上方一群小飞虫围着灯泡飞,下方一群苍蝇盯着垃圾桶绕,郭绮露刚恢复视觉,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时还有点回不过神。

她不知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不过不管是哪里,对她来讲,如今也是无所谓了,所以很是淡定地盯着那路灯看了半晌。

呵!别以为她不识货,会被那脏乱的垃圾堆迷惑,看不出这里头的猫腻!

这灯也不知烧的什么油,又是怎么做成的,没有油烟不说,风这么大,那灯光晃都没有晃一下,比那上好的宫灯还要好不少!

郭绮露一边赞叹着,一边皱眉往胡同里飘。

她倒要看看,能在巷子口立着那么一盏奢侈的灯,这巷子里到底是户什么人家!

胡同并不长,来回飘了一圈,郭绮露发现这里只有一户人家,门脸儿上挂着一块漆黑的匾,上书金灿灿的“闵府”二字。

趴在门口的大石狮子背上,盯着门洞里精致的雕花,听着房檐下护花铃在风中响动,郭绮露心中暗忖:我大庆何时有姓闵的大员?本将军怎的没印象?难道这次沉睡的太久?改朝换代了?

啧啧,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奢侈作风啊,哪朝哪代都杜绝不了。

唉!管他这闵家是什么来头,如今与她又有何相干?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明光宫前血流漂杵,力竭之时遭到万箭穿心,她又哪能活得命来?

刚开始当鬼那会儿,她大概也是愤恨不平、怨气冲天的,所以鬼差都抓不走她,在经历了黑暗之中漫长的静谧时光之后,她已经能够做到心平气和。

她也曾鲜衣怒马、嫉恶如仇过,平生最见不得贪官污吏,如今再看到这样的奢侈之事,却能做到古井无波,这世事变幻,也是无常。

郭绮露静静地回忆着往昔,没想到很快这份宁静就被打破了。

“郭绮露!你真不要脸!天天勾搭这个勾搭那个!我给你留点面子,就不在大街上骂你了!给我滚进去交代清楚!!”

听得有人直呼她的名字,郭绮露立刻回过神来,一句“放肆”已在嘴边,才发现那是在叫别人,不是在叫她,顿觉好奇。

也不知这与她同名同姓之人,是何等模样?

如今不像以往,时刻都要顾忌着那些条条框框,郭绮露干脆地循声看了过去。

只见那胡同口乌糟糟地涌进来一群人,最前头的是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儿,此时她正被一个高她一头也壮她一圈的女孩儿推着往胡同里来,在她俩身后几步远,闲闲地跟着几个黑影。

自从成了鬼,她的听力就好了许多,隔了十几丈,她也能听见那女孩儿低声辩解的声音:

“林岚……我没……没有!”

“还说没有!昨天我还见你看了他一眼!要不然他今天会给你写情书?啊?我呸!别怪我跟你翻脸!是你先不要脸的!今天不给你点儿厉害瞧瞧,教教你怎么做人,看来是没法好了!”

风停了片刻,又猛地大了起来,吹得郭绮露原地飘着转了两圈,再次调整方向看去,只见那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儿,已经被推到了她趴着的这个大石狮子面前。

石狮子的底座和高高的屋基形成一个直角,那小姑娘被堵在这里进退不得,很是可怜。

离得近了,郭绮露就见她满脸灰黑,嘴角哆嗦着,像是想要解释,又急得说不出话来。

自从变成了鬼,她看东西就只剩黑白灰,据她经验判断,那女孩儿的脸肯定特别红,所以看起来才是这个色。

再看她脸上肌肉的细小变化,她此刻多半是又急又气又惊又恐。

“不、不是……”

那名唤林岚的高个儿女孩儿手里扬着一封信,晃得哗啦啦响,听得她辩驳,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推人推得更凶了。

“还敢狡辩!看看这是什么?当老子不认识字啊!呸!幸好被我看到了!不然你们就好上了!!呸呸呸!”

女孩子之间争风吃醋,不论是宫里的高段位,还是边关农妇的泼妇式撕扯,她见得多了,并不觉得稀奇,倒是后面那几人走得近了,那穿着打扮让她看了个清楚,倒让她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只见他们头发长长的,乱糟糟的,看起来都是白花花的,耳朵上钉着各种怪怪的耳钉子,衣服裤子模样都怪怪的不说,他们身上还到处都挂着奇奇怪怪的铁链子,走起路来故意扭腰摆胯,身上顿时一阵叮当乱响。

仔细观察他们的表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强烈的心满意足,好像都恨不得那动静越大越好一样!

就像当年长宁坊游荡的那些簪花抹粉的纨绔,那粉要越白越好,那花儿要越艳越好!

不管这又是一种什么样儿的风流做派——她还真是欣赏不来。

这么一发散思维,郭绮露只觉兴味越来越浓,如今再看这场景——倒有几分恶霸欺辱良家女的味道!

只是这恶霸不像正宗恶霸,那小厮也不像正经小厮,倒是良家女看起来真的很良家——跟朵小白花儿似的,水灵灵,娇弱弱,怯生生。

这人一旦闲下来,可了不得!

想当年,她绝不是这种爱看热闹的性子,大概是当鬼当久了,偷摸八卦也无人知晓,于是就放飞自我,变得爱看稀奇好凑热闹了。

这不?看热闹看出了好一番想法还不算完,完了还开始琢磨起一些乱七八糟的鸡毛小事儿来——话说,这朵鲜嫩的小白花,和这名字才算配啊!

想她自己天生神力,又常年练武,皇家也不缺她这个嫡长公主的口粮,她长得高还一身腱子肉,皮肤晒得跟麦子一个色,上好的宫廷秘制脂粉都不好使,一杆八十多斤的方天画戟,舞得跟柴火棍儿似的,后来上了战场领了兵,成天和一群糙汉打交道,离娇娇女的形象更是一日比一日远,和这名字是万万不搭的!

所幸能直呼她名字的人少之又少,日常生活中与人相处,倒也不算违和。

她这边思维跑马似的,倒也没有错过那边的好戏,一心二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就成了她的本能。

“我、我、不、不认得……”

“怎么可能不认得?池邻你都不认得?那可是我们一中的校草,你他妈跟我说你不认得?骗鬼呢?昂?撒谎也要有个限度!!”

作为真正的鬼,郭绮露摸着下巴摇了摇头。

连鬼都看得出来她讲的是真话,活人却不信,这才是真的有鬼哟!

而且这桥段,怎的这么熟悉得让人糟心?

一股同病相怜的悲情袭上心头,郭绮露只觉今夜夜风真凉,让她浑身发冷。

有的事,她恐怕永远都不会忘,也永远无法原谅。

郭绮露平生有两大恨,一恨重男轻女,二恨那有毒的爱情。

她本是大庆朝隆德帝元后所出嫡长公主。

隆德帝子嗣艰难,年近三旬,才得了长女,还没满月,就赐封为海晏公主,取海晏河清之意,充分表露了一代帝王渴望天下太平的野心,只可惜他天生体弱多病,壮志难酬。

在竞争皇位之时,带把儿的天生有优势。

哪怕她极其聪颖、过目不忘,文能治世武能□□,从小就被当做皇位继承人培养,父皇不止一次把她抱在怀里,念叨着“以后啊,大庆就靠你了”这种话,可皇子一出世,就没她什么事了。

哪怕她乃元后嫡出,小皇子只是宫女所出——奈何元后已逝,小皇子却被后宫份位最高的窦贵妃抱养……

她的外家世代为将,窦家却有窦太师把持朝政。

隆德帝缠绵病榻、皇子出世的时候,她才七岁。

皇子渐渐长大,明里暗里的排挤从未间断,年少时不懂屈服,每每受罪,必定一一奉还,遍体鳞伤,也不喊痛。

高坐王位的那位全都看在眼里,可最后受罚的却总是她。

她总是咬牙告诉自己,忍字头上一把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十二岁那年中秋,她还是被强行送到了大西北。

怀里揣着虎符,看一眼天上的圆月,再看一眼身边守着的舅舅们,听着马车压过冰道的嘎吱声,她裹着裘衣,却觉寒冷入骨。

她天生一身傲骨,傲气天成,自是不会为区区女儿身而妥协,虽早知父皇心意,却还是忍不住奋力一搏。

军中有外家扶持,她又的确本事大能服众,带军打仗,未尝一败,渐渐地,她的名头越来越响。

她以为自己的优秀,可以战胜性别的偏见,可以改变父皇的决定,所以流血奋战,从不拒绝。

随后,她被封为镇国大将军。

她以为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她满怀激动点兵点将,收好包裹准备回京,结果随着敕封而来的,却是一道永不得回京的圣旨。

圣旨刚到,隆德帝崩。

全天下都知道,她连出席葬礼的资格都没有。

这一道圣旨,彻底绝了她的上位之路——帝位上不仅不能有女帝,更不能有不孝之人。

从此,她活着,就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为她弟弟守好这大好河山。

她心中的不甘,酝酿了十几年,谁不是一清二楚?他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仗着她那颗纯良的孝心罢了!

他敢给,也敢*,可她却不敢让他输——他不过是个子嗣艰难,想要两全的父亲,如此而已。

隆德帝活着的时候,敌国有将军,大庆有公主,她是大庆英雄;隆德帝归天之后,敌国依然有将军,大庆却有了不断扯后腿的草包皇帝,今天短粮草,明天扣军饷,天天作妖。

她心中还有孝道约束,可她弟弟心里却没有。

皇帝渐渐长大**,平日里的小手段,已经无法抚平他的不甘,他并不承认她这个皇姐为他做出的牺牲,反而因为兵权,耿耿于怀——一个没有兵权的皇帝,算什么?

他无视了自己文不成武不就的事实,他只坚信,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就必须拥有——因为他,才是皇帝。

仅此而已。

在她三十那年,皇帝连发十几道圣旨,迫她归京,给五十多岁的礼部尚书当续弦。

他让她好好学学女子的德容言功——礼部尚书术业有专攻,可担得此任;学学怎样相夫教子——一成亲就有十几个现成的儿子,嫡庶都有,十分方便;学学什么叫三从四德——这才是女人该有的追求,舞刀弄枪,实在不像话!

这样的屈辱,不过是一个信号——终于到了撕破脸的时候。

她可以忍受各种诋毁,却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她在最美好的年纪,被父皇赋予了“守护”的职责,失去了作为女子的一切。

如今,谁都有资格看不起她、害怕她,说她是泼妇,是夜叉,是恶魔,说她不通礼仪,不懂人伦,只有他这个弟弟,没有资格!

父皇啊父皇,你算计了一切,奈何天生命短,时间的力量,你还体会不全。

再深厚的感情,也会被消磨殆尽。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是时候,教教那蠢货如何做人!

她稍微露点风声,群臣立刻认识到,占了嫡长二字的海晏公主,跟皇位上那个娇气草包比起来,性别为女,也不是不能接受。

她一路挥师南下,沿途畅通无阻,直到碰上窦氏把持的禁卫军。

崇明门前一番厮杀,血流漂杵,目之所及,一片血红。

她一脚踹开草包弟弟,历数皇弟三十八条罪状,打算登基为皇,可这时候,忠心耿耿的副将突然反水,迎接她的只剩下万箭穿心。

后来她做了鬼才知道,原来副将的反水,全都源于一场桃花劫。

她身边头号红人锦时,从小贴身伺候她,温柔端方,做事细致体贴,很得她的心。

锦时爱慕自己的副将,她就做了主,给他们指了婚。

他们成亲没多久,她就挥师回京争夺帝位,没想到锦时却偷了布防图,打算投敌,不过还好业务不熟,被捉了。

面对这样的事情,她自是万般不信,所以亲自审问锦时,可锦时却表现得恨毒了她。

恶狠狠的控诉,声嘶力竭的发泄,她静静地听着,最后才明白,原来,这一切的起因,只是一朵烂桃花。

副将跟她南征北战,对她忠心耿耿,平日里寡言少语,她从不知道他对自己有过那种心思,满怀春心的锦时嫁过去,却从醉酒的副将嘴里听到这些,顿时犹如被泼了冷水。

她不懂这所谓的爱情,可锦时说得痛彻心扉,她也能理解两分。

身份带来的自卑,与爱情的破碎,让锦时发了狂,平日柔弱如蒲苇的女人,发起狠来也是可怕。

干脆地处死了锦时,这番情债她从头到尾都是个被牵扯的,锦时私下里对她说的话,以她的骄傲,自是无法与副将说清,只得装不知。

哪知最后才发现,副将刚开始的确对赐婚不满,只是不想违抗她的命令勉强为之,可随后他却对温柔可人的锦时情根深种,借着酒劲儿跟她说了自己过去的痴念,只是为了放下过去,与她好好过日子,但他却低估了女人的独占心以及嫉妒心。

曾经作为奴婢,锦时自是万万不敢与主子相比,等她成了当家作主的夫人,从小跟着嫡长公主养出来的傲气,立刻让她滋生了不服气的念头,做出那些事,自是可以理解。

可她绝不会原谅。

一个有着野心的男人,对她再也没了痴念,也再也没了心灵寄托,然后就干脆地投靠了太后,跟着她老人家扶持旁支宗室抱养来的孩子,她想了这么多年也是想不通——你们的情情爱爱,跟我有何关系?

爱情这东西,真是谜一样的,还带着剧毒。

想到这里,郭绮露看向林岚的目光就非常不善了。

她真是恨透了这种强迫他人躺枪的烂桃花!

然而处于暴怒之中的林岚还在对着那小白花发疯,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儿还有个阿飘在恨恨地听壁角。

延伸阅读

金属制品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x4je.shtml
河北航旭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及销售不锈钢网长达二十余年的丝网厂家。建厂多年来,

爱恋珠宝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6d60.shtml
爱恋珠宝(中国驰名商标),是一家集首饰原料采购、前沿设计、批发、零售于一体的大型珠宝

求是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dd8d.shtml
求是墙艺主营的是生产重量级无缝壁布、高强度织带、阻燃毯子的实体企业,同时销售重量级服

中博文具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yxjm.shtml
北京中博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机械设备,文化用品,工艺品研发、生产、国内外贸易为一体的

水宝宝游泳馆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gyi3.shtml
企业介绍水宝宝婴儿生活馆是集婴儿游泳、婴儿沐浴,婴儿抚触、婴儿理发、婴儿纪念品、婴儿

王栏树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ag0n.shtml
王栏树食品始于1994年,2003年进入湖南省长沙县跳马工业园,占地面积6000多M

雅图圣膜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n8d4.shtml
雅图圣膜手机防水项目介绍:雅图圣膜手机防水是固特杰公司提出的手机等数码产品综合防护概

超滤膜技术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ycuf.shtml
很滤膜技术是一家多元化的化学公司,运用科学、技术以及“人元素”的力量不断改进推动人类

龙的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d2kg.shtml
龙的照明长期生产室外照明灯具,如:太阳能路灯,太阳能风光互补路灯,高杆灯,中华灯,灯

LOVE-FASHION加盟  http://www.atelier-estelle.com/p74b.shtml
广东省东莞市爱时尚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座落于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东莞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平凡学生的修仙故事夙玉入琼华

    夙秋最近很忙,真的很忙,从那天晚上之后,她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这把剑华丽有余,实用不足,苍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夙秋回身看着身后的一堆……破铜烂铁……你说她运气怎么就那么背,资料没少查,功课没少做,可是就是没能炼出一把像样的剑,而这把唯一像样一些的剑实用却不大“老天啊!你不是这么整我吧!我

  • 大秦:开局迎娶政姐姐在线阅读第4节

    咸笙咬住牙,用生平最严厉、最凶狠、最恼火的声音,一字一句,企图把他吓退:“湛、祯!”“为夫在。”“……”他的严厉、凶狠、恼火,对于湛祯来说就像是美人身上撒上的香料,男人欣赏着他眼角泛着薄红的模样,道:“公主想说什么?”咸笙嘴唇止不住的抖,鬓角凌乱的碎发贴在脸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我见犹怜。他告诉自

  • 六之七第9章在线阅读

    外面闹哄哄的,打破了以往早已静寂的县学。潘娘子苦等了一个晚上,相公迟迟未归,让她担心受怕。心里更有万般的猜测,并且越想越是不堪。望眼欲穿之际,陈向东回来了。潘娘子松了一口气之余,看到相公带回来的人让她更加心惊肉跳,这人不是……打付明光一进屋子起,他那眼神就象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向她。潘娘子强笑道:“相公

  • 按时发糖之化身古灵初(7)

    林小玉伸手,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痕,大概她也只当她是古灵初吧!林小玉扭头,看了一眼镜中的人儿,一样的容颜,一样的眉眼,从今往后她有一个全新的名字。此时香荷折了回来,看见屋里的光景,竟是不敢进。古灵初招招手,示意她过来,等人走进了,一面拉着她的手,又握住阿兰的手,合在一起:“我知道你们是真心待我好,姐妹之

  • 异世之夫父有责之比武

    宴会依然进行着,歌舞升平,丝竹潇潇。等到节目演完后,就变成了各位小姐施展才华的地方,何溯溆在其他人的眼里可是一块硕大的肥肉,陛下将轩司院赐给了他不说,还下旨亲自为其加冠,如今朝中人才空缺,定要与何溯溆交好,如果能两家联姻那更是牢不可破的关系了,更何况何溯溆相貌堂堂器宇不凡,让众位小姐更加卖力,表现自

  • [杀生丸]蜀山来的小道士五禽剑派

    京城洛阳。这是孟夏的最后一天了,正是草长花开,万物并秀的好时节,湿润的微风将各种花香吹至京城的每一个角落。自从光武帝刘秀建都于此,近二百年时光,早已将这座东周古都营造的繁华蕃昌,只是这几年天灾频仍,于八街九陌之中夹杂着一股衰败之气。“叮叮铮铮”城东一处老宅中接连传出铁剑撞击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习武练

  • LOL:我是传奇在线阅读第九章

    三代在火影办公室批阅着文件。一个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宽大的衣袍,被绷带包裹着右眼。杵着一根拐杖。来人正是团藏。“猿飞,妖狐已经到这个程度了,你怎么一直瞒着我们。”团藏对着三代责备的说道。“九尾的那个小子我们绝不能这样放任下去。”三代打断了团藏的话,“我才是火影,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来教。”现在的火影

  • 绝地求生之超级学霸在线阅读第10节

    林天艰难的迈着步伐,但随着体重几何曲线的增长,摔在了地上,林天不得不滚向门口,然而发现要用密码打开,而林天的手指已经被肉给涨得无法活动....“我靠...”林天骂了一句,意识逐渐的模糊...。但幸运的是,林天的手距离密码输入端口不远了。但林天还是滚了半天才滚对位置,艰难的输完了密码。门开了。“吼..

  • 星际男神带球跑在线阅读第六节

    “让公子见笑了。”吴门主眸光微闪,抬手无奈出声,苍老脸庞上却闪过一丝“老朽现在不过是一介狱中残骨,何以让公子如此费心从牢中搭救?”对方刻意点出他替魏王训练魏武卒的身份,目的顿时明朗了许多,但是吴门主的心中还是有些疑惑,所以试探一句。“吴门主谦虚了。”公子羽轻笑一声,对吴越的试探不在意道,“试问江湖上

  • 我尝一下可以吗在线阅读第2章

    刘毅看着琳琅满目的绝世宝贝,内心久久无法平复。“小陆!这..这里怎么还卖他的老婆?!”刘毅翻着翻着列表,突然闪出一个商品,萧洒大帝正妻:凌雅凤???再往下翻一页,萧洒大帝二妻:忻茗!系统:“萧洒大帝一生妻妾无数,本系统共收录300位,供主人购买,购买后女子将视主人为萧洒大帝本人,一生追随”“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