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苍茫少年游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七根葫芦藤 来源:纵横中文网

女服务员对他施以最具诱惑力的笑容:“只要能服务到你这样级别的顾客,我就算在这等一辈子都值得。”

张林北觉得她这话很奇怪的想法,只在脑海中过电了一瞬,就立马想通了,他说:“是吗?我当你是在夸我了。”

当他接过袋子之后,准备叫刘真走时,他这才发现刘真已经死死地盯上了那个女服务员,张林北以为她吃醋了,便安慰道:“放心啦,有了你,我怎么还会看上别的女人?”

那个女服务员虽然**到爆炸,是他以前看一眼就会愿意花钱买她露水情缘的高质量类型,但人就是这样,吃过珍稀佳肴后,嘴里就再也容不下快餐了。

挑食就是这么来的。

刘真又美又强,这么优秀的人摆在他面前,世上所有女人都瞬间哑然失色。

刘真却只是对他的吹捧脸红了片刻,又立刻陷入了警惕模式,张林北发现她的身体姿势是防御状态的,这才察觉到不对劲,他问:“怎么了?”

“这个女人,有问题。”刘真的第六感是天生的,她当初被选拔出来后,经过层层试炼,最终站在顶峰的位置,这番实力,这些荣誉,显然与她天生的敏锐和杀手的天赋离不开关系。

张林北却不以为然,对他来说,**的女人虽然带有攻击性,但她们往往想要掠夺的是男人的心,而不是男人的心脏。

他让她放轻松,并带着她往餐厅外面走:“我能称之为女人之间的互相排斥吗?哈哈。快点吧,电影快开始了,你不是想看巅峰对决吗?错过这场,估计就得等明天了。”

刘真见他没有把这事当回事,而他们又已经要离开这里了,她见那个女人也始终没有做出攻击动作,她抓不到证据,也不能去主动攻击没有出手的人,她只能跟着张林北离开。

但在电影开始之前,她一直忧心忡忡地正襟危坐着。

张林北说:“这部电影其实还有前面六部,你都没看过吧。”

刘真觉得稀奇:“这部电影很红吗?会拍这么多。”

“国内枪战受众太强大了,况且这部电影演员阵容一部比一部厉害,是大制作,观众们也不傻,只愿意为大制作买单,所以拍到第七部,这次的投资已经是逼近两亿美金的制作费了。”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刘真问。

又到了张林北泡妞炫耀功绩的时候了,他清了清嗓子,开始高谈阔论,并拿出手机里的投资相关证件的影印照作为证明:“这部电影我有投资啊,虽然只是名誉投资,不参与其中的监制,但说明我的眼光没错……”

刘真对张林北的好感上升了一分,她笑道:“没想到你这样玩世不恭的大少,还知道投资。”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只会天天花天酒地吗哈哈,我除了会投资,学习能力超级强,要不,你教教我你功夫这么厉害的秘诀呗。”张林北说这话时,影院内的光线逐渐暗下来,电影快要开始了,正在播放前期的广告。

刘真很认真地说:“这功夫,传女不传男,传内不传外,除非你跟我有血缘关系,否则你永远也没办法接触到它。”

有血缘?那他岂不是要去看德国骨科了吗?想到有情人居然成了兄妹,他还是放弃吧:“那我还是不学了。”

张林北折腾了很久,都打不开那个KFC的外卖袋子,他让刘真打开他的手机手电筒功能,帮他照着,刘真却发现了一丝端倪:“这是个死结,这种系带的手法,只有军工部的人才会学,一个营业员是怎么知道的。”

刘真已经彻底起了疑心,她按住了那袋食物:“这东西不能吃。”

张林北还是觉得她是在嫉妒那个营业员跟他抛媚眼的事,他笑道:“放心啦,这店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私开的,是全国连锁,如果真的有人要害我,我早就在其他高级私人餐厅被毒死了,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刘真将手放了下去,她已经将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电影上。

开头的枪战十分激烈,哥伦比亚的大毒枭雇佣的一个职业狙击手,他轻松几枪就消灭了主人的诸多威胁,并成功了几百个案例。

这让他的名声变得让人闻风丧胆,所有人都不敢得罪跟这个毒枭有关的人脉关系,一时间他们成了最大的地下龙头组织。

张林北打不开那个结,他就干脆撕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汉堡来,他倒是对这种枪战片没有刘真那么痴迷的兴趣,他一边啃汉堡,一边玩笑道:“这个狙击手倒是跟你蛮像啊,我倒是挺好奇,你这么精准的枪法,这么牛逼的能力,为啥在业内还没有你的名号呢?”

“因为低调。”刘真道。

枪打出头鸟,再厉害的枪手,一旦被针对,那是秒变脆皮,人生不能当儿戏,命只有一条,一旦死了,可不能重来,狙击手的性命更是宝贵。

要么为主顾创造巨大的价值,要么分分钟被人当炮灰打死。

本身影院里面就很暗,这电影的效果为了尽量逼真,在很差的环境下来回追杀,光线就更暗了,暗到张林北都没发现自己手上的汉堡全部吃完了,他一口咬伤了自己的手。

“啊……”

张林北感受到的疼痛,不像平常的那种疼,而是一种**感,加上浑身无力感逐渐袭来,他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他拼命地低声喊着刘真:“糟了糟了,你快带我出去,这里不能久留。”

“怎么了?”刘真似乎不太情愿地别过头来,她已经彻底对这部电影入迷了,除非此时突然影院起火,不然她真的不想走。

张林北掐着难以呼吸的脖子,感觉整个人都快窒息了,他说:“你刚才说得没错,那个女服务员真的有问题,这汉堡里面有东西,不对劲,你快带我出去!快点!”

刘真压根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说的话上,她还沉浸在电影里,她好多年都没看过电影,她没想到身临其境是如此爽快的一种体验,她多么想成为电影中的那个主角。

仿佛他的人生与她高度地重合了。

张林北受不了了,他开始扔了那一袋子东西,扶着旁边的扶手,往外爬。

突然张林北的手被人一脚踩住了,他大骂道:“滚犊子,敢踩老子,信不信我弄死你,要命的赶紧滚一边去,别挡老子路。”

他一进入狂躁状态,就喜欢骂人。

那个踩他的手的人却不准备放开,他露出一丝冷笑,对着旁边的人打了个响指:“看来药效起了,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我绑起来带走!”

什么?

张林北感觉仿佛世界末日已经到来,他双眼眩晕,直接倒在了地上,刘真被一棒子敲晕,两人被带到了电影院附近的公共厕所旁的休息室里,里面正在补妆的女士们统统被赶了出来。

她们吓得尖叫,有人想要报警,直接被来者一个手刀敲在了颈项的脆弱处,晕了过去。

她们被人拖到了阴暗的角落,不被人发现。

张林北醒过来时,感觉身上已经全部湿了,原来是站在一旁的马仔刚才往他脸上泼了一通冰凉的脏水。

而他身边的刘真,还在昏迷中,他俩人都被拇指粗的绳子来了个五花大绑。

张林北立刻用身体推了推刘真:“快醒醒。”

刘真没有醒来,而正坐在前方,藐视他们的男人,翘着二郎腿。

冷笑道:“别摇晃了,她已经被我给敲晕了,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你跟她两个人,一是被金主选定了要付出性命的人,一是杀了我家老大百分之九十九手下的戴罪之人。

你俩都不能轻易就这么死了,得一刀一刀地折磨,还要将这些记录拍下来,让它变成永恒的痛苦,每当有人看你不爽的时候,就拿出来播放,爽一爽,哈哈。”

这个男的张林北记得他,当初他就是那几个没被刘真完全消灭掉的、温长峰的手下之一,广癞头。

张林北一边观察刘真的状况,一边跟广癞头对峙,他说:“说实话,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再替温长峰做事了。”

“你想挑拨离间?呵呵,别把老子当傻子搞!”广癞头猛地踢了他一脚。

张林北大叫一声,没躲过去,身上疼得发麻,他忍着疼,尽量保持脑袋的清醒:“我是真的在帮你考虑,你难道这辈子都要只替温长峰考虑,而不想想自己的利益吗?

他手下死了这么多人,他是怎么安葬的?他真的有能力保护他的手下吗?你以后会是什么下场?”

张林北最擅长触及到人心中最深的那个痛点部分,广癞头又什么文化,他不会跟张林北玩文字**,他只知道张林北的话一下戳到他内心深处最在意的部分了。

广癞头一时陷入了深思,他皱起粗浓的眉头,坐在一旁的马桶上:“他不替我着想,难道我要叫你替我想?我看你还是把我当傻子!”

说完,他又要上来踢张林北。

张林北立刻躲开了,他连忙喊广癞头急刹车:“等等等等!我既然跟你说这件事,当然是来帮你谋福利的啊!对了,你别怀疑我,我如果没好处,也不会帮你了,只有合作共赢才能长久嘛。”

广癞头来了兴趣,他似乎有点想知道张林北的计划是什么了,他命人给张林北搬了个凳子坐下:“说,说得好听了,我就放了你。”

“忠言逆耳啊,可能不好听,但绝对对你有利!”张林北露出了谦虚的笑容。

延伸阅读

洁立得自动洗车机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sq11.shtml
河北洁立得汽车用品主要经营新型便携式洗车器及洗车器配件。产品以节能、环保的特点,畅销

溢洋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xpma.shtml
溢洋工艺品由张建淑女士创建。公司位于风景秀美、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六朝古都开封市。现有

婴范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p1v0.shtml
婴范儿童玩具经销批发的玩具、玩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可林快洗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sj56.shtml
可林快洗传承了总裁John-laithwaite先生在英国很过30年的洗涤王国经验,

喜牧龙门窗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qog.shtml
佛山喜牧龙家居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狮山科技工业园A区,占地3万多平方

大明火锅超市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uubt.shtml
大明火锅超市不用去海边,就能吃到海鲜。方便快捷的开盖即食,适合家庭聚会,野餐的休闲食

景德宝蓝瓷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b7v2.shtml
景德宝蓝瓷加盟_公司简介景德镇环球陶瓷集团有限公司是国际商业巨头ikea(宜家)、m

飞圣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pgkx.shtml
飞圣衣柜是上海飞圣木业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生产实木橱柜门及

香港池仔记肠粉王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bbhc.shtml
香港池仔记肠粉王是一个主打地道广式肠粉和小吃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上海市,其店内的肠粉

木府·皇派加盟  http://www.theideassection.com/gplu.shtml
授权级别()批货(万)任务量(万/年)县级代理10万40万/年地级市代理(市区)1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代剩女传奇之那些年(6)

    “凌大哥,这些都是你的?”“是呀,平时爱好,所以就捣鼓了一下,进书房来吧,你不是想听歌吗,我最近正好创作了几首歌曲。”“你还会创作歌曲?”丘盈盈随着凌宇走进了书房,只见书桌旁边纸篓里面全是草纸,桌面上也是一张张写满歌谱的纸张。“不好意思哈,平时就我一个人,有些乱。”“没关系凌大哥,我平时也这样。”说

  • 追魂石在线阅读第6章

    韩宇透过肥皂泡看去,陆吾老头和师父曼玉正在闲聊,当然陆吾老头不停地说,曼玉真人只是在一旁点头。他站起来动了动手脚,哎?不一样了,浑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好像身体也轻飘飘起来。他跳了一下,啊~~撞到了顶上的肥皂泡又被弹了回来,重重摔到地上。“啊——哎?”韩宇吓得叫出口,又发现不对,怎么不疼啊,他从地上爬

  • 梦幻齐穹录第九章

    第九章—落水见真心**“白姝卿!”“十嫂嫂!”耳边两声呼喊,大抵还有身体撞入水中的声响,白姝卿只觉得这一下跌得极痛,声音渐渐辨不分明,不由自主屏住气息,眼前的景致开始晃动,她看见楚景淮跃到亭子里,盯着池塘中挣扎的她,眼中划过一抹浓重的思量。他在思量什么?救……还是不救她?喉中呛进了水,身体渐渐冰冷,

  • 我的狐妖女友在线阅读可怜父母心

    老爹说婚前三天不能见面,不然有失礼节,皇家最重礼节,嫁与睿王之后便再也不能那般由着性子来,君窈闷在阁楼里着实难受,却迟迟不见睿王下聘,又不敢坏了规矩,只好忍着。也不知道沈姐姐怎么样了?君窈踮起脚尖朝窗外张望,阁楼耸立,连甍接栋,映入眼帘的只有那成片的琉璃瓦。君窈轻叹一声,拿起团扇用力地扇着,身子却越

  • 不要放手好吗如果将来真复婚,没有一个朋友是无辜的

    窦绍启最近脸色不好是大家公认的事实,谁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因此都躲得远远的。昌乘禹倒是一个不怕死的,对着窦绍启的黑脸,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然后挑了一个大家都不忙的时间,连哄带骗的把窦绍启拽到了酒馆里。“男人,哪儿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实在过不去的话,喝点酒,也就能过去了。”窦绍启一点也没心情喝酒,站起

  • 养大的崽黑化后我成了海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经过漫长的挑选。直到最后,戎玥选了一件肉粉色的款式简单的又不失庄重的宫装,十分低调,戎玥照着镜子,真是低调的优雅,朴素的奢华呀!在整个晚宴上,戎玥来得稍晚的那一群人。身为公主她不需要对谁阿谀奉承,伏低做小;同样身为一个没有母亲的公主,也没有谁会主动和她攀关系。刚刚走进晚宴的大厅,戎玥就知道她的衣着是

  • 妖怪茶肆在线阅读第5节

    周小敏手里拎着件外衣,刚从队里干活回来,就见小儿子墩子哭着跑了过来。她皱着眉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见他身上没受伤,随即没好气的骂道:“又怎么了?一天哭哭哭,就知道哭,我周小敏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熊儿子?跟你那熊爹一个样,熊到家了。”每次和人打仗都是被打的那个,打输了就哭,屁本事没有,一点都不随她周小敏。“

  • 四方之间在线阅读第6节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上岗实践!记得哪本军事小说上写到过这样一句话:麻痹敌人是战役成功的重要战术。对付殷睿这样狡猾的霸权主义者,必须先想方设法让他放松警惕,盯着那条长裙纠结半天,苏小北最后还是咬咬牙,妥协性地套上身。穿着不协调的家用拖鞋,拽着裙摆的苏小北雄纠纠气昂昂地跟着阿蒙,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位于殷

  • 阳火灯第五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江小南的面试就顺利的多,他是录音系专业毕业的。凭他的成绩,做一个代班老师完全没有问题!面试完毕之后,江小南便先回家去了。王思贤年纪大了,这一次带的是大一新生,都是一些基础性的东西,江小南完全可以胜任!既然工作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了,江小南也不再担心,终于可以安心学习了。这两个月的时间一直忙于码字

  • 【凹凸世界】全员B站之第九章(9)

    书院放了三天假,颜玉第二日起了个大早,穿的整整齐齐带上她爹准备的厚礼去感谢江秉臣了。进了官舍快到江秉臣门口,颜玉就在直播间里听到了江秉臣屋里的谈话声。“江状元若是答应了,日后便是庭安的师父,庭安年纪虽小,却也还算聪慧,必定不会辱没了江状元的名声。”是颜鹤山的声音!颜玉一把拉过小厮躲在了屋后,这直播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