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在漫威召唤数码宝贝之第三章(3)

作者:树之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个时候来挑衅可真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他们刚干完活回来,畅飏可是休息了不少时间,这场battle的结果简直是毫无悬念。

那个人左手使劲按住右胳膊,防止胳膊肘离开桌子,眉头皱得死紧,肩膀都不自觉地在用劲,两人僵持了很长时间,就在一瞬间,畅飏嘴角掀起,随后“啪”的一声,那个人关节和桌子来了踏踏实实地来了一下。

“够汉子,我叫廖东旭。”

廖东旭输了也没说什么,抓着右胳膊甩了甩,起身往出走。

畅飏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也站起来,十分客气赞赏了一句,“你也不错。”

于是,这场雷声大的找事在一局无关痛痒的掰手腕中完美落幕。

观众心中纳闷,事情就这么简单?

自然不是了。

方舒义在廖东旭路过自己桌前的时候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抬起眼皮看他,语气淡淡,

“挑衅前拍桌子的事解决一下。”

众人一看,好戏一波结束一波又起,准备散场时又把注意力集中过来。

方舒义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具体怎么解决,他没想清楚,要看廖东旭的态度,道歉当然最好,其他手段……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这样,你可以因为他自己在他跟前嚣张,但不能因为别人的怒火把他当成炮灰。

廖东旭也看着他,过了几秒,“抱歉啊,刚刚不是针对你,吓着了吧,以后不会了。”

廖东旭说完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就走了。

道歉了?

吓到你了吧,没事了。

方舒义胳膊还没收回来,手的姿势也没有变,他没有听错吧。

小妹妹,刚刚真是对不起啊,哥哥给你赔个不是。

滚蛋吧,方舒义想掀桌,怎么比不道歉还憋屈!

方舒义撑着桌子站起来,被畅飏拉住胳膊。

“你没事吧?”畅飏看方舒义不对劲,试探着问了一句。

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方舒义正在气头上,又是没事吧没事吧,方舒义一股脑甩开他出了教室,畅飏一个人想了想,想不通,把石睿叫过来。

同桌这个角色,是在石睿交了女朋友之后,畅飏才知道有多么重要。

每当石睿哄女朋友的时候,他就想哄同桌。

嗯……开玩笑的。

刚来的时候座位是乱座,班长今天排座位,畅飏自作主张,把自己和同桌的位置预定了下来,还是现在的,没变。

有一个交了对象的朋友是什么概念?

你问我和你有多铁,一个女人足以斩断所有的基。

石睿陪女朋友吃饭去了,畅飏端着饭在食堂里找位子,忽然他眼前一亮。

同桌还是同桌。

畅飏眉毛一弯,往那边走过去。

杜棠边吃边憋着笑,“你们班那谁确实有意思,是不是当时已经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人家真一道歉,你就傻了吧?”

方舒义往嘴里送了口米饭,“其实我当时做好的是他想打架被我逼着道歉的准备。”

但是世事难料啊,谁知道……

“嘿!”畅飏把盘子往方舒义旁边一放,撩起衣服做下去。

“多谢同桌帮我留座啊!”

方舒义同学今天的憋火持续时间,是意外的长啊。

杜棠跟他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他的情况,脑子倒是转了个弯,道,“你就是他同桌,畅飏?”

这是坐到这里的第一声问候,畅飏满脸骄傲,“是啊。”

杜棠说,“我是杜棠,方舒义的初中兼高中同学。”杜棠看着畅飏,“原来你就是说方舒义是小白脸,满嘴鬼话的同学,哈,久仰久仰。”

方舒义怒视,杜棠假装看不见。

畅飏懵,“小白脸?”他往方舒义的脸扫过去,他没说过吧,

白,是挺白!

小……就没那么小了吧,巴掌大当然是不可能的,又不是女的。

虽然不是小白脸,但是挺秀气的,哦不,俊俏?

方舒义把视线转向畅飏,威胁道,“再看!”

杜棠心情不错,收了碗筷,“行,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畅飏看他没动多少,问道,“你没吃饱吧?”

杜棠笑,“老师刚开学就留了作业,我得废寝忘食努力学习啊!”

屁!

杜棠能有做作业的一天,全天下的孩子都将是模范学生,方舒义一脸鄙夷。

于是,杜棠走后,畅飏和方舒义在一起静静地吃了一顿还算和谐的午餐。

教室里,畅飏接水回来,把杯子放到方舒义的桌子上,从后面挤了进去,说,“方舒义,我觉得你对我这个同桌有点偏见。”

方舒义好脾气地把杯子推过去,“偏见没有,意见确实一大堆。”

说完方舒义就愣了,动作和口型是自然而然就那样了,不止做了好事,还回了畅飏那个并不期待答案的问题。

畅飏得到了回应,极是兴奋,认识方舒义的这些天,他发现这人话真的特别少,有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感觉……好吧就是不说废话。

废话一般不说,对于废话也不接,只要说出来,就不算废话。

不过这一次,畅飏仿佛发现了隐匿在千里之堤的那个蚁穴,有些意外,有些激动。

很快,振奋起来的蚂蚱又蔫了回去,他发现他新探索出来的蚁穴其实只是掉了块迷你土疙瘩的坑,丝毫撼动不了高大威武的堤坝。

畅飏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魔方。

打乱,复原。

打乱,复原。

……

打乱,复原。

上课铃响了,语文老师从教室外走进来,把抱着的书放在讲桌上,拿了根粉笔直接在黑板上板书。

画了个直角坐标系……

只有第一象限……

横坐标轴时间,总坐标轴经历……

分段函数……

方舒义还在看书,偶尔拿笔勾勾画画,畅飏的魔方还剩最后一层,又照着原样扭了回去,把魔方放在方舒义的桌子上,饶有兴致,“来一个。”

方舒义终于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在他眼前花枝招展的魔方。

以前无聊时,无意间研究过复原三阶魔方的教程,但没有实践过,是有些跃跃欲试,方舒义没有拒绝,脑子里回想着之前的那个教程。

拿起魔方在手里转了两下试了试感觉,接着按着记忆的路线一步一步慢慢转。

方舒义把下唇收在嘴里,牙齿蹭了蹭,不对啊,接下来应该是什么。

有点越转越乱,畅飏胳膊忽然横了过来,蹭着他的刘海稳稳地停在额前,方舒义吓了一跳。

畅飏叹了口气,,“还好还好。”

“玩魔方的同学,请拿着魔方上来。”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语文老师颇具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

他才后知后觉抬起头,畅飏的胳膊早已收回去,手在桌子下面一抖,半根粉笔摔倒地上。

方舒义准备站起来往讲台上走,却被畅飏按住大腿,他看过去,畅飏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对魔方的不舍。

方舒义有点错愣,忍着想要跳开的冲动,左手持着魔方,右手把畅飏的手拿开,想想还是得安慰一下,于是在他的掌心小幅度戳了戳。

畅飏是眼睁睁地看着方舒义携着自己的宝贝疙瘩走上讲台,无情地把魔方放到语文老师手中,和老师说了句什么话,老师点了一下头,退到了讲台下。

心在滴血。

之后就看着方舒义讲了一节课,出尽风头,语文老师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方舒义赞许有加。

课毕,教室里掌声如雷,方舒义追着语文老师出去,回来的时候抛了抛手中的魔方,嘴角翘起微不可查的弧度。

其实拿回魔方有很多种办法,他可以保证期中考试考进全校前五十,他可以保证一个月内遵规守纪,按时完成作业,他也可以保证很多,他能做得到的事。

不过时间都太长了,他无所谓,但他的同桌似乎对这个东西很是在乎。

唯一可以快速收回魔方的办法,就是针对老师,准确切入,然而能让老师心服口服的办法,就是他要教的东西你会,这样才能让老师哑口无言,你提的所有要求的时候才能理直气壮。

今天的时机比较好,看到黑板上“黄州惠州儋州,一贬再贬”他就心下了然,心中有了主意。

还好他妈是苏轼的死忠粉,一口一句的东坡先生,让他想忽视都难,日日夜夜的熏陶之下,对于苏先生的生平他是比东坡肉还要了解。

回教室的时候,方舒义把手背在身后,路过廖东旭时他使了个眼色,把魔方转了个弯扔进廖东旭的抽屉里。

方舒义计谋得逞,微微一笑,回到座位上拍了拍畅飏的肩。

畅飏慢吞吞把头转过来。

“我找老师谈过了,我说那个不是我的,老师说,只要这两天你和我表现好,就可以商量。”

畅飏闷闷地应了声“奥”,闭着眼睛转了回去。

方舒义撑着下巴看他,暗忖,看来魔方真的很重要啊。

接下来几天,畅飏的情绪一直不高,趴在桌子上半睡不醒地听课,方舒义有时候记笔记的时候很想把他拍起来,像他那样听课能有什么效果。

上厕所的时候,方舒义遇见了石睿,便顺口问了问,“那个魔方你知道吗?”

“我只知道他收集了很多魔方,很宝贝那些,一般很少拿出来让人看的,”石睿想了想,“嘶”了一声,“这次估计得心疼死。”

“不过他能让你玩真的挺意外的,希望老师不要为难魔方,早日放魔方回家吧!”

“这样啊!”方舒义答应了一声。

畅飏很少让魔方亮相,他是个新手还在拿人家的宝贝练习。

方舒义听了内心有点过意不去,畅飏没责怪他,也真是太难为人家了。

回到教室畅飏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他把魔方要了回来,轻轻地回到了座位上,张开手覆在畅飏的脑后,搓了搓。

畅飏抬起头看他,“怎么了。”说话都没力气。

方舒义开口,“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畅飏扭回头不看他,解释道,“我没气你,我就是心疼小三儿,要是他在老师那儿受了委屈,我觉得我特对不起他的兄弟姐妹,更对不起他。”

方舒义看着他的后脑勺,有点想笑。

这话平时说是真的挺逗的,魔方还有兄弟姐妹。

但是现在,方舒义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别伤心了,给你看样东西。”

方舒义穿过他的腰准确捏住他的胳膊,把畅飏的胳膊拉到背后,剥开他的手指,魔方落进他手中,“看看。”

畅飏没有动,“我不要你赔给我……”

方舒义无奈,掰着他的肩膀把人弄过来,斟酌用词,“不是赔的,我让你看看,你的……小三儿。”

畅飏瞬间脱离了刚才那种颓废的状态,拿着小三儿在手里仔细瞧。

方舒义说,“检查完了?缺胳膊少腿了没?”

畅飏摇头,声音还是有点闷,“老师没为难你吧?”

方舒义把下节课的课本摊在桌子上,笑道,“没有。”

“其实,那节课之后,我就把小三儿要了回来,想逗逗你……”

方舒义张了张嘴,继续解释,“这两天一直在我这儿保管着,对不起啊,没想到小三儿那么重要。”

他刻意隐瞒了小三儿在廖东旭抽屉里的事,直觉告诉他,如果这件事情中再加入一个人的话,畅飏都不可能放心。

而畅飏果然松了一口气,不可否认,他很高兴,但是没之前那样热情了。

说还不如不说呢,方舒义连课也没怎么听进去。

延伸阅读

宜湾主题酒店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bkdm.shtml
“宜湾”主题酒店是虢城酒店集团旗下作为发展中端特色酒店品牌,颇具特色的风格和灵活的空

帝莲娜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x18p.shtml
帝莲娜手机壳总部是平板电脑保护套、手机保护套、手机保护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唐朝楼梯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shrp.shtml
香港唐朝国内外木业集团简介香港唐朝国内外木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佛山市唐式木业有限

小泥人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n8ur.shtml
小泥人陶艺加盟信息介绍:澜川是一家集陶艺相关活动策划举办、陶艺材料设备研发、陶艺课程

亚恒管业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div2.shtml
亚恒管业自成立以来,积很引进出众技术和设备,导入了ISO质量管理体系,并坚持培养自身

禧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sce5.shtml
禧六福珠宝介绍深圳市禧六福珠宝有限公司是香港禧六福集团所属子公司,公司位于深圳市罗湖

盛安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pljr.shtml
盛安床上用品总部主营家纺、家纺,工艺品,书晶等。浙江省浦江县盛安工艺品有限公司实力雄

LACASA优家家纺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s587.shtml
lacasa优家家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lacasa优家品牌是国内家纺领军企业——罗莱

奇品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nifa.shtml
奇品厨具是生产不锈钢厨房刀具、厨具的企业。我们本着诚信经营、稳健发展的理念,力求尽我

快乐ABC加盟  http://www.transponts.com/gk6w.shtml
英语英语英语英语英语英语英语英语加盟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兵王之特殊使命京剧版加勒比海盗(求收藏)

    两人来到了京剧团里面,在这里有两间房。从其中一间内飘来一阵香粉味儿。汪一博通过闻香识人的技能,分辨出这是雪梅的办公室。“笃笃——”“请进。”屋内果然有人。汪一博带着周舒桐推开门见到两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卸妆,将头上的一些零缀拆下来放到盒子里。汪一博将天眼拍过去,正在卸妆的是龙雪梅,而旁边帮她卸

  • [综]放开我让我去死红布定情

    四十分钟后,俩人便到了常州,你说你来这边干嘛?方舒妏瞪着宇非问道。来玩啊!不然你说来干嘛?宇非调戏道。放舒妏抱怨道;我算是服了你,那么大个苏州城玩不开你,偏跑到这边来,是不是怕寒笑看到啊!我晕,我在常州比较熟,什么是怕她看见看不见的,宇非无所谓道。算了,不和你说了,和你谈不出来感情。你可别这样说啊!

  • 将军策之嫡女权谋第7章在线阅读

    陈晨将俩人的声音都录了进去……“天助我也,这等好事也让我碰到了,看来想不成功都难那。”陈晨暗自叹道。他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了。果然不出所料,陈晨推门进屋之后,正好看到董事长和公司的一位女职员正在做那事。女职员躺在办公桌上,而董事长边运动边看向这边,被陈晨的闯入吓了一跳。尴尬……女职员吓得赶紧将掀

  • 身边人都死于非命在线阅读第一章

    简言从二十岁开始成为经纪人,到一步步从小助理混到MC**公司最顶级明星的专属经纪人的位置,已经过了八年了。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被一手带出来的巨星给抛弃。他想不通,一直以来,他跟秦孝裕的相处可谓是合作默契,怎么对方突然就一声不吭的跳槽了!想到这段时间,秦孝裕似乎也的确是有些不对劲。作为

  • 太喜欢老婆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主脑时代的最大好处,无论你在那里,无论你的智能接入设备有多奥特。主脑都会准时准确的将信息送到你眼前。我无奈的拿起手机,上面是一个地图光标还有一串的用来领取头盔用的稻壳码。免费**头盔,我生气的将手机扔到了床上。“你,你居然敢骗我!”我脱下身上的仿生体感**服,卷吧卷吧塞进一个聚丙烯的袋子。套上

  • 开咒令之昆都宴在线阅读第9节

    “呃,”厉南很是尴尬地对上他的目光,“早上好……”“你对我做了什么?”言行晏说话间牙齿都在打颤,厉南下意识回了声:“我什么都没做。”这时,他却发现不仅是牙齿,言行晏整个人都剧烈地颤栗起来,且嘴唇泛紫,像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捂住肩膀蜷缩起来。“你怎么了!”厉南急忙用被褥将言行晏包裹起来,“是昨天那淫鬼伤

  • 我不想引起注意在线阅读第5章

    应付风瑞安,只是因为她是这个身体的父亲。风瑞安握着她的手一紧,一双布满沧桑的眼眶微微红了,看着她的视线渐渐飘散,好似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一般,那样的深情和……愧疚。眉心蹙了蹙,风千华抽出手……风瑞安惊醒,有些难堪的收回视线,从怀中拿出一支竹叶青的瓶子放在桌上,说道:“这是父亲早年认识的一位神医赠的,

  • 火影:光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4章

    凤九来到了天宫,没能追上帝君,却反倒在南天门碰到了二皇子桑籍,跟他那个没名份的妻子——少辛。少辛一见到凤九,便心虚地低下了头,毕竟,是她抢了白浅姑姑的未婚夫。这凤九自小便与姑姑交好,又是个被宠惯坏了的小殿下,想必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桑籍却不认得凤九,只见面前这个小姑娘一脸怒气,忙挡在妻子身前,不叫她受

  • (柯南+兄战+黑篮) 我的恋人是国家佛经

    据说神族生命悠长,千年万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连豆豆想,大约是这神族的时光太过漫长太过无聊,所以他们的先辈们才研究出这么一种复杂又看不懂的鬼画符出来,还美其名曰——“佛经”。佛经佛经,此佛,是彼佛么?神族的佛,与人类的佛有什么不同么?神族,也信佛的么?正发怔间,窗外一群灵鸟又叽叽喳喳地齐飞了过来:“

  • 千本道第四章在线阅读

    梦里的那种孤冷之意,醒来的时候,仍然残留着。让人不自觉感到孤寂,连骨子里都泛着冷。季无忧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发了会呆,突然伸出双手覆住脸来回用力揉搓了几下,才从那种莫名的状态里挣脱出来。王昭君啊……可她不是。从来都不是。季无忧收拾好心情,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伸手打开了窗户,清晨的冷空气扑了满脸,她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