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道灭剑斩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御笔神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吧嗒”一声轻响,静谧的院子里,一滴露珠悄悄从树梢上滑落,惊醒两片沉睡的青苔。

春天终于要远行了。

老人艰难地支起身子,他的动作很轻很缓,中间还有两次停顿。女儿文萍就躺在门口的长椅上,他不想惊动她,起身后试着想把自己摆在一个相对比较舒服的位置,但是一连几次都宣告失败。他颓然地叹了口气,只能摸摸索索地把枕头竖起来,再用一件蓝色羽绒服垫在腰后面,才稍微感觉好了一点点。

晨风带着淡淡的寒意从窗子外溜进来,还没来得及惊醒梦中人便循原路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摘下两片花瓣。老人目光顺着飘飞的花瓣轨迹往上,那陪伴了自己整整一个春天的满树梨花,现在只剩下孤零零地最后几朵。

老人想:等最后一片花瓣飘落,我这一生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他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对别人也是这样说的,对医生、对护士、对病友和病友的家人。

这一生自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成就吗?

似乎这是自己一生最大的缺憾,一个平凡人最平凡的一生,唯一可以让他获得安慰的那就是拥有一个还算幸福的家庭。女儿文萍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中学教师,然后嫁给了一名医生,养育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儿子文林进入一家IT公司搞技术开发,虽然很忙很累,但是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职业。

可是随着自己在医院里呆的时间越久,这种幸福的平衡也在渐渐被打破,不止是经济上,更多是在时间和精力上面。尤其是对老人的照料,女儿自告奋勇地承担了晚上时间,她几乎把吃住都定在了医院里面,每天一大早换班的时候便匆匆回家洗澡换衣,然后又匆匆赶往学校上课。儿子文林加班时间较多,于是很多工作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完成,第二天一早赶到医院和姐姐交班;妹妹虽然年纪大了,而且身体很差,不过为了体恤侄儿,她会在中午过来承担起照看的工作,让文林尽可能找地方休息一下。

看着一家人的幸福似乎就要葬送在自己的手里,他的思绪反复纠缠,在生与死、自我与家人之间反复纠缠。于是他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在最后一片花瓣飘落的时候就迎接死神的到来。而且时间越近,他越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感觉到那扇门已经为自己打开了,虽然包括医生、护士、家人和所有身边人都在努力让自己回头,他自己也从那里感受到生命即将离别时的恐惧,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因为死神已经越过那扇门,轻轻地向自己招手。

又有一片花瓣落下来了呢,老人笑了笑,笑容凄凉而苦涩。他太专注于那几束梨花了,不知不觉中天光明亮起来也没有发现。自然也没有听见身旁急促的脚步声。

“哎我说你这老人家,怎么又偷偷爬起来了呢?来来来快躺下。”年轻的护士麻利地给老人放枕头、盖被子、换药,她的姿态灵动而优雅,充满青春的朝气。老人却没有心思欣赏这些,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在想什么呢?老人家。”护士笑着问老人。老人嚅嗫着:“最后一片花瓣快要落下来了。”

“您可别胡思乱想。”护士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花开花谢,缘生缘灭。这梨花今年谢了明年还会再开,这人可没有这本事?”

老人没有反驳,事实上他也没有精力再说些什么,倒是门外的一声欢呼吸引了他的目光,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外公,看我的小飞机。”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举着一架蓝底白条的玩具飞机跑了进来,然后在病房里面穿来穿去,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跟在后面的是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穿着蓝色卫衣,肩上挂着一个黑色的背包,他的脸上带着含蓄的笑容,眼睛里却掩饰不住深深的疲倦。年轻人进门后非常礼貌地和另外两张病床的病人和家属点头打招呼,然后才问老人:“爸,感觉好点没有?”

“还是那样。”老人回答。倒是护士不满地抱怨:“你爸就是不听话,老是半夜起来看梨花,你们可得好好劝劝他,千万别感冒了才好。”一边说一边收拾起针药,摇摇头向门外走去。

“小石头,别捣蛋。”文萍被突如其来的吵闹声惊醒,赶紧爬起来制止调皮的儿子,她拉着小石头的衣领,一边掏出手机:“哎呦,都快七点了。”

“姐,你先回去吧。”文林对文萍说,文萍点点头:“我是得赶紧回去,今天第一节课就是我的。”然后拖着小石头的衣领:“小石头,跟妈妈回去,别在这里影响外公休息。”

“不要不要,我要给外公看看我的新飞机。”小石头使劲挣脱妈妈的手掌,把飞机放到老人的床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手机,向着老人摇了摇:“外公,我的飞机是真的会飞哦。”

他用小手在手机的触摸屏上划出一道路径,设置好速度,然后一点开始,飞机呼地一下刚好从窗子里飞了出去。小石头不停在手机上规划着路线,飞机就在院子里打着转,他一边飞一边用眼睛瞟老人:“这是舅舅专门帮我设计的哦,厉害不厉害?”

老人脸上带着笑容,此刻的他是真的很开心,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凝结,盘旋的小飞机撞上了树枝,也顺带带下了最后几片花瓣。

不,还有一片,它就在飞机的旋翼下方,被旋翼带起的疾风鼓捣得摇摆不定。不得不说它很顽强,但是有什么用呢?终究它是要离开了。

“妈妈妈妈,我的飞机挂在树上下不来了。”小石头指着飞机焦急地喊叫,文林摸摸他的头:“小石头别吵,舅舅去帮你拿。”说完转身出门。

老人突然觉得心中疼痛,这些飘落的花瓣就像连接着心脏的神经和血管,一刹那间被人给扯断了,生命孤零零地没了依靠。

“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你很久了。”老人嘟囔着,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

“爸,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文萍看到老人的样子,赶紧一把推开儿子后冲到床边。但是老人没有理会她,目光依然殷切地望着窗外。

“老人家,我是来带你离开的。”姚瑶礼貌地对老人笑笑,虽然神官曾经交代过死神不可以和人交谈,但是姚瑶不管这些,或者说她根本就遗忘了这条规则。老人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爷爷是个平凡而慈祥的人,他去世的时候年纪比眼前这位老人要大得多,眼睛耳朵都不灵光了,也是不停地自己说着胡话,现在想想,或许他也是在和迎接自己的死神倾诉着什么吧。

“等那最后一片花瓣落下,我就跟你走。”老人说。此时文林已经出现在院子里,伸手去够树枝上的飞机,他一连跳了几次都差一点点,突然灵机一动,折下一根带勾的树枝,把支撑着飞机的树枝慢慢往下拉。

最后一片梨花在他的手中飘落,文林呆了一呆,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

“医生,医生……”文萍尖叫。

老人嘴角露出笑容,脸上泛着淡淡的微笑,这一刻他不再害怕了,也释然了,他知道,整个家庭都因他的离去而解脱了。

“爸,爸,你醒醒,你说话啊。”

文萍哭喊着,医生护士忙乱着,文林和小石头呆呆地看着。这个世界充满了混乱,多余的人都被清理出去,就像马孔多依然空旷的火车站。姚瑶微笑着伸出自己的手,将老人从床上拉起来,老人的身子没有重量,可是却很沉重,那是他依然抛不掉的牵挂的力量。

“我们走吧。”姚瑶对老人说。她有些忐忑,生怕自己错过某些步骤,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动作十分的呆滞,可是还能怎样呢?自己只是个初习死神,而且是个不合格的初习死神,神官培训时所说的恐吓、哄骗或凶狠粗暴那一套完全被扔到了九霄云外。她就这样笨拙地拖着老人走,走向一个黑暗的、幽深的通道。

“爸。”文萍再次发出一声哭喊,悲怮的声音穿透黑暗的通道,老人呆滞了一下,他的身体似乎又变得沉重了几分。

“别回头。”姚瑶提醒老人,生命是一条不复存在的路,既然走过了,就让它留在记忆中,自己也好亲人也罢,千万别再去留恋。

老人微微叹息一声,继续跟着姚瑶走,但是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姚瑶惊诧地回头看,却在通道的尽头发现一双血红的眼睛,发出魔鬼一般的光芒,那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他狠狠地瞪着姚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黄钟大吕般的一声暴喝:“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我的病人。”

姚瑶一个趔趄,赶紧伸手去抓老人,却抓了一个空,老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拽着,飞快向后退去。姚瑶连滚带爬地追,可是那速度实在太快,竟然怎么样也追不上去。

“没用的,你们怎么做都是没用的。”姚瑶自言自语地说,她已经感受到了老人的决绝,那一树梨花是他生命的支撑,她从老人惊惶的眼神和向着自己伸出的枯瘦的求救的手指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将是徒劳。

“加到300,用力;再来一次;350,对;再来;400,对,就这样;再来一次……”年轻的主治医师两眼通红,一遍一遍地尝试着电复律术。突然老人的眼睛动了动,灰白的眼球闪过一丝光芒,一名护士高兴得喊起来:“有反应了。”

数据线在平行之前又开始有了一些波动,这些波动激励了在场的所有人,文萍的哭喊加大了波幅的深度和频率,医生大声喊:“你们做儿女的都尽量叫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刺激方法。”

“外公……”,小石头也怯生生地喊了两声。文林想喊,可是声音却哽在喉头发不出来,他急急地放下背包,从背包里翻出一个无线图传VR眼镜递给护士:

“请,给他戴上。”

“这是干什么?”护士接过眼镜还在犹豫,但是文林已经从窗户里爬进来,伸手又从她把眼镜手中抢过来戴在老人的头上,他轻轻地按下眼镜的开关,然后温柔地抓住老人的手掌:

“爸,梨花开了。”

就是这无比温情的一句话,却有着开天辟地般猛烈的力量,老人猛地睁开眼,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奇怪的赫赫之声。

文林似乎明白父亲的意思,他的眼中流着泪水,脸上却挂着笑容。他扶着老人的肩膀让他坐起来,让他看向窗外的庭院。

果然,一朵白色的小花从梨树的枝桠中冒出来,并逐渐展开,很快,无数的小骨朵都从树枝里迸发出来,一树梨花在刹那间满院盛放。

延伸阅读

艾兰洁干洗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gx7m.shtml
公司位于中国经济发达的省份浙江,成立于1995年,现已发展成为浙江的洗衣公司之一。集

卡伦地板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b6wx.shtml
卡伦地板自成立之初,全套引进与行业同步、现代化的木地板生产设备,运用美林达先进的管理

利尊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ykli.shtml
利尊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美沃液体墙纸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gwgl.shtml
一、企业介绍武汉柏盛液体墙纸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始建于2004年。由湖北乾龙投资有限公

玩爱克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n22l.shtml
国内,现面向各省市招商

久宏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dvz0.shtml
久宏平衡车是小家电、配件生产制造、电器少配件、移动洗澡机。整机散件外壳等产品生产加工

清山泉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6blo.shtml
清山泉致力于为所有相关业务和行业创造和提升价值,帮助客户充分利用现有资源,不断探索新

华南调味品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pa9q.shtml
华南调味品采用国内外创新的工艺加工技术,并经导师精心调制,其口味营养丰富适合中国人体

邦尼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xg6k.shtml
邦尼信念: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皮具护理不只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艺术,一种

插卡音箱加盟  http://www.schoolinfoguide.com/amzo.shtml
老年散步机晨练机扩音器便携插卡音箱可插卡优盘和TF卡带收音机带数字点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介子使者之专门打脸(5)

    第5章专门打脸宁飞扬得到了男神系统,获得了神医职业,把自己医治好了不说,而且桃运卡生效,这让他信心倍增。他认识眼前的男生,实验班的何靖,这家伙成绩很好,自从学校提倡素质教育之后,他担任年级体育部长,尤其擅长打篮球,据说被南阳市篮球队看中,作为储备人选。何靖的家世也很好,母亲是企业高管,父亲则是学校的

  • 给懒魔做女仆的日子之古老面具

    街上熙熙攘攘,路两边摊贩卖力的叫喊,吸引着往来的顾客。第五伶在一个首饰摊前停下了脚步。“这位公子,想要点什么?”摊贩询问道,见第五伶没有想好,推销道:“这些可是珍品中的绝品,保证你心上人会喜欢。”第五伶看中了一条手链,问道:“这条手链怎么卖?”“公子好眼力,此乃镇摊之宝,绝对物美价廉,只要五钱银。”

  • 只想当个大作家在线阅读第9节

    〇八:这次,白娜终于在劾赦那边过夜了。白娜的父母怀着满心的期待迎来了早晨。到了中午白娜才回家。白娜妈妈赶紧过来问她吃饭了没有,把着她的胳膊两边左看右看。白娜只是有点钝,也不抬头,好像一朵还没开的喇叭花儿,耷拉着。她爸用余光不停的扫她,憋了老半天。问:“怎么样?!”她妈皱着眉说:“好像还是一样啊……”

  • (无限恐怖)暗夜随轩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是几千年来,润玉唯一一次来邝露的居所,先前有事也都是差小仙使来通知一声,这也怪不得邝露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了。“无事,就是来看看。你去何处了?”对于刚才邝露的失态,润玉假装没有看到。“今日是属下的生辰,属下去与夜神过生辰去了。”邝露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原来是生辰,邝露在他身边待了不下千年,可

  • 吾夫甚美在线阅读第七节

    柳飘飘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浩然:“没想到这九阴魔君如此厉害!”秦浩然点点头,无奈道:“希望如他所说,不把我的师门暴露出去!”柳飘飘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心中猛一惊,“幽冥尊者真的是你的师父?”“嘘…”秦浩然一把捂住柳飘飘的嘴,惊恐不安地看看四周,“别乱说…”柳飘飘哪里不明白秦浩然的心思,赶紧闭口不提,一双

  • 数码宝贝之我是高石离之御剑飞行(求收藏, 求鲜花)

    莫逍遥御剑飞行的速度极快,即使是以追日的速度,都很难以追上,而天见此也是紧皱住了眉头,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强烈了。而此时,莫逍遥瞬间飞到了朝歌城里,朝歌城之中,摘星楼显而易见。莫逍遥只是瞥了一眼,就发现了此时正在摘星楼上的妲己和武庚,对妲己颇有好感的决定出手救下她们。“罢了。”莫逍遥摇了摇头,主意已定

  • 还珠之不一样的人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场小插曲,就此翻过。李嫂进了家,知道这一家子不太太平,安安静静的做事,也不敢多说话。公公婆婆也不再说不用月嫂的事情,当然也闭口不提那夜老俩筹划要孙子的事情,好像双方达成默契一般,这两个事九六情,就算两清了。临到傍晚,婆婆见万玲在里屋喂孩子,跟自己老头嘀咕了两句,站起来对儿子说,“俊成啊,既然雇了月

  • 云层大陆在线阅读龙皇铠甲

    在申木叫喊的时候,ERP研究室的火影石发出一道能量,经过太空的铠甲卫星,照射在申木与蚱蜢兽身上。火红与金色的铠甲逐渐覆盖在他的身上,反而蚱蜢兽像是遇到了强烈的硫酸,黑色的气体不停窜出体外,发出一阵阵惨叫。被铠甲包裹的拳头,狠狠打在蚱蜢兽腹部,一层气浪飞散四方,蚱蜢兽顿时飞了出去,撞碎墙壁,躺在地上惨

  • 看人练功就变强在线阅读第9章

    六月刚开始,亦瑾所在的A市遭遇了一场台风。那天正在上历史课。亦瑾听得很认真,她对历史有着自己独特的兴趣。广播响起来的时候她正在低头做笔记。教务主任平时尖锐的声音那天格外动听,他说“通知,由于台风将于今晚登陆我市,明天暂时停课一天,下次上课时间学校会电话通知各位同学。”第二遍还没有说完,全班就发出一阵

  • 混元天书演技

    “好了没?”导演冲片场喊了一声,早点拍完还要给后期充足的时间。“好了好了。”苏圆的造型师推着苏圆往前走。苏圆的长相是艳丽的,她的美具有攻击性,所以演这种恃宠而骄的王妃至少在长相上是完全成立的。“我的天她真的好适合。”“她这身扮相又娇又媚!!哎,女主角那种素雅的装扮压不住女配啊。”剧组的人各怀心思,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