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核善大佬,在线制宰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宁川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黄花梨木案桌上的青瓷茶盏散发着醇厚的茶香,哪怕柳史修未呷一口,却也能看出来是上好的新茶,耳畔又传来一口一个“贤侄”,柳史修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倒是对季府的人更多几分鄙夷,他未高中时,可没有这般待遇。

柳史修不再是没有功名在身的举子,说起话来也多了几分底气。

“ 季二小姐并未做些惹我不满的事情,当初季二夫人找到晚辈,晚辈应下了这门亲事。然婚姻大事不是儿戏,结的是两姓之好,彼此不合适,及时止损对季二小姐也是一桩好事。”

到底是读书人,能说会道,是非曲直不过嘴皮子上下一掀的功夫,明明是柳史修背信弃义、上门退亲在先,这一番话,将他的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倒像退亲是为了季知窈好似的。

门口的季知窈听到这话,觉得可笑极了。

纤腰袅娜,她进到堂屋中,“你说的不错,与你这弃信违义、墨沈未干的人退亲,怎会不是一桩好事!”

季知窈的声音不重,清甜中又带着几分嘲讽,柳史修蓦地起身朝她望去。

季知窈进门那一刻,整个屋子更亮堂几分,眉目如画,云鬓花颜,恍若满园春色般灿烂明媚。

柳史修的目光紧紧贴在季知窈面上,他第一反应并不是生气,从参加会试到现在这一段时日以来,他已许久不见季知窈,今个一见,她还是这般艳丽动人。

柳史修有些尴尬,“知窈。”

若刚才那番话是从别的女子口中出来的,柳史修必定会立即拉下脸。

可说这话的人是季知窈,毕竟是他负了她,柳史修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冒犯,反是以为季知窈不愿与他退亲,一时难以接受这件事,才口不择言说出这些话。

季知窈轻扫他一眼,语气清淡,“柳公子请自重。”

等退亲了,她与柳史修更是没有干系,知窈这两个字,哪里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察觉到季知窈对他的冷淡,柳史修心中隐隐作痛,他未上门退亲前,虽季知窈对他称不上亲密无间,可也不像今日这般冷漠。

柳史修咽下喉咙中的酸涩,改了口,“季二小姐。”

顿了顿他复道:“ 你可是怨我与你退亲?”

季知窈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柳史修以为自己是话本子里不管哪个女子都爱他的男主人公吗?不巧,她可不是什么痴情怨女。

季知窈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柳公子说笑了,与你这种人退亲,我为何要怨?”

上首的季濯川听到这话,脸色不太好,低喝道:“怎么说话的,你一个女儿家来做什么,还不快回去!”

若说之前他断然看不上柳史修做他的女婿,可时移世异,柳史修弱冠之年就成了探花郎,在殿试时还得了圣上的称赞,日后更是前途可期,对永宁候府来说,这可是一门好亲事。

季濯川绝不容许季知窈毁了这门亲事。

这一声怒喝,可是好久未听到了,季知窈将视线移到季濯川那里。

算上前世,她已经十几年没见过季濯川,如今重新看到他,季知窈没有生出一丝欢喜或是激动。

他是她亲生父亲,可他待她,还比不上葡萄这样的丫鬟,甚至还不如素有恶名的瑞王。

前世她与裴慎和离,裴慎要下毒害了她,季知窈状告到官府那里。

程衍与她素不相识,却愿意伸以援手,助她状告裴慎成功,将裴慎所作所为公之于众。

可她的“好父亲”,畏畏缩缩,唯恐得罪裴国公府这棵大树,见势不好立即将她从季家族谱除名,将她扫地出门,指着她的鼻子,说从此再也没有她这个女儿。

那时候的季知窈,也曾委屈过,难过过,心中的酸涩比她前世喝了好多年的汤药还要苦涩,经久不散。

可重活一世,她明白了,有些人,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若是前世这个时候,季知窈许是会因为季濯川的一句呵斥而乖乖离去,然现在,季濯川对她来说,并不值得畏惧。

季濯川对她的生恩和养恩,季知窈在上一世已经偿还了,她不欠季濯川什么,她不欠季家任何人。

季知窈浅笑着,“ 父亲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柳公子要退亲的人是我,女儿为何不能来?况且,女儿方才说的话有什么错?”

被季知窈这么一顶撞,季濯川脸色愈发不好,到底是和她那个死了的亲娘一样,空有一张好看的皮囊,只会惹他生气。

看在有外人在场的份上,季濯川收敛着火气,没有发泄出来。

柳史修赶紧出声,“伯父,季二小姐理应在场。”

他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季周氏,也就是季知窈的继母,眼里闪过一道光,打断了他的话。

季周氏浅笑着,“知窈来了也好,咱们面对面说说这件事儿。虽然知窈之前被退亲过两次,可她是个好姑娘。若不是你们两个有缘,也不会谈婚论嫁。史修,要不你再好好思量一下?”

季周氏这番话,若不是有其他人在场,季知窈怕是能笑出来。

听起来是在维护她,可季周氏话里话外不忘提起她被退亲两次。

女子被退亲,名节受损,季周氏若真的是为她好,又怎会故意当着她的面提前这件事,若是季知窈真的在意,这无异于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她这个继母,真真是可笑极了。

果然,季周氏这番话一出来,柳史修似是下定了决心,强迫自己的视线从季知窈面上移开,“不用再考虑什么,是晚辈对不住季二小姐。”

他并非对季知窈无意,当时季周氏暗示让他上门提亲,柳史修欣喜若狂,名动长安的第一美人,能成为他的妻,这比让他会试高中还惊喜,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有了功名,踏入官场。

季知窈之前曾被两次退亲,而退亲的恰好是他的同僚,不少人非议他有个被退亲两次的未婚妻。

他已经不是籍籍无名的举子了,若是娶了季知窈,他的脸面往哪儿搁?

方才看到季知窈的一刻,季知窈就如绚烂春晖中的娇花,静静的立在那里,便吸引着其他男子采撷,引诱着他将退亲的念头收回去。

直到季周氏的那一句,“知窈之前已被退亲过两次”,重新唤回他的理智,这门亲事,一定要退掉。

柳史修这番话一出,堂屋里的人脸上神色不尽相同。

季濯山和季濯川有些惋惜,这可是一门好亲事啊,就这么丢了,实在太可惜。

而季周氏面色不显,眼底却有几分幸灾乐祸。

当初她是故意给季知窈定下这门亲事的,她才是季家二房的当家夫人,她的女儿季知宁才是如今的嫡小姐。可外人来提亲,目光总是锁定在季知窈身上,她的女儿被映衬的黯然失色。

季周氏并不喜欢季知窈,她看着她那张脸,宛如看到了季知窈的母亲一样,时时刻刻提醒着季周氏不如她一分长相。

季周氏吹了些枕头风,季濯川便同意了柳史修的求娶,不过是个没有功名的读书郎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季知窈长的好看又如何,亲事不还是要被她这个继母拿捏?

可没想到,柳史修竟然一朝登上天子堂,出人头地成了探花郎,这可出乎季周氏的预料。

还好,今个柳史修来退亲了,这正合季周氏的意。

方才季知窈一出现,柳史修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她,季周氏暗叹不好,唯恐柳史修有所动摇,所以故意提到季知窈被退亲两次,暗中添了一把火。

男人嘛,都是要面子的,即便对一个女子有几分情意,可一旦辱了他的面子,这几分情意便不值一提。

果不其然,她一说这话,柳史修脸色变了变,愈发坚决要退亲。

一直未出声的季老夫人,手中的鸠杖点地,对着柳史修道:“ 你与知窈定亲也有几个月了,不少人知道这个消息。若此次退亲,不仅有人非议知窈,你的声誉也会受损,即便这样,你也执意退掉这门亲事吗?”

柳史修默了片刻,“是。”

诚然,他高中不久,便上门退了亲事,确实不利于他的名声,有见利忘义、攀附富贵之嫌。

可季知窈被退亲两次在先,即便柳史修再一次与她退亲,他人也不会多指责柳史修什么。

再说了,如今京城中不少权贵世家欲将女儿嫁给他,他柳史修,不愁找不到一门更好的亲事。

季老夫人叹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在这季府,唯一有几分怜惜季知窈的,那便是季老夫人了。

季知窈是她的孙女,她自然不想看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退亲,可她也无能为力,强扭的瓜不甜,亲事是不能勉强的。

季周氏出了声,她唯恐柳史修再反悔,“你执意退亲,看来你和知窈的缘分还不够深。虽然做不成亲家,可咱们也不是仇人,史修闲来无事,可要多来季府走动走动。”

季周氏正滔滔不绝的说着,却听到从季知窈那里传来一声轻笑。

季周氏转头看向季知窈,“知窈,你笑什么?”

季知窈扫她一眼,将季周氏打的算盘揭露出来,“ 我笑母亲是个急性子,退亲的事情还没说完呢。”

季周氏有些讪讪,“史修才情出众,我又与史修的母亲谈的来,这才忍不住多说几句。”

季周氏接着道:“再说了,史修这孩子已经说要退亲了,那也没什么可再说的,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异议?”

柳史修看向季知窈,“我意已决,季二小姐还有什么要说的?”

季知窈柳眉微挑,“ 柳公子说了这么多,也该轮到我说几句话了。你饱读诗书,可依我看,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柳史修语气冷了几分,“ 季二小姐何出此言?”

季知窈轻轻一笑,“ 柳公子是个读书人,其行径,却是贻笑大方。”

季知窈清和的声音响起,“你上门提亲在先,在此之前,我与你并无私情,你我定下婚约的这几个月,我也不曾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当初情真意切立下誓言,要一辈子对我好的是你,如今背信弃义的上门退亲,翻脸不认人的也是你。”

“归根究底,是你这等无耻之徒有错在先,退亲也轮不到你提出来,是你配不上我季知窈,是我要和你退亲。”

柳史修呆愣在那里,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你,你!”

明明他是来退亲的,怎么突然就形势调转了呢?

自古以来不是没有妻子休掉丈夫的,可这太少见了,一般都是男方退亲、男方休妻,柳史修万万没有想到季知窈会这么做。

季周氏脸上看好戏的神情此刻已不见,惊讶的站起身,“知窈,你是个姑娘家,怎么能这样做?”

季知窈似笑非笑,“母亲和柳公子可是有什么意见?若不然将这件事让外人来评评理,看看到底谁对谁错。”

柳史修深吸一口气,季知窈方才那一番数落,越发让他觉得羞愧和难堪。

最要紧的是,这件事是他站不住理,若是传的沸沸扬扬,到底对他名声有损。

圣上还未赐予他官职,也有不少今科名落孙山的学子对他满怀嫉妒,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出一点差错,不能让那些人拿这件事大做文章。

最理智的做法,便是小事化了,不掀起一点风波。

想到这儿,柳史修道:“ 知窈,是我对不住你,你退亲,我也没什么意见,你将婚书毁掉吧。”

季知窈从葡萄手中拿过婚书,撕成两半,“今个退了亲,你我再无瓜葛,你有错在先,媒人和我家中长辈都是见证,柳公子若是在旁人面前混淆是非,那我可不会客气。”

撕碎的两半婚书在空中飘扬,触到柳史修的前襟,又轻飘飘的滚落在地面上。

柳史修思绪复杂万千,不由得伸出手想要接住这破碎的婚书,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婚书落地。

如今退了亲,合了他的意,他应该满意的,可是,柳史修心头却如坠石般沉着,生不起一丝欢喜。

季知窈可不知道柳史修心中的想法,退了亲,她觉得轻快极了。

上一世被柳史修退亲的时候,季知窈也来了堂屋,可被季濯川和季周氏训斥了一顿,那时的她,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经历的、十五岁的姑娘,还太稚嫩,纵心有不甘,也只能回到自己院子里。

她未能抢占先机,被柳史修退了亲,退亲后柳史修为了维护自己的声誉,传播些似是而非的话,让旁人因为是季知窈的过错,她的名声越发受损。

好在,这一世,终究和上一世不一样。

季知窈不知道为何她可以重活一世,可既然有了这等机缘,万万不可辜负,这一世,她不会再让那些人伤害她一分。

延伸阅读

海吉美肤品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x1zn.shtml
海吉美肤品是盐工艺品,盐灯,盐装饰材料,盐日用品等盐业产品加工销售、盐屋设计施工承建

全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6prq.shtml
全家便利商店是一家日本连锁便利商店集团,在台湾、中国大陆、泰国、韩国及美国也有连锁店

百利来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derf.shtml
我们的主要产品有:韩国养志园YG刀具;美国USG刀具;正河源机械配件;德国油控密封件

泽禾机械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goo4.shtml
南京泽禾机械有限公司专门研制生产高速棉线编织机(12锭、24锭、36锭、12+24锭

星祝福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gb0e.shtml
暂无

贝新迪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sr0y.shtml
贝新迪皮革护理招商加盟_加盟支持1.贝新迪(besty)品牌规范化的管理、规范化的经

志公教育网校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g5wn.shtml
教育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投资选择,那么作为投资者的你,如何想要加

长宏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axbo.shtml
长宏包装盒总部是包装盒、纸箱、小慕斯盒、各种大箱/小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康美乐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dabu.shtml
康美乐座椅是一家生产儿童安全座椅的公司,本公司以珍爱生命,欢乐无价为公司的经营理念!

尊荣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d7ds.shtml
尊荣装饰装潢自2002年成立以来,以严格的规章制度,新颖的设计,精湛的施工迅速立足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轮转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再一次登录**,林瑶一很是惊讶,因为一进入**就有人邀请自己组队,看也没看就组队成功了,然后更是快速的进入了**。在选择英雄的时候,林瑶一很是懵逼。这什么模式?三楼:这是什么模式?五楼:无尽。三楼:谢谢。无尽模式啊,那就选择一个好打的吧,最好是一套下去伤害很高的那种,那选择什么呢?林瑶一抬头去看,法

  • 海贼王之传说在线阅读第2节

    东州市位于华夏的江南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再加上地理位置良好,经济相当发达,是一座古韵与现代相融合的繁华大都市。其时正是盛夏的傍晚,天空飘着细雨,如丝如雾,整个城市仿佛罩了一层薄纱。一辆小货车从高速路上驶下,停在路口。一个手里拎着个旅行包的青年从车上下来,他穿着长袖衬衫,下身是一条卡其色裤子,一看就

  • 千金笑第九章在线阅读

    顾邵青在曲苏的注视下将水杯缓缓凑到唇边,浅浅抿了一口之后,他面露古怪:“你这药是不是过期了?感觉味道好像不对。”“不会吧,我刚才检查过了。”曲苏疑惑地重新拿起感冒冲剂的包装袋,他又仔细看了一眼,“还有两个月到期。”顾邵青说:“我就是感觉怪怪的。”“好吧。”曲苏见他坚持这么说,便伸手拿走了玻璃杯。顾邵

  • 风水探案师第六章在线阅读

    轩逸赶紧加快速度,就看到一身白衣的安嫣然正在逃跑!马上朝着安嫣然过去,安嫣然也看到了轩逸赶紧举起手来对着轩逸挥手!走进安嫣然的轩逸一把抱住安嫣然说道“嫣然,你怎么乱跑?”安嫣然推开轩逸,有些尴尬说道“这儿好乱,我们回去说好吗?”轩逸点了点头,拉起安嫣然的手从杂乱的人群中往轩府的方向走去!……轩府中安

  • 异明江湖之渊尘显威

    漆黑的森林里,有着一位红袍男子,狼奔鼠窜的,向前快速的奔跑着,怀中居然还抱着一位绝世佳人,背后似乎还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颜乾幽气喘吁吁的,说道:“梦姑娘,你,你刚刚为什么,为什么愣在了原地?。”恋梦现在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颜乾幽的怀中,脸颊微红,娇羞的说道:“我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意识没有了,

  • 火影之大BOSS系统在线阅读第9章

    覃寒回到舅舅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舅妈开门后,看见是他,就阴阳怪气道:“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看表,认不认时间?还去同学家,夜不归宿不说,还……”覃寒看着正在下楼梯的韩陵,把那一句险些脱口而出的“你管得着”给忍了回去,况且他今天心情不错,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和舅妈闹矛盾,会让舅舅和韩陵很难做。而且自己在

  • 镜心劫第六章在线阅读

    瑛姑本来一肚子话,此时却被看得不知说什么好,注意到墙边的三个冰盆,她说道:“夫人,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会惹我家小姐生气就不要说”,夏木笑着道,“您也知道,我家小姐还未好全。”薛莘没说话。瑛姑叹口气,夫人如此不懂大人喜恶,难怪大人对她有些冷漠!现在她们对自己很是不喜,这些话还是以后再说吧。“都

  • 偷情进行时第10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秦天悠悠的从睡梦中醒来,这才发现自己是睡在顾铭的床上,在看一眼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了。“这家伙,去上班也不叫我一声,要是遇到他爸妈岂不是很尴尬?”秦天起床整理了一下,就准备洗漱。当他推开卫生间的门的时候,一个睡在淋浴房的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顾铭?都这个点了,居然没去上班?”秦天从身上

  • 三国之争霸魏蜀吴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写挽择倾一一一尽字帘城一决幽终生别梦老,,,,因言许遇你一一一无梦世人期长倾白眠城首。。。。林枫靠在黑色真皮沙发上手上拿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喝着,地上一堆瓶子脚边一堆烟头随意的散乱着。一股刺鼻的烟味触碰着他的神经。毅然的将编辑的短信删除。林枫不抽烟不喝酒是出了名的好孩子可此刻却借酒消愁愁更愁。脏乱

  • 请叫我淡定的姐姐第8章在线阅读

    变异鼠发飙与我何干,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一切都可以利用。王逸看着将怒火撒在丧尸身上的变异鼠,露出一丝冷笑:尽情的发泄吧,等会想要再发泄可就没有这个命了。此刻,他就如同混在丧尸群中的杀手,随时准备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不动则已,一动必要其性命!由于现在是变异鼠充满怒火的时候,王逸可没打算就这么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