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蔡碧的万界历险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肥宅大大 来源:纵横中文网

周桐出现在司空府的后门,在小李子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径直去了沉香阁。后堂沉香阁是大小姐的闺阁二小姐的住所,小李子的身份不能进入。眼瞅着公子进去,小李子急也没用,只能眼巴巴的守在后堂门口。周桐看到院内无人,“怎么不见秋雨、冬雪两个丫头,小妹不知道在不在。”

周桐蹑手蹑脚走到一处房门前,敲门三下。过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开门,看到周桐立刻行礼,“奴婢见过公子,小姐,公子来看你了。”“冬雪,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用每次见面都要行礼,一天行一次礼就好了。小妹,你看给你带了什么?”一个垂髫稚童从屋内款款走来,却被周桐一把抓住举在空中。“哥哥,有什么好东西?”周蔷原本很淑女的样子,突然被周桐举在空中,雕塑有型的脸蛋顿时粉扑扑的。将周蔷小心落地,从怀里拿出油布,周蔷打开一看,发出一声惊呼,里面裹着报国寺前买来的毛记绿豆冰糕。小手轻轻的拿出一块放入口中,一脸幸福的模样。

“还有先秦的善本《诗经》,可惜不是孤本。这个可是从相国寺的地摊淘来的,摊主不识货被哥拣了漏。”周桐变戏法一般从怀中拿出一本书,上面古香古色两个个篆字《诗经》。周蔷听到之后,将绿豆糕全部塞到丫鬟冬雪的手中,“你和秋雨分着吃吧,”说完抢过古书立即翻看,不由着读出声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小妹啊,你才十岁,哪里懂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本书过几年再看。”周桐看到妹妹将绿豆糕给了丫鬟,心疼不已,早知如此先偷吃几块。

周蔷只顾着低头看书,那里还理会周桐的存在。无语,在冬雪怜悯的目光中周桐很受伤害的走出沉香阁。

离开沉香阁又去了浣衣房,“金香,木沉,水笙,火月,土芝,你们谁在?”一名女子闻声放下捶洗衣服的木槌,走出门看到周桐,行礼回道:“奴婢水笙见过公子。”周桐拿出一块油布,和刚才给周蔷的一模一样。“带给你们五个丫头的,每人一块,你分发下去。”说完便走。“多谢公子。”水笙目送公子离开,打开包裹,看到五块绿豆糕整整齐齐,轻轻拿出一块放入口中,把剩余的重新包好。

“公子,你不要乱跑了,柳管家说了老爷和丞相大人在中堂喝茶。”小李子看到公子终于出现了,急忙道。

“好吧,也该见一见师父了。”周桐整了整衣襟,向中堂走去,小李子紧随其后。

“乖徒弟,你终于想师父了?”随着声音由远及近,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突然出现在周桐的面前。一身道袍上有五六处污点,邋遢至极。

“不是说见你,是另外一个师父,鬼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叮嘱过多少次了,衣服是一个人的面子,一会把脏道袍脱了送到浣衣房去,自然有人清洗干净。你这个样子,要是传出去你是我师父又被人看到,丢死人了。你应该有换洗的道袍吧?”周桐看了看道士,从头到脚看了两遍,继续说道:“瞧你也不像有换洗的道袍,小李子,一会去买一件新道袍,如果相国寺买不到,城东有一家道观,我一会让柳管家给你安排马车。”周桐没好气的说道,又掏出银子给小李子。后者拿好银子,回道:“不用马车,俺的腿脚快。”

“呀,你这小子,又找了一个师父?贫道告诉过你,为师乃是江湖鼎鼎大名的野驴仙人,你竟然敢去找别人当你的师父?快带我去,我要和他比试一下,敢抢贫道的徒弟,简直是飞蛾扑火活腻歪了。”邋遢道士显然对周桐还有一个师父的事情耿耿于怀。

“野驴仙人?你就那几下子敢称仙人?你和任师比试?这是你说的啊,他可不会武功,你不会想拉着一个老头打架吧?比春秋经义诸子韬略,十个你也比不上人家一个脚指头。嘿嘿,你这几年跑哪里去了,本公子命苦啊,两个师父,一个三年不管不问,一个留下口诀消失了好几年,还敢自称是本公子的师父?”

野驴道人起先义愤填膺,大有不打一架不罢休的架势,后来听到是周桐的文师父,有点悻悻,再后来听到徒弟诉苦的话,更是惭愧不已,倘若此刻地上有道裂缝,恨不得马上跳进去消失。

“你小子练到什么地步了?第一层境界有没有圆满?”老道搓着手心虚的问道。

“第一层?”周桐不屑的看着道士。

“难道第一层也没有圆满?这个不怪你,为师没有尽到责任。不会啊,你小子相貌清秀根骨奇佳,难得的练武胚子,怎么会连第一层都过不了?一定是方法不对,你给为师说说你怎么修炼的?”老道一边自哀自怨,一边拉住周桐的手,准备探查周桐体内的情况。

周桐一脸鄙夷的看着道士。

说起来,野驴道士还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便宜师父。四年前,司空府附近突然出现了一个道士。这个道士邋邋遢遢,一脸的灰尘垢面,一身道袍更是污渍不堪。周桐心善,给了老道五两银子。要知道这五两银子可是五个月的月钱,周桐攒了好久才攒了这么多。世家公子,十二岁起按月就有零花用度。老道拿着周桐给的五两银子,买了酒肉,几天花光周桐几个月的储蓄。周桐心疼不已,看到老道拿了银子买了酒肉,从府中偷偷拿出酒肉给老道。一来二去的逐渐熟络,老道自称野驴仙人,不管周桐同意不同意,霸王硬上弓强行收了周桐这个徒弟,传授了周桐七层心法,告知是《玄妙决》,练到最深层次可以上天遁地。周桐对老道的话深信不疑,将七层心法牢记在心。

第一层曰:淬炼筋骨,拓宽脉络。气在丹田,神龙在身。第二层曰:气随心意,如猿使臂。丹田若溪,游龙戏凤。第三层曰:丹田若海,心如满月。一口浊气,绵延不绝...

配合老道传授的心法,如今堪堪练到第三层圆满。据老道讲,第一层修炼完成即可从后天转入先天境界。世间的武者大多停留在后天的境界,很少有人从后天转入先天境界,除非有绝世的秘笈心法或者名师奇遇。周桐自从练习老道的心法之后,明显感觉到身体变化,现在无论多重的兵器,在手中也是举重若轻。至于军中的强弓,周桐更是轻易拉个满弓。偶尔小试牛刀,引来别人惊异的目光。周桐明白了野驴道士也许真的是野驴仙人,自从修炼之后也越来越怪,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经络没有问题,丹田充盈。”老道自言自语说完,才反应过来,惊呼道:“你小子练到第三层?”说完仿佛捡到宝了,只是傻呵呵的笑着看着周桐。

周桐浑身的鸡皮疙瘩。

“徒弟天生愚笨,四年时间才堪堪练到第三层。”

老道翻着白眼,徒弟人善心好,就是太天真无邪,说起话来简直气死人不偿命。当年老道的师父为了徒弟,那可是煞费苦心。天山的雪莲,南海的蛟珠,无数的天材地宝,他用了十年时间突破到第三层,老道的师父夸他:“天资过人,世所罕见。”如果师父地下有灵,听到他的徒孙这样说话,棺材板怕都快按不住了。人比人,气死人。有时候气死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执念。野驴道士这些年游历四方,看多了世间百态,心态总归不比寻常之人。即便这样,想起师父评价自己的“天资过人”,也不免面红耳赤。

周桐惊奇地望着自己的便宜师父,四年不见,老道的脸皮怎么也来越薄了?

老道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给周桐说了一句话,“贫道刚想起来,忘记带礼物了。徒儿啊,你比贫道师父的徒弟强多了。”留下一脸愕然的周桐,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无语。

来就来嘛,带什么礼物?何况周桐也从来没有指望从野驴道士这里拿到什么好东西,一想到便宜师父的邋遢道袍,后背无形中出了一身冷汗。走就走吧,就当便宜师父没有来过,中堂还有一位师父等着见呢。

什么叫我比你师父的徒弟强多了?你师父的徒弟不就是你这个邋遢道士我的师父嘛!

剑气!

周桐经过东方木的时候,感觉有剑气。果然不愧是金陵第一剑客,浑身散发着剑气。

东方木看到周桐的时候微微颔首,仅看衣着就知道这个少年应该是府中的公子,结合恩公的话语,这一位想必是恩公的关门弟子。如果不是任齐丘的徒弟,任齐丘又恰好救了他的命,仅凭司空嫡出公子的身份,还不至于让东方木颔首行礼。

周桐并未说话,冲着东方木作揖,步入中堂,看到父亲和老师都落座黄花梨大背椅上,正正衣襟,先对父亲行了顿首大礼,然后对着老师行了稽首大礼,一本正经道:“孩儿见过父亲,老师有礼。”

“起来吧,”任齐丘老怀欣慰的看着周桐,几年时间不见,这个弟子长高了,又帅气了。

周桐起身侍立在任齐丘身边。

古人尊师重道,天地君亲师。

“《人谋论》”看明白了?老丞相问道。

“回老师话,《人谋论》博大精深,天时篇地利篇尚需要磨砺才能完全明白,勇气、道德两篇徒弟已经明白,国富篇乃是治国经典,御下篇、阴谋篇略有疑问,诛心和民意篇大体明白十之八九。”

《人谋论》相传是鬼谷子留下的绝世谋略,春秋战国时期,商鞅、苏秦、孙膑、庞涓都是出自鬼谷子门下。这本《人谋论》失传近六百年,没想到竟落在任齐丘手里。

“御下和阴谋两篇有何疑问,不妨说来听听,为师或许能解惑一二。”任齐丘听周桐说完,依然明白这个徒弟的成就恐怕会在韩尨之上。

“明君之心,如明鉴,如澄泉,圆明于中,形物于外。则使贤任能,不失其时。废兴之道,在人主之心,得贤之用,在于人殷国富作,兵强地广也。”周桐说完,垂首恭立,等待老师解惑。

“这一句是说作为上位者,应该懂得使贤任能,明白手下的能力量才使用。只有这样事情才可以顺利。对于君主来说,有了能干的手下,自然国富民强,军队强悍,才能疆域扩展”,说到这里才明白徒弟的用心,这个小家伙那里是不懂让为师解惑,分明就是一条钻到肚里的蛔虫,开导自己来的。当今皇帝圣明,有意开疆扩土,这是好事,只是国家根基不足以支撑发动灭国之战。要想灭吴越,就必须有抗衡西楚、南粤、西魏和齐其余四国的实力。还有西蜀如果也掺乎进来,就要同时面对其他六国,国力不够啊!可惜这些话不能给徒弟明说,以后他会领悟到这些。身居高位,想到的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高屋建瓴,放眼天下。

看到老师陷入思考,周桐心里开心了很多。老师应该已经明白自己的用心。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万一老师玩火自焚,天子震怒,后果堪虞啊。

“看来《人谋论》你已经掌握,这些都是理论,具体还要结合实践才能用应用熟练。譬如能吏,能做事而德行欠缺,贪污腐化;譬如清吏,虽然廉洁奉公,做事欠缺。前者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后者可以整肃官场风气。两者的使用就要量人而行,不可因噎废食。”任齐丘说完,又拿出一本书交给周桐。“这本《兵事辑要》是基础的军事知识,你看看吧。”

周桐接过书,知道这位老师又要当甩手掌柜了。

司空本来要留丞相在府中用膳,老丞相笑着说:“今日进府,明日传了出去,市井之徒免不了聒噪一番,朝中御史的眼睛可都盯着呢,少不得弹劾一番,若再按一个结党营私的罪名,恐怕老夫和司空大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老丞相笑着说。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嘴长在别人身上,由他们说去吧。当今皇帝是明君,不会在意这些。丞相是犬子的老师,难道就不能让鄙府设宴款待恩师?天地君亲师,就在圣上那里也是说得通的。”周宗挽留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夫如今看似风光,其实危如累卵,不给司空添麻烦了。”任齐丘和来时一样,在东方木的护卫下,乘坐着四人小轿晃晃悠悠打道回府。

待轿子走远,周宗对身后的儿子问道:“你都知道了?”

“不敢隐瞒父亲,听小李子说老师过府,已经猜了七八分。”周桐恭敬的答道。

“七八分?说来听听。”周宗略感意外。

“当今大汉国富民强,圣上春秋鼎盛,有意开疆拓土。只是师父无意开拓,或者开拓的时机未到,所以极力反对。师父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才想在皇帝决断之前改变圣意。”

周宗停下脚步,望着身后的儿子。这么聪明,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你觉得时机到没到?”

“谋国者,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如今大汉政通人和,占尽人和。地利者,南闽多山,交通不便。当在南闽制造海船,沿海上溯,着两处登陆进击吴越,吴越必定想象不到从而手忙脚乱。一方面陆地上沿苏州、建州方面上下夹击,吴越三个月可破。我朝吞闽以来并未将闽国消化殆尽。吴越多水,舟甲天下。闽国有海船克之。天时者,当以渗透为主,摸清吴越情况,实施反间计以及对吴越将军实施暗杀行动,等候天降时机。时机成熟,一鼓作气。待消息传出,大局已定。其它几国断不可因吴越亡国而兴兵讨伐,也就不会出现五国围攻大汉的困境。只是满足这些条件,至少需要五年时间。皇帝心急,等不了这么久。”周桐说出自己的看法。

司空大人目瞪口呆,这番话明显超越了年龄的成熟,好像从来不认识面前的儿子一般。

“父亲,怎么了?”周桐刚才还在经天纬地,转眼之间一脸的天真无邪。

“大皇子昨日下了帖子,今日在秋兰小筑设宴,谈史论经曲水流觞。应该会有不少淑媛参与,你年纪不小了,看看能不能遇见中意的姑娘。”周宗说完,才感觉这些年对儿子了解太少了。

大汉王朝法定婚姻年龄为男子十六岁,女子十四岁即可。世家子弟会晚一些,秉承着先秦先学业再成家的理念,男子五岁启蒙,八岁进私塾,十二岁进少学,十四岁进太学,学成之后十七岁。太学结业之后还有进一步去水镜书院、稷下学宫等私立的学院深造,结婚年龄自然晚了。寻常百姓人家男子十四岁就要考虑婚姻大事。

周桐对谈史论经没啥兴趣,早在十一岁的时候,四书五经已经烂熟于心。不过,出去见识一下也好,遂欣然同意。

周桐忽然想起刘倩,不知道这位胆大包天的公主会不会去?这个念头刚起,周桐就自责道,今日是怎么了,平白无故想起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做什么?

周府花园内,一株移植于西魏的牡丹花悄然结出一个花苞。

花期可待。

延伸阅读

泼妇是怎样炼成的之发财了!(求评求花求一切)  http://www.lengyu520.cn/p22d.shtml
接下来是首杀成就奖励。张韩打开成就窗口,首杀成就的奖励和一般成就奖励不太一样,除了基

侯门美人谋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sy0x.shtml
“小何?快,过来坐这。”陈德齐见人带进来了,连忙拍了拍旁边的椅子,示意何一间过去。何

异界之王者为尊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ptx3.shtml
第007章-求婚进行时(4)其实君子扉更想搂的是腰。可想到景超下午才拒绝过他第二次,

人设总是画风清奇[综武侠]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lengyu520.cn/gbq0.shtml
留下了禁军和工匠操练,朱由检回到了长安城。今晚李二的设宴,不仅宴请了朝内的百官,而且

飘渺域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lengyu520.cn/yauk.shtml
就在这即将酿成血案的关健时刻,突然从街上又跑来了两个大汉,身后还跟着七、八个混混,大

我是史蒂夫之眼睛的更换(3)  http://www.lengyu520.cn/a103.shtml
三人来到厅里,李畅说:“爸,你举起一张报纸,站在那儿。对,别太远,先从两米开始,报纸

离婚前上了结婚节目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lengyu520.cn/pxhc.shtml
当那个名字从暮枭口中缓缓道出时,凄凉的月光淹没了两者的灵魂,世界在那漫长的对视之中,

奔跑吧兄弟之崛起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d5jv.shtml
在银行办好转账,文朗的卡里正好多出三十万。中年男人笑着拿出一张名片来,说道:“兄弟,

迎春是天命之子[红楼]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lengyu520.cn/dp9h.shtml
“应该就跟平时种菜一样吧?”李力狐疑了下,他也不敢随便下重注。要知道,这一枚种子可就

九回时光再送一个明星假老婆  http://www.lengyu520.cn/nlpo.shtml
“铃铃铃...”昏睡中的陈飞扬被一阵手机声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从裤子里掏出了一个老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老祖是徐福之第十章:星海坊主(10)

    自养了一只鸟,好吃好喝供着,这只鸟也越来越容光焕发、鲜嫩肥美。“二丫呀。”凤凛摸摸这鸟的脑袋瓜,“汝为何愈加肥美了。”【系统:………】如此感慨一番,凤凛又叹了口气,“不过即使妾身有时耽搁不在,你也如此精神。”“是不是也有人照顾你呢?”【凤俨好感度加+5】泗的。凤凛心中顿时猥琐一笑,她当然是在攻略了。

  • 三国:开局融合了楚霸王之高城沙耶的恐惧(五更)

    学园默示录这部番,还是张子煜初中时候看的,所以张子煜说很久以前便开始关注毒岛冴子也没有错。不过毒岛冴子可不知道这种事情,反而认为张子煜是一个喜欢自己,却因为知道了她内心中的黑暗,而不敢接近自己的人。想到这里毒岛冴子瞬间攥紧了手中的木剑,这种被戳破内心的慌乱,毒岛冴子还是在知晓自己内心黑暗时才感受到过

  • 网游王者第4章在线阅读

    一口气跑到教学楼外。“应该够远了吧!”苏子晨靠在墙上。二十分钟后。。。。。。“不知道那笨蛋走了没有。”苏子晨还在原地往来路眺望。“马上下课,也管不了那么多!”硬着头皮苏子晨往回走。一下课所有学生都出来了,看到她在这岂不死的更快。“叩~叩~叩”医务室门外苏子晨小心翼翼敲门。“进来吧!”里面发出一个低沉

  • 晨夕之恋寝室

    开学第一天,除了发书发校服还有乱码七糟的的一些东西,老师又交代交代学校的一些准则,基本也就没啥事了。“好了,很高兴今天和大家的见面,明天咱么就开始军训了,大家记得多带些水和防嗮霜,做好保护,如果有不能参加军训的同学,出示病例就行,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放学!”班主任说完放学,班级里一阵喧闹后,该干什么

  • 从屌丝富二代到世界首富之哪个萧总

    刚刚靠岸,华宁就听到锦瑜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暗叫不好。“你们这荒岛不会有什么野兽吧?我们锦瑜可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们节目组吃不了兜着走!”华宁冲着《荒野生存》的节目组众人就骂了一通。“华小姐,你也别激动,我们觉得有萧总在,锦瑜小姐应该没什么危险。”“萧总?哪个萧总?”华宁一脸懵,这

  • 星晨白云在线阅读接引之门

    却说异界之中亘古蛮荒,有千里无垠大漠,有莽莽榛榛密林,又有高山断崖,飞泉瀑布,长江大河。但见远山之间一处数座石塔高高耸立,将一间庙宇围在中间,甚是古拙。那一日,狂风呼啸,怒雾滔天,惊涛拍岸,地动山摇;凶禽怪兽,竞相奔走;天地变色,雷电滚滚,似一片末日景象。突兀的,漫天黑云之中,龙鳞滚动,利爪森森,所

  • 核尊第7章在线阅读

    众人听着小灵的悲切的嘶吼,李琦眼眶湿润,奇怪,我怎么好想……”“想哭是吧。”李瑾年说着还吸了吸鼻子,“哎,年纪大了,被风吹的迷住眼了。”董锦夕的长发随着风飘散着,听到他们的对话微微侧头淡淡的说,“想看看吗?她经历的。”李琦在刚刚好像看见一个悲伤的小仙女一样,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声,“好。”随后看着锦夕缓

  • 黑域之契约陆氏太子爷夜会情人

    许暖极力克制着自己极力想要伸手抱住他的双手,颤颤悠悠对上他的眼。是陆岂年没有错。那个上辈子曾在她最落魄最无助时向她伸出手的男人,那个曾经为了救她牺牲自己半条命的男人。陆岂年曾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可当时的她却因为被方喻城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而忽略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情。一直到自己死,才彻底的恍悟。原来

  • 偷偷馋他在线阅读首次聚会

    唐辰和安蒂的反映,让几人都有些茫然,不知梗在哪里有什么好笑的,甚至不知道为啥原先好好的纠纷,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曲筱潇无语的看着唐辰:“你是说真的?”姚斌:“我有点蒙。”2202的三个女孩,也是一阵愕然,这事儿除了安蒂没人能懂。懂不懂蒙不蒙无所谓,唐辰看着他们的样子,直接问道:“请你们吃东西,吃不吃

  • 三国之运气好到爆在线阅读第8章

    走廊上响起了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不算急,不算缓。门开了,一只手臂露了出来,开了门后,又缩了回去,然后里面响起脚步声。穿着短裙白衬衫职装的女子踏着高跟鞋跟了进去。进门后,女子用脚把门合上,门关上后,门内和门外同样寂静。一个年轻男子正伏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一些文件。女子背靠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