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管众神生包子那些事儿扬州作客

作者:介个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灿烂笑容刺瞎眼的宋霁默默转开眼,之前信中他就大概了解到薛子安有个放在心尖上的男人,没想到能提得这么嚣张,也不愧为厚脸皮。

应下薛子安要求的宋霁松了口气,虽然他华没说满,但这位名义上的大师兄医术他还是信得过,就算不能完全治好,只要能缓解些症状便也够了。

只是这样一来就必须得去京城了……宋霁在心底叹一声,合着是怎么着都躲不了的,近日来的辗转纠结霎时都有了着落,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了必须去的理由,他心中竟无端地生出些喜意。

刚要离开药铺,后头跟着的暗卫便跃到他身边。

“公子,主人现在已经去了淮王殿下那处。”暗卫低声道。

宋霁回头看了眼薛子安,后者耸耸肩,“我无所谓,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让你治病去又不是让你挨刀子去……宋霁叹口气,一天听官府和江湖两头互相对骂正是够让人头大了。

甚至他有些担心,要是薛子安见淮王礼数不周被降了罪,拖累了秦既明可怎么办。

暗卫在一旁又道,“二位是要现在过去?”

宋霁见他面露难色便道,“怎么了?不能过去?”

暗卫摇头,“属下这就去备马车。”

秦承兴自从五岁的冬天被嬷嬷扔到荷花池以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所幸的是,秦承兴以双_腿为代价捡回了一条命,并被排除在了皇位争夺者之列,得以安然地度过之后的数年人生。

圣上念他身体抱恙,不及二十便封淮王,封地不大,却在富庶的江南水乡,也免得他为治理操劳伤神。

秦承兴尤为喜欢扬州的蟹粉狮子头,便就近将王府建在了当地,远眺瘦西湖,近赏扶风柳,过着与世无争的恬淡日子。

秦既明来扬州之前与兄长通过信,前脚刚到扬州城,后脚淮王府便收到了消息。

秦承兴搬出京城十几载,收到的赏赐与手信不少,但亲自上门来拜访的实属不多,下人不敢怠慢这位难得的稀客,躬身请入,奉上茶,得了主子的点头才悄声退出屋外。

茶色清澈,唇齿留香,是上好的龙井茶,足见待客的用心了。

秦既明先前在信中已写明来意,现下刚想说明,却听秦承兴先开了口。

“要说扬州,不得不提到早茶,”秦承兴微微一笑,“若三弟有空,明早与兄长一同吃早茶如何?”

秦既明虽不太明白,但也跟着笑,“看来兄长在扬州过得很是舒心,臣弟也能放下些心。”

“夏天倒是无妨,”秦承兴叹口气,“可到了冬日,这双_腿就开始疼,要不用暖炉捂着能疼上一整夜都睡不着。”

“兄长应该知道,臣弟出宫的这阵子师父一直在照顾臣弟。”

“知道,”秦承兴笑了,“你三句话不离你那师父,什么时候带来给兄长瞧瞧?”

“他跟臣弟一同来的扬州,”秦既明道,“师父是个厉害的郎中,可以让他给兄长瞧瞧。”

秦承兴乐了,“他是个郎中,你是他徒儿怎的不是了?不如你来给兄长瞧瞧?”

秦既明挠了挠头,“罢了罢了,我医术不精,被师父打了多少次了。”

说到这儿,二人相视一笑,秦承兴道,“不如明早将你那师父也带来,一同去吃早茶如何?”

秦既明笑着,听秦承兴又道,“这早茶呢,可讲究了,既是早茶,那么这茶便是有讲究的,不同于寻常的茶。”

秦既明乐呵呵点头,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二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就早茶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火朝天。

正在这时,屋门被敲响了,只见下人引着宋霁和薛子安进了屋。

秦既明见到宋霁身后跟着的人一愣,“……师父?你怎的来了?”

宋霁视而不见,给他们二人恭敬地行了个礼,“草民宋霁见过淮王殿下,三殿下。”

薛子安跟在他身后,估计不大情愿,但还是跟着行了礼。

宋霁松了口气,介绍道,“这位是草民的大师兄,姓薛,较为精通冻伤的医治,可以为淮王殿下瞧瞧。”

“宋大夫有心了。”秦承兴微微一笑,“来人,带薛大夫下去好好安顿。”

“王爷多奖了。”宋霁推辞道,见薛子安被请下去了,才彻底放了心,要这搁这儿一会儿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事情就麻烦大了。

宋霁被安排在秦既明旁边,听秦承兴接着讲扬州的早茶。

也不知是不是太久没人来了,秦承兴话头一开就止不住,讲完早茶又讲起了扬州三头,讲完了吃的讲风景,连秦既明的意见都没问,便直接定下了游瘦西湖吃淮扬菜的行程。

宋霁到王府的时候申时刚过,硬生生听秦承兴说到了日落山头该用晚膳的时候才停了话头。

“王爷,”有下人敲门进屋,是做暗卫打扮的黑衣男人,“可以了。”

秦承兴长舒一口气,喝了口放凉的茶,对面前的二人摇摇头,“被秦承平耽误了好些时辰,二位留下来用晚膳吧。”

秦既明皱眉,“方才一直有秦承平的人监视?”

“大概从半年前开始,每天时不时会有人来探墙角,”秦承兴道,“我想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才并未打草惊蛇,如此看来是与你有关。”

秦既明点头,“应该是他担心我们二人联手。”

秦承兴放下茶盏看着他,“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我需要兄长的力量,”秦既明直白道,“我不想沦为秦承平或者秦承远的棋子。”

秦承兴摇头,“只是不沦为棋子?如此的觉悟恕兄长不能帮你,帝王之道,非常人能及,须有极其坚强的心性与耐性。”

宋霁在心底叹口气,说到底还是在宫外长大的孩子,本该刀尖舔血过来的日子活得□□逸,才会缺少皇族骨子里的阴冷与狠毒。

与其人,少了戾气自然是好的,但他是皇子,终究还是拖累。

“臣弟并非这个意思,”秦既明说的话字字掷地有声,打断了宋霁的思绪,“登上高位有太多的无奈与心酸,许多事不能任性而行,所以臣弟并不想要那个位子。”

秦既明自己心里有数,一来他自己知道没那个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儿,二来,皇上也不是什么好差,受后人评价,一不小心一个嗜好能让后人叨叨许久。所以他打从开始就算好了,要推旁人上_位。

但这样的风险将会很大,他必须得*一*,这秦承兴不是忘恩负义的多疑之徒,免得刚一上_位转头便要杀人。

宋霁闻言一惊,转过头看着他,刚成年的男人面上还未褪去青涩,棱角却已然刚硬了起来,仿佛刚离巢的鸟儿,虽生活地磕磕巴巴,却依旧坚持着飞翔。

秦承兴的眼底也浮了些惊异之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既明沉声缓缓道,“恕臣弟不敬,臣弟总觉得兄长并非不想回宫。”

外界都传言淮王殿下偏安一隅,疏于朝堂,这是连宋霁都知道一些的,可此言一出,宋霁见对面秦承兴一向和善的脸上浮上些意味不明的神色。

太危险了。

宋霁的心沉了沉。

“从何得出?”

“若是真的不想回宫,秦承平的眼线兄长便没必要留他了,早解决早干净,不是吗?”

秦承兴脸上的笑没了,一双眼打量着秦既明,秦既明的面容并未为他消失的笑意所变动,依旧一成不变地坚持着自己方才说的话。

宋霁的心沉到了底,这是猜中了的,外头传言秦承兴有多不想回宫,秦承兴就花了多大的功夫遮掩这件事,若秦既明一语中的,难保秦承兴不会动手。

既然秦承兴有偏安一隅十几年不露声色的实力,宋霁相信他有本事做到杀人于无形。

屋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窗外的蝉鸣显得格外聒噪,一声声拨乱他焦灼的内心。

延伸阅读

洪荒玉鼎逍遥游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61260.cn/6fem.shtml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生日。就不会收到令人恐惧的生日礼物。】九岁生日当天,杜

混球宠妻进化史来当美食up主吧!(大修)  http://www.61260.cn/xkin.shtml
谢白栈一愣,暮移已拉过他的手。她微微低头,冰凉湿濡的舌尖擦过他青筋微起的手背。没等他

时间元素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61260.cn/b3qr.shtml
洛辰笑到:“把雷电晶取出来吧,这次搞了俩个大的!哎呦!”洛辰不禁捂住自己的伤口,随即

[茶药]重生沏茶师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61260.cn/b2s3.shtml
木叶的大街上。“好了,红豆,伊鲁卡,回去了,我不是病人。”天元看着身后的两个小尾巴说

浪妻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61260.cn/u88d.shtml
第四章“今天两瓶挂完,你的药水就没了,回去之后要注意饮食作息,好好休息,不要熬夜不要

魂武之血狱修罗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61260.cn/d0ca.shtml
苍茫的月色是我的爱,大半夜的凉风吹起来!原本安静躺着如死人般的苏旦已猛然睁眼坐起。喘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61260.cn/n1nx.shtml
第5章阿布看到IG的这一手呡了呡嘴唇,随后才道:“明凯,你要用什么打野?”“我拿酒桶

穿成替身文的炮灰男配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61260.cn/xpru.shtml
“居然是米莉亚!!!”虽然想到了会是和月之神有关的任务,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与这样的传

少年江湖行大漠卷在线阅读就算是长得好看,也不能被原谅!  http://www.61260.cn/u40w.shtml
姜以茉揉了揉眼睛,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那个男人挺直的背影,不过王可可的脸部表情挺好的,

从娘化时王世界开始的旅程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61260.cn/j85.shtml
第二天,高三正式开学。青晨定了闹钟,昨晚就睡了3个多小时,现在困的不行。青晨穿着临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球明星之一个不能放过齐雯的家世

    我的手术,一直折腾到了晚上九点多。我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了,并且包上了一层厚厚的绷带,医生给我介绍了一**意事项,紧接着,我又开始输液,打着消炎针。我挂上吊瓶之后,齐雯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我歉意的对她笑了笑:“对不起啊,第一天叫你出来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你没事就好!”齐雯露出了一个很暖

  • 异界之王者为尊第四章

    第004章-求婚进行时(1)精神饱满地与贺昶交流了一番后,结果自然是让人满意的。贺昶看过景超的作品,虽然都是出场不到三集的小角色,但从短短几分钟的片段中就能看出,这个孩子是可造之材。加之这次的“偶遇”,景超待人接物的态度也让贺昶的好感度直线上升。拿了名片,约定了试镜时间,景超便喜滋滋地打算回寝室。只

  • 逼不得已在线阅读第四章

    好友死了?身周一滩血,肢体没有一点点动静。真的死了!凶手是谁?双手沾满血的千夜?“混账,大逆不道,你居然做出这种事”轰。突如其来的咆哮。突如其来的巨影砸在千夜面前。白色长发似魔鬼爪牙凌乱飘舞,巨大阴影笼罩了千夜瘦小身躯。恐怖气势辗压着千夜。“被误会了……”身体瞬间僵硬。在恐怖气势下,嘴唇想动,却动不

  • 魔王在线阅读第二章

    “原来是这样啊。”一群人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他这么点大一个孩子却遇到了这样的厄运。“那你除了你师父,还有父母,有亲人吗?”文琪凑近,想要将秦钊揽入怀中,可后者脸色一变下意识躲避,让她扑了个空后,气氛有些尴尬。“父母?早死了。”秦钊心里,突然回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还年轻时的种种场景,不禁感叹岁月不饶人。

  • 星御传说在线阅读第四章

    “凡塞尔学院?那是什么东西?”李永浩拿起了那份录取通知书,书上用烫金写着英文的“凡塞尔”这三个字,下面还有为了以防他看不懂又用中文又写了一遍。“切,那家伙当我高中是白上的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下面的那行中文是谁写的。李永浩抱着气愤的心态打开了这份录取通知书,而刚打开书的那一刻,一张纸从书的夹层中掉了

  • [综漫]每天起床第三章

    出了郡府还没到一个时辰张月亮就后悔了。这什么破土路啊,三步一个坑五步一个包,差点没把她的儿子给提前颠儿出来。要知道她儿子现在可是八个月了,七活八不活呀,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听着也犯膈应不是,她怎么也得让孩子在她肚子里挺到九个月吧。为了这个信念,张月亮忍着肚子时不时的抽痛,下了马车,跟在车边徒步行

  • 光明天尊第二章

    果然如记忆中的一样,苏伈瞳的小院,很落魄,唯有的空地杂草重生,而房子里面却到处都是灰尘,像是许久没有人打理一样,瞳讨厌肮脏,进去便走了出来,正巧碰见两个路过的丫鬟,走着还在调笑,看见苏伈瞳的时候,眼里面是不屑与厌恶,其中穿着白色衣裙的丫鬟以为还只是平常的苏伈瞳,便拉着同伴向苏伈瞳走来,双臂环胸,高傲

  • 星河传承在线阅读第二章

    在场的****全部傻住了,周哥狼狈地坐起来,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的,你他妈谁啊?”其他人打了个激灵,随即数落了两句,但忌惮着面前的男人似乎大有来头,都不敢上前推搡。沈锦旬没把他们当回事,径直把那幅新买的挂画收下来,指尖碰了碰画纸,慢条斯理地拂掉了上面似有似无的灰尘。平静得好像和刚才把人过肩摔的是两

  • 吃鸡,从捡低保开始之第八章 模拟考试(6)

    中午和晚上欧阳战和以前一样该上学上学,该上培训课上培训课。第二天便是模拟考试,欧阳战被奉陪到03的教室参加模拟考,早上是考语文和英语,考前有关书籍都要上交到讲台上,随后众人都纷纷将东西交到讲台上,监考人员是两个中年老师,可悲的两个都是男老师,欧阳战由于平时就成绩不错,所以也不用担心模拟考,随后两个监

  • 向往的生活之传奇咸鱼第四章

    左右看不清方向,忍着脚痛小跑了几步,苏音才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溶洞,洞口漆黑潮湿深不见底,有种未知的危险,她猜玄雍就是进那里面去了,所以并不犹豫的,苏音也摸索着朝里走去。“喂……大黑龙,你还在吗?”走了一阵仍没看到玄雍,苏音的心开始有点七上八下的了。正焦急的时候,脚下不知踩到什么,突然一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