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论术士伪装魔术师的可行性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璃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太后看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乔叠锦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又稍微问了几句就让皇后回去了,等皇后没了人影之后,太后拿起茶盏,装模作样的咳了声,压低声音对着身后的一个老嬷嬷道:“贵妃走路的样子真好。”

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到,走的时候才发现乔叠锦走路身体几乎是不颤动的,头上的步摇动都没动一下,这里面的门道太后看不出来,只是觉得贵妃走路真有气势,比皇后还有架势。

身后的老嬷嬷眼皮子不动,以同样的声音回到:“贵妃的姑母曾经是孝真皇后身边的首席女官。”

孝真皇后是□□皇帝,也就是开国皇帝的原配。

太后抖了一下子,孝真皇后的大名她还是知道的。老嬷嬷看了一眼垂首听候吩咐的宫女,咳了一声,示意她们离的远一点,她觉得还是给太后科普下,免得太后哪天心血来潮又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一般的嫔妃也就罢了,这位贵妃实在不适合得罪。

等宫女退下,太后好奇的看了眼老嬷嬷,这个老嬷嬷性容,是皇上前段日子特地送给太后的,就是指望着在关键时候提醒下太后,那些怂恿着太后封妃的人都被皇帝送到了慎刑司了,太后原先还不愿意但是容嬷嬷确实有一手,太后很快便依赖上了这位容嬷嬷。

容嬷嬷:“太后应该知道□□皇上贡献京城的时候,前朝的哀帝带着皇宫里大半的嫔妃和宫人以及一些官员自焚?”能做出这些事来,就能想到哀帝是个怎么扭曲的存在了。

太后点了点头,见容嬷嬷开始科普,太后双目炯炯的看着容嬷嬷。

容嬷嬷好像没看到太后这么不符合身份的举动一样,接着道:“□□建立大雍之后,发现大半个皇宫残缺之外,宫人也严重缺乏。”

太后接着点头。

“宫人可以再找,但是宫规以及礼仪不可轻视。”□□本来就是种地的,大字不识几个,登上皇位之后,礼仪就要学起来了,切不可失了□□上国的面子,“当时的官员也损失大半,大雍的律法也急于补全,在当时李阁老的建议下,皇上亲自派人去蜀中请当时乔家家主也是后来的礼部尚书出来重议礼仪。”无论如何,礼乐是不可废的。

“当时乔尚书的爱女被认命为孝真皇后的御前女官,协助孝真皇后管理后宫,定制宫规。”可以说,现在大雍用的礼乐就是乔家一手弄出来的,连后宫的一连串的宫规也不例外,尚仪宫出来的姑姑从来都是对乔家推崇备至,而容嬷嬷就是尚仪宫的,语气里难言感叹。

当时一个刚刚及屏的小姑娘硬是把一身土气的孝真皇后□□成了后来的雍容华贵,一条条的宫规把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

太后稍微瞪大了眼,她前段日子一直听乔家的事迹但是一直没有代入感,但是现在听到现在足够一本书厚的宫规全是乔家的姑娘制定出来的,不自觉的有点怵:“那贵妃是不是很在乎规矩?”

容嬷嬷默默的点了点头:“乔家的姑娘从来都是礼仪的模范。”不知道被多少贵女争先模仿,但是那种好看优雅宛若行云流水般的样子不是一般人能仿效的。

太后又想起刚刚乔叠锦刚刚端茶的样子,又小声加了句:“果然很好看。”也果然要远着点,这么一个范本在身边,礼仪不太合格的太后真觉得亚历山大,太后终于为刚刚的不自在找到了理由。

也深深的为自己一时的脑抽后悔,请了这么一个大尊轻易动不得的大佛回后宫是真心要不得。

太后刚抿了口茶准备接着找点事打发下时间,就听到外面慌慌张张的声音,太后眉头一皱,茶杯一放,嘴里喝道:“嚷嚷什么?!”看起来颇有气势。

一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进来,直接跪在跪上,慌张道:“贵妃娘娘晕倒了!”

“啊?”

“请太医!”

容嬷嬷一时顾不得了,直接吩咐,宫女这时候也是晕乎乎的,只听到命令,顾不得其他,忙站起啦就往外冲。

太后看向容嬷嬷,容嬷嬷也看着太后,慎重道:“贵妃绝对不能出事。”最起码绝对不能在含寿宫出事。

太后懿旨让乔叠锦进宫,这时候乔叠锦刚出了含寿宫就出了事,这能不让人多想吗?

太后从见容嬷嬷都是从容不迫的样子,第一次见她这么着急慌张,她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人,这时候也慌了:“快,太医!”

太后这时候想起了她还是一个普通妃子的时候,当时的昭仪娘娘被先帝活活打死的样子,只是以为先帝在昭仪娘娘那喝了一杯茶回去之后就不舒服,先帝怀疑是被昭仪娘娘下毒,审都没审直接打死了,当时血腥的样子在太后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现在她是太后了,虽然没人会打死她,但是她凭着直觉也知道如果真出了事,她也讨不了好,嘴里忍不住的对着嬷嬷道:“嬷嬷,茶所有人都喝了!”

乔贵妃唯一动的也就是茶了的,但是所有人都喝了,她也喝了!不也没事嘛?而且她没有理由要害贵妃啊!

容嬷嬷安抚的拍了拍太后的手,太后没有害人心,其他人就说不定了。

乔叠锦走了没多远就晕倒了,宫人也不敢乱动,就找了一个一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把她背回了含寿宫,皇后也是一脸苍白,陈嫔和王婉仪也受到了惊吓。

太后传召,太医没人敢懈怠,院正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了,皇后顾不得其他命令他赶紧诊治,这出了事,头一个嫌疑人就是她。

太医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拿出东西来隔着一层布摸了乔叠锦脉,摸着胡子沉思了一会,看着他眉心紧皱,太后越发的紧张:“太医,贵妃没事吧?”

老天要保佑啊,千万不能有事啊。

太后痛定思痛,以后还是轻易不要让贵妃请安了,每天这么一出,她的心脏实在受不住啊。

太医行了一礼,道:“无事,贵妃应该是身体不足,不能过度耗费心力,可能近日有些劳累,休息不够才晕倒的,过会儿自然会醒。”

太后皇后长舒一口,没我们的事情就好。

之后太医开了张方子,绿意沉默的接过,太医走了之后,皇后对着太后道:“母后先去休息吧,儿臣等着贵妃妹妹醒来便好。”

太后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她现在只觉得乔叠锦就是那种一碰就碎的娃娃。

乔叠锦醒的很快,刚想来还有些迷糊,但是听到皇后的声音就全醒了,有些懊恼,自己果然没撑住。

皇后关切的问了几句就道:“妹妹身体不好以后就不要来坤宁宫请安了,看妹妹这么辛苦,姐姐是在于心不忍。”

她本来是在说客套话,她以为以乔家的家教乔叠锦定要推辞,结果乔叠锦直接道:“多谢皇后娘娘体谅。”

然后呢?

没了下文。

乔叠锦坦然自若,皇后脸色有些发青,接下来的话全都接不下去了,不一会就走了。

后宫生存守则二:深居简出。

*

含寿宫不能多呆,乔叠锦歇了会就向太后告辞了,她是病号,直接坐着轿子回的长乐宫,到了晚上就烧了起来。

小皇帝按理要在长乐宫连歇三天,贵妃生病了,他也要来,看着绿意红绸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宫人准备热水什么的,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他还没有接到贵妃生病的消息,只听到贵妃晕倒了,见这忙碌的一片,心里也有了谱。

绿意垂首敛眉道:“贵妃娘娘生病了,奴婢正在伺候娘娘喝药。”

小皇帝虽然不太喜欢这个贵妃,但是昨晚好歹也是行了周公之礼的美人,听到是生病了,话里带了几分真心:“怎么样了,严不严重?要不要请太医?”

绿意一一答了。

小皇帝又说要去看看,绿意带着小皇帝往后殿去,乔叠锦散了头发,穿着白色的里衣靠在,身后垫着几个软枕,嘴唇几乎和脸一个颜色了,好有白皮,小皇帝也不避讳,做到床沿细细打量了下,乔叠锦烧的迷迷糊糊,只觉得眼前有个人,也没人提醒她这是皇上,睁着一双水雾朦胧的眼睛就看过去,绿意忙提醒:“娘娘,是皇上来看您了。”

“皇上?”乔叠锦重复。

小皇帝见她病的不轻,原先苍白的脸上却只有一层薄薄的红晕,额头上全是虚汗,眼角润湿,小皇帝不知道怎么的就柔声道:“贵妃好好休息,不必行礼了。”

这样子是没办法侍寝了,小皇帝准备起身让人收拾下偏殿。

乔叠锦头晕的厉害,根本没想起来要给皇帝请安,小皇帝免了倒也好。

这时候红绸端着熬好的药进来,悄无声息的行了一礼,绿意上前扶着乔叠锦,红绸舀了勺药,递到了乔叠锦嘴边,轻声道:“娘娘,喝药了。”

乔叠锦的眉皱的更深,红绸的声音更柔:“娘娘,喝了药才能好,蜜饯在这里。”

小皇帝瞧见了放在药碗一边的一小碟蜜饯,微微挑了下眉。

乔叠锦蹙着眉喝了一口,眉头几乎凝成一团,红绸忙递上一颗梅子,小皇帝就这样看着主仆两人一口药一口蜜饯的把一小碗汤药喝完。

红绸去放碗,绿意拿着帕子细细的擦干净乔叠锦的嘴角,乔叠锦又靠了会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红绸把背后的靠枕轻轻拿了下去,把乔叠锦放了下下去,拉好被子,掖好背角才站起来,对着小皇帝又行了一礼,两个人又退了下去。

小皇帝做了会看乔叠锦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延伸阅读

斯琳凯特产后修复中心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ebh.shtml
上海魔秀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家佰利集团,旗下Slimcat(斯琳凯特)产

德慧全脑教育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joh.shtml
德慧全脑潜能开发教育中心引进七田式右脑教育、杜曼教学、加德纳多元智能、艾登泰勒潜意识

格君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xqqn.shtml
格君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玩具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誉满堂家纺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f0t.shtml
誉满堂家纺加盟详情当细腻典雅的古典元素与明快多彩的现代线条相遇,就演绎成了后现代东方

晓海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dvf1.shtml
晓海手镯是项链绳、DIY散珠、配件、DIY配绳、玉线、翡翠挂件、翡翠手镯、珍珠、水晶

米兰印象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gng7.shtml
米兰印象隶属于爱米兰盛家具有限公司,是由在中具行业拥有多年经营管理经验的人士创立的家

广州雅宇商贸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g99o.shtml
初见美,“宛如初见,美丽相伴!”-------初见美中国发饰连锁品牌各省市小本热线:

首尔美流行饰品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1if.shtml
首尔美流行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首尔美是流行于欧美的韩国时尚品牌,其品牌文化历史源远流长

鑫力门窗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xtod.shtml
鑫力门窗位于安徽合肥市庐阳区。主营铝木门窗、隐形防盗门窗、无框平移阳台、阳光房等。在

三弟在线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5k7.shtml
三弟在线是河南特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VR全景平台,于2015年12月获得中原科创风险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史上最强豪婿在线阅读第七节

    走到控制中心门口,大门自动感应打开。“您好,指挥官,请问您有什么命令?”按照一般小说的套路,陈川应该给人工智能取个好听的名字,最好还是女孩子的名字。毕竟声音这么好听,取个女孩子的名字非常恰当。可惜啊。陈川并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宅男。经常网约小姐姐的他,早就过了那种听到一个甜美的女音就异常激动的年纪。

  • 这对CP我们绝不会磕![电竞]之尸群(8)

    “我们没人要钱,要么现在去找物资,要么将来挨饿,大家只要都动手将来就不会挨饿。请大家都看清现在的形式。”许海钢指了指楼下的僵尸接着说:“我只说这一次,我们没有援兵,没有人会救我们,以前不管你做什么,被多少人保护着,现在,你只能靠自己,靠身边的人,我们现在只有齐心合力度过这次难关,争取活着抵达新村,才

  • 我们之间的距离在线阅读嫉妒的女生真可怕!(求鲜花,求收藏)

    “啊……”女生们尖叫!顾菲吃痛的蹲在地上。“啊……”天空中又出现一道阴影,伴随着女生们的尖叫。又有一只篮球横空飞来。夹杂这霹雳之势,篮球从顾菲身边呼啸而过。好危险。突如起来的变故让众人都傻了眼,一个个惊魂未定,面色苍白。大家朝篮球飞来的方向看去。原本巨大的心此刻已经面目全非,十几只篮球凌乱地散落在地

  • 九策不要跟土豪玩耍

    莎拉觉得她太高看自己了。是的,她的射击成绩一直很优秀,就算是实战中也是闭着眼睛都能打中的那种人,她本以为给瑞德一点小帮助会很简单。然而她忘了,她面前的这个人叫斯潘塞瑞德,是一个能把枪挂在前面的战五渣。莎拉揉了揉额头:“我说真的,瑞德,放松,放松可以吗?我得说你的理论真的很好,但姿势标准是不够的,手腕

  • 艾尼斯战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正午时分,炙热的阳光将人烘的汗如雨下,易富从内心深处感到了血液沸腾,今日一大早便有消息传出。参与剑宗入门考核的少年陆续返回,带回一个消息,剑宗考核完毕,只有一名少年完成考核拜入剑宗,有人远远的看过那少年的背影,疑似易府易达。这个消息瞬间点醒众人,难怪五大修仙家族对待易达表现了非凡的宽容,难怪易达敢与

  •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交手

    看着眼前的一大盆颗粒饱满、晶莹剔透的米饭,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的七大盘菜肴,还有一大盆香味浓郁的肉汤。光看着这些食物,奥普格斯的肚子就咕咕叫了,洛奇也觉得有些饥饿,两个人立刻对桌子上的菜肴发起进攻。丽缇亚婶婶就在一旁看着两个狼吞虎咽的孩子,自己做的饭菜孩子们这么喜欢,她当然高兴极了。不一会儿,桌子上

  • 我是不死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到TP的一瞬间,小炮和螳螂就知道杀不了维鲁斯了,第一时间选择后撤,这会他们心中只希望兰博刚才上路越塔强杀把大招用了,不然的话,他们恐怕一个都跑不了。维鲁斯和锤石早就等着兰博TP下来了,一看见螳螂后腿,维鲁斯便追着螳螂狂点,锤石也跟着小炮想要留下所有人。这时候,兰博TP落地,直接一个R恒温灼烧撒在了

  • 南山村致富日常接话

    第06章接话思前想后的结果就是齐凛两天没有睡好觉,校运会开始早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在众人前。一直看他不顺眼的班长冷笑:“怎么,思春?连觉都不睡。”齐凛身体一歪亲昵的靠在他身上:“……班长,我梦到的是你呢。”班长一脸便秘似的,猛然推开他,抖了抖肩膀:“走,走开。”放松心情后其实很困的齐凛歪在沈小

  • 从火影开始掠夺在线阅读第四章

    路昭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希望城的医院里了。他睁开眼,看着散发着幽幽白光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捡回自己的记忆,然后他歪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侧,短袖病号服下面空荡荡的。抬起左手,路昭没有看到自己的智能手环,其实他也知道这个动作是徒劳的,他肯定昏迷超过了一个小时,一切都已既成事实。嘀——病房门滑开,马森走了

  • 斩头就变强第1章在线阅读

    耳边传来连续的撞击巨响声。宁馨感到身体猛然腾空又直线坠落,掉到了冷硬路面上,全身肌肉和骨骼都在叫嚣着疼痛。特别是双腿,好像断了一样疼得难以忍受。不过这种痛苦只持续了五六秒就全部消失。宁馨慢慢睁开眼。这里是一条乡间的小道。路面没有修整过,坑坑洼洼全是黄土。天色已晚,四周黑黢黢的,只路边几盏老旧的路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