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地球毁灭之荒古再现重生

作者:悲家离 来源:17K小说网

储烽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就算他没有起床气,在睡梦中被吵醒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起床去开门,来的是他的亲妹妹储柔。储柔面色苍白,没有半点妆容,眼睛红肿,眼里布满了红血丝,显然是刚哭过。

“谁欺负你了?”储烽皱起眉,把人拉进门。他和储柔从小感情就很好,他见不得储柔受半点欺负,储柔也如她的名字一般温柔懂事,很关心他这个哥哥。

储柔红着眼睛看着储烽,声音沙哑地说道:“容洵自杀了。”

容洵……这个对储烽来说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好像遥远的记忆被生生扯开了一个口子,容洵两个字被从中扯出来,带着隐隐的疼痛感,但那种生疏的感觉依旧在。

看到储烽的反应,储柔失去了以往的随和,双手用力抓住储烽的睡衣领子,眼睛里瞬间积满了水,“储烽,你混蛋!你是不是忘记他了?!你是不是忘记容洵了?!”

储柔的眼泪大滴地砸到储烽手上,温热的温度让储烽觉得那似乎不是温的,而是烫的——他真的忘了容洵了,如果不是储柔提起,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主动想起这个名字、这个人……

储柔失控地摇晃着储烽,哭喊道:“你把容洵还回来!你把容洵还给我!他答应过会活下去的……他答应过的……”

储烽任储柔扯着他摇,半天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储柔的摇晃变成了捶打,眼泪也越流越快,“十年了,你活得光鲜无比,他呢?他就跟不敢见光的地鼠一样,被抑郁症折磨了十年。储烽,你欠他的,你一辈子都还不起……”

抑郁症,这个词就像一把刀一样钉进了储烽心里——抑郁症不是绝症,但一样可以致命。

“你知道不知道,他一直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可你对他做了什么?储烽,你就是个人渣!凭什么你活着,容洵却死了?!为什么?!为什么……”储柔已经说不下去了,瘫软地滑坐到地上,歇斯底里般的嚎啕恸哭。

储烽觉得自己从指尖开始蔓延起一层麻木感,就像是血液停止流动了一般。悲凄的气氛如潮水般蔓延进了整个房子,潮湿得似乎永远无法被阳光晒干。容洵那张哭泣的脸被从记忆深入挖出来,那样真实、那样清楚……

每个学校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几个混世魔王型的人物,而在校园霸凌还不那么被重视的时候,这些人就成了霸凌事件的主力军。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什么理由,只因为看对方不顺眼,就可以揍对方一顿。

储烽就是当时他们高中的混世魔王之一,还是他们的老大。按理来说高中应该是好好学习的时候,但并不是所有高中都只有学习这一种氛围。尤其是寄宿制高中,在那个中二病加叛逆期正盛的年纪,一群成绩不怎么样又不爱学习的的富二代、官二代混在一起,就成了学校一霸。每天欺负一下这个,挑衅一下那个……这就是储烽和他几个“哥们儿们”的高中生活。

容洵是个样子十分秀气的男孩儿,男孩长成他那么清俊、好看的在那个高中那个时候非常少。加上他学习成绩也不错,对人也和善,所以很受班级女生的欢迎。

高三刚开学那会儿,不知怎么的,突然传出容洵是**-恋的传闻。在那个腐文化刚开始盛行的时候,女生对此不以为意,但男生对此却有些排斥,所以很多男生开始绕着容洵走,似乎生怕跟他扯上什么关系,被当成同类。一时间,容洵被排挤得厉害。

那天是个周五,放学后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储烽跟父亲关系一直不好,又刚为成绩的事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心气本就不顺,打完球回来正准备回教室拿书包回寝室,就听到侧门的楼梯间传来一阵骂声和嘲笑。

储烽眉毛一挑,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归横。

听归横这声音,估计又不知道在折腾哪个同学了。储烽心情本就不好,他们这么吵更让他觉得烦躁,便三步并两步地走了上去。

“吵什么呢?”储烽不爽地问道。储烽在学校绝对是校草,只不过这个校草风评实在不怎么样,只有长得帅而已。如果硬要再塞两条,那大概就是打架和打篮球都很厉害。

归横见他来了,笑道:“没事,他们看他不顺眼,教训一下而已。”那种不以为意的态度就好像在说今天吃了大米粥一样。

储烽看了一眼正被几个人按在地上的男生,那不是别人,正是容洵。此时,容洵的脸已经蹭出了几道灰印子,嘴角也紫了,额头也青了一块,衬衫被扯得一条一条的,扣子早已经不知道崩到哪去了,露出了白皙的身体和纤细的锁骨。裤子也没能幸免于难,被剪得衣不蔽体,跟没穿也差不到哪儿去。

容洵眼睛红红的,但没哭,只是抓着没有扣子的衬衫,沉默不语。

归横用手肘碰了储烽一下,下巴扬了扬,笑道:“这小子的事你听说了没有?居然是个基佬。”

一旁的几个男生也纷纷嘲笑道:“烽哥,你说这小子咋想的?居然喜欢男人,恶心死了。”

“他不会是把自己当成女孩子了吧?我说,你小子在家是不是穿女装啊?”

“我女朋友还说他长得好看,一个男的秀气成那样,有什么好看的?像我这样人高马大的才叫帅好吗?”

……

储烽被他们聒噪弄得更烦了,心里原本的火气还没找到发泄的地方,再看到狼狈不堪的容洵,更是觉得烦躁,脸色也阴得快滴水了。

其中一个男生走到储烽身边,脸上带着坏笑,瞥了一眼容洵的方向,压低了声音,说道:“烽哥,我听说跟男的做很刺激的。”

归横站在储烽身边,也听到了,笑着推了对方一把,说道:“滚滚滚,你都听的些什么玩意儿?”其实在他们这个年纪,说起这种事绝大部分都是过过嘴瘾罢了。

储烽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经常会出国玩,对这方面知道的比国内的同龄人多得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着容洵,储烽竟然莫名其妙地生出了邪火。

看储烽脸色更沉了,归横估摸着储烽跟他父亲吵架的火还消,正要找地方发泄呢,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就招呼了几个人道:“行了,走吧。以后见着这小子绕着点走,小心被传染。”

几个人嘲弄地笑了几声,也没多留,跟储烽打了招呼后,就先和归横一起离开,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楼梯间安静下来,只剩下储烽和容洵。容洵慢慢坐起身,动作很迟缓,似乎伤得不轻,低着头也没去看储烽。

储烽看着衣服已经破碎到根本没办法出门的容洵,那股邪火似乎越烧越旺了。再想到自己跟父亲的争执,加上最近就没有一件顺心事,暴躁感直接破表,只想找个方式发泄这种压抑和不满的情绪,于是他鬼使神差地向容洵伸出了手……

再回忆起那段往事,容洵的哭求似乎还能清晰地浮现在他耳边,即便多年未提,也恍若隔日。容洵在遭到别人殴打、羞辱的时候没有哭,却在他进入时哭得几乎要断气了。

直到现在,储烽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强上了容洵,但他很清楚,那肯定不是爱情,即便衣衫凌乱的容洵的确很诱人。等理智崩塌的他回过神来,已经是发泄之后了。他也没理容洵,甚至看都没多看一眼,自己整理了衣服就走了。

从那之后,储烽就没有再见过容洵,有人说容洵休学了,有人说容洵出国了……总之容洵就这样消失了。储烽也没有特别在意,容洵对他来说就跟之前被他欺负过的同学没什么区别,没什么值得愧疚的。也许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但时间久了,也慢慢忘记了。

储柔哭得已经脱力了,勉强平复了一下情绪,撑着沙发站起身。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四个厚厚的笔记本,整齐地放到茶几上,鼻音浓重地哑声道:“这是容洵的遗物。你是最没有资格拿的人,但……也是唯一可以拿的人。”

储烽麻木的身体恢复了些许知觉,转头看向茶几上的本子。其中有两本侧面已经开始泛黄了,带着些许时间的印记。

“储烽,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说完,储柔拿起自己的包,步伐虚浮地离开了。

在原地站了良久,储烽这才坐到沙发上,开始翻看那几个本子。

这是一部手写的小说,写它的人是容洵,故事的主角也正是他和容洵。一个很简单的爱情故事,没有太多波折,却爱得很真切,细腻的文笔似乎有写不尽的感情。在小说里,容洵并没有遇到校园霸凌,只是按着原本应有的轨迹去成长、去爱、去描摹和经营属于他们的人生和爱情。故事里,他和容洵高中开始交往,一起走过大学,步入社会……容洵是个以码字为生的作者,而他也不是什么影帝,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两个人的生活很平淡,却像一块散发着甜香气味的蛋糕,处处浸着甜蜜。

文中的储烽虽跟现实中的储烽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但储烽知道文中的那个人就是他,无论样貌、性格、喜好、习惯……都与他无异。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容洵居然对他如此了解。

等储烽将这些都读完,天已经全黑了。

通过这些文字,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容洵对他的感情,浓烈得人心酸,又卑微得让人心疼……有人说文字只能表达出情感的十分之一,因为很多感情是无法用文字表述的,它们只能藏于笔者心底。

在最后一本的末尾,有一个后记,容洵这样写道——

他是我这辈子最不应该爱的人,但爱情并不是总是自己能说得算的。我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他,却得到了最悲哀的结果。我的抑郁症不全是因为他对我做的事,那件事只不过是个□□而已。

自欺欺人地写了这些东西,原本是想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动力,但笔下的爱情越幸福,现实的难过就越刻骨,所以它并没能治愈我,只是让我置身梦中而已。

我答应过储柔,只要她不跟他提我的事,我就努力活着。但这次,我恐怕要食言了,我活得太累了,似乎每天都泡在名为“消极”的药水里,已经被浸透了骨头。储柔是个好姑娘,我感谢她时常来探望我,但我不能爱她。

再见了,储烽。我想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一个被你伤害的人,致死也摆脱不了对你的爱。

不知何时,储烽已经流泪了,等他反应过来,眼泪已经滴到了本子上,洇出一个圆点。

储柔没有骂错他,他就是个人渣,就这么毁了容洵的一生。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当时容洵会哭得那么惨,与自己暗恋的人两情相悦是一回事,被暗恋的人强-暴是另外一回事,后者换作谁都会崩溃。

容洵对他的感情让他动容,但他却永远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一整天没吃饭,储烽有些晕,不过他还是没什么胃口。起身喝了杯水,储烽坐回沙发上,手指摩挲着本皮,就如同在轻抚容洵的脸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储烽突然倒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睁开眼,入眼的显然已经不是他的家了。储烽愣了一下,猛然坐起身,遥远而熟悉的环境真实地出现在他眼前——这是他住了三年的高中宿舍。

储烽的脑子一时间有些混乱,一拳打在墙壁上,那种冷硬感和痛楚让他知道他并不是在做梦——他重生了,而且还回到了高中时代!

延伸阅读

万古诗仙在线阅读学着淡定点  http://www.shguo.cn/aufm.shtml
“哦……那我睡你的房间,麦麦睡走廊?”蓝兮蜓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喻文州。黄少天也跟着看喻

生存者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uo.cn/bdak.shtml
第二天中午跟庄博聊起这事时,庄博惊讶地问:“江良啊,江良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为了

终难忘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hguo.cn/g8pq.shtml
帝牙海狮吗?天空危险的秘了,眯眼睛,青藤蛇出场,这场战斗应该算是不错的了,居然是天空

英雄联盟之毒液蛮王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shguo.cn/p01d.shtml
可好在他没有再动,她盯着他,他看着她,谁也没有说话,就连空气都好像冷成了冰。许久,祁

龙珠之宇宙星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hguo.cn/nxh4.shtml
由于花园被毁而且有了新园丁,沢田纲吉的任务失败了,他有些垂头丧气的,应观众们的要求,

路人师兄在线带崽〔穿书〕疗伤治九妹  http://www.shguo.cn/g1vg.shtml
“长路漫漫”,刘枫感觉这次回家的路很长。“小狐狸,活着真好。”刘枫感慨。不过他也深深

花行天下在线阅读A省C市  http://www.shguo.cn/pat7.shtml
“你好,给我一张今天上午去A省C市的车票”一位身高约171厘米,板寸头,五官端正,身

美食萌主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hguo.cn/npp6.shtml
“我的弟弟技不如人,这是他自己废物”,对面男子冰冷的目光看着侯亮,开口道“但是,我安

位面战场之种族战争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uo.cn/aeto.shtml
巨大的战舰慢慢地航行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后面几只海鸟紧紧跟随着,它们不时飞到海里把被

与权臣弈情(重生)之不开心(3)  http://www.shguo.cn/by56.shtml
半山腰别墅区里,位于最中心位置的季宅灯火通明。客厅水晶吊灯明亮,光影四射,初一和季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亘古为尊之叮咚,你的小宝贝已到达(1)(6)

    这些年来,温冉一开始过得很辛苦,她只是一个小护士即便换了个城市生活也只能够继续之前的工作,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工作如果想给自己的小宝贝好一点生活很困难,于是便通过邵良人的介绍在一家小公司里当秘书。公司老板是个女强人,虽然在工作上十分的严厉,但是平时见她一个单亲妈咪对她还是非常照顾的。直到最近这几

  • 我的老师会魔法在线阅读第1章

    大泽220年,国之颓废,琉璃国,雪落国,龙腾国,虎啸国,四国鼎力。然各国为争这天下霸主,战争一触即发,以至于硝烟弥漫,民不聊生。雪落国桃花谷中,空谷幽潭,桃李芬芳,翠树环绕,鸟语花香,禽兽愉悦低语。没有人会想到在嘈杂的充满着战争的年代还会有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似的人间仙境。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

  • 复仇的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试卷还没开始分发下来一场无形的厮杀已经在刚刚两人的身上展开,倒是在开始做题之后这两人都安静下来。这一张卷子实在是简单的很,都是基本题,基本到甚至不过脑子光背的就能蒙出来。如果没有旁边的人在若有若无散发出来信息素的气味,游渡会觉得更加舒心一点。从身边人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像是一只无形的双手,慢慢将他的整个

  • 路灯下守望第六章

    【小小酥,你真的要跑吗?】系统很担心的说道,想要阻止苏柏清。苏柏清一边做着准备运动,很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还有不要学他们叫我小小酥啊!”【→_→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了啊,你现在的属性是病弱啊!!病弱!体弱身娇易晕倒!】被苏柏清这样迟钝又愚蠢的样子,深深给刺激的系统君,一头撞向豆腐……唔

  • 天堂鸟之轮回劫在线阅读第9章

    他没有否认,父母跟他探讨过早恋的问题,母亲常说遇到喜欢的女生就多接触,在最美的年纪里喜欢上一个人不妨大胆些,这段美好的记忆是会今生难忘的。他的父亲和母亲即是高中同学,互相鼓励考上了同一所名校,毕业后结婚生子,美满的不像话,于是闵洋一直觉得母亲是支持他谈恋爱的,至少不会反对。他也想和母亲分享情窦初开的

  • 却似无情之第十章

    坐了一会,陈映离端着一小盘切好的水果走进来。邵也看着这精致的摆盘,有些恍惚,道:“没想到你刀工还挺好。”陈映离耸肩,坐在另一头的沙发扶手上,叉起一块苹果放进嘴里。问道:“你一会儿怎么回家?打车还是……”“有司机来接我”邵也连忙回道。“好”一时无言,邵也强迫症一样点开每个带着小红点的群,心不在焉地翻看

  • 领主凯撒第九章在线阅读

    片刻,强风刮起,犹如蛮力,直直吹翻当场所有人,似一片漂泊白纸,无可依靠。似背后一击重拳,蔡正吐血松手,而我脚底一滑,向后倒去,断崖的山石从我眼前嗖嗖而去,风声在我耳边呼啸,尤能看见断崖上一株瑟瑟发抖的树。闭上眼,不可抑制的害怕涌上心头,那是直面死亡的恐惧,吞噬整个心灵,脑海白纸黑字一闪而逝,而我抓住

  • 网游之傲视群雄寸离别

    百年时间眨眼而过,转眼间归期就在眼前。如温看着身旁布着星云的男子,这百年间他眉宇的忧愁倒是比初见时少了不少。只是这一去每十年回来一次,在此期间他又要孤独的一人在黑夜里前行了。如温看着润玉的目光不加掩饰,对她也算熟悉的润玉挥袖布好一片星云,转身便问道:“你有心事?”如温粲然一笑,扯着润玉在他刚布好的星

  • 我在末日无限进化在线阅读第5章

    等到长老们走了之后,赵星看到爷爷拿出了乡村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道具,大喇叭。“各位镇民们,大家早上好,我是镇长,现在宣布一个大好消息。镇长办公室正在出售能够平缓躁动魔气的灵菜,每斤只需要一枚魔核,每人限购一斤,先到先得,过时不候。”卖菜的消息传遍了幸福镇的每个角落。赵星真是不能理解爷爷的独特爱好,他明

  • 豪门夫人的养猪日常第七章在线阅读

    成功收复了卡兹克,云苏心里开心极了。卡兹克作为前期的打工皇帝,本身就非常的强大,而这个卡兹克更是勇猛,在现在这个阶段中做到一打二根本不是问题。不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服手段。云苏想着,不禁偷偷的笑了起来。虽说自己说的大部分话都是实话,但他总觉得自己太会忽悠人了,就连棋子都拜服于自己的话术之下。打开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