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偃师的故事之第六章(6)

作者:旨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五章

不知不觉中,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开始有考生体力不支,渐渐脱离了队伍。

雷欧里奥也已经满头大汗,体力快到极限了。

看到雷欧里奥停在考试通道上,大家都不忍扔下他。

“那个香味是回复之树的味道,我扶他去哪里休息一下吧。”都巴殷勤地扶起雷欧里奥。

“那就摆脱了。”酷拉皮卡虽然觉得不是很妥当,但也只能这样了。

小杰用钓竿吊起雷欧里奥的手提箱继续跟着跑了一段,但是,最终还是敌不过对雷欧里奥的担心,决定回去看看。

走进岔道,只看见都巴爬在地上说中了陷阱,酷拉皮卡和小杰担心雷欧里奥立刻冲了进去。

但对于早就知道情节的莎拉来说,这可骗不了她。

“啊~,我的手。”都巴惨叫起来。莎拉穿着溜冰鞋直接从他手上碾了过去。

“抱歉,这里太黑了,我没看清楚。”莎拉没什么诚信地道歉,“应该没有断吧,都巴大叔。”不理都巴的反应,莎拉急忙进去找酷拉皮卡了,记得这里会唤起酷拉皮卡痛苦地回忆。

“酷拉皮卡。”当莎拉进去的时候,酷拉皮卡和雷欧里奥已经陷入了痛苦的记忆中,不可自拔了,小杰一脸莫明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酷拉皮卡,是我,我在这里。”莎拉连忙抱住酷拉皮卡。

“我是莎拉啊,酷拉皮卡,我是莎拉……”

“莎拉,对,莎拉还没死,救,立刻要救她。”酷拉皮卡仿佛回到了那个血腥的傍晚,但是尸体中发现尚存一息的族人,让酷拉皮卡渐渐从幻觉中清醒过来。

“你在这里,莎拉,别离开我。”紧紧抱住眼前女孩,酷拉皮卡慢慢冷静了下来。

“我不离开,我会永远陪着你。”如同受到蛊惑一般,莎拉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是鬼迷心窍树的树液,它会让人产生幻觉。”奇犽也跟了过来。

雷欧里奥还没有摆脱幻境,喃喃自语地念叨着“皮耶罗”这个名字,奇犽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脚,终于清醒了。

“现在我们再折回去也来不及了。”

“我有办法。”奇犽自信地说。

正当考生们紧跟着考官萨茨进行马拉松的时候,忽然隧道里传出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旁边的墙壁被炸开一个大洞,五个人影从洞中跳了出来。

“赶上了。”

虽有波折,五人还是赶上了大部队,很快,隧道走到了尽头,随着隧道门关上,来不及出来的考生在第一场考试中被淘汰了。

不过,莎拉很郁闷地看着手里的**牌,刚才着陆的一瞬间飞过来的。幸好当发现自己是变化系后企图练成“伸缩自如的爱”,结果怎么也不能伸缩自如,倒是苍蝇、小鸟被她一抓一个准。所以一张小小的**牌,用念凝成的线很轻松的接住了。

莎拉叹了口气,小果实就小果实吧,偷偷看向西索,发现这位正在很潇洒的洗牌。

“切,只不过用念将牌都连在一起,没什么技巧。”莎拉仔细看了一下西索的牌。

“这里是‘失美乐湿地’,又称欺诈师的巢穴……”萨茨开始进行介绍。

“真是奇怪的说法,既然知道是陷阱,怎么可能会有人上当呢?”雷欧里奥提出了疑问。

“其实,雷欧里奥,所谓欺诈师就是明知道对方会骗你,还是会上当受骗,这才是欺诈师的高明之处。”莎拉接口道。

“他在说谎,骗人,他是假的,我才是真正的考官。”一个狼狈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冲着萨茨气愤地大叫。

这句话还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考生们顿时对萨茨产生了怀疑,窃窃私语起来。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考官呢?”

“你有什么证据?拿出证明那个家伙是冒牌货的证据。”雷欧里奥率先站了出来,对后来出现的男人说道。

“你们看这个。”男人扔出一只脸长得很象的猴子来,“这是人面猿,假扮**类用花言巧语欺骗人们进入陷阱,然后吃掉被骗的人。那个家伙是人面猿的同伙。”男人指着萨茨说道。

顿时很多考生相信了他的话,向萨茨慢慢围拢。

“这不会是猎人考试的一关吧?”小杰自言自语道。

他的话让考生们又怀疑起来。

“我有办法分辨真假。”酷拉皮卡忽然站了出来,“如果是真的考官手上应该有正式的猎人执照才对。”

“没用的,酷拉皮卡。”莎拉还是决定在这出戏里插一脚,反正已经被西索注意到了,破罐破摔吧。

“哦,莎拉,怎么说?”酷拉皮卡不解。

“因为啊,反正已经被打得怎么惨了,可以推说猎人执照也被抢了。那样还是真假难辨了。”莎拉摊手。

“是啊,我的猎人执照被那个家伙偷走了。”

“其实啊,不用管什么真假考官,就当真是考试的一部分好了。”莎拉恶意地看着其他考生,“大家自己选自己认为是真的考官,跟着他就好了,如果是真的,第一场考试也就通过了,如果是假的,考试失败,自认倒霉吧。风险50%,大家*一下运气吧。”

“那怎么行?”考生们看来不愿意承担这50%的风险。

“还有个办法,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做了。”莎拉以不屑的目光看向考生,大部分考生都被激怒了。

“什么方法?”

“有什么我不敢的?”

“办法很简单,既然是考官,首先应该是正式猎人,他的身手应该比我们这些不是猎人的考生好,所以,两个同时攻击,哪个活下来哪个就是考官。”

“这个,攻击考官不太好吧。”酷拉皮卡不太赞同。

“反正特殊情况,考官会谅解的对吧。”

话音刚落,西索的**牌就出手了,分别攻击两个考官。

实力的差距立刻显现了出来,萨茨很轻松的接住了**牌,而那个假冒的立刻被杀了。

“结果出来了,这位是真正的考官。”西索比划着**牌说道。

在地上装尸体的人面猿一看情形不好,打算逃跑,也被西索的**牌结果了。

“正式猎人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当然不可能躲不过我的攻击。”

“哎呀,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真令人失望呢,原来这位没嘴的是真考官啊。”莎拉用很遗憾的语气说道。

萨茨随手将西索的**牌一丢:“下次只要你对我攻击,就视为对考官的违抗,将被取消考试资格。听明白了吗?“

“是。”西索随口回答。

“你只是想攻击考官吧。”西索经过莎拉旁边时,莎拉忽然开口。

“不是你的主意吗?”西索不负责任的回答。

“我随便说说的,又没叫你执行,你那么听话干什么?”莎拉讽刺道。

“好了,莎拉,别惹那个恐怖的家伙。”酷拉皮卡连忙将莎拉拉了回来。

“本来嘛,他说猎人执照被偷走的时候就知道是冒牌货了,对不对,酷拉皮卡?”

“哎,怎么看出来的?”雷欧里奥还没想明白。

“真正的猎人怎么可能会被人面猿所骗偷走猎人执照,不过西索这个家伙却趁机对考官进行大胆攻击。”

小杰还愣愣地看着人面猿的尸体,不一会儿,一大群鸟就过来开始分食尸体。

“这种下场没什么好悲哀的。这种骗局对湿地上的生物来说是家常便饭,吃或者被吃,是这里的法则。”萨茨说道。

“其实,考官也是故意的吧。”莎拉忽然开口。

“嗯?”众人不解。

“刚才考官警告大家要小心湿地里的生物的时候,不是还有人不以为然,说什么明知道有陷阱,怎么可能还会上当。”莎拉说着瞟了雷欧里奥一眼。

“刚才那个冒牌货出来的时候,考官可以立刻杀死他证明自己是真的,但是考官却没有,故意看我们动摇,其实是用真是体验的方式来警告大家湿地的可怕之处吧?”

“好了,大家出发前往第二会场。”萨茨没有接话,直接宣布。

大家开始跟着在湿地内奔跑,雷欧里奥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落在队伍的后方,酷拉皮卡不放心他就跟在一旁,莎拉也理所当然地跟着酷拉皮卡。

看着西索不紧不慢地跟在队伍略后方,酷拉皮卡越来越担心,但是雷欧里奥体力不行了,无法往前赶。

“莎拉,到前面去。”酷拉皮卡悄声说道。

“嗯,酷拉皮卡?”莎拉担心地看着他。

“到前面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千万紧跟着考官知道第二场会场。”

“但是你?”莎拉想起西索的考官**。

“我不会有事的。莎拉,听话,你刚才答应过我什么?”酷拉皮卡略显严厉地说。

“那好吧,酷拉皮卡一定要平安地来找我哦。”想到剧情还是安全到达的,莎拉只好加快速度跑到队伍前方。

“酷拉皮卡、雷欧里奥、莎拉,奇犽说跑到前面比较好。”小杰忽然回头大喊。

“小杰。”

“莎拉姐姐,你赶上来了,酷拉皮卡他们呢?”

“酷拉皮卡叫我到前面来。”莎拉无奈地说。

“啊~”

远处不断传来惨叫声,大家的神色也都凝重起来,小杰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后方,但是浓雾阻隔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

“你现在只有祈祷不会听到朋友的惨叫声。”奇犽淡淡地说。

“奇怪,我们后面怎么没人了?”

“是啊,我记得还有至少还有1 00人。”

亚摩利三兄弟议论起来,而在后方,西索已经开始他的考官**,随着**牌的飞舞,考生一个个倒在地上。

“雷欧里奥。”小杰掉头向后面跑去。

“小杰。”奇犽担心地叫了起来,但是小杰还是渐渐消失在浓雾中。

“这个笨蛋,这时候还去救别人。”半藏说道。

“没错,他确实是个笨蛋。”奇犽又踏上了滑板。

“闭嘴,他们会回来的,三个人一起回来。”莎拉大声说道。

莎拉紧紧握紧拳头,剧情不就是这样的吗?他们会通过西索的考验的,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很快,在萨茨带领下,余下的考生很顺利地通过了湿地。

奇犽和莎拉静静地看着出口,等待着。

不一会儿,爆库儿跑了出来,他四处看了看。

“怎么还没到,照剧情他们是安全过关了的,不过西索也还没到。”莎拉担心地看着出口。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本来还以为可以救了朋友,一起过关的。”半藏又开始罗唆了。

“你给我闭嘴。”莎拉生气的大叫,“我已经够担心了,你这个罗唆的忍者说什么风凉话。”

一把抓住半藏的衣领:“你不是忍者吗?身为忍者怎么会话这么多,不会是不合格的忍者吧?”

“你胡说什么?放开我。”半藏从莎拉手里救回了自己的衣服。

莎拉阴沉地看着半藏,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乱说话。

右脚微曲,猛地向上踢向半藏。

“喂,你是女孩子唉,怎么可以使用这么下流的攻击招式。”半藏连忙躲过攻击,心道好险。

“好恶毒的攻击。”在场所有的男性生物不由并拢双腿,离莎拉远一点。

“好有趣的招数哦♠。”西索扛着雷欧里奥跑了出来。

看到被打昏的雷欧里奥,莎拉总算松了口气,应该没问题了。

“哟,这不是魔术师西索嘛。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抗了个男人哎。”莎拉故作夸张地看着西索,以一种暧昧地眼光在西索和雷欧里奥身上扫来扫去,脑中顿时涌现N篇西雷文。

“嗯?♦”西索觉得莎拉看人的眼光让人发寒,真是不大好的预感。

“难道说是西索看上了雷欧里奥,打算趁这个机会去联络联络感情,结果雷欧里奥乃一正‘直’青年,抵死不从,西索一怒之下打算用强的,难怪雷欧里奥衣衫不整,又昏了过去,碰上西索这样的也真是辛苦他了……”莎拉开始“低声”的自言自语。

“还真是有趣的想象♠。”西索将雷欧里奥随便找了个地方一扔,立刻离得远远的。

其他考生也同时后退一步,远离莎拉和西索。

莎拉冲着西索邪恶地微笑,她肯定刚才西索的行动稍微快了一点,想撇清关系吗?莎拉摸摸下巴,可惜,我还没玩够呢。

“咦,西索的额头好像有点伤呢。奇怪,以西索的身手谁有办法让他受伤呢,而且还是在脸上?”莎拉故作思索状。

“对了。”莎拉一拍手,恍然大悟地说,“肯定是刚才雷欧里奥反抗的时候打的,难怪没有避过呢。”

“呵呵呵,真是有趣的说法呢。”西索笑地“花枝乱颤”。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有人过来了。

脚步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移向出口,同时莎拉也暂停了预言攻击。

“小杰!”

“酷拉皮卡!”

小杰和酷拉皮卡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砰。”萨茨鸣枪:“时间到。”

“看来赶上了。”酷拉皮卡吁了口气。

“酷拉皮卡!”莎拉一把扑进酷拉皮卡怀里,“你终于到了。”

“我说过我会赶上来的。”酷拉皮卡笑着安慰她。

“雷欧里奥和西索呢?”小杰问道。

“哦,雷欧里奥在那里,好像睡着了呢。”莎拉为小杰指了指方向。

奇犽听了不由大汗:“睡着?明明是被打昏了。”

酷拉皮卡检查了一下雷欧里奥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不过雷欧里奥好像不记得湿地里发生的事情了。

细心的酷拉皮卡发现考生们之间的气氛有点怪异:“刚才发生什么事情?大家怎么很古怪啊。”

“没什么,大概被西索吓到了吧。”莎拉随意地说。

“是被你吓到了。”考生们心里说道。

“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奇犽好奇地问小杰。

“闻着雷欧里奥的古龙水的味道。”

“你是狗吗?真是古怪的小孩。”莎拉感叹道。

“其实你比他更古怪。”奇犽看着莎拉暗暗感叹。

延伸阅读

未来园早教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6bts.shtml
未来园以0—4岁婴幼儿及家长为核心服务对象,依托先进的企业管理机制,完善的品牌形象和

王老五钻石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u73o.shtml
王老五钻石品牌介绍公元2世纪前,一种用铁环制成的首饰在强大的古罗马帝国开始盛行,这种

朗琴音箱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b09i.shtml
朗琴音箱加盟详情朗琴音响于2009年在深圳成立,7年来始终专注于数码音响开发的国家高

羊品优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gcpr.shtml

湖南澳鑫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gdfp.shtml
湖南省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是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商务厅批准设立的商品交易中心,携手CCT

咕噜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a6dh.shtml
咕噜水族配件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生产和批发打火机、烟具、DIY水烟壶销量节节高消费

霞里多葡萄酒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nnxn.shtml
霞里多葡萄酒鎏法世家汲取之精华,每款葡萄酒无不由当地品酒师精心挑选,酒香浓郁、口感丰

飞耀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xpey.shtml
飞耀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临沂市

比美特艺术壁材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s8z8.shtml
福建比美特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座落于有着2200年历史文化的中国古城“福州”所属的仓山工

阿米尼汽车香水加盟  http://www.brycevineyard.com/xlhv.shtml
阿米尼汽车香水做到与用户的产品同步设计、同步开发、使本厂始终保持着强劲的市场竞争能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跳出轮回的纪元在线阅读第8章

    洪荒大陆,怪石林立,凉风习习,夜色迷离,轻纱般的薄雾缭绕着寂静的山谷。就在这两山间低凹而狭窄处,朦胧月光映照着清清的小河,河水从山谷的中央缓缓流出,在夜色之中乃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几人合抱的古木制作而成的栅栏,静静的耸立着,迷离的夜色之中,也能够看见栅栏之上血迹斑斑。附近还有没有处理好的尸骨,浓郁的血

  • 全江湖都是我仇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龙马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见龙马长久不回话,有些奇怪:“怎么了,爱丽丝?”爱、爱丽丝?这不是女孩子的名么!岂可修!龙马当然不会那么蠢的将心里话告诉他。‘这个少年明显是认识他’即使名字不对,但龙马很确信‘爱丽丝’是对他说的。龙马眼里划过深思。为了不引起怀疑,龙马面不改色的答道:“啊,

  • 倚江湖长歌在线阅读第三节

    月宇一边说着一边在桌上打开了太白醉酒图,先前的画卷顿时映入眼帘。王吉眼前一亮“小月子,这画确实不错。没错,这幅太白醉酒图画技并不过于高超,却有一种高深的意境,让人有一种空灵飘渺的感觉,图中太白醉卧,连酒壶都打翻了,壶中的玉液流到地上。尤其是那玉液,给人一种缓缓流动的错觉。俩人赏画赏了许久,但安月宇却

  • 我的天赋超神了之算来好景只如斯

    凌晨的西北大学,天空透着紫光,一切景物尽在沉睡之中,然而一栋女生宿舍楼里,却依旧是灯火通明。“咳咳咳咳......”许静千一手支着头,防止自己睡死过去,一手软绵绵地敲打着键盘,还得应付时不时上来的咳嗽。古代史研究生的考试月果然灭绝人性,论文粗略算算就有七八篇,还要背几公斤重的书。好在她快写完了,加油

  • 化神练火新人加入

    昏昏沉沉之间,殷凝微微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让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差别。她下意识的用手背遮挡,她好累,他还没睡醒呢,还想再睡一会儿。可是又忽然想起在她昏睡之前发生的一切……是梦?还是真实?她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其实刚才那些只是一个可怖的梦而已,她先走只是躺在家里柔软的床上。而那刺目的光线,则是清

  • 仙路笑歌行在线阅读第6节

    陆晓在夜色中静静的站着,甚至有些贪婪的呼吸着地球上的空气,夜色中远远的光亮,远处不停攒动的人影,都预示着地球上有人类存活着,但是不知道他们到底生活的如何。有些事情,就得趁着夜色才能完成。嗨!美女,你的衣服真不错。一个年轻的男孩骑着一只独轮车滑过,原来怕有玩具都有共能性,男孩看样子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 旗木卡卡西的灾难[剑三]之忽悠(4)

    这我刚登上帝位,根不深蒂不稳的,在荒山捅了篓子,我怕是也不会好过,再者以我的修为,我压根就打不过,这才是根本。可是我管不及这么多了,我的师父还等着我。我厌倦成为帝尊的日子,一句尊上承担的是多少的高处不胜寒,我已经不清楚了,只有师父的身影,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我的烂命一条,是师父用他宝贵的命换来的。我抽

  • 网游之剑神无敌之第十章

    借用陆晓薇的厨房,程念给她做了一碗安神符水。烹饪过程非常简单,热水一碗,符纸一张。陆晓薇接过碗,将水喝光后,程念制止了她想将符纸也往嘴里塞的举动:“你干吗?人类不能吃纸。”“不是要把符也吃下去吗?”“我的符不用,你吃下去可能会闹肚子。”知道自己做了蠢事,陆晓薇放下碗,跟她道谢。魂魄稳定后,她眼泪和嗝

  • 古剑之是他攻略了我还是我攻略了他?第八章在线阅读

    九月一直在蘅芜院等着叶怀瑾回来,但是叶怀瑾进门时的脸色却不并不好看。“今天燕回来过?”九月一愣:“公子怎么知道?”叶怀瑾冷哼一声,对九月道:“以后天命司没有燕回这个人了。”九月大惊,但是看叶怀瑾阴沉着的脸却没敢多问。“去清漪院一趟,看看表小姐屋里多了什么东西没有。”九月心里越发****,沉着声应了声

  • 琉仙月之逆天改命

    痛,又是彻骨的痛,可这痛,还不及万蛊噬心的千分之一。她缓缓睁开眼,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惊心动魄。此时,她在半空,确切的说,是在悬崖的中段,挂在悬崖上的一处凸起的峭壁之上。她抬头,看不见崖顶,低头,看不见崖底,转头看四周,一团云雾。如此迷蒙,恍若置身幻境,若不是清晰的记得发生的一切,她只怕认为自己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