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未来之亲传弟子东霞上仙的第二个耳光

作者:伯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姑姑,”润玉衣袂翩翩的走出栖霞殿,一眼就瞧见自家姑姑和隐雀在一旁拉拉扯扯的。

他当然知道隐雀不舍得离去的原因,当年自家姑姑和天后*气,一气之下将自己和旭凤一同带到了翼渺州。

当年自己和弟弟可没少瞧见姑姑和隐雀两个人为了自己和弟弟的事情吵架。

这回隐雀迟迟不愿意离开,肯定打定了注意要让姑姑和表妹两个人一起跟她回翼渺州。

旭凤背着手瞧着姑姑姑父两个人,信步走到润玉身边,凑在自家兄长耳边窃窃私语:“还是先让姑父把姑姑带回翼渺州吧。”

润玉思忖了一下,才有些犹豫的点点头。

姑姑不在的话,天后说不定又要想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和邝露。

但是姑姑在的话。。。。。。

润玉想到了昨天的九天神殿,好尴尬。

姑姑这种爆裂的性子,他已经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了。

姑姑这种随时随地能够爆发的脾气有的时候他也很头疼。

但只要一想到整个天界只有姑姑和邝露是在乎自己的,他又有些舍不得让姑姑会翼渺州。

邝露瞧了一眼自家殿下,立刻便知道自家殿下在纠结什么。她又瞧了瞧旭凤,忍不住和润玉传音。

“公主殿下想要为殿下争取到鸟族大半部分的支持,早就希望能够回到翼渺州。”邝露笑眯眯的瞧着润玉。

润玉愕然一下,转头瞧着邝露温柔的笑容,突然也露出一种无奈又宠溺的笑容:“姑姑这个别扭的性子到底随谁啊?”

东霞一边准备去翼渺州去为自家润玉侄儿争取一下鸟族的支持,一边又拉不下脸。

吵架离家出走的人怎么能拉的下脸不被相公哄回去就自己回家呢。

鸣鹰一眼瞧见自家两个表哥窃窃私语,眨巴眨巴眼睛瞧了瞧润玉。

润玉突然瞥见鸣鹰眼巴巴的瞧着自己,连忙传音过去,让他帮忙一起哄东霞回翼渺州。

“翼渺州可好玩了,不信问问你旭凤哥哥。”润玉带着一种哄骗的意味说着。

对于一只被圈禁十几年的鸟来说,出去玩就是一种颇为诱惑的存在,更不要提被母亲关在一个宫殿几千年的小鸟,能够跟着爹娘一起出去玩就更具有诱惑性了。

鸣鹰眨巴眨巴眼睛,甚至没有询问一旁的旭凤翼渺州是不是好玩,就急急忙忙的跑去和隐雀一起痴缠东霞。

东霞被父女俩缠磨的没有办法,无意间瞥见自家两个侄子凑在一切窃窃私语,无奈的摇摇头。

“好啦,好啦,我跟你们回去还不行。”说着转身将自己女儿抱在怀里,点了点他的小鼻子:“淘气。”

隐雀一脸志得意满的瞧着东霞母女俩,舒了口气才说:“我先回翼渺州安排一下,乖女儿带着你娘随后就来啊,可别让你娘半途溜了。”

鸣鹰天真无邪的搂着隐雀点头应是。

瞧着隐雀离去的背影,东霞瞧了瞧润玉和旭凤两个人前去九天神殿的背影,悄悄地对鸣鹰说:“乖女儿,通知彦佑去翼渺州找我。”

翼渺州的鸟今天格外欢腾,隐雀长老终于把那个难哄的媳妇哄回了翼渺州。

于是翼渺州的大部分鸟儿纷纷自觉的在下界的地方等着隐雀和东霞的回归。

当然,此刻他们臆想之中的大长老也站在他们的最前面,等待自己妻子的回归。

虽然,他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太靠谱。

谁知道那个小祖宗脾气上来会不会真的回到翼渺州来。

“回来了。”也不知谁高喊一声吸引了隐雀的注意力

天上突然盘旋一条金色的龙,呼啸着百般不乐意的落下来,变回东霞的样子。

隐雀瞧见媳妇,乐颠颠的跑了过去。

但东霞没有搭理他,反而仰着头朝着天上望去。

一只凤头蜂鹰扑棱棱的飞了下来,欢呼一声扑进隐雀的怀里。

“爹爹,这边好好玩啊。”鸣鹰欢呼一声蹦蹦跳跳的围着隐雀和东霞两个人转。

隐雀怀着慢慢的耐心一一回答女儿的问题,好半天之后才让人带着鸣鹰出去继续玩。

“他们到底靠谱吗?你带着女儿出去转转吧,顺便让他们认识一下鸣鹰。”东霞一脸疲劳的扑进床上,打发隐雀带着女儿出去玩。

远远瞧不见父女俩的身影了,东霞才懒洋洋的做起来,对着空旷的屋外喊道:“你进来吧。”

彦佑晃晃荡荡的走了进来,瞧了瞧父女俩远去的身影,满脸嘲笑的看着东霞。

东霞瞧也没瞧彦佑,只是淡淡的说:“原本叫你来,是想让你在翼渺州弄出点动静来让我那润玉侄儿蹭点人心,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去办。”

“你满心理是不是只有夜神大殿了?”彦佑虽然答应了东霞的嘱咐,却依然止不住要嫌弃两句。

“那有你什么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你的蛇山,瞧一瞧,她伟大的天后荼姚,究竟独自一个人去见了谁。”

东霞老神在在的瞧着隐雀跟着自家女儿溜溜达达的回来,却突然从天上掉了一条苍绿色的蛇。

一群鸟瞧见一条蛇,全都直了眼,不管是流口水的还是颤抖,都没来得及动的时候,鸣鹰一把将苍蛇抓紧手里,冲进了屋子。

东霞在隐雀诧异的目光中,将苍蛇唤醒。

彦佑苍白着脸色瞧着屋子里或严肃或诧异的几个人,挣扎了半天才对着东霞说了一句话:“天后偷人了。”

天后偷人。。。。。

东霞第一次觉得,彦佑再跟她开玩笑。

瞧着东霞那张颤抖的脸,彦佑信誓旦旦的说:“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说谎,我亲眼瞧着荼姚脱了衣服上了那个男人的床。”说着又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突出一层云雾一样的东西:“那个男人后来发现了我,我再逃走的时候被他打伤。”

东霞瞧着那一团云雾一样的东西,突然浑身颤抖不止。

鸣鹰收起了平时天真的表情,冷着一张脸瞧着彦佑不说话。隐雀以为自家女儿被吓到了,温和的拉着女儿的手宽慰她不要害怕。

鸣鹰瞧了瞧隐雀,却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震动了一下。

鸣鹰伸手划出一个水镜,水镜中,润玉依旧维持着一张温和的脸,只是表情严肃的说:“天后带着穗禾往翼渺州过去了。”

鸣鹰脸色更差,急匆匆的跑到东霞身边:“娘亲,天后往翼渺州来了。”

东霞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让自己的女儿先把彦佑带到别的地方藏起来。

隐雀瞧着自家媳妇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强硬的拉着东霞走回了卧室,将自家媳妇塞进了温汤里面:“你身体不好,斗姆元君不是说过你不能生气的嘛。”

“噗噜噜”东霞干脆变回金龙的原形,一圈一圈的把自己盘起来,然后把脑袋塞进自己的身体下面,再不理隐雀的唠唠叨叨。

隐雀瞧着自家媳妇貌似睡着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出去对付马上就到门口的天后荼姚和他们鸟族的族长穗禾。

荼姚被人发现,在男人的劝说下,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天庭。

穗禾看到荼姚急急忙忙的回来,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知道自家姑姑每年都有一天会出去办事,但是今天回来的却非常快、

穗禾满脸怀疑的瞧着自家姑姑,好奇地问:“姑姑你回来了?”

荼姚稳了稳心神,只是强装淡然的说:“今天谁出去过啊?”

穗禾茫然的瞧着荼姚,好半天才说:“早上东霞上仙带着鸣鹰跟隐雀回翼渺州了。”

东霞回翼渺州了?

“她怎么突然回去了?”荼姚隐约觉得今天那个可疑的人就是东霞派出去的。

“我们也回翼渺州去。”荼姚突然决定,转身就往北天门走去。

穗禾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开口说:“我也跟你回去。”

润玉散了值,跟着邝露前往月下仙人的宫殿去参加花会,待了半天之后,丹朱才在旭凤的提醒下,发现润玉神色萎靡。

“哥哥当了一夜的值,现下恐怕正是困顿的时候,”旭凤瞧了瞧润玉隐隐打了哈欠的样子,忍不住说:“叔父还是让兄长先回去休息吧。”

丹朱茫然的扭了头瞧了瞧润玉,还是赶紧对润玉说:“对对对,大侄子你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

润玉强打精神恭谨的行了礼,才带着邝露往璇玑宫走去,路过北天门的时候,突然发现天后荼姚和穗禾两个人急匆匆的往翼渺州赶去。

润玉歪了歪头,对身边的邝露说:“姑姑今天早上回翼渺州了吗?”

邝露瞧着荼姚和穗禾的身影,神情紧张的说:“所以她们是回翼渺州找上仙的麻烦了吗?”

润玉点了点头,继续说:“我先去通知鸣鹰。”

荼姚趾高气扬的走到隐雀的房门口,隐雀早已经守在门口。

反正左右两句话就是我媳妇累了,你不能进去。

荼姚高傲的瞧着隐雀,并没有搭理任何人,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晦暗暗的,床榻上隐隐约约的能瞧见一个人影,荼姚眯着眼睛瞧了瞧,一条进红色的龙尾巴萎靡的耷拉在床边。

荼姚皱了皱眉头,转身想去拉床帐。

突然,一个瓷白色的枕头扑面而来。

隐雀手疾眼快的将荼姚拉了过去,小声的说:“快出去,她睡不醒要发脾气了。”

穗禾拉着自家姑姑的手,赶忙往屋子外面走去。

隐雀瞧了瞧自家族长,维持着一脸诡异的笑容,用阴阳怪气的腔调说:“恭送天后。”

荼姚瞧了瞧隐雀,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扭过头一脸高傲的走了。

隐雀用鼻子常常的出了一口气,好半天才扭回身回到房间去瞧自家媳妇。

不就是一只凤凰吗?有什么好骄傲的。

东霞瞧着荼姚远去的背影,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

隐雀瞧着自家媳妇的举动,知道今天想要把人留在翼渺州的可能性估计不太大。

东霞出门前瞧着自家丈夫隐雀的表情阴沉,突然凑过去亲吻了一下隐雀,满含亲昵的小声说:“我晚上回来。”

东霞安抚好自家生闷气的相公,转身走出门。

砰砰跳跳的鸣鹰凑到自家娘亲的身边,小小声的说;“我已经把扑哧君藏起来了,保证天后找不到他,还有”鸣鹰瞧了瞧穗禾和荼姚离开的方向,笑眯眯地说:“穗禾自己回天庭了,天后半路上转头会蛇山了。”

还要继续去见奸夫吗?东霞的额头冒起了青筋。

东霞阴沉着脸转身向着蛇山跑去,她到底想要瞧瞧,那个能够诱惑天后的男人到底是谁。

荼姚急匆匆的赶回了蛇山,被一个男人拉进了屋子。

“找到是谁了吗?”男人声音急切。

荼姚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是隐雀的人吧,往翼渺州跑去了。”

男人听见隐雀的名字,明显愣了一下。

荼姚瞧着男人的反应,嗤笑一下:“你和太微怎么都那么害怕那个女人,连听到她男人的名字都这幅表情。”

男人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和太微,都亏欠东霞太多,总是忍不住想要让着她点。”

荼姚咬了咬嘴唇,一脸悲伤又委屈的表情:“你们觉得亏欠她便要委屈了我吗?”

“我一直被你们兄弟两个玩弄就是活该了吗?”荼姚泪眼婆娑的对着男人嘶吼。

“分明是你自作自受。”门口传来一个女子愤怒的吼声。

男人一眼瞧见门口愤怒到浑身颤抖的东霞,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东霞愤怒的瞧着屋子里面的两个人,丝毫没有理会自己身后跟上来的隐雀父女俩。

东霞大踏步走到男人身前,盯着男的那张满含讨好笑容的脸说不出话。

荼姚心怀委屈的瞧着自己面前的几个人,觉得尴尬不已。

男人仿佛想要打破这份尴尬一样,开口对东霞说:“东霞,其实我。。。。。”

后半句没有说出口,东霞的一巴掌便实实在在的打到了男人的脸上。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东霞愤怒的吼声直传九天。

“还有你,”东霞转过身对着荼姚愤怒的吼叫:“当初看不上他的是你,现在和他搞在一起的还是你,你的脸呢,天后陛下?”

“你若是真喜欢他到了要出轨的地步,为什么当初又要放弃他?”

东霞没有继续跟荼姚怒吼,只是转身继续跟男人怒吼:“还有你,既然已经决定继续留在这里,为什么还要跟他们扯上关系,你不是决定再不承认我们了吗?”

“明明是你先抛弃我们的啊,廉晁。”东霞怒吼着哭出了声。

廉晁皱着眉头将哭泣的东霞搂进怀里,习惯性的开口安慰:“是我们错了,东霞,不要哭了。”

东霞挣扎出廉晁的怀抱,拒绝在听自家大哥的解释。

荼姚同样泪眼婆娑,好半晌才怒吼:“你以为我愿意?”

东霞转过身,发现荼姚也浑身颤抖的瞧着廉晁瞧。

“当年是太微和廉晁两个人做得决定,我只是他们交换的物品而已,你明白吗?”

东霞愣住了,他从没有想到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的两位兄长。

东霞转身去瞧廉晁,她一瞬间在廉晁的脸上看出了所有的真相。

“你们做得好啊?”东霞笑着说,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兄长原来都是那么虚伪:“我的两个兄长,一个为了权势,能够弑父弑母,一个为了女人能够不择手段。”

东霞瞧着廉晁不说话,他没有办法相信,自家温润阳光开朗的大哥可以为了荼姚能够和太微达成那样的交易。

他更不能相信,太微居然能够为了权利同意这样的交易。

“我可以放弃天帝的位置,也可以不在找你的麻烦,”年轻的廉晁一脸阴冷的对着太微说:“但是,每年的今天,你必须让荼姚陪我一天。”

太微愣了愣:“陪你一天?”

“他怎么跟你的,那一天就怎么跟我。”廉晁邪恶的对太微说:“否则,这个天帝的位置,你这个弑父弑母,屠戮兄长的十恶不赦的人,能在天帝这个位置上待多久?”

太微面色阴冷,瞧了瞧荼姚不敢置信的脸孔,默然的点头。

东霞苦涩的笑着,他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所有人,廉晁瞧着东霞,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层薄薄的薄冰从东霞的腿上向上蔓延。

廉晁一把将东霞抱在怀里,面容煞白:“东霞你别生气,东霞我们错了,东霞你振作啊。”

隐雀发现东霞的不对,一把将廉晁推开,抱着渐渐冰冻的妻子,跺跺脚转身向九重天飞去。

延伸阅读

神州易物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se83.shtml
专职平台,全新模式,让您能够让您将自己不想要的物品换成想要的物品,节省自己的经营成本

艾芽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nltm.shtml
艾芽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帽子、袜子、三角巾、围嘴、八角巾、罩衣、爬爬服等、帽子、袜

达旨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x82z.shtml
达旨包装主要生产各种汽泡袋、珍珠棉袋、PE、PP、OPP、PO塑料袋、拉伸膜。BOP

山海情珠宝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sy36.shtml
“山海情”饰品连锁从佛教文化,饰品文化与传统文化中寻找切入点,将三种文化融和在一起。

一休歌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6fjo.shtml
一休歌量贩式ktv加盟,一休歌量贩式ktv隶属于广州市一休歌量贩式ktv影音科技有限

美国乐力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yon1.shtml
乐力洗发露加盟总部乃集研发、生产与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日化企业。公司长期致力于日用美发

鸿达旺运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gsm0.shtml
陕西鸿达旺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己任,以“传播善行传递大爱”为

酷小孩童装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z4b.shtml
酷小孩童装采取多品牌、多款式、多品类、更新快的产品策略,以满足消费者不断求新的需求心

亨源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g448.shtml
亨源包装盒总部生产销售工业纸板、标准灰纸板、双面白纸板、牛卡纸等系列产品,常年供应宝

双沃加盟  http://www.rosemountainmanor.com/xp4d.shtml
双沃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发夹、发箍、发圈、皮筋、挂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晚风和你最温柔第6章在线阅读

    闯进大殿里的这个人,浑身笼罩在一团光雾里。这团光雾透明晶莹,能从这一边看成到那一边的景致。但光雾里包裹着的那个人,却在众人眼前虚无缥缈。这人——或者说是这团光雾来到纪铭山的近前,也不见的怎么施为,纪铭山xiong膛上的冰血渣子就融开了,然后结成一大片褐色的血痂子脱落了下来。纪铭山艰难地自地上坐起了身

  • 异界造物主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选择待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封修走到一边,拿起靠在墙角的剑,就往天台的门走去,不过话很明显是问孝的。“我...我跟你们一起走。”孝犹豫了一下,看着跟在封修身后的丽和沙耶,只剩他一人的天台显得格外冷清恐怖,说着不禁加快脚步跟上了修。“要开始了”来到门前,封修拔出了自己的剑,剑宽三指,约有一臂长,对

  • 小可爱,跟我回家第九章

    现在的皇上对比几年后,眉宇间少了份凌厉,和油然而生的震慑力。犹记得上一世秦氏一族倒了后,皇上登基十年如一日,后宫无所出,没有子嗣这是皇家禁忌,文武百官开始慌了,各怀鬼胎,紧接着联名上折,甚至提出大量选秀来充盈后宫,严重到有点资质的官员称病不上朝,皇帝却一句令下,既然老了,想返老还乡,朕准了,圣旨一下

  • 还珠同人之雍正重生在线阅读第2节

    “阿嚏,怎么一股怪味?”一股刺鼻的,酸酸臭臭的气味飘乎乎的传到张扬的鼻子里,实在难以忍受的张扬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堵住鼻子。“还装死不?起来干活,最近生意好,前面都忙不过来了”眼睛一睁,首先映入张扬眼中的是一个打着棕色的布鞋,就停在张扬鼻子前面一寸的地方,那些难闻的酸臭从鞋子里一股脑的冒出来。“这是哪

  • 你是我的那一位得密报太师暗设计,至蜀地御猫遭鼠戏

    翌日一大早,展昭与白玉堂二人便踏上了漫漫的寻人之路。而这边厢两人才刚上路,庞太师府便开始蠢蠢欲动。庞府大堂上,庞吉一边品着茶,一边漫不经心问着身边的心腹:“开封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那人忙上前答道:“回禀太师,听闻那包拯已经打探到陈家余孽的下落,派了人秘密前往长生村了。”“哦?派的何人?”“就是那四

  • [网王]你好,二周目的真田少年在线阅读第9节

    这……这……这是个什么奇怪的电视剧狗血场景啊?!!回家的诱惑???流星花园??还是继承者们??宋梓安清了清嗓子,指着闵玧其向金南俊介绍道“这是闵玧其,一位93年的热爱音乐的哥哥。”这个闵玧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看这脸,也太白了,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不知道男人就是要黑才帅吗?还有这身材,也太矮了吧,

  • 男主她撩不动在线阅读第7章

    TY公司的王者荣耀比赛定在星期三下午,十个部门根据抽签结果,两两对决,每次三局两胜,赢的部门进入下一轮,直到比出前三名。这个比赛公司的噱头弄的十足,早就买好了一个直播平台的广告位,打算全程以直播的方式进行。第一轮运气好,抽到的是一个老年参赛队,参赛者平均年龄35岁以上,接触这个**时间最长的人也没超

  • 平凡女孩的幸福法则在线阅读第10章

    虽然琴酒和伏特加两人先行离开,不过宫本寒还是很快的就追上了他们两人。此时的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就和白天的时候不一样了,并且在他有意的掩饰之下,此时的他比真正的他要矮小一点。宫本寒的身高在大约有178cm,但是现在他的样子,不管怎么看最多也就170cm,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曾经从商城里购买了缩骨功的缘故。再

  • 三生三世似锦年华在线阅读第9章

    叶凌似有所感,觉得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在审视自己。也顺着目光传来的方向回望过去。只见一个身传峨眉服饰23,4左右,模样英俊,一头齐肩长发盘起,头上插一发簪,背上背一把飞剑的少年正目光锐利的审视自己。眼神中散发出浓浓的战意,好似一把久未出鞘却又不甘寂寞的剑一般。两人立时目光相对,先是由然而生一股惺惺相惜之

  • 不吃,滚!初次见面

    徐晚笙有些疑惑,老太太毫无疑问是很不喜他的,再加上他也算不得徐家的人。所以肯定也不可能叫他过来用膳,他在这个时候不请自来来做什么?只见帘子被门口的小丫鬟掀开,一少年走了进来。只见少年似乎还未长开,十四岁的身子非常的单薄瘦弱,但是却个子已经很高,五官长得精致,脸色极白。也不知道是因为外面风太大了穿的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