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才没有蹭热度之赎金(4)

作者:禾息宁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4章

日尽黄昏,雀晚照扶着磨盘,她好话说尽,坏话说绝,然而这两位还是油盐不进!

口干舌燥,心力交瘁。

耳边一直都是“咔嚓咔嚓”的砍柴声,砍柴人正是阿七。

他砍柴时很是专注,只要天黑之前砍完这些柴,老板娘就允许吃饭了!加油!

还剩下最后五根柴了。

雀晚照握着金算盘走过去,她蹲在了小木桩的对面,此时阿七正将小斧举高……

“阿七,先别砍了。换你去问问,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人,家住何地。”

这个小正太和虬髯大汉都是三缄其口,身上没钱,口中没话,这让雀晚照去找谁来赔钱?

阿七的动作停滞在空中,说道:“手持双刀,招招致命,此乃叒刀堂的功夫,袖口三朵**,入门九年弟子。”

那虬髯大汉一怔,他娘里娘气地问道:“你如何知晓?”

阿七没有理他,而是看向那煞气逼人的小正太,说道:“雕花软剑,觞形腰牌,你是南觥山的人。”

小正太呼吸一窒,因为他的腰牌已经塞进了腰中,此人又是如何知晓的?

阿七面无表情地说完,手中斧子落下,将柴劈成两半。

最最吃惊的自然是雀晚照,她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你……你你你你……你眼睁睁看着我问他们这么久,你竟然半个字都不说!”

阿七手上劈柴动作不停,继续说道:“我……我给忘了。”

好好好……雀晚照除了心累还是心累。

雀晚照从正太怀中收缴了腰牌,又将大刀上的黑色绦子解下来,这样便有了信物,她正要离开后院上楼去找白亦山修书一封分别送往两地,交钱赎人。

“老板娘!”阿七将小斧子搁置在木桩上站起来,叫住了她。

雀晚照满心都在想着赎金的事,回过头看,看到阿七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如何形容这样的眼神?

那种炽热的情感喷涌而出,仿佛要将雀晚照淹没其中。

再配上阿七谪仙一般的面容,试问雀晚照如何能不心动?

此情此景,连被绑缚在磨盘上的二人都感受到春意荡漾。

阿七缓缓勾唇,慢吞吞地说:“柴劈完了,我可以吃饭了吗?”

“……”

金算盘毫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就像是孤男寡女,天雷勾动地火,眼看好事将成之际,然而突然来了一句——早些睡吧。

【微笑中透露着疲惫.jpg】

“吃吧,等你吃完我再回来收拾你。”雀晚照扶额叹气,还以为他会说什么话呢,她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瞬间崩塌,这个阿七还真是气死人的一把好手。

两封书信已经送了出去,从这里到南觥山约有五百里地,再到叒刀堂约有三百里地,只等几日便能收到回信。

在收到赎金之前,这两个人还不能饿死。

雀晚照回到后院,见他们二人都在闭目养神,她拍了拍巴掌,问道:“二位可想吃点什么?”

小正太立刻抢答:“老子要吃烧鸡!”

虬髯大汉随后说道:“人家晚上不用晚膳,明日清早想吃薏米五仁粥,要熬的时间久一些,提前说一声,多谢姐姐啦。”

雀晚照略一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小正太不敢相信,这老板娘精打细算,怎么都不像一个能给他做烧鸡吃的人,于是追问道:“当真?不过我好像闻到烧鸡的香味了。”

雀晚照推开厨房的门,回头怒道:“问问而已,你们啊,先饿上一天也不会死的!砸了我的店还想吃鸡?!做梦!”

她回手关上门,看到阿七蹲在灶旁,像是正在引火。

其实生火并非易事,比如雀晚照,已经来到这里半个月,她几次点火都差点炸了厨房,最后为了不想破费重盖一间新厨房,她决定再也不生火了。

“你在做什么?”

雀晚照对方才阿七的那个眼神念念不忘,所以又折返回来,说是盯着,其实内心另有计较。

后院养的鸡鸭鹅当然不能杀,墙上挂的猪牛羊肉当然不能煮。

炉灶旁摆了两个土豆,原来他早就生好了火,只是在烤土豆而已。

外面夜色如墨,更深露重,雀晚照这副身子体寒得厉害,她看到火光跳跃,不禁伸出手在火前烤了烤。

她从不离手的金算盘被搁置在膝盖上,一双冰凉的手终于暖了起来。

阿七将手靠近火旁,迅速将土豆翻了一面,防止烤糊。

他的动作很快,只一瞬就翻好了,雀晚照不禁想,若是她的话,怕是手就要烧了,那就不仅能吃烤土豆,还有烤人爪。

土豆烤熟,香味四溢,满室都被充盈了香气,雀晚照闻着,提起了精神来。

阿七伸手摸了个碟子来,将其中一个土豆放在上面,递到老板娘的面前。

原来这其中的一个,是给她的。雀晚照犹豫片刻,但还是接过了碟子。

土豆在徐徐氤氲热气,她其实……此番前来……是……

金算盘的声音本来就是机械音,它一笑起来,简直就是折磨雀晚照的耳朵,不错,它正是在拷问她的良心:“请问什么叫自惭形秽?”

方才在房间之内,雀晚照将烧鸡的一只鸡腿扯下来包得严严实实,打算要当着饿了一天的阿七面前吃掉。

别问为什么!

然而现在看着面前被烤成金黄色的土豆,她感觉袖中的那只鸡腿燃烧了起来,好烫……

“喏,给你吃的,别误会,我只是怕你饿坏了不能再干活而已,哼。”雀晚照口是心非地取出油纸包,塞入阿七的怀中。

阿七的视线从鸡腿到雀晚照再到她膝盖上的金算盘,突然说了一句:“老板娘,你算盘上的吊坠可真好看。”

雀晚照惊了,这个……这个小金元宝的坠子正是他的啊!他莫不是认出来了?!

紧张……

“废话那么多,早点吃完就休息吧,还是老规矩,明天把今天被砸坏的桌子劈成柴!”

雀晚照说完赶紧溜了,生怕留在厨房内自露马脚,毕竟她做贼心虚……

回到三楼房间之内,雀晚照将头发拆开,披头散发地坐在桌前算账。

她是三月初一来到这里的,今日是三月十五,来此地已有半月。

客栈被砸五次,后院着火一次,门口灯笼丢过两次,被砸是照价赔偿,没有盈利,着火丢物是亏损,期间白天偶尔有路过打尖的食客,这是仅有的收益。

算珠一阵拨动,半月来,收益竟然是……九两零二百五十钱,加上之前有且仅有的四个铜钱,还有道士当场赔的二十三两,那就还有三十二两零二百五十四钱。

好在这四个伙计只需要管吃住,不用开支月钱,否则雀晚照怕是要疯。

“金主,你说我半个月才赚了这么点银钱,何年何月能够赚够五百万两啊……”

金算盘沉吟片刻,说:“看你的喽,如果你在此间寿命尽了还未赚够,那便既回不去,又留不下。”

这么狠毒!

倏然听到隔壁传来声音,是阿七回来了。

雀晚照推开桌子,露出墙上那个被阿七打穿的洞,本打算偷看一眼,谁成想这个洞竟然被阿七在另一侧给堵住了。

?他竟然发现了!

那么大的一个洞,除非像陵惜那样的盲人才会看不到吧!况且连陵惜都不用眼睛去看,而阿七的身手高到没边,发现这处更是轻而易举。

“老板娘有事吗?”

隔壁传来阿七的询问声。

“我……我在找猫。”雀晚照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养在客栈的那只大橘猫每天夜里都出去玩,才不会回来呢。

阿七继续问道:“它应当在房顶,要抓它回来吗?”

雀晚照本来就是随便乱说的,有个台阶下就可以了,“不用了,你睡吧。”

挪回桌子,雀晚照才长出一口气。

一墙之隔的另一侧,阿七还没有睡,他挑灯夜战。

其实并非是练功,而是在雕刻一块小木头。

这是上好的红木,是他从被砸碎的桌椅中捡出了一块干净平整的。

阿七小心翼翼地刨着木头,他每刻一会就停下来回想片刻,再低头继续雕刻。

直到翌日天亮,蜡烛燃烧尽了,他才雕刻完成。

他拿在手中比量了一下,和老板娘金算盘上的金元宝坠子一模一样,最后在中间钻了一个孔,穿过红绳戴在脖子上。

如此焚膏继晷一夜,他终于心安了。

延伸阅读

香村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pxtw.shtml
香村化妆品,借着十年外贸经验的积累,于2012年正式成立“香村”植物香氛个人护理品牌

远东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y5rz.shtml
远东厨具总部是不锈钢锅、汤锅、炒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古韵古典秀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nv88.shtml
古韵古典秀连衣裙经销的民族风裙子、连衣裙、女式T恤、绣花鞋子,靴子。民族手工工艺品、

一枝春面膜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u6tp.shtml
一枝春面膜加盟。一枝春面膜是一枝春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品牌。一枝春面膜专业提供优质面

龟博士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gbsi.shtml
在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中,龟博士汽车美容凭借多年成功的连锁体系营运经验,结合高明的技术支

未来之星幼儿园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6nof.shtml
未来之星幼儿园所属公司北京原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教育研发、投资、运营、管理为一

波莱洁洗衣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n0op.shtml
上海洁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主要经营,水洗,水洗机,水洗设备,水洗机设

悦悠韩式生活百货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6vis.shtml
悦悠韩式生活百货产品丰富,品种齐全,各种产品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符合人们的审美,市场

瀚禾天伊饰品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sm13.shtml
瀚禾天伊是瀚灵天赐(北京)珠宝饰品有限公司的宝石饰品品牌。瀚灵天赐公司成立于古老而极

福德林西点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szsy.shtml
北京悦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金100万元,公司前身为着名的中式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愿在种花家之第九章(9)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至于为什么用“又”这个词我不得而知。非常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像是在一个密闭的空间。这里像一座华丽的宫殿,把我困了起来。外面“啪啦!啪啦!”地下着雨,天气十分阴沉,就像是我此刻的心情,难受,郁闷,想要到处宣泄。我的风湿骨又来了。它困扰

  • 污名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开始,王路除了完成指定份额的工作之后,下午就会去藏书阁学习,而赵颖也是会到场一个时辰解答一些王路的疑问,王路现在正在看的是一本介绍基础常见的千种灵植的书籍,厚厚的书籍每一页都简单的介绍了一种灵植的特性并且附上一张水墨插图,方便辨认,现在王路就是强记硬背这些知识,这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些灵植

  • 将天破第三章在线阅读

    换了一条行进路线,果然路上没有太多人了,道家讲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避开了太多的人烟,果然是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五峰山的各个支脉景色各有不同,但是由于财力的限制,除了主峰葵石峰在大举开发之后变成了旅游的胜地之外,其他的几座山峰依旧是保留了最原始的特色,一路上给了三人不一样的游玩体验。汽车一路行进,在快

  • 四洲传奇在线阅读第1节

    刘羽航,男,16岁。一个名字非常普通的学生,不仅名字普通,他的长相、身材、家境、交际能力也非常普通。唯一不普通的是他的成绩,因为他的成绩连普通都算不上,整个初中时期他所有考试的成绩在班上排名稳居后十位。而造成他成绩垫底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学校里基本就没有认真听过老师讲课,他的生活里只充斥着小说动漫**电

  • 我为蚁狂在线阅读枪杀

    “跑啊!跑~”响亮的喊叫顿时震惊吓蒙了的众人,腿软拼命的逃离此地,但同时也动怒了那红眼恶魔,“呀~呀~”的声音如同地狱般穿来的催命符紧紧跟随着,众人心跳加速到极致飞奔冲刺着那毫无终点的红线,突然身后传来痛苦的尖叫声,“啊!救命啊!等等我~上铺~~”吴琪一回头就对上那泪水汪汪饱含惊恐的黑珍珠般的瞳孔,

  • 每24小时奖励一项艺术之跨年夜小番外(6)

    “金鱼姬,突然把我们喊道这里,有什么事情吗?”身着紫色十二单衣的纲吉坐在竹子上,慢悠悠的跟着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的金鱼姬来到了并盛的后山,令纲吉没有想到的是,这里聚集了他所知道的所有女性式神。眼尖的妖刀姬一眼就看到了朝着这个方向走来的金鱼姬,开口询问道。“哼哼——”金鱼姬坐到纲吉的身边,拿出一个小喇

  • 九泉之下斗魔域在线阅读第一章

    辰国元昌二十五年初春。一辆普通平实的马车,在一个普通的年过半百的赶车车夫不急不缓地追赶之下,从永嘉城的南门,缓缓进入了永嘉城内。时值春日,永嘉作为辰国京都,自然是热闹无比,马车才刚刚入城,掀开的车窗帘内,便伸出了半个少女人头,看着街市上热闹的场景,女子紫葡萄一般的眼珠子随意扫了几眼,眼中闪过一抹惊叹

  • 数码之无敌变身之意料之外的十七岁伊始(上)(4)

    即将十七岁的鹤野绮丽终于迎来了自己期盼已久的第一次休假。两年多以前,她本就想着休假的,可是追回宇智波佐助小组作战失败,回来了几个重伤员,让本来已经打包行李准备出发的她,不得不放弃了原定的旅行计划。后来又因为五代目火影纲手姬要大力推进开展医疗忍者培养计划,木叶医院和医疗班也要全力配合。她虽然不是忍者,

  • 混在三国当军师第六章在线阅读

    “哎一古,汗水都流满脸了呢,很累吧?”其实江南并不是没有跳过舞,毕竟之前公司定的是五个人的MIssA。但是江南的舞蹈实在不敢恭维,完全没有天赋,一点都没有的那种。但是她的词曲创作却异常优秀,音色多变加之名牌大学出身这才得以出道。小孩嘴犟道“不累,我们是小公司竞争不激烈,怒那一定更辛苦。”听到田柾国的

  • 忆炙之杀人偿命

    裴御是从不允许季如歌进自己房间的,加上季如歌从来不敢这么和他说话,着实在意料之外。虽然季如歌未经同意就进了房间,但现在裴御的确应当先退出去,于是他很快转开视线摇着轮椅出了浴室。忽然有人闯进来是杜墨言没有料到的,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是能进房间十有八九是季如歌的丈夫,却没料到季如歌的丈夫居然是个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