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洛娜215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宫殿最顶层外面吹了半夜的风,月华才带着樱九回去了。回到书房不久,天帝身边的引士官来到了照君山,两位宫人将他引到书房。

引士官是天帝身边负责接引仙官的人,天帝事务繁忙时,没办法自己去用神识传唤仙人,便交由引士官去做接引人传唤。

引士官进到书房的时候,月华正在和樱九半躺在塌上看书,两人看的风土游历志,都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在引士官进来照君山的时候,月华便已经察觉到了,他看到引士官,将传神仪收起来放入怀中。引士官上前对月华行了一礼,道:“月华仙君,我奉帝君之命前来,请仙君去乾神殿商议要事。”

月华点头,同引士官去了乾神殿见天帝。

到了乾神殿中,月华对坐在高位上的天帝遥遥一拜,乾神殿中仙气云雾缭绕,更衬得月华面容缥缈清冷。

天帝虚扶一下,对月华道:“月华,上次御凌有要事,便托你去处理妖界的事,现如今御凌回来了,妖界那边你派去的人可以收回来了。”

月华颔首称是。

天帝又接着道:“岐州地界前几天不断有人在本君的神像前祷告,说希望岐州新出现的魔物能够被收服,不要再出现魔物祸害人间的事了。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两个人被那新出世的魔物害死了。”

传神仪此时在月华怀中,樱九透过月华的外袍竖起耳朵听着,听到魔物害死了两个人,惊了一下。

月华道:“帝君想让月华去岐州收服魔物?”

天帝手搭在王座的扶手上,指腹摩挲着上面的龙头,半阖着眼道:“收服便不必了,直接杀掉便是。”

月华没有在乾神殿中待太久,领了天帝的命令走出了殿门,樱九已经憋不住了,对月华道:“我们现在就去岐州吗?岐州这地名好像有点熟悉啊,似乎听过没有多久。”

月华将传神仪拿出来放在手上,传神仪中呈现的是樱九揉着脑门在思考的样子。月华看着她,道:“我们看过的那个故事,岐州某天来了一位白眉道人,降妖除魔,守护了岐州一个镇子三十年。”

“啊啊,我想起来了。”樱九拍了一下爪子,道:“所以这个岐州就是书中的岐州么?”

“正是。”月华道:“我们现在就去岐州,就当带你去人间玩玩。”

月华在人间的身份是一个潇洒的剑客,穿着江湖人士最常穿的衣服,长发高高竖起,背上背着一把重剑。他隐藏了真实面容,少了几分清冷俊逸,却多了几分阳刚洒脱。

到了人间,樱九乍一看到月华的模样,险些以为月华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被什么人劫持了,而传神仪也落到了敌人手中。

“主人,你怎么换了个样子?”樱九疑惑的问出口。

月华给樱九解答道:“在人间用原来的面容和身份行事多有不便,不如换个模样,你若是觉得这个模样不好看,我再换一个便是。”

“不不不,”樱九不停地摇头,“超级好看,虽然看着和主人真实的面容不一样,但是神韵还是一样的。”

月华停下的地方是一家客栈,此时是傍晚,天幕灰沉沉的,周围都是匆忙小跑着回家的人,便也没有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月华。

月华走进客栈,小二在他身后关上了门,客栈一楼大厅里早早点起了灯,这实在是不同寻常。

掌柜从柜台后面出来,对月华拱了拱手,道:“这位侠士,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天黑了,小店现在要关门了,可只接受住店了。”

月华道了声“住店”,便顺着楼梯去了二楼。

掌柜在身后对小二道:“快给贵客安排天字三号房,拖拖拉拉的慢死了。”

月华轻车熟路的进了天字三号房,很显然对客栈的房间安排很是熟悉,一看就是没少来过。

樱九想到在客栈外面看到的人们行色匆匆的模样,问月华道:“太阳不过刚刚落山而已,为什么人们都急匆匆的回家呢?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很热闹的时候嘛?”

月华站在窗前,看着一楼大厅里几个还在吃饭的人,道:“因为岐州这几日新生的魔物的关系,魔物害死两个人足以搞得人心惶惶了。更何况,这两个人还不是一般人,是以除魔为己任的道士。”

樱九惊讶不已,道:“你怎么知道死的两个人是道士?”

月华道:“他们说的。”

樱九也跟着侧身看向一楼大厅,耳朵抖了抖,前倾着猫头去听那些人的谈话。

一个刀疤脸的男人对同桌的同伴道:“我现在都怀疑,传说中那个白眉道人真的这么厉害?不会是虚构的吧,毕竟现在死的这两个道人如此不堪一击。”

同伴饮了一口酒,“啧”了一声,不知是在感叹杯中酒香醇,还是在感叹这两名道人道行太浅,只听他道:“大哥你又不是不知,现在的修行之人哪里还有以前的修行者那么踏实努力,全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浮躁的很。我觉着吧,倒不是那魔物多么厉害,就是这道人太不中用了。”

刀疤脸猛点头,道:“兄弟说的极是,你说若是我对上那魔物,胜算有几分呐?”

同伴看刀疤脸一脸凶相,两人结伴来此,也不敢得罪,便道:“那肯定是大哥赢啊,一个刚出世的小魔头,别说打了,看到大哥浑身肌肉也得吓的尿.裤子了哈哈哈......”

刀疤脸很是受用,大掌拍着同伴的肩膀,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月华坐到桌边的凳子上,樱九环视了一下房间的摆设,家具还算齐全,房间还算整洁干净。想到天帝说的一直是月华与魔族打交道,问月华道:“主人,你是不是见到妖魔就杀啊?”

月华摇头,道:“我只除祸害。神、人、妖、魔,各自有自己的出身,只要彼此之间互不干涉,便没有什么对错之分。这次是魔物降生在人间,为祸人间,是魔物的错,除掉它是顺应天道。”

小二将水抬上二楼,站在天字三号房门口,听到月华在与人说话,想来这里又来了别的客人。待月华声音落下,小二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去,将吃食放在桌上,左右环视了一下房间,没有看到除月华之外的人。

小二心中升起几分疑惑。

最近岐州人人自危,一丝风吹草动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般瘆人,小二想到魔物现世,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也没有和月华说话,跑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樱九看人出去了,盯着桌上的吃食,又眼巴巴的看着月华。

月华却像是没注意一般,问樱九道:“岐州这么大,你为何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

樱九满脑子都是吃的,思绪也断片了,跟着月华的话问了出来,“主人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

“我还以为你也能察觉到才没有问我呢。”月华道:“这里魔气最重,所以......”

“啊!!”

一声尖叫划破黑夜,紧跟着是门板晃动声和人们急速行走的声音。

叫声离天字三号房并不近,在天字最边上的十号房门口。月华将传神仪放入怀中奔过去,那里已经聚了十几个人,都是住在附近客房里的客人。

月华从人群缝隙中挤进去,看到里面躺着一个穿着道袍的人,这道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整张脸已经变成了酱红色,印堂上面凝聚着一团浓浓的黑气,两只眼睛被挖去,露出两个血窟窿,还在不停地往外渗血,显然刚刚被害死不久。

樱九也被这人的死相吓了一跳,缓了缓对月华道:“这魔物果然只害道士,怕不是和道士有什么仇恨吧。”

月华道:“也许是,他刚被害死,魔物一定还在这里。”

可是围着的这十几个人中,没有一个人身上带有魔气,难道是他猜错了吗?

月华退出人群,走到天字十号房门口,将门推开,他刚刚一脚踏入,一团浓烈的黑气从窗口窜出,飞快的逃离了客栈,月华紧跟着追出去。

他刚刚离开,小二就一步一步挪到掌柜身边,在他耳边悄声道:“掌柜的,那个天字三号房的客人很可疑,我亲耳听到他和人说话,可我进去之后并没有看到别人,我觉得和他说话的那人,就是杀人魔。掌柜的......”

小二还想说什么,被掌柜踢了一脚,骂道:“就你假机灵,还不快去报官!”

小二看着外面浓浓的黑夜,似乎有巨大凶猛的怪兽潜伏在其间,他抱着手臂欲哭无泪,如今当真是提着脑袋过日子了。

月华一直追着那团黑气,却一直没能追上,樱九想着,那魔物确实是很厉害,能悄无声息的杀了三个道士,的确不是普通魔物。不够庆幸的是,月华没有跟丢。

那团黑气在一户人家的围墙处停了一瞬,直接进了院子里,月华紧跟着翻身进了院子,院中黑漆漆一片,树木影影重重,房屋的窗子像是怪物的眼睛一般,带了几分阴森味道。

月华循着气息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进去之后,他向床的位置走去,因为这里的气息更为浓重。

走到床前,月华刚想伸手掀开床帘,一只尖细的手从里面将帘子挑开。紧接着是一个女人扯着嗓子的尖细叫声,“救命啊,有采花贼啊!”

外面顿时火光大盛,有人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光亮照满了整个房间,月华和樱九才看清,床上有一个裹着被子露出半张脸的美丽女子。

樱九只道,都怪今晚没有月光,才让她有一种这里是一处荒废的院子的错觉,没成想这里住了人,还住了一个大户人家。

借着火光,樱九看到这房间已经挤进来十个左右穿着奴仆衣服的人,想来是这户人家的家丁,他们将月华围在包围圈里,有两个挡在床前,一副防止月华伤害床上那个女人的样子。

他们之中,并没有人说话,只是个个面容坚毅,死死的盯着月华,月华只是稍稍动了下,他们便将棍子紧紧的握在手上。

过了一会,有人迈着步子从外面走进来,脚步声听起来很焦急,但是因为身体太胖的原因走不快。这人走进屋里,直奔女子床前,掀开帘子将人紧紧抱住。

“婧儿,你没事吧。”

女子埋在来人怀里大哭起来,“老爷呜呜......吓死贱妾了,你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呜呜......”

这人正是这户人家的主人,一个富裕又肥胖的员外,床上这女人正是他的小妾。

刘员外被脸上的肉挤得几乎看不清的眼眯成一条缝,他回头看着月华,恶狠狠地道:“来人啊,将他压住,你们俩赶紧去衙门,就说有采花贼闯进了我府中,被我亲手活捉了。”他说完摆摆手,“快去快去!”

樱九不由得担心起来,纵然月华是仙人,但是这里是人间,真的被抓进牢中可就不是小事了。

她焦急道:“主人,你快点逃走吧,被官兵抓住可就麻烦了。”

月华却是一直在感应着魔物的方位,感觉到那气息停在一处不动了,抬腿向着房间外走去。

家丁不知道该让路还是直接横刀挡在月华前面,兴许是没见过被人围攻还敢往外走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倒是胡婧儿眼尖,看到月华已经走出门外,急急地推了推刘员外,娇声道:“员外你看,那人要跑了。”

员外放开胡婧儿,抬手给了最近的那个家丁一巴掌,怒斥道:“让你们压住他,你们在做什么,一群饭桶,老子白养你们了!”

家丁急忙追出去,继续将月华围住。

然而月华却像是没看到他们一般,依旧向前走着,沿着回廊,停在一个房间门口。员外吓了一跳,自己跑过去张开手臂挡在门前,几个家丁见状急忙围在员外身前,将月华挡在了外面。

月华停住脚步,员外气喘吁吁道:“你若是想要银钱,本员外给你一些便是,但你私闯民宅,骚.扰我家婧儿,便是你的错了。我本想给你公平对待,直接送你见官,让县老爷处置你。但你这登徒子,又想进我儿子房间做什么!”

月华还未说什么,员外又咬牙接着道:“你这人忒的嚣张,不让你吃点苦头,都对不住我的婧儿。你们,去,给我狠狠的打!”

家丁齐声应“是”,冲上前举起棍子对着月华狠劈,月华躲过,站在灰暗的房顶上,神色淡淡,对员外道:“你家有妖。”

月华不能直说这家有魔物,这会引起他们的恐慌,不如说这里有妖怪,反而可以借着除妖的名义继续探寻魔物。

可是这话却是没人相信,胡婧儿披着外裳在家丁的保护下走过来,抬脸对月华道:“我呸,你家才有妖呢!”

延伸阅读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之第十章(10)  http://www.dinogame.cn/gz21.shtml
在想了一番却仍然没有思绪后,路箐果断地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依照路箐的想法,这估计又是

雨过(盗墓笔记同人)精灵市场  http://www.dinogame.cn/xbzf.shtml
次日清晨,太阳才刚刚升起,但是霍普已经早早的起了床,昨天幸亏大黑及时赶到,他们才能逃

天命剑帝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nogame.cn/djxr.shtml
从甲板上回到自己房间后,谢莎顺着中午的借口,干脆地装病,让女仆茱蒂将晚餐送到了房间来

烈酒入喉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nogame.cn/6wnd.shtml
“他们又逃走了?”杨黎看着报纸——今天早上的了,蝙蝠侠携带着满身疲惫回来,情绪倒不算

我的反义词是你(恋与制作人)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nogame.cn/pxxt.shtml
叶文胜不紧不慢地说道:“知道啦,知道啦,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不文静,长大了谁敢娶你”。

附庸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dinogame.cn/apzr.shtml
“绘理,我是福泽谕吉。以前在诊所我当过你们的保镖。”银发男子开口说道。谢谢你,帮我缓

香蜜之拆郎配之什么?真的是初吻?  http://www.dinogame.cn/bcwm.shtml
回到房间的慕晓晴,一下就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把头蒙住。“哎呀丢死人了!”慕晓晴在被窝里

伏徒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nogame.cn/696w.shtml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战国四处看了看,小小的监室被打造的密不透风,即使他心里很清

此生幸逢君可爱的驭剑士  http://www.dinogame.cn/uio2.shtml
身为苏晓雨的青梅竹马,林轩可是知道她的笑容越是灿烂,说明她心中越是愤怒。虽然不知道自

玄幻都市之最强天帝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dinogame.cn/bz0x.shtml
白云港是逆水江上的水路要道,除了来往的客船,还有许多商船在此停靠装卸货物,此时天色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炮灰进行到底在线阅读第四节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让人觉的讽刺的么?季尘埃当了十七年的好宝宝,死去之时认真的反省自己,甚至于在醒来之时,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不再多管闲事。可现在,这个叫小七的奇怪东西告诉他,他重活一遍的意义就是要做好事?季尘埃坐在床上,整个人显得有些懒洋洋的。小七似乎并未察觉到季尘埃的消沉,它用带着些许机械

  • 老子是老虎第1章在线阅读

    话说有一日,一名三十岁的男子行走在大街上,碰到了这么一幕坑爹的画面。“小朋友,看你骨骼惊奇,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我这里有样东西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只见一个浑身穿着破烂衣裳,披肩散发的乞丐正在用某种老套的手段诱拐儿童。又见这乞丐在怀里胡乱翻搅了一番,掏出了一本足有十几公分厚的另类版“电话簿”,说道:“

  • 小时光第十章在线阅读

    谢远颐一路将车开到蔚蔚家楼下。下了车,蔚蔚毕恭毕敬对谢远颐鞠个躬道谢后,站在原地等着谢远颐离开。没想到,谢远颐竟然问她:“不请我上去坐坐吗?”“啊?”蔚蔚愣了一下,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哦,好。”说完,她打开单元门的门禁,带着谢远颐上楼。谢远颐看着蔚蔚的背影,唇边勾起淡淡的弧度,随即不知道想起什么又皱

  • 都市之猥琐龙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左司鸾目光变得越发阴沉,跃到屋檐的另一边,和三咸对峙:“你想怎么样。”三咸这才用正眼看她,冷笑道:“我今天不想和你决斗。”她扯掉系在戚歌脖子上的红绳丢到地上,留下一句话:“再见。”左司鸾立刻冲了过去,但三咸的速度更快,只留下一道残影就远远的把人甩在身后。大白银叼起红绳追了上去:“杂碎,放开歌丫头,本

  • 都市最强地师潜伏X食谱X无意的坦白(一)

    又是天花板。小柠头痛地想。养伤期间,真是无趣。小柠抬手——上面缠绕着白色的绷带。正确来说,是全身都缠满白色绷带。难道,自己其实就是那个看不清真面目的……剥落列夫??人一闲下来,果然就会胡思乱想。“小柠。”玛琪轻轻推开门,她后面跟着派克。“吃饭了。”呃呃……没错,就是这一句。痛苦的根源啊!!她不是说玛

  • 都市:开局一座漫威工厂在线阅读第四节

    啊?义孝被赵光延突如其来的决定惊的有些不知所措。“我?加入调查队?我能做什么,我只是个普通人啊,哪有那么高的觉悟”。“不,可能你现在没有什么能力,但活力c型药剂的力量还在你体内,并不是只能让你的能力进化这一次,相反,可能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过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会在什么时候,又或是什么其他的地方,

  • 赘婿第2章在线阅读

    进入客栈将四周打量了一番,挑了挑眉,唔,屋内设计的还不错。简约却不失大气。在古代能有这样的客栈算是上等了吧。在佩刀侍卫的带领下白槿进了雅间,四周转了一圈,看了看还算满意便对着还在等候差遣的佩刀侍卫道了声“嗯,你下去休息吧。”她要打探消息必须让他快点离开。待佩刀侍卫走后白槿便叫了那个先前扶着她下马车的

  • 世界我造的第4章在线阅读

    就这样,我们两人静静地坐了许久。而在这时,我的肚子叫了。我摸着肚子,不好意思地对球球说:“嗯……球球,我……我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走吧!咱们回去做饭吧!”球球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顺便伸出手,把坐在地上的我拉了起来。“哎呀!疼……”因为球球是个机器人,力气自然比人类的力气大很多。我被球球这么

  • 都市之万界降临之食元蛊(3)

    这只手或许用爪子来称呼它更适合,因为那原本的五片指甲盖也不知是不是由于手变细的缘故,两侧都是朝内部卷了进去,看上去就像是五只锋利的爪尖。而不同于这只手的诡异,此刻二号头顶的斜上方,那只正朝着他头部而来的拳头,一只像是因为水肿而膨胀到原本两倍大小的,表面犹如镀上了一层黄金的拳头,便是尽显霸道。相比看得

  • 都市之恶人得到金手指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本以为江珮是想捣乱,没想到是真的会绣花,一旁的董淑月有些吃惊。这个书呆嫂子居然比她绣的还灵活熟练。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一片花瓣的雏形已经跃然而出。“嫂子,你也学过?”董淑月坐在小凳上问道。江珮点头,依旧盯着手中的针,“会一点儿,已经几年没有动过针了,生疏了不少。”“你还会绣什么?”董淑月一双机灵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