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女尊之夫郎是只鬼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幻燕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灵染身前的女人崔氏,为了皇后之位,又何尝不是“无所不用其极”?但凡反对她的人,都不得善终,和她看上去大气端庄的容貌,形成极大的反差。

这世间,向来“知人知面不知心”。

“怀信一路辛苦了,赐座。”

“谢皇叔。”李怀信起身,一袭藏蓝的披风,在夜风中飒然抖动,更显其英武。

灵染迅速收回目光,不敢与之对视。

皇后崔氏不知在陛下耳边说了什么,只见陛下微微一怔,继而轻轻点了点头。

“怀信的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灵染听闻此语,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的预感,向来很准,可却也无法助其决定自己个儿的命运,生杀予夺,全凭皇后一句话。

“劳烦皇叔记挂,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李怀信的语气不卑不亢,却有种不容反驳的气场。

“皇后身边的女官医术高超,尤其擅长医治箭伤,不妨让她给你瞧瞧。”

灵染握紧了拳心,她知道她担心的,到底还是来了。

皇后扭头,冲灵染微微点了点头,灵染便不得不从。

“多谢皇叔。”

灵染可以感受到,她一步步走下台阶的过程中,那双深邃得探不到底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她。

灵染只觉得脚尖有千斤重,可不得抗旨,她的医术之所以说得过去,全是因为无意间得了那个包袱,里面除了一本书籍,还有好多瓶瓶罐罐,像是老天爷给了她一根金手指,让她好歹有个一技之长,不至于在这个世界被饿死。

她清楚皇后这个主意背后的用意:是想确定信王是否当真中了很重的箭伤,陛下身体日衰,很多事务,都由皇后代为决断,她的野心,日益突显,李姓亲王便成了她最大的掣肘。

先前传回消息,对抗弩族过程中,李怀信受了箭伤,崔氏想要一探究竟。

“王爷。”灵染行了个宫廷之礼。

李怀信不说话,只注视着她,眼眸深不见底。

这打量的眼神,让灵染保持不了常日的淡定,那是一种豹子随时可能跃身,咬断猎物脖颈的气势。

灵染缓缓蹲下身子,抬手,想要撸起他的袖子。

李怀信一言不发,任由她谨慎地解他的袖子。

灵染可以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快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了,对方的气场不用刻意强调,就在身前,让人不由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

李怀信说的第一句话,令灵染不由一怔。他藏在凌厉五官下的温柔气息,不易察觉,可灵染却好像感受到了。她知道这不是错觉,可她也不能确定:这份温柔中的真心,到底有几分。

号令三军的男人,少年时便被评价是“将相之才”,他的每一个行为,都显得不那么单纯,可这低声的一句问话,却分明触动了灵染的心弦。

“小的灵染。”灵染冷静应对。

“哪两个字?”李怀信追问。

灵染猛然抬眸,见他正浅笑着看着她,眼眸里透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灵染努力保持镇定,她看出了对方的有意试探。

李怀信微微抬手,将展开的手掌递到灵染面前,示意她在其掌心写下“灵染”两个字。

这一次,灵染的眼眸没有闪躲,定定地看了一眼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微微抬起指尖,小心触碰到他的掌心。

李怀信的掌心,被那抹冰凉触碰的一瞬,竟微微颤了一下。

两次相遇,眼前女子表现得皆是不卑不亢,像极了她的父亲,一身风骨,奈何,她的命运却被崔氏狠狠攥在手里,她想挣脱,却无果,这让他不由想到了他自己的命运,自从先皇驾崩,他的父亲便成了众臣议论、皇兄猜忌的对象,因为他是永亲王的儿子,便被他们一同提防和非议,相似的心境,让他生出了这份不知是对还是错的隐隐怜惜。

“我记住了。”

灵染再一次被他震撼,作为尊贵的亲王,没有说出“好名字”一类居高临下的夸赞之语,竟然回了句“我记住了”......

自此,二人不再有交流。

灵染可以肯定: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不曾见过他,难道是自己写的故事活了,竟可以随意增减人物了?

灵染替他查看了旧伤,看那箭伤,便能想到当日在沙场之上,敌人是如何想要取他性命的!

灵染突然觉得心口很闷,在这样的时代里,每个人好像都不能轻松随意地活着,她格外怀念那个和平的年代。在那里,她也像千百万平凡的人一样,努力地活着,可至少不用天天担惊受怕,想到这里,不由湿了眼眶。

这一切,都被李怀信看在眼里。

这些年,他见过太多人心,能分辨出什么样的眼泪是真的,什么样的是假的,虽然,此刻灵染并不是为他而泪目。

当那滴眼泪打落在李怀信手臂上的时候,灵染才意识到自己的失仪,慌忙抹了眼泪,起身,向高台上的人回禀。

“回禀陛下,王爷伤得确实很重,好在,没伤及筋骨,小的已经上了最好的药,多加休养,很快便能痊愈。”

“仅是听闻此事,便痛煞朕也。”陛下声音微微颤抖。

灵染微微扬唇,似是在嘲笑。

“怀信欲要什么赏赐?无论是什么,朕都答应。”

“当日得胜,皇兄已经犒赏了三军......”李怀信答得滴水不漏。

“君无戏言,朕说要赏,便是一定要赏的。”

台下一片静默,谁都知道,这句是皇帝的真心之语,一旁的皇后,微微抬眸,看了信王一眼,温婉地笑了。

“臣想向皇兄讨一个人。”李怀信说得直白。

众臣纷纷侧目。

就连高台上的天子,亦是一怔。笑道“如此看来,应该是个女子。”

“正是。”李怀信并未迟疑。

“你的岁数,也该讨个王妃了,前些年替你张罗,你说胜利之后再议此事,谁知这一战,便是几年光景。”

“此女子,并不是为我个人所讨。”

“哦?”陛下微微蹙眉。

“臣的姨母多年来,深受头风困扰,夜不能寐,此女子可替其医治。”

此语一出,不光是灵染,在场之人皆明了,此女子,指的便是灵染。

青晏遥望着高阶下跪在李怀信身旁的灵染,心底掠过一丝不安,可他知道:灵染的机会,来了。

他,不是懦夫,可鲁莽不是勇敢,他这些年拼命隐藏自己的锋芒,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机,将命运,彻底握在自己手里。

父亲什么都听母亲的,尤其是近日,他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母亲便更加独断,可青晏太子的地位,母亲确实是在极力维护着。

灵染之父,不仅才高八斗,还是个精通医术之人,灵染得其真传,名声在皇城之中,亦是响当当。

片刻宁静过后,陛下再次开口。

“不知灵染是何意?”

“既然是信王开口,岂有不愿之理?”

接这句话的,是皇后崔氏。

灵染知道,皇后必定会替她做主。她之所以答应得如此痛快,不是出于爱惜将才,而是有她自己的筹谋,她想让灵染成为李怀信身边的一枚棋子。

灵染修长的指节,此刻,死死地攥在一起,她恨,恨自己不得不为这个女人的棋子。

可她,就当真甘愿乖乖做一颗棋子吗?

“多谢陛下。”李怀信俯身拜谢。

青晏缓缓闭上了眼睛,他为自己保护不了任何人而愤怒,可所有的事情,他都会记在心里,终有一日,会了结的。

灵染临走前,最后一次来给太子送点心。

太子只向她说了一个承诺——无论如何,竭力保护她的家族周全。

昨夜,皇帝秘密召青晏入殿,交给他一样东西,那是关键时刻,可以处置皇后崔氏的诏书。

青晏知道,这是父亲能给他的,最后的保护,父亲对于母亲的忌惮,让青晏想为李氏挣回面子的决心,愈发坚定。

灵染自是感激,她和“家族”的其他叔伯,并不亲近,可还是希望他们平安。

杀伐,她看够了。

青晏看着灵染冲他行的是大礼,扬唇笑了。

一旁的尘霜看了,险些流下眼泪,他知道此刻青晏的心,在滴血,灵染的这个跪拜,明显是在告诉青晏“我们之间,从此,只能是君臣”。

永安距离帝都,有一千二百里之遥,灵染虽会骑马,可她并未拒绝李怀信赐予她马车之事。

到了要启程的那一刻,灵染才有些后悔,原来,李怀信是要自己与他共乘一辆马车。

到了这个时候,再拒绝,已没有什么意义了。

进京面圣,李怀信并未带太多人马在身边。

灵染想,一定有不少人暗暗埋伏在城外,护其周全。

直到马车驶出城池一百里,仍然不见一兵一卒,灵染面露惊诧之色。

“想的是什么,说出来。”李怀信看出了灵染的心思,可他想听她自己说。

“不用再等等吗?”

“等谁?”李怀信剥了个橘子。

“等大部队汇合,一同返回永安城。”灵染这话是有些大胆了,可她不相信李怀信这般心宽,万一皇帝有意诛杀,没有人马在手,他便毫无还手之力。

“你觉得我的兵马能敌得过禁军吗?”李怀信直言不讳。

灵染一时瞠舌。

“就算敌得过,守卫会放他们进城吗?”李怀信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灵染也不好再说什么,低头,回想着他刚才的话,这个男人的那份自信,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亦或是,常年征战沙场,早已看透了生死?

李怀信将剥好的橘子,掰了一半,递给灵染。

灵染看着橘子,不知该不该去接。

延伸阅读

雨水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g79a.shtml
雨水饰品是义乌市雨水饰品商行经营的饰品,成立于1999年是发圈、头饰、发夹等产品生产

蕙心馄饨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by35.shtml
杭州心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国内知名餐饮连锁企业,公司自创建之初,便一直致力于中式特色

因特智能锁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zz5.shtml
因特隶属于中山市因特安防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家庭智能安防产品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因特

广辉皮具美容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6vbo.shtml
广辉皮具美容,熟练流畅的专业擦鞋手法,高超的打抛技艺,配以高档专业的皮革清洁护理产品

宏博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x22x.shtml
宏博装饰装潢从事家居、别墅、样板房、办公、娱乐、酒店、会所等空间的设计和施工。经过多

贝壳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p1i6.shtml
公司拥有各类技术人员、管理人员30多人,由此构成了一支高水平效果率的技术和管理核心队

潮漫酒店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27o.shtml
锦江酒店(中国区)是一家专注体验消费领域的中国的企业,在中国酒店业首倡“品牌先行”理

Yellow Ea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dvro.shtml
澳大利亚得天独厚的自然美景、牧场风光和悠闲自得的生活品质,孕育了澳大利亚人崇尚自然、

年度加盟人气高的网络充值卡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gm8k.shtml
我公司新开发的手机省钱软件,现面向各省市招商:1.各省市不分长途市话,拨打每分钟几分

普蓝德洗衣机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uzq8.shtml
普蓝德洗衣机是长期专注于洗涤机械及行业设备领域。本公司倡导“专业、务实、高效、创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心愿的力量在线阅读第4节

    夜色渐渐暗淡,乌云盖顶,遮掩星辰光辉,残风浮动,搅乱天云间,一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宛若从碗里倒出的水般,密而狂乱。书房内,却依旧灯火通明,不受任何影响,屋里屋外,一明一暗,一动一静,宛若两个世界。“武院吗?”有道听闻父亲的话,有些惊诧,却又明白父亲其中蕴意。天武大陆,无比广阔,孕育无尽玄妙,纵使是武

  • 我与长生在线阅读第十节

    对面的小情侣亲昵的相拥着入睡,另外一个女孩子则是靠在窗户上闭着双眼,耳朵里塞着耳机,不知道是在听音乐,还是睡着了。邻座的老大爷早已经鼾声四起,整个车厢里充斥着泡面的浓香和汗脚袜子的臭气混合味道,好在叶风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盒清香的纸巾。枕着胳膊斜靠在窗户上,鼻子里正好呼吸到那淡淡的香气,轻一分淡雅高贵

  • 最强英雄神魔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高中生活实在是太难了。彼得背着自己灰色的双肩包,慢吞吞地往家里走。课堂作业、化学实验,哪怕是打击犯罪,这些都没什么,有时候同龄人才是最让人苦恼的源头。可我偏偏就是学不会怎么讨人喜欢。彼得沮丧地想,整个高中生涯里只有一个朋友,这种战绩听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够看?……不过其实也还好吧,他转念又想,毕竟MJ声

  • 万界之神棍就是叼在线阅读第八节

    回来了!看着熟悉的街道,忙碌的人群!虎三恍如隔世!五环!崭新的大理石地面,整齐划一的房子,就像一个个的小盒子!普普通通的人们在一个个的小盒子里面进进出出!“你太显眼了!”阿琛对虎三说道。虎三深以为然,他现在身负不死之身种子,任何一个天榜高手只要接近他一定的距离,就会感应到他体内的不死之身种子!虎三对

  • 方仙传礼貌怎么写?

    荔枝?顾黎之听见这个称呼,感受着怀里软软糯糯的人儿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瞬间便知道了焦糖的属性,微笑听着她带着些许哭腔道:“荔枝姐,看到你复出我真的很兴奋,知道要和你出演同一部剧我就更兴奋了,荔枝姐,你每天都要顶受舆论压力,真是辛苦你了,呜呜……”顾黎之垂眸,听着焦糖的话,嘴角宠溺地一勾,手慢慢地揉上她

  • 带着熊猫去修仙暗中联手

    白双双没有从绾仪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她想到自己的心思都白费了,心中一片荒凉。她从地上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绾仪,绾仪已经开始闭目养神。她的嘴唇无声地在说:“是你逼我的。”白双双走后,晚风也好奇地问绾仪:“阿姐说自己喜欢慕云哥哥,是真的吗?”绾仪随口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能如何。”

  • 江湖风云卷第8章在线阅读

    丁一学竟然嘴一咬,道:“我是西毒。”我呆了一呆,随之一喜,假惺惺地道:“嗯,没办法,我只能是中顽童了。”田三金看向没喝酒的孙怡莲,问道:“孙怡莲,你是什么?”我心突然一跳,猛然想起了“瑛姑”这个名字,但是,我没说什么,装作不经意地夹菜,耳朵这一刻确实是极其地灵敏。孙怡莲笑道:“我就是孙怡莲,你们男生

  • 我!成了慕容复第七章在线阅读

    稍微一踏出通道的入口,场面立马就躁动起来。“叶蓁哥哥,你太帅啦!”by叶蓁的小迷妹(一年级)“叶蓁同学,请问你身为二年级首席,为什么会和第五席的惠惠同学打起来?”by学院报刊社的狗仔(三年级)“叶蓁叶蓁,你刚才是怎么把惠惠的爆裂魔法给弄没的?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by某魔法知识狂热爱好者,眼睛正释

  • 逆世炼仙第7章在线阅读

    “小千儿醒了,你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即墨浩初看着刚刚睁开眼睛的帝千墨问到。“那个我刚才怎么会晕倒?”即墨浩初听到帝千墨的话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怎么了?不可以说吗?”‘告诉小千儿,应该能快点找到那个人吧。’想了想即墨浩初还是决定告诉帝千墨。“小千儿,你中了噬情…蛊咒。”“噬情…蛊…咒?”帝千墨

  • 从武庚纪开始成为最强在线阅读第5节

    白羽有些茫然,自己现在浑身无力,刚才那狐狸撞上来,自己根本没反应过来,不知是什么东西帮他挡了一下?他看着像烂泥一样趴在地上的狐狸,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你可是昨天那个不男不女的怪人?”那狐狸似乎被戳到痛处,它一边挣扎一边嘶叫:“小子你找死!”这下白羽更加确定这就是昨天那怪人,虽然不知道它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