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未来之王的麒麟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秋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清尘拂了拂身上泥土,骂道:“狗杂种,算你跑得快!”

赵宇全过来说道:“宋师叔,咱们要不要再追过去?”

宋清尘指着前方一片山脉,道:“师父曾告诫过我,大山外头十分危险,山里也有许多猛兽,咱们千万别去。”

赵宇全道:“可晴儿妹妹也跑过去了……”

宋清尘不等他说完,骂道:“‘晴儿妹妹’也是你能叫的?那小娘们喊狗杂种倒挺亲切,但也无妨,等她回来,早晚都逃不出我掌心!至于狗杂种,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得他点颜色看看。先去他家,把他家破茅屋一把火烧了,让他无家可归!”

赵宇全惊道:“这可是放火,他家里还有个老娘,万一烧死了咋弄?宋师叔,你只是开个玩笑吧?”

宋清尘哼了一声,道:“看你这模样,难道害怕了不成?你们只管去做,出了什么事算在我头上,如今我是道宫弟子,外人不能拿我怎样!”带着几人往回走。

赵宇全几人虽然听他如此交待,但还是有些犹豫,缩头跟在他身后。

此时水车旁边,迎面走来一位老者,正是来找云长逝的丹师。

丹师看见几人,问道:“这几位小友,可曾见到过一个牵着牛的少年,嗯,跟你们年纪差不多大。”

宋清尘听了,扭头对其它几人笑道:“这老头要找的不就是狗杂种么?”

丹师在旁听见,异道:“哦?狗杂种?”

宋清尘挺胸抬头,大声说道:“不错,你要找云长逝吧?他爹不要他,家里要有个病的半死的老娘,叫他狗杂种再合适不过了!”

丹师沉声问道:“那他在哪儿?”

宋清尘绕开丹师走了过去,道:“他去了大山,恐怕出不来喽!”话音未落,但觉脸上一阵刺痛,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但却没发现什么。

其他几人也同样有所感觉,如同被蚊子叮了一口,刹那而过,也都没在意,有说有笑的走远了。

丹师立在那里,仿佛从未动过,在他身前,悬着几枚极细的银针,上头各带着一滴鲜血。他手心朝下,凭空一抓,便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

而在此时,桃木杖上有个小孔,在杖头一侧,从里面钻出个小虫。那小虫身长不足半尺,五颜六色,样子酷似毛毛虫,但却又不是,脑袋较大,身上还有一对薄翼。

那虫儿竟能开口说话,道:“算了丹师,他们还是年少无知的孩子,不懂得世态炎凉,难免犯一些错。”声音宛如婴儿。

丹师道:“既然是孩子,那便要为年少无知付出代价,不懂得世态炎凉,那便要为犯下的错误承担后果,不然如何成器?”念动密咒,把泥土捏成一团,把银针带着血滴刺入泥团,顿时泥团上升起一股灵气,掉在地上鼓动起伏,氤氤氲氲,化成了几个人形,竟和宋清尘、赵宇全几人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这几人眼中无神,面无神情,也不会张口开言,木讷的站在那儿,明堂间隐约可见一道印记。

丹师看着这几个泥人,沉声道:“去吧,杀了他们,你们便是真身!”

那几个泥人一齐点了点头,脸无表情,去追宋清尘几人。

丹师不再理会他们,转头问那只小虫儿道:“你此次苏醒,比预料中早了两个大周天,有何缘故?”

那小虫儿叹了一声,说道:“我元力不足,因此不能结出茧来。我此身无法承受更多元力,看来,得需要溟涬原石才行。”

丹师皱眉道:“溟涬原石在混沌界中,不易求得。”又道:“当务之急,先去找世子的血脉,你结茧也非一日之功,溟涬原石以后再找也不迟。”不再停留,迈步去了大山。

山上森林茂密,翠木遮天,奇花异草比比皆是。云长逝百般焦急,那老牛钻进林子里便没了踪影,他在周围寻找,不觉进到了大山深处。

此山名为‘域界’,如巨龙盘卧与道域外围,首尾衔接,连绵一圈,嵘峻高耸,仿佛一堵天然高墙那般,将道域和魔界生生隔开。域界之山,可不止只具山形,此山乃按上古八卦布局,风水当中包孕灵机,山上暗藏无数道机关阵法,环环相扣,威力无穷,把道域围的水泄不通。山上时刻有道宫派来的域界守卫弟子,昼夜巡察,毫不松懈。魔族欲从外界攻进道域,那是万分不能。

然而对此一切,云长逝并不知情,他不晓得这片大山便是域界,域界外头有什么东西。他心中一直以为道域无边无际,而浅云村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村庄。

其实何止是他,道域中那些平民百姓,也都是这般认为,甚至心中从未有过怀疑。他们从出生之时,便被告知:万万不要登上道域周围的大山。而实情却被道宫隐藏至今,被道宫视为不可外传之密。

至今,道域中的百姓,抬头仰望域界大山,看着山上的云层,只觉其神秘朦胧,如同仙境,却不可前往探究。

此刻云长逝找到一条山路,这条山路仿佛一直有人行走,地上的苔藓,竟还印有新鲜的足印,略觉惊诧,心道这大山难道有人行走不成?只不过山路极险,荆棘怪石,绝非寻常人所能跻身。

云长逝喘着粗气,四处张望,留意到草丛上有被啃食过的痕迹,当即想到是老牛路过所留,心里一喜,朝着山路那边儿奔去。而在此时,山林突然升起迷雾,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顾山上寻牛,却不知不觉间失了方向,不由得停下脚步,踟躇在原地。转过身来,只见雾岚间清香缥缈,其中模模糊糊,仿佛俏立着一个身影。

那的确是一个身影,纤细高挑,若不仔细去看,还以为是一簇绝立世外的芙蓉花。

云长逝拨开林雾,走了过来,只见前边立着一名华裙女子,不禁眼前一亮。

那女子也转身看着云长逝,只见她一头秀发如水,披在莹白如雪的肩头,亭亭玉立,端雅淑丽,樱唇微动,说道:“你是何人,敢擅入域界禁地!”

云长逝听到她的声音,浑身打了个冷颤,说道:“我叫云长逝,住在山下浅云村,你是何人,怎么也跑到这山上来?”

那女子气若寒冰,娇美的面颊上不露神色,把云长逝瞥过一眼,淡然道:“我乃域界守卫弟子,此处不是你该来之地,赶快回去。”

云长逝不懂她说什么,问道:“姑娘,我是来找我家牛的,我家牛跑到了山上,一头黄毛大牛,大概便在这附近,你瞧见了么?”说着还在四处寻望。

那女子道:“你家的牛?”语气略显讶异,抬起玉臂指了指树丛后边儿。

云长逝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一扭头,忽然看见老牛正在草丛中,倒在那儿一动不动。云长逝过来一看,脑袋中嗡的一声,牛虽然找到了,但已经是头死牛了。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见粗壮的牛颈中,有一道极深的套痕,直接让牛断了气。

那女子见云长逝不走,呵斥一声:“速速离开此地!”

云长逝怔怔看着牛尸,心中悲凉异常,这牛陪伴他十几载,为家里干了不少累活,母亲有病在身,不能外出,平时只有老牛是他的帮手,一人一牛协力共勉,时日久了,对它亦有感情,口中不断喃喃道:“老牛怎么会死,方才还好好的,这怎么会死?”抬头问道:“姑娘,你可知我家老牛如何死了?”

那女子淡然道:“是我杀的。”

云长逝身子一震,他原以为是某种野兽把老牛杀死,但没想到女子语出惊人。再看她举止模样,超凡脱俗,清雅端妍,绝不像平民百姓,倒像是道宫弟子,不由得想起宋清尘几人,脑中一阵急转,胡乱猜测起来,以为她同宋清尘几人乃一丘之貉,先把牛赶到山上,然后再把牛杀死,好让他找不到证据。心中断定如此,登时怒道:“你这臭女人,原来也不是个好东西!”

他心中已将女子和宋清尘划为同类,甚至凡是道宫弟子,都让他生了憎恶之心。

那女子脸色陡然一变,冷道:“你说什么?”

云长逝怒道:“你们合伙来捉弄我也便罢了,但你居然把我家牛杀了,未免太过分了!”

那女子厉声道:“擅入域界禁地者,一律杀无赦,便算是头牛也不例外。你若还待在这儿,下场和这头牛一样!”

云长逝听女子非但拒不认理,反而咄咄逼人,心中越发怒了,叫道:“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便不敢打你!”他已然气急了眼,抬手一巴掌,朝女子脸上扇去。

那女子柳眉倒竖,怒道:“真好大胆子!”站在那儿看着云长逝落下的手掌,俏脸上犹带着不可置信之色,体内真炁却已暗动,只见一只玉镯从皓腕间飞出,青光耀目,瞬间长成碗口大小,套在云长逝手臂上。

云长逝毕竟是普通常人,那女子道法又何等精深,这一巴掌还未落到一半,便被女子牢牢制住。

云长逝只觉那扬起的手臂蓦地一疼,如同被套索紧紧勒住一般,动弹不得,竭力想要抽出手来,然而那只玉镯却越勒越紧,疼得龇牙咧嘴。

那女子身为道宫之人,养尊处优,怎懂得他生活困苦艰辛,杀了他的牛,在她看来不过芝麻小事,甚至连芝麻小事都算不上,只能算一粒灰尘,随意便已拂去,冷道:“我不欲杀你,但你出言不逊,便将你手臂折断,当是给你个教训!”

伸出一根葱白的纤指,指了指玉镯,上头青光漾漾,猛地一紧,登时云长逝一声大叫。

当此之时,山岚中响起一道刺耳风声,从云长逝背后传来,忽然而至,迅疾如电,好似一阵鬼哭狼嗥,向两人压迫而来。

那女子当即大惊失色,皓腕翻动,云长逝臂上那只玉镯立刻脱下飞起,在空中旋转不止。那女子一声娇叱,秀发飞扬,真炁涌出体外,把云长逝震飞出四五丈远。

只见一股黑风漫卷而来,其中隐含一道锋利气息,所过之处,树木山石尽被斩断,眨眼之间已到了女子身前。那女子面色如冰,双臂突然张开,玉镯上青芒大放,飞入那股黑风之中。青光透过黑气,从中一缕缕迸出。那股黑风似乎包裹不住玉镯,转瞬便被化解无形,散了开来。

那女子冷哼道:“剑意?不过,这剑意戾气太重了些!”话音未落,周围气息变得极为沉重,如有一双无形大手,将人按在了手心。

山林四处突然寂静无声,连鸟叫声、风声都听不到了,然而山间气息却越发阴冷,猛地一道声音自远处响起:“大道之玄,玄之又玄!”

八个字顿化八道金光,从雾岚之后激射而来,比方才那股黑风来得更加凌厉。

那女子惊道:“道德真言!”皓腕上又飞出一只玉镯,两只玉镯祭在身前,水袖挥舞,玉镯暴涨了好几圈,上下翻飞,那金光打在玉镯之上,叮叮几响,竟然冒出火星来!而在此时,在她左首处突然寒意袭人,白光乍现,夹杂着一声惊天虎啸,从头顶猛扑而下!

这团白光厚重磅礴,显是威力巨大,与道德真言相互照应,一前一左攻向女子。而女子终于不再隐藏修为,身前早已祭出八只玉镯,先将道德真言全部挡下,轻柔侧身,变动法决,八只玉镯在空中快速飞舞,各有方位,合成一张法阵,如同一面盾牌挡在头顶。

“轰”地一声,那团白光砸在法阵之上,未能撼动法阵分毫。女子身形玲珑丰盈,八只玉镯带着青光,盘旋在她身旁,向着迷雾深处喝道:“剑意、道德真言和白虎御灵术,还有何伎俩,一并用上吧!”

剑意、道德真言和白虎御灵术,分别出自剑宗、道德宗和御灵宗三大道宗,此外还有六甲宗的奇门遁甲、丹宗的金丹医术。

山雾后头,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道:“我道是那里的域界守卫弟子,竟这般难对付,原来是元始六甲宗的宗主姬凌雪,居然亲自驾临域界。我这里还会点奇门遁甲之术,但在大驾面前,实在不敢卖弄。”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姬凌雪听到声音,冷哼一声道:“染血老祖,你果然藏身在此!”纤指捏住法诀,双臂轻轻交叉在胸前,八只玉镯蓄势欲发。与此同时,在她白皙颀长的雪颈上,还带着一只和玉镯形貌一模一样的项圈,也散发青光,仿佛雪中翠叶,似要飚扬而起。她娇叱一声:“九龙碧玉镯,起!”

九只玉镯同时脆鸣一声,仿佛与她心生呼应,雪颈中的第九只玉镯,也将要被她祭起。然而便在此时,她胸中猛地气血翻涌,娇躯一颤,突然一口鲜血吐出,体内真炁顿时逆流回下丹田。

染血老祖怪笑道:“姬宗主法力高妙,但也未免太大意了些,竟因为一个无名少年动了真炁。方才我已在雾岚当中,散下了丹宗的封脉软筋香。对你而言,这封脉软筋香实在太幼稚,原想姬宗主不会中招,但老天也要来助我!”

封脉软筋香从口鼻而入,进到**气脉当中,倘若不动真炁,则安然无恙;而一旦动了真炁,其毒立时在体内发作,顺着真炁动向,封住各处气穴大脉。

姬凌雪回想方才被云长逝辱骂,她身为一宗之主,平日被弟子尊敬,何人敢违逆于她。今日却遇到此事,且还是个普通少年,不觉动了肝火,因而疏忽了片刻,却不曾想会中了封脉软筋香之毒。其实云长逝根本便不认得她,也不认得什么宗主和染血老祖,他误把她和宋清尘当成一伙,以为道宫弟子也不过如此,然而,此时他见到这般景象,不由得惊得呆了,伏在草丛中一动也不敢动。

姬凌雪脸色苍白,只觉身上各处气穴如被铅石堵塞,渐渐提不起真炁来。当即将仅存的一口真炁化入指诀,点向雪颈上的最后一枚玉镯,欲要殊死一搏。

染血老祖明白姬凌雪颈上的玉镯代表了什么,绝不能让她得手,也不会给她余暇反击。只见一道灰影从山雾之后飞出。染血老祖终于现出身来,五指成爪,上头带着邪戾之气,一把掐住姬凌雪颀长柔软的脖颈,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姬凌雪真炁全无,仅凭着自身体力,根本无法还手,周身已被邪气罩住。她脖颈在染血老祖手心,发不出声来,花容失色,怒目而视。

染血老祖此刻轻易便能折断她脖颈,让她命归黄泉,然而却不欲下手,看了看姬凌雪,又摇头道:“姬宗主果然修身有方,看来极为美味,但却是用了驻颜回春功,从外看白嫩嫩的,但却是把老骨头了,不太合老朽胃口。”忽然把目光投向了草丛,看到了伏在那儿的云长逝,脸上浮出一个邪笑,说道:“这少年倒是个新鲜的,想必十分合口!”

延伸阅读

银川融汇银贵金属交易中心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nta.shtml
融汇银贵金属交易中心面向各省市招商★融汇银全新版交易系统,网页版独立后台,推出上线★

龟牌美途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n0oe.shtml
龟牌美途车饰供应汽车美容耗材洗车用品洗车腊车饰品....美国龟牌产品一级总经销.实体

深白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x8hx.shtml
深白围巾经销批发的围巾、丝绸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深白围巾与多

柠檬洗洗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zco.shtml

鼎盛茶叶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b0dx.shtml
鼎盛茶叶加盟详情北京万隆鼎盛茶叶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专注于专利项目、快消

古典坊珠宝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ym3.shtml
深圳古典坊珠宝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生产、批发为一体的多功能型企业,凭籍具有独立

洁王干洗店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y1as.shtml
随着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服务行业成为炙手可热的市场,现在无论是生活中哪一部分都离不开

梅开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xffw.shtml
梅开手机壳总部是耳机、电源、手机套、手机外壳、塑胶原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立白洗衣液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bhko.shtml
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国内日化龙头企业,创建于1994年,总部位于广州市。主营民

京畿道美食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shzn.shtml
不用费心钻营,京畿道美食加盟开店即能快速上手创收,说不尽的优势,道不完的轻松,京畿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异之我的手机通地府第一章在线阅读

    英国著名演员AlanRickman,于2016年1月14日逝世。还记得从小学开始看的《哈利波特》丛书,还记得和朋友争吵着教授一定是个好人,还记得邓布利多死的时候差点因为朋友说教授坏话而绝交。Alan演的教授和想象的一样,又或者是因为Alan的教授才知道原来教授是那样的。教授不是油腻腻的鼻涕精,他高大

  • [综]为了保护横滨我成为了英雄在线阅读第7章

    老丁来到了一片纯白的主神空间。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空间,四周围上下左右全是纯白,无一点杂色。刚一进来,4444立刻开始蜕变,由一个光团蜕变**。先是胚胎,然后是婴孩,再然后是女童,直到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到13岁上下,才终于停止,定型。再再然后,一个身穿蓬蓬裙的萌系小萝莉俏皮的站到老丁面前。444

  • 烛九阴的眼睛最近在Y柳无眉。忽然发现这个隐藏BOSS太强了。强的不合常理

    最近在Y柳无眉。忽然发现这个隐藏BOSS太强了。强的不合常理。其实,如果石观音是个真正的boss……柳无眉是她的马甲……反倒很多事都解释的通。==================易容,若想不被此道高手看出端倪,最简单的方法……或是极端伤眼(司空摘星的大麻子,公孙劫余的毁容妆,)让人不想看,或是……让

  • [综]才不是明石国行呐!之第七章

    原定的下个星期的面试居然被提前了,还好严然平常做事都喜欢提前很久做好准备。女孩的规划是先实习,在公司和学校两边跑。假期会准备考试,继续深造。和余道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严然正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收衣服。女孩歪着头夹着手机,对面的少年音突然有点不真切。“他们今天还没有给我通知。”怎么都能听出余道声音里的沮丧

  • [陈情令 魔道乙女向]应有少年情内瑟菲尔德庄园的舞会

    第二天的舞会果然,成了一场灾难。伊丽莎白设想了很多种她家小妹妹的丢脸举动,却没想到这种,桑顿先生居然跳舞跳得这样蹩脚。他在一场舞中撞到了旁边的人三次,跳错了节奏四次,踩到莉迪亚一次,之所以踩到的次数这么少,是因为他踩到她的第一次,小姑娘就尖叫着跑开了。不得不说,桑顿先生以此一役在朗伯恩和麦里屯出了名

  • 南风知我玉gl第三章在线阅读

    “震惊!原来明星们是这样炼成的!”“震惊!高校学生居然让七七四十九个女生怀孕!”“震惊!你离长命百岁只差这一步!”喜闻乐见的标题党,文泠抚了抚额头,这些小编脑洞能装下一头蓝鲸了。除了各种花边新闻和所谓的养生知识外,一篇报道倒是引起了文泠的注意。X大的博士生李竹风通过基因改造技术,对小白鼠进行改造,得

  • 噬空之灵之提不动刀了?

    五年后。“品如!吃饭了!”陈思的声音传来。正在后院玩耍的吕品如听到母亲的声音后,如蒙大赦一般,放下手中的大石就准备开溜。“要去哪?”吕文山的声音从旁边另外一块巨石上传来,吕文山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虽然没有睁眼,可是周围的动静他却一清二楚。“爸!妈妈说要吃饭了!”吕品如的身子突然僵住了,然后转过一张

  • [综英美]某齐塔瑞人的一天逃婚(修)

    “找到没有?找到没有?”灯火通明的齐府内,人影幢幢,乱成一团,家主齐严正黑着一张脸,背着手来回踱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回老爷的话,找遍府中各处,也找不到少爷的身影。”家丁过来禀告道。“什么?!”今儿个是他儿子娶妻成家的大日子,可眼下喜轿都到家门口了,儿子却不见了踪迹,这可如何是好!齐严正冲着身

  • 冥王凤妃刚醒来就同居?

    第一章“新世界连接中......”“数据刷新,整合,6%...34%...67%”“数据整合完成,新世界连接成功,生命重启,倒计时”“3”“2”“1”脑海中机械的声音伴随着脑海中那片汇聚的星海,涌动着生命之力,充斥在心脏。心脏第一下的跳动震耳欲聋,血液饱和血管的温度无比真实,直觉渐渐恢复,黑暗中透进

  • 踏歌行之一声猫叫(2)

    信号被断。秦沉将手机装进口袋,趴向门镜向外望去。男人虽然真的来到了秦沉门前,但好在,并没出现恐怖小说中最常用的桥段——在秦沉看过去的同时,用布满血丝的眼睛趴在门镜上对视。通过门镜的折射,男人的整个身子被缩小,全貌一览无余。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缩小的缘故,秦沉看了一眼后便觉得浑身不舒服,总觉得对方的模样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