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英美]失忆之后风流(2)

作者:萌D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吴端。

镇远府老将军在西北戎马半生,手上沾染的敌血太多,有点看破红尘的意思,便不打算让镇远府的后代继续从武。

他为儿子择了这个“端”字,又字“循之”,就是想让他行事端方,好从他开始,吴家改从文。

可他偏生忘记了,自己家——姓吴,近无。

镇远府是近一年,因吴端镇守端仁门,辅佐李砚登基,有从龙之功,这才显贵起来的。早前府里不甚景气,吴老将军的几个兄弟早早的便分家出去过活了。

因此此番年节,李砚来镇远府,在门前候驾的就只有吴老将军、将军夫人与吴端。

叩拜大礼之后,吴老将军将目光投向跟在李砚身后的陈恨,李砚亦是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向陈恨,对老将军说了很简短的五个字。

“这是忠义侯。”

陈恨封忠义侯近一年,在朝中并无实职,整日混吃等死。吴老将军常年在外镇边,因年纪大了才回都,所有事情又都交给吴端打理,只在府中赋闲养老。

他二人不认识彼此,也是寻常。

吴老将军朝他抱拳:“侯爷,久仰。”

陈恨亦是回了礼,老将军又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前几日吴端总往长乐宫跑,他说忠义侯就住在长乐宫,那时老夫还以为是吴端骗了老夫,今儿可算是见着侯爷了。”

陈恨笑道:“循之也常在我面前说起老将军英武……”

没等他把话说完,老将军就掐了一把他的脸:“今日一见,果然是好模样。”

将军夫人咳了两声,吴老将军便即刻敛了神色,正正经经地请李砚进府去了。

陈恨悄悄拉开与李砚的距离,跑到后边去与吴端说话,压低了声音咬牙道:“你到底跟你爹说了什么?”

吴小将军满不在乎地说:“就说你最近住在长乐宫啊。”

“那你爹为什么莫名夸我好看?”

吴端端详了他一阵,道:“大概是因为你确实长得好看。”

“我去你……”陈恨原本想说我去你大爷的,后来想想,这还是在别人家里,吴端的大爷说不定真就在家。

“我好心提醒你,等会儿席上的酒你少喝。我们镇远府好久没有接驾了,我爹一高兴,就从城外庄子上拿了几坛子陈酿来,都是烈酒。”

“好。”陈恨的酒量,确实是不可恭维的。

“诶,皇爷找你呢。”

“什么?”陈恨朝前边望了两眼,“他不是正和你爹说话么?”

“你没看见皇爷总想往外边看?他找你呢。”

陈恨再看了两眼,果然如吴端所说,李砚不自觉便往边上瞥一眼,莫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我过去看看。”陈恨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挑眉笑道,“小将军,午宴之后去你院子里玩儿呀。”

吴端拍开他的手:“陈离亭,你胆子肥了?你看我拿我的玄铁长刀来,把你切成杂碎喂马。”

陈恨重新回到李砚身边,但这时候,李砚却并不看他了,只与吴老将军说些朝上的事情。他觉得无趣,便低头研究镇远府的石板地。

又仿佛看见前边花廊的拐角处,鹅黄颜色的裙摆闪了一闪便不见了。或许是镇远府的姑娘侍女贪玩儿,民间又传说李砚是天人之姿,实在很引人关注,便也不放在心上。

席上酒过三巡。

吴端果然没有骗他,这酒烈得如刀子,陈恨只饮了一口,就觉得酒气直往脑门上冲。他再多灌自己两口,酒壮人胆,他就可以提着吴端的玄铁刀,去菜市口兼职侩子手了。

吴老将军也喝得有些多了,松了松衣领,讲起自己从前随军,驻扎在西北的事情。

讲到西北荒漠里的不夜城,又讲到军营之中的夜半鬼影。

最后老将军一摆手,道:“不讲这些虚的东西了,老夫再给诸位讲讲山林子里捕鹿的方法。”

这些故事,恐怕他在家中常说,将军夫人与吴端都是兴致缺缺的模样。倒是陈恨,撑着脑袋听得正认真,有的时候还拍案喝彩。

李砚亦是看向吴老将军。吴老将军坐在他右手边的条案前,陈恨亦是坐在李砚的右手边。他若看老将军,便也能看见陈恨,看见陈恨撑着头,宽袍大袖下露出来的一小节手臂,还能看见陈恨因酒意或笑意而发亮的眼睛。

李砚也有些醉了,便抬手揉了揉眉心。

吴老将军说话说得有些忘形了,只听他对陈恨道:“这法子侯爷大可以在三月春猎的时候试试,得了皮毛么,可以做衣裳,若得了鹿血么,还可以……”

将军夫人忙咳了两声,老将军也便不再说下去。

陈恨也不大好意思了,一扭头,正瞧见李砚揉着眉心,便道:“皇爷醉了?”

李砚收回手,垂眸的一个动作,却被陈恨错认为是应了。陈恨便轻声道:“这儿也快完了,让循之找间屋子,皇爷歇一歇。”

他想着,李砚睡一会儿,必定要宽衣穿衣。他在一边伺候着,又能做任务。

席散,镇远府早也就备下了房间接驾。陈恨趁着帮他脱衣服这一遭,又摸了他两把。

陈恨往香炉里添了些许香料,又帮李砚将被子掖好。镇远府的酒是真的厉害,李砚大约也是真的有些醉了,面上泛红,眼睛也眯了起来。

“镇远府的酒烈,吴老将军酒量好,就喜欢给人敬酒。臣跟循之说说,晚上的宴少摆些酒。其实吴老将军豪放旷达,他若敬酒,皇爷就算不全喝,他也不会在意。”

李砚点头:“朕知道了。”

“那皇爷睡一会儿,臣就在循之院子里,离得不远。”陈恨见他这副模样,实在是像极了重生之前那个可爱得要命的少年,一时心神荡漾,想伸手捏一捏他的脸。

陈恨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伸出了手,便在心里念了一句佛,佯装大方地捏了他一把。他告诉自己这是做任务,他心无杂念。

正要收手时,李砚却捉住了他的手。

醉眼朦胧。

好像那种往嘴里含一口酒,再举起一个火把就可以喷火的把戏。陈恨无端觉着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这种把戏。

人家的目光都是带火花的,李砚的目光嘛,则是在赤壁烧起来的千里火船。

野火烧不尽,春天还会远吗?

“皇爷?”

“像从前一样,讲一个故事吧。”李砚扣紧他的手,将他的手拉进被子里去。

“那臣讲一个……”那野火一烧,把他整个人都给烧成灰了,更何况是他的故事。陈恨使劲想了想,“讲一个臣小时候的故事。臣小的时候在书院念书,先生教我们粘句子,他出的是‘百般计’。”

李砚问:“那你粘了什么?”

“正好那日我娘给我做了千层糕,所以我粘了‘千层高’。”

李砚轻笑,顿了顿,道:“你去吧,上午伺候得不错。”

“皇爷满意,是臣的唯一追求。”陈恨笑着说了句玩笑话,抽出手来,帮他将被子掖好。

陈恨跑去吴端的院子里喝茶,他到时,吴端已经在廊下沏好茶等着他了。

“你怎么去这么久?”

陈恨席地坐下:“皇爷醉了。”

吴端给他奉茶:“喏,解酒茶,皇爷那边已经派人送了。你酒量不好,也吃一杯。”

“多谢小将军。”陈恨笑道,“镇远府也有这种东西?我原以为,凭镇远府的酒量,如何用不上这些?”

“我是用不着啦,但是我爹年纪大了。况且这一年,镇远府也常有客人来。”

午后的阳光照进廊内,陈恨往前挪了挪,趴在栏杆上晒太阳,道:“是呀,谁不知道我们吴小将军英勇无双?唉,我在宫里做伴读那会儿,不知道是哪位府上的小将军,抱着我的腰,一边哭,一边说:‘不干啦,我不要当镇远府的人啦。陈恨,我给你当弟弟吧。’”

“你怎么永远记得这件事情?况且我说的是,我当你兄长。”吴端气极反笑,“那时候是我二伯三伯非要分家,闹得全长安城都知道了,皇三子的那一群杂碎又非拿这件事情来说嘴。”

“那时候我可拉着你去报仇了,谁知道你一个小将军,武功竟然这么差,还害得我跟你一起被围着打。”

吴端笑道:“是呀,你的皇爷武功就好了,还把人一个一个按在地上,让你打回来。我回去不是也勤练武艺了?不是也能把他们按在地上让你打了?”

陈恨不答,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半晌,吴端抬眼看那屋檐,悠悠道:“我爹娘年纪大了,我得把镇远府扛在肩上了。”

陈恨转头捶了一下他的肩,不唤他吴小将军,改口唤道:“吴将军?”

“我是不喜欢应酬,但也不是特别不喜欢。只是吴府自家的事情,也太难缠了。”吴端叹道,“当初分家时说得好好的,结果现在见镇远府显贵了,就都赶回来同你论旧情了。”

吴端继续道:“前几个月,我二伯非要我提携他的两个儿子,我把他们往军营里一赶,没两日也就回去了。最难缠的还是我三伯,他有一个独女,说年节来小住,现下还在府里。前几日苏元均来,把苏元均看得都不好意思了。”

苏元均一向旷达,能把他都看得不好意思。陈恨低头笑了。

忽然传来一声好清脆的摔破瓷器的声音,吴端道:“想是底下人不小心……”

陈恨却打了一个激灵,该不会是李砚那边出事了?

他翻过栏杆跑了出去,骂自己哪儿喝茶不好,非得跑出来,李砚都喝醉了,也不守着他些。

延伸阅读

中国同步教育网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gmy1.shtml
1、新市场:规模激增,机遇难求中国已有4.03亿网民,而且数量还在急剧扩大;2亿中小

阳光嫂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y6bb.shtml
阳光嫂干洗是陕西阳光洗染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一家集成衣洗染、护理新技术的研发、利

台湾红蜻蜓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y5nv.shtml
项目介绍:跟随时尚的步伐,打造出更多的精品产品,作为家居消费主角,台湾红蜻蜓家纺更受

璟诗缘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namm.shtml
璟诗缘银饰是“银饰”“施华洛世奇锆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千彩十字绣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6sl9.shtml
义乌市千彩十字绣座落于著名的中国小商品城所在地----义乌,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

奥亚达电子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d33p.shtml
立志于“创建平安小区幸福万家”的中山市奥亚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前身是中山市嘉利电子

车士伯租车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g8x2.shtml

路德曼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ne9m.shtml
守护优雅,呵护经典;以品皮具护理为主业的青岛路德曼皮具护理机构,是由国内投资机构、特

康乐宝磨牙棒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dmux.shtml
康乐宝磨牙棒成立于2008年初,是一家省级孕婴童品牌代理的营销公司。是一家运营孕婴童

丹禾加盟  http://www.partyzazz.com/pqsa.shtml
公司主要生产中核心衬衫、T恤、西裤、休闲型和工装型茄克套装,特种功能性服装(防静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苏云传在线阅读间谍

    基地伙食很好,杨易跟小林各打上一份温热的晚餐在灯火明亮的食堂大口的吃着。远处灯火闪亮,各种装甲车,军车,坦克,直升机在灯光下移动。杨易没想过他也会有机会进入军事基地,近距离的接触影视上才看到的军事装备。远处高楼上灯光依旧光明通透,在里面忙碌的是通天塔有关的技术兵和科技人员,基地的高层也在那里,那里每

  • 顶着闪闪的脸胡作非为被发现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五菱宏光离开餐厅后,在河边一处大排档停下。鸡冠头混混领着人走下车,在大排档坐下喝酒。“刚才那女人真是个疯子,她看起来真的敢杀人!”“不过,那女人长得真漂亮,今晚我们是不是弄一点药,然后,嘿嘿……”混混们喝着酒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跟随导航,王子睿出现在河边街,看到了刚才大闹餐厅的混混们坐在一处大排档

  • 咒蜂第七章在线阅读

    “话说你小子厉害啊!”牛双喜比出一个称赞的手势。云飞享受的笑了下,“那当然,你飞哥我是谁啊。”“话说,你丫胆子够大的啊,”云飞缓缓的问道。牛双喜有点疑惑,“嗯?怎么了吗?”“你刚刚杀人了啊,不怕吗?”云飞盯着他问道。牛双喜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没事,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卧槽?这么说你以前杀过人?”

  • 明月笙箫挽清风在线阅读第六章

    颜瑜希坐进保姆车里舒适的大座椅里,调整呼吸,以免自己被气死。缓了会儿,忽然出声:“小竹,后车厢那些青菜海鲜什么的一会儿你拿回家做了吃了吧。”然而话音落了许久就只有一个微弱小心的“嗯”。她皱眉,坐起身看向后车座:“让谁吓着了?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后车座上端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全身每个毛孔都充斥着紧张

  • 万界被召唤师在线阅读第3节

    哭的声嘶力竭。妈妈就在旁边冷眼的看着也不哄她。后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很长一段记忆黛拉是没有的。张妈说她那段时间生病了。发烧很长一段时间,她身体好了之后参加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她依稀记得。很豪华的婚姻。新娘很美丽。新郎很英俊,但是不苟言笑。她给张妈说这话的时候。张妈笑的很夸张,拉拉你当真不记得了么?那个

  • 恶作剧之吻の天蝎物语第九章在线阅读

    “放心,这一次,我会光明正大的击败你,让你一败涂地!你的一切荣誉,都将失去。”纪平的心中,说着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够听到的话语。这几天,纪平以自己更加瘦弱的代价,终于为他换取来了肉身九重的实力,即将迈入祭骨境。“外阁弟子,原本是一年一次才会有一次成为内阁弟子的身份,但是,这一次因为有意培养新一代的弟子,

  • 当龙葵妹遇上花七哥在线阅读第7节

    “哈哈哈……小仙女要往哪里跑啊?你要是跟了本王,本王一定不会吞噬你的元灵,不会毁掉你的肉身,修改你的生死薄,让你长生不老……”前面出现的是一具硕大的骷髅,高达丈余,每根骨骼都通体乌黑。而这个骨架却不是纯粹的骷髅,有两个地方还多多少少有点人形。第一是头部,或多或少挂着一些皮肉,虽然是血淋淋的一片,不过

  • 我是预言家?第七章在线阅读

    虽然半年前,言景则对自己告白了,但蒋平修并不觉得言景则真的喜欢自己,他觉得言景则向他表白,应该是为了跟他拿钱。当然,他并不介意就是了,毕竟他真的很喜欢言景则。言景则之前给他说过很多甜言蜜语,比如要和他在大城市过日子,还说会把他奶奶也接来之类。他总是在心里重复这些话,给自己信心,但其实一直心里没底。言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花花长乐在线阅读第六章

    通往橙华市的森林上空,树木密密层层,枝丫交错,阳光很难射到地上,而难得漏下的一点阳光,就像色彩鲜艳的昆虫一样,仿佛是在苍苔和淡红色的枯萎的羊齿革上爬行似的。在这昏暗的森林里,时不时的传来几道声音,林云和野生的傲骨燕战斗到一起。“圆陆鲨使用飞沙脚!”林云在一旁指挥到“洼里,洼里!”圆陆鲨使用双脚刨土,

  • 商欲中的轻纱第五章在线阅读

    坐在阳光下,沐着清晨爽冽的风,晋贤贤的一颗心却悲伤压抑的要命,她真的很想就这么跳下去,在这个美好清新的早晨。昨晚那恶魔的肆意索求,不只淘空了她的身体,还碾碎了她的尊严,她现在成了什么,泄欲工具吗?她真的很恨,恨到了极致……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反抗!其实她很早就醒了,虽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