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宠物成精后我成了富一代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西羚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身便去搜索证据。

三个人找的很仔细,主要看的就是他们那天并没有过多去关注的地方,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真叫他们找出点东西。

“老大,你看!”黄兴钰拿着一个皱皱巴巴的纸团。

收据是黄兴钰在客卧床底的小角落里找到的,那是个视觉死角,本来不会被人发现,但是刚刚黄兴钰将床移开了,这个纸团就这么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白晨将纸团小心翼翼的展开,才看到这是一张收据,黑色系酒吧的,黑色系酒吧是著名的情侣酒吧了,大概是酒吧为了庆祝酒吧三周年,被选中的情侣就会免单,这张就是免单的收据。

“有什么线索吗上面?”郑子豪有些疑问。

白晨先是点点头,看向一旁的黄兴钰,“你去给蒋明说不用再逐个排查酒吧了,锁定黑色系,重点排查黑色系。”

董冰生前喜欢去的酒吧有很多,他们不知道董冰和嫌疑犯是在哪个酒吧里认识的,所以蒋明他们都是逐个去排查的,现在指向就很明确了。

郑子豪转眼的瞬间就看到了收据上的字,黑色系。“那会不会是和陈一晗一起的?”

“对啊,有可能。”黄兴钰附和,其实他害怕到时候不是这家酒吧的时候蒋明会怪他。

“陈一晗不会去。”斩钉截铁的语气让两人更加疑惑。

看着疑惑的两人白晨并没有不耐烦,“你们想想董冰的助理的话,说她喜欢一个人去酒吧喝酒,而且陈一晗也不会去黑色系啊,黑色系虽然出名,但它最著名的是廉价,像陈一晗那种自恃身份的人怎么会去那儿呢?”

“哦,我懂了。我们那些有钱的小伙伴确实不会去黑色系,他们觉得那是拉低他们的档次。”

郑子豪也算是个富二代了,周围的朋友也都是家里有钱的,所以他还是很了解富二代这个圈子里事情的。

“好吧,我立马打电话。”

黄兴钰用的是白晨的手机,刚拨出去没多久,就接通了电话,传来一阵迷惑人心充满磁性的男声:“怎么了我的白队长?突然给我打电话。”

我的白队长?黄兴钰都要听吐了,什么时候这蒋医生和老大这么熟了?忍住笑意开口道:“蒋医生,是我。”

可能是蒋明也没想到是他打的电话吧,沉默了一阵儿才又传来了声音:“嗯,什么事,你说。”

再没有了之前话语里的亲密和讨好。

“我们刚刚找到了一点线索,老大让我跟你说一下,不用逐步排查酒吧了,就锁定在黑色系就好了。”

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阵轻笑,“真巧我们也刚刚查到黑色系,刚刚锁定在黑色系,正在查监控。”

“哈哈,那真是巧哈!”

黄兴钰简直想撞墙,好尴尬。就是那种自己找半天线索,别人忽然给你说没有用,他们已经找到了。

“好的吧,那蒋医生你们先忙,我……”

“等会儿。”

“怎么了蒋医生?”要不是蒋明喊得及时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想找一下白晨。”

黄兴钰哑然失笑,这个蒋医生啊。

“还有啊,以后别叫我蒋医生好吗?我不是法医了,我的警察证已经考到手了。”

“好的,蒋医……”瞬间转换话语,“蒋警官!我去叫老大去。”

白晨听到黄兴钰的话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本来不管是谁,查到什么都是要给她汇报的,接个电话而已,真的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看看黄兴钰那没见识的样子啊。

白晨笑笑:“什么事?”

“你的电话。”

伸手接过手机,“怎么了?”

“我们已经锁定了黑色系,在你之前。”

“知道了,以后没什么大事不用给我汇报,你可以汇报给老头,我没那闲工夫……”

“白晨。”打断了白晨的话。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每次都针对我呢?第一我没有走后门,第二我也是很在乎刑警队的工作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有着莫名的敌意,我只是想说我有在认认真真工作。”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的声音,白晨愣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或许是真的有针对吧。

当她看到蒋明的第一眼时她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那种熟悉感却不是温馨的,而是害怕的,她为什么要针对蒋明,只是为了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或许就是内心的因素吧,就像蒋明说的他是在认真工作,他也在乎刑警队,所以自己内心的戒备是不是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

白晨扯扯嘴角,让她演戏?她做不到,还是就这样吧,大不以后自己不再挑蒋明的刺好了。

迎着黄兴钰怀疑的眼神,将手机放下。

“黄兴钰你找人将近些年居住在西郊的人口排查一遍,把那边的人口登记表尽快送到我办公室,郑子豪你把董冰上大学时的资料给我整理一份出来,尤其是她和她闺蜜之间的事情。”

背上她的背包,“走吧,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老大,你自己回吧,我直接去西郊那儿的警察局了,子豪你呢?”

转过身才看到郑子豪正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的白晨,黄兴钰暗自发笑。

你这痴汉的眼神是为哪般?

“啊,我…”郑子豪反应过来,“我去董冰她们大学看看吧!”

黄兴钰扶额,大好的机会啊,你不是得把老大送回警队吗?

朽木不可雕也……真是枉费他一片苦心啊!

“行吧,那我回警队了。”

直到白晨的身影消失,郑子豪才反应过来,十分懊悔的拍自己的脑袋。

这大好的机会啊!

没多久,两人也相继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白晨回到刑警队没多久,蒋明带着张怡和阿生就回来了,他们收获颇丰。

“白队长,我们调来了黑色系的门口的监控。”

黑色系里面是没监控的,只有门口有。而监控录像一周内自动覆盖,死者死亡时间可以精确到周二晚上十一点至周三凌晨五点,今天是周日,所以刚好可以用。

“好。”

看着蒋明缓步走进来,白晨低下头,不与他有过多接触。

“怎么样,有发现董冰吗?”

“没有。”张怡摇头,“周一周二这两天董冰并没有出现在黑色系”

“那酒吧里有人认识董冰吗?”

“没有,酒吧人流量很大,我们问过了每一位酒吧的服务生,大家都说不认识她。只有一个人说有印象。”

“吧台的调酒师?”白晨挑眉。

“对。”张怡感到意外,“你怎么知道?”

声音刚落顿时传来一声轻笑,白晨抬头便看到了沙发上的一张骚包脸。

我去,这蒋明在办公室能不能不要做出一脸邪魅的感觉,真骚包。

只顾低头笑的哪里能看到她这嫌弃的眼神,也幸亏他没看到,要不然还记仇。

显然白晨把刚刚蒋明在电话里中说的话当成他记仇的一种方式了。

白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怡开了口:“明哥,你笑什么?”

明哥?

白晨震惊的抬头看着张怡。

叫这么亲密,在一起了?所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明哥是笑你大惊小怪。”

白晨同样的眼神在看看身旁站着的阿生。

咋你也叫明哥?所以…你们是怎么想的?

张怡还是不理解,看了一眼阿生。

“队长办过多少案件,这点小事能不知道吗?”

变相的夸了白晨。

被夸的白晨:……

她是该笑的吧?

张怡低下头,只是嘴角的弯度暴露了她的内心。

“怎么?你觉得阿生说的不对?”白晨目光如炬的看着她。

“没…没有。”她还能说什么?

“所以那个吧台的服务生说什么?”

张怡收起玩笑的神情,“吧台服务生说每次都是见到董冰一个人去,并没见过她和别人一起过。”

一段好听的铃声将张怡的话语打断,白晨把包里的手机掏出来,是郑子豪打来的。

“喂?”

“喂。队长,我查到董冰和她闺蜜周霜的事情。”

站起身远离了人群中央,走到窗边,“嗯,你说。”

“周霜和董冰当初分裂是因为一个男人。”

“男人?叫什么?”

白晨的声音不大,却刚好被现场的三人听到,三个人停下了交谈看向了窗边的白晨。

“林顾。”

“林顾?你有没有查到他住在哪儿?”

“我去见了一个曾经和她们很熟悉的大学同学,她说前些日子见过林顾,在黑色系。”

“黑色系?”

这也太巧了吧,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黑色系。

“但是很奇怪啊。”白晨皱眉。

“你现在把林顾的照片发给我一张。”

“好的。”

没多久郑子豪传来一张林顾的照片,白晨不敢多耽搁,叫了张怡立马找人去比对。

结果很快出来,林顾却是出现再黑色系过,只有一次,就是董冰死的那天晚上,只在黑色系呆了十分钟就离开了。

“老大,我回来了。”

黄兴钰应声出现,手里还拿着一堆资料。

“嗯。”将手上的照片递过去,“我总觉得不对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你先把这个人的资料对比一下,看是不是在西郊住的。”

“林顾!”黄兴钰看着照片上写得名字。

这名字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延伸阅读

我要再次暴富之穿插  http://www.np6.com.cn/gtvb.shtml
作为一个人生赢家,李樱每天的生活就是不断的作死,直到打通he结局。从**仓中脱离出来

疯狂科学家之强化(5)  http://www.np6.com.cn/ynql.shtml
第二天,一早就想来应该是唯一看到自己进入哪个房间的詹岚。周天打开门,略扬头看着神清气

楚留香同人之霜林醉在线阅读书圣剑心贴【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np6.com.cn/xo46.shtml
“薛王,李业?”李隆听了,沉吟一下。这个薛王,是李隆此身的弟弟,原名李隆业,后来李隆

重登王座[星际]在线阅读满资质的小狐狸  http://www.np6.com.cn/pou6.shtml
叶凡,人类年龄:18周岁身体强度:10生命力:100灵力:10幻灵融合度:10.5%

都市之绝世战神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np6.com.cn/n2ht.shtml
从昨天中午十一点,卓威工作室发布揭秘微博开始,到今天下午六点,其间总共三十一个小时,

男神不是省油灯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np6.com.cn/x4ys.shtml
没一会,空气中的尘埃慢慢散去,战到最后的自然是柳擎,但是他的嘴角也变得鲜红。显然刚刚

藏地山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np6.com.cn/u73z.shtml
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竟然连我的九天演算决都算不出来。又一个契天境界的强者出现了

异界万族之王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np6.com.cn/ynhm.shtml
时辰到了!”陌颜恍惚间听到岸边传来一声男音,循着声音她游出水面,缓缓睁开双眼。她手扶

枪与道之打算  http://www.np6.com.cn/php3.shtml
听到李忠国的话,赵永昌更是欣喜若狂,转过身来谦卑的应道,“李老,这都是我为人医者应该

海楼石的孩子们[海贼]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np6.com.cn/bsla.shtml
“啊!尤尼小姐,你终于回来啦!”当尤尼和中也回到住处,尤尼打开房门走进去,就看到客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新规在线阅读第二节

    林映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四周围很亮堂,有一种很温暖很舒适的感觉。这是一个还算干净整洁的房间,床下铺着浅色的地毯,摆着各种各样的**机,光碟。林映起身下床,床铺右侧有一面落地镜,里边的人五官清秀,身材修长,头发染成浅浅的栗色,看起来很年轻。镜子里的人微微皱眉,似是有些痛苦。无数的

  • 洪荒:开局给盘古送首杀在线阅读第9节

    哒哒哒!九九八十一道阶梯,古老而又荒凉,电闪雷鸣。一个身影缓缓走来,脚步声清晰可见,整个世界的时间仿佛静止,只有那脚步声成为永恒,一直到时间的尽头。足足过了两息,众人方悠悠醒来。“厉害!真是厉害!”如来颤声道。汗水流过后背浑然不觉,至于广成子和大梵天则表现的更差,差点就要躬身下拜,然后忏悔、祈祷。此

  • 成为阿飘后我养成了摄政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沈溪怎么挂掉电话的,他都不记得了,只觉得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看什么都嫌碍眼,后来实在是有些乏了,躺在床上竟也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石头已经在大厅等着他了。他洗漱好,仍旧只围了条浴巾便下楼来。“怎么样?”石头来之前给他发了信息,说是前些天埋伏他的人查出了点眉目。“老大,查清楚了,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 愿望旗袍店好兄弟

    和也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但是她的妹妹因为不明原因死掉了,从那以后这个家庭就一直被悲伤所包围。虽然他和这个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该有的爱他一个都没少,父爱母爱,妹妹弟弟对哥哥的崇拜敬爱,所以说,他啊,真的很幸福。但是……妹妹死掉了。那个一直软软的笑着的小女孩连尸体都没留下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和也发誓,如

  • [综漫]蔚空(坑)在线阅读第七节

    “竟然敢调戏本姑娘,小子胆肥了吧!啊!”宁可儿像一只炸了毛的母老虎,瞬间出手揪住绿衣男的耳朵,手腕一扭,耳朵立刻转了九十度,绿衣男脸瞬间变得通红。“哎呀!疼疼!姑娘!”“叫姑奶奶!”“姑奶奶,姑奶奶还不行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就放手吧!”绿衣男哀求道。“哼!这还差不多。以后眼睛放亮点!”说完还用

  • 青阙监我已经长大了

    见逃不掉,苏小暖只能抬起头,眨眨眼笑的一脸纯良。“哥哥,我是特意来找你,想让你帮我向学校请几天假。”她本来是打算找苏妈妈帮她请假的,现在也只能扯出这个理由搪塞他了。她在撒谎!苏北澈眼眸一深,突然贴近苏小暖,俊美的脸压下,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像是要吻她的耳垂一样。“哥……哥,你干什么?”苏小

  • 迷幻学校在线阅读第二节

    直到背影消失高小依还站在原地,这时高小依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回头一看,就看见牧海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你叫高小依?”牧海语气缓慢一字一句的说道。此时的牧海已经摘下了眼镜,明明很白净的脸庞,仔细看像一个阳光大男孩,可因为他上扬的嘴角平添了一丝痞气。高小依在心里暗叫一声糟糕!“刚才只顾着和这

  • 星际中餐厅经营指南在线阅读第10章

    叶云超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东西,对于那些坏坏的眼神,尤其是那个正在银笑的家伙,叶云超看的十分不爽,但是没有办法,谁叫我没有证据。但是换个思维,我正在被大家羡慕嫉妒恨,哇咔咔。叶云超想到这里,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十分邪恶的笑容,一个字,贱,两个字,找抽,三个字,活腻了,四个字......一万字,叶云超罄

  • 风铃记变故突生(二)

    **云州城郊外,到处一片漆黑,因为离着门禁的时间已经不远,罗严的驾驭技术再好,此时也不由得有些着急,毕竟外面很危险,尽管云州在清冗的治理下日益繁华,但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始终都在蠢蠢欲动,特别是黑夜,罗严不得不谨慎,尽管走的是官道,这里离城门已经不远。鼻翼间飘来一丝若有似无的香味,罗严忙屏住呼吸,朝着马

  • 大唐之缘起白蛇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苏清月第一次这样满足,被心爱的男人压在身下,任他是兽是魔。爱了整整十年。结婚两年。虽然很疼,很疼,但她也是愿意的。她终于完整的属于了他,也拥有了他。——次日清晨。苏清月醒来时才发现不过是一夜贪梦。她婚内出轨了。记者的镁光灯冲着她闪烁,婆婆带着小姑子站在她的床前,恶狠狠的,要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