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从猎心者开始套路廖朵朵之难道就这样分开了?

作者:小心朵朵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12年夏天,炎炎夏日知了不停的叫着,庭院里的香椿树这时像是睡着了,只有叶子随着偶尔刮来的风慵懒的摇摆几下便又昏睡过去了,然而这时的白露正在屋里面兴奋着,或许是初中毕业假期长的原因,白露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出一份力给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收入,即使她的力气很小带来的收益也微不足道,但仍然很积极的去帮忙,这时妈妈坐在屋子的门口前,坐在一个矮矮的长满皱纹的板凳上,以至于手能够够到脚边牛奶盒子里面细碎的手套(当时在村子里缝手套可以挣钱,一副手套能够赚3.5-5元不等,需要把细碎的手套部件拼接起来成为一副手套)这个矮小的板凳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痕迹,白露也不知道家里何时有的这个小板凳,只知道奶奶在世时就经常坐这个板凳,这个小板凳一共有两个,由于高度正好白露也爱坐,便去里屋拿了坐在了妈妈身边合适的位置,夏天的下午总是让人很困倦,坐在板凳上的白露打了个哈欠抹了抹眼睛上的泪又顺便揉了揉,这样柔完白露觉的眼睛很舒服,看东西也明亮了。白露看了看身边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很少笑了,总是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白露猜不透妈妈为什么不高兴,只见妈妈皱着眉头,一只手捏着两片手套,另一只手捋了捋手套上多余的毛毛,便又拿着穿了黑线的针,正在努力找手套上面的针眼把这两片缝到一起(每片手套的部件上面都有机器提前印好的针眼,这样缝起来更加容易些)

看着妈妈娴熟的动作白露心里也想自己缝一副手套,便兴奋的说道“妈妈我也缝吧?”

妈妈本来皱着眉头的眉毛拧的更紧了,“你又不会缝,缝坏了我还要重新拆,自己玩去吧,别捣乱。”

“妈妈你就让我缝嘛,我看你缝的我都会了,肯定不会缝错的”白露坚持说道,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希望妈妈能够给她这次表现的机会。

然而妈妈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挠,继续缝着手里的手套,白露见状便知道妈妈是默许了,便很快的在妈妈脚底下牛奶盒子里寻找着相匹配的手套碎片,找到之后白露也学妈妈把手套上多余的毛毛捋掉,即使毛毛掉到脚面上也不去管,因为妈妈也没有去管脚面上的毛毛,然后拿出一根黑线很快就缝了起来,白露心里非常激动,觉得自己也可以替妈妈分担一些事情了,也可以出力了。一阵风缓缓吹过,把脚面上以及小板凳周围的毛毛都滚在一起像个大黑球似的随着风滚走了,滚出屋门口,滚到铺满整齐砖块的庭院中,滚到了白露看不到的地方。好像风知道该清理毛毛了故意把它们滚走似的,白露在心里笑着自己幼稚的想象力,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

抬头看了一眼妈妈,妈妈枯黄的头发却是很硬,在发际线比较短的几根碎发又黄又硬,即使一阵风吹过那几根头发只是小幅度的摇摆几下,仍然在那里竖着,这让白露的心里很不开心,不知道是因为妈妈的头发还是因为妈妈总是皱着的眉头。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似乎是上一年级的时,妈妈和矮矮的自己站在屋里大大的镜子面前,那时的妈妈很高大,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头发,但是妈妈总是会先给白露扎四个小辫子,上边两个下边两个,这是白露感觉到最幸福的一件事,这幸福的滋味白露已经很久没有尝到了,或许是稀有的缘故,白露总是把那次事情记忆的非常清楚。

“疼!太紧了妈妈”矮矮的白露视线能够刚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五官扭曲的看着镜子里正在给自己扎辫子的妈妈。

“啊,这样还疼啊,我都没有用力气”边说着妈妈减小了力气,认真的给白露扎着辫子。

不一会就给白露扎好了,妈妈在去扎自己的长长的头发,扎完后便去庭院推车子,把白露放在车子后座上,骑着车子消失在胡同口了。已经很久白露没有被妈妈骑车子带着过了,白露很贪恋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看着妈妈严肃的表情,白露总是心里不舒服,想着说点什么好让妈妈开心开心。

因为妈妈不开心就会离开这个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白露不敢想这些事情,但来临的时候又不得不面对没有妈妈的日子。大概是在上五年级的时候,有了弟弟以后,妈妈经常去姥姥家住,那时的白露很不理解,心里只是一味伤心,但从来没和爸爸说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知道妈妈在家经常和爸爸吵架,吵架时的妈妈像个狮子不停的对爸爸破口大骂,白露怕爸爸生气哭着对爸爸说,求求你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跟妈妈一样。这时爸爸便坐在沙发上面色铁青不说一句话,任凭妈妈说什么不堪入耳的语句。安慰好爸爸白露回头在哭着对抱着弟弟的妈妈说,妈妈你不要生气了,不要在说了。但是妈妈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加严重了,白露用尽了浑身最大的力气把妈妈推到了另外一个屋子里,慢慢的骂声渐渐停下了,弟弟也睡着了。白露这时才松了口气,可以踏实的睡觉了。

小学五年级的教室里,语文老师挺着圆鼓鼓的肚子,站在水泥石灰磨的简陋的讲台上,铿锵有力的讲着课文,时不时喝一口自己在办公室拿来的泡着橘子皮的水润润嗓子。本就干燥的冬天,这让认真听讲的白露实在有些口渴,因为学校里面只有办公室里有水,学生都时自己在家里带一瓶水,之前都是爷爷按时给自己灌好一瓶水,爷爷去世后灌水这件事便让白露自己做主了,有的时候嫌麻烦,白露便不会带。

冬日的阳光透着教室的玻璃泻进来,洒到了白露带着半截手套的手上,正在听课的白露低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发痒的手,摘下了半截手套,便看到冻疮结痂的手背,白露便用另一只手扣了起来,从五年级白露就开始冻手了,慢慢的撕开结痂后,看着嫩嫩白白的肉露在眼前,白露便觉的自己非常有成就感。

突然白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心想着:天气变暖了,冻的手也慢慢好了,妈妈、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收回视线,白露继续看着讲台上的老师讲课,心里莫名一阵酸楚。因为妈妈回家的几率几乎时很小了,之前爸爸带着白露开着家里唯一的三轮车去姥姥家接过妈妈好几次,尽管白露在妈妈面前说了很多话,我会听妈妈的话不让妈妈生气的,妈妈你就回家吧...但都无济于事

失落的白露耷拉着脑袋爬上了三轮车后面的篼子,看着上面自己为了接妈妈回家铺好的被子,怕妈妈和弟弟回来吹着,然而做再多的准备都是徒劳,反而现在看着有些刺眼,回头看看姥姥的门口,除了舅舅、妗子和哥哥没有看到妈妈的影子,白露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被子上沉默不语。爸爸摇好了三轮,便带着白露离开了,看着姥姥的村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妈妈离自己越来越远,想到回到家除了爸爸上班,就剩下自己一个人空荡荡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会这个样子,白露在心里又气愤又苦恼的自问,然而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所以怕好不容易回家的妈妈再次离她而去,因为看到了妈妈不开心了,怕在和爸爸吵架。

“妈妈,你喝水吗?”

思绪间,白露已经缝好了两片手套,接着又拿了一片继续缝起来,看着旁边只缝手套的妈妈,紧闭着的双唇有些干燥,白露试探性的问道(看看妈妈到底开不开心)。

“我不渴,你渴了自己去喝吧”妈妈及时的回应到,但却没有看向白露手里依然忙着自己的手套。

“我也不渴”看到妈妈及时的回应,白露可以知道妈妈此刻并没有生气,便松了口气,心里便又在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长大,什么时候可以自己挣钱呢?

“妈妈,你说我长大了做什么好呢?”白露很兴奋的问道,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妈妈,但手里的活一直在快速的继续着。

“你自己喜欢做什么工作呢?”妈妈依然及时回应道,但依然没有抬头看向白露,但没关系,只要及时回应白露就很满足了。

“嗯...我想当演员,妈妈你觉得呢?”演员是白露的一个梦想,因为看到电视上古装演员的穿着和发饰,白露心里很是羡慕,没事的时候经常自己在家披着床单,在头上扎着妈妈的丝巾乱舞,当然也少不了挨批评,但对此白露却乐此不疲。

“演员不好!”妈妈很严肃的回答到,手里的依然快速的缝着手套。

“为什么呢,妈妈?演员可以穿好看的衣服,打扮的美美的呢。”白露不解的问道,心里一串问号。

“你可以老的时候去演妈妈,年轻的时候不要去演这个。”妈妈坚持的回答道。

“为什么呢?”白露还是一脸迷茫,并没有理解妈妈的意思。

但妈妈并没有理会她,只留白露皱着眉头在心里琢磨着妈妈的语句。

叮叮叮!手机响了,这时家庭中的第二部移动手机,虽然是按键的,但是白露喜欢的不得了,喜欢里面的飞机**,玩的不亦乐乎,之前的第一步是摩托罗拉的手机,里面的**是俄luo斯方块,但不能听音乐。

白露反应迅速的拿起了手机,接起来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激动的声音,是初中的最后一任班主任,白露,你考上高中啦,电话那头大声说道,白露仿佛听见那边嘈杂的声音,便说知道了老师,就挂掉了电话。白露心里非常激动,跑去告诉妈妈,想和妈妈分享这个喜悦,然而妈妈并没有和她预想的一样很开心的回应,只是说了声:哦,考上了,挺好的。便继续缝起手套。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对话,妈妈抬起头看了一眼白露。

妈妈的反应尽管让白露失落,但也抵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便又拾起刚刚缝到一半的手套,快速的缝了起来。爸爸和妈妈好像一直都不太关心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像别的家长一样,考的好了有奖励,考的不好了会有惩罚,不会因你的成绩优异而感到喜悦,这也是让白露不解的地方。

天色渐晚,庭院里铺设整齐的砖块没有了太阳的照耀也失去了它的光泽暗了下来,香椿树的叶子也是给自己裹上了一层深绿的外套,好让自己能够过个舒服的夜晚,一天的忙碌妈妈只缝好了一副手套,收拾了一下,妈妈便去做饭了。懂事的白露,把那双胞胎似的两个小板凳搬到里屋,拿着扫帚扫了扫那些藏在严实并没有被风吹走的毛毛,最终也难逃厄运,被白露一簸萁倒在了庭院的垃圾池。

收拾完后,白露便去和弟弟玩了,弟弟很小刚刚会走,白露和弟弟在床上爬来爬去的很是开心,大声笑着叫着闹着。黑黑的庭院里,突然间门开了,是爸爸回来了,白露心里终于踏实了,一家人终于齐了,继续开心的和弟弟闹着。弟弟你看,我能变出小狗,欢快的弟弟立马安静下来,瞪着乌黑溜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白露给他变小狗,说着伸出手来比了一个OK的姿势,另一只手往墙上指,你看像不像?弟弟看见白露的手,自己也做了个这样的姿势,他们比划的两只小狗就在墙上倒映出来了,汪汪汪,很是欢快。白露和弟弟在床上一圈一圈的爬着,开心的白露笑着露出了牙齿,没想到在前面爬着的弟弟突然间停下,坐下来,脑袋往后一仰正好碰在了白露的两个大门牙上,还没等白露回过神来,弟弟已经哇哇大哭上了。白露不知所措,闻声赶来的妈妈看见弟弟在哭,不分青红皂白对白露说了声,怎么看的孩子?!边说着把弟弟抱到了怀里,言语里尽是责备。不过白露已经习惯了,妈妈经常这样说也就皮实了,在妈妈眼里大的让着小的理所应当,不管怎么样只要妈妈开心不离开自己怎么样都是好的,尽管心里有委屈不过也很快就消散了。

别闹了,吃饭了。爸爸在东边屋子喊道,白露便开心的去吃饭了。不知何时月亮爬到了庭院的上方,把漆黑黑的庭院照亮,尽管月亮在亮,此时此刻在白露的心里,也没有屋里微弱白炽灯的光温暖,因为白炽灯照耀的是家庭的完整和幸福。但是在白露心里,这种幸福的时刻总是跟白炽灯一样,甚至比白炽灯还短暂,一闪而过,在也没有这种幸福的滋味和感觉了。

白露和其他学生一样,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丰华中学。她满怀期待着高中生活,因为看着亲戚家的姐姐哥哥们上了高中行为举止就像大人一样,也就认为着自己又可以长大一点,好在走亲访友时可以吸引大人们的注意,好让自己能够替父母分担一些事情,即使分担的事情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不用在因为零花钱而愁眉苦脸,所以这个时候的白露很期待这长大因为她想逃离父母的掌控,想自己做主,比如可以用剩下的生活费给自己买点喜欢零食或者美美的日记本,甚至可以去街上门店下载到储存卡满满的好听的歌曲,在把耳机塞到耳朵里走在大街上,然后穿着自己衣橱里最美的衣服,这是当时白露能想到最洋气也是最开心的事情了,或许那时的女孩子都是这么想象的吧?但白露不得而知。

好像这个愿望很久之后才能实现,因为高中的生活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美好,满天飞的试卷、满满的学校规则以及复杂的同学关系、还有、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不如初中的生活来的痛快、不如初中的师生关系和同学关系来的纯粹...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不知道何时,妈妈和爸爸经常吵架,而且经常是晚上,这让白露睡觉质量一直不好,生怕妈妈醒了之后在和爸爸吵,在惊吓中进入睡眠。忽然睡的正香的白露感觉腿上一阵火辣,便醒了过来,模模糊糊睁开眼睛,看见了妈妈正在拧自己的腿,白露突然间就清醒了坐了起来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做。看到爸爸光着上身坐在床头沉默不语。

白露这才知道爸爸和妈妈又吵架了,那个夜晚白露又是在恐惧中度过的,无数个夜晚的白露都是这样度过的,这样导致了白露很缺乏安全感。

晚夏的下午,静谧的庭院中,只有香椿树上的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像是白露的心一边手托腮幻想着自己的高中生活,一边手里拿着期待能来条消息的手机,等待着那个人可以给个回应,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白露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收到她所期待的那条消息,脑子里回想着“我和你不是一路人”这句话,当时的白露还不太懂这句话的深意,每每想到这就感觉这是在搪塞自己的借口,看着窗外的香椿树叶随风摆动,心里很苦涩不知该怎么办...心像是突然间被掏空了,没有任何依靠的感觉,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毕竟是很喜欢很喜欢啊,难道就这样分开了?

忽然安静的QQ伴随着声音响了起来,从沉思中惊醒,白露拿起手机,看到了以为陌生的好友请求,无聊的白露便同意了好友的申请。

“为什么加我好友呢?”

白露疑惑的问道。

“看你最近一直都在换QQ昵称,是不是有烦心事啊?”

手机另外一端的男生说道。

“还好。”

白露敷衍道。

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说的,说不定有些不愉快的事情说出来就好了。手机另一头的男生快速回道。

“怎么样才能忘记一个人呢?”

白露心想反正谁也不认识,就当打发时间了。

“忘记一个人最快的办法是爱上另一个人。”

手机另一端的男生快速的回道。

“真的吗?我觉得我可能做不到”

白露皱着眉头怀疑的回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男生继续答道,回复速度依然很快。

“这个怎么试!”

白露更加不解。

“你可以多和我聊天啊”

男生急切的回道。

“好啊”

脑子里只装着一个人的她,敷衍的回答道,心里依然想着是不是以后在也见不到他了,一想到这里白露的心里就很难手,像是突然间失忆一样,心里空空的,灵魂上没有的支撑和依靠。

这样想着,白露看着那个人迟迟未回的消息,便打下来这样的一段话发给了一位名叫班贝格的朋友:我是不是在走进丰阳的大门前,该把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忘记呢?不久,他便很快回了消息,答案:是的。

从此,白露想着要放下之前的所有,应该在高中的旅程中好好学习,不应该辜负自己的努力,想到这里,白露重新调整自己,以阳光的心态迎接高中多彩的生活。白露放下手机,双脚顺着铺的整齐的砖块走来走去,白露忽然想起来院子里面的砖是爷爷一点一点铺设好的,走到庭院,为了铺设整齐需要一根线来标齐方向,爷爷做事情总是那么仔细,如果爷爷还在该多好啊,想到这里白露停下了脚步,一只脚放在一个砖块上大小正好,对齐之后看着霸道的太阳把砖块照耀的发白,白露闭上眼抬起头,任凭阳光照耀到身上的每一处,接受洗礼吧!

延伸阅读

青岛中豪外国语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g9mh.shtml
出国留学英语雅思,托福,SSAT,SAT,少儿英语等课程

海诺平衡机械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aty5.shtml
海诺平衡机械属光、机、电一体化科技型企业;国内设计与制造各类通用型及专门制作型平衡机

佳妍化妆品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nao1.shtml
佳妍化妆品是一家致力于天然、绿色、纯植物、无添加及中药化妆品研发生产的新型化妆品企业

茜梦国际化妆品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pp5u.shtml
茜梦国内外化妆品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化妆品企业,拥有上海梦娜化妆品厂及其两个分厂上海茜梦

维娜斯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gpiq.shtml
维娜斯,源自法国的经典技术,总部坐落于香港,分公司设在上海,专职为品包、鞋、皮衣、汽

大发经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aa4a.shtml
大发经编织造汽车座垫是一家拥有自营进出口权的私营企业,坐落于历史名城常熟市通港工业园

麻辣烫加盟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samt.shtml
张亮麻辣烫顶着品牌的光环,做的却是脚踏实地的良心生意,凭借“良心品质,健康第一”的经

北粮贸易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p3vs.shtml
北粮贸易,是一家主营业务为非转基因大豆、豆粕、玉米、小麦、淀粉、白糖等大宗农产品贸易

龙昇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dqww.shtml
龙昇电气位于湖北武汉市硚口区。主营缘耐压试验设备、发电机测试仪器变压器检测仪器、互感

标榜美发加盟  http://www.windowspasswordkiller.com/6a0o.shtml
以独特的风貌一次又一次的成为全球时尚界的亮点。亦因极具前瞻的现代经营方略成为新时尚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家道中落的继承者第九章在线阅读

    小混混如释重负,感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站住!”“大哥,我们保证以后不会再来,绝对不来!”“是啊,我们绝对不会来!”小混混刚跑了没几步就被王冲叫住,一个个停住脚步,转身点头哈腰的保证道。“把这两人带走!”王冲示意地上疼晕的杨虎和傻掉的黄毛道。等他们离开后,小兰这才羞红着脸把王冲放开,低着头像一个

  • 晚安,安晚在线阅读第9节

    林德阳道孩子们这个我们去挖竹子吧?龙汉普道竹笋是大自然馈赠的一种珍贵食材素有白衣金玉,蔬中一绝的美誉。林德阳挖冬笋技巧这竹笋有两种分冬笋和春笋,春笋会长出地面最终成为竹子但是冬笋不会大部分埋在地下一般从十月中旬开始挖冬笋这冬笋比较难采集?龙汉普说找竹梢颜色深、竹叶厚的竹子然后在它的四周找到凸起或者开

  •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天,沈残一直在打坐,吃完饭后,也回到房间打坐。第三天,沈残去到了徐天所在的学校,至于徐筱呢!已经是大学的人,由于徐家的关系,暂时没去学校里读书。沈残由徐天带着去学校。这座学校很大,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学校,也是最大的贵族学校,也不仅仅是贵族学校,也有许多家庭不富裕的学生在此就读。沈残的就读手续已经全

  • 穿错书了怎么办在线阅读第2节

    醒来肚子饿得厉害,一睁眼,自己像是在老房子里……睡在地上。“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王之恒抬眼看去,又长又尖的高狄髻,仅掩裙腰的弓袋袖竖领短袄配方领比甲,裙摆偏纤细,没到俨若一伞的地步……弘治?“都什么时辰了,衣服谁洗?!”王之恒:“……”mmp别的玛丽苏女主九死一生最次也不过穿成庶女搞宅斗,为什

  • 乔蕴的补丁人生[快穿]之序章缘起

    “李府主追庄花,追不到不回家,舌头一吐尾巴夹,阿英我来啦。奈何庄主不领情,直说不像话,阿英别走等一下,我真的错啦。”灿烂如火的枫华谷,远远地,有一只军爷哼着小调策马走来,一身红衣飙舞,更迎了这热烈的景色,美的仿佛画卷一般。“可有一只小黄鸡,总把鹤归砸,狼头子,你干嘛,大庄主不嫁。不能打也不能骂,阿英

  • 一拳:龙珠变身系统在线阅读第三节

    两个男人都醉醺醺的,话也说不清。羽春和邵余光将晨鹤扶到床上,邵余光也歪着身子,脚下溜溜晃晃的站不稳。羽春看他是个醉人,不和他一般见识,免得他兽性大发,可不是闹着玩的。羽春掀开软帘,说道:“邵大爷慢走,脚下留心。”邵余光脸上似笑非笑,前脚一迈开,身子朝羽春一斜,装傻想要靠在羽春身上。羽春早料到他这招,

  • 反串女影帝之回到高三(3)

    07年,齐水市一中,高三一班。“同学们静一静,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面容姣好,绑着一个高高马尾辫的马老师,在下午的第一节课课前,手上拉着一个男生的手臂,大声的跟下面的学生说着话。班级里有一半的学生抬起头看了一眼,有三分之一无动于衷,埋头在书桌上,还有一小嘬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 王爷是“暖男”寿司店杀人事件(三)

    死者是名女性,叫做户田上彩,今晚是和她的好朋友村上一起到这家寿司店吃饭。警察检查死者伤口时,发现她脖颈有处明显的砍伤,初步判断是砍伤大动脉造成的大出血死亡。死亡时间就在停电的十分钟内。据死者的好朋友村上称,停电时自己在前台结账,而死者在座位等待。结账完毕后突然发生了爆炸,她害怕朋友出事摸黑回到位置上

  • 穿成暴君白月光(穿书)之佛也有火!【7更求收藏鲜花】

    两大明王懵逼了!大轮寺长老们懵逼了!倒了一地的大轮寺僧人们,懵逼了!雄兵百万,威压惊人的吐蕃亲王,居然被一招,秒了?他们都诧异而惊恐的望着眼前神秘的英俊僧人。此时的鸠摩智,脸上全无杀意,云淡风轻的走向两大明王。鸠摩智每走近一步,两大明王身体的颤动就剧烈一分。鸠摩智突然停步,一张一弛间,砰砰两声。两大

  • (家教+网王)风声之白富美刘佳佳【1/7】(10)

    李希将直升机交给了赵虎,让赵虎派人看管,他自己打车回到了自己家。可他还没走到自己所住的那幢楼,就看到了很多人在那里。其实不仅仅是楼道口,就连他家的门口也有很多人。这些人都在等李希回来,希望和李希攀上关系。李希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他也不想和这么多虚情假意的攀交情。这些人没有在他困难的时候帮过他,他自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