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超品幸运乌夜啼

作者:不发芽的豆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公主的死多少给后宫带来一些悲凉感,皇帝也曾伤心恸哭,但死者已矣,时光流转,很快便会令人淡忘。

但是,作为十公主的生母,淳嫔为此受到很大的打击。数日过去,再见到淳嫔却是在永寿宫。

那日黄昏时刻,宫殿前准备上灯,却在这时,一名发髻散乱的女子冲了进来,她拨开所有拦住她的宫人,直奔如妃寝宫,怎么也拦不住,而如妃看见她时确实受了惊吓,一时忘了斥责。

她在想:这还是过去与她争锋相对的骄傲女子吗!几天不见,她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平日咄咄逼人的大眼睛完全失去了生气,哭得又红又肿,脸色蜡黄,眼圈乌黑,像是苍老了十岁……

“如妃,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你还我孩子命来!”可淳嫔却还有力气将十公主去世的责任全都推到如妃身上。

“淳嫔,我念你痛失爱儿不与你计较,但你也没必要来我这儿发疯!”

“我发疯?是,我是疯了,你害死我女儿我怎么能不疯!”她勾起唇角露出讥讽的笑,继而越笑越狰狞,那双凹陷下去的大眼睛像是鬼魅一般直盯着如妃:“华妃的孩子死了,华妃也死了,现在你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是不是连我也死了你才甘心,才好保住你如妃今时今日的地位!”

淳嫔口中的华妃是当年与她一起进宫的侯佳氏,侯佳氏乖巧可人,深得帝心,初进宫便封为莹嫔,而如妃正巧与她们是同一届的秀女,当时两人都只封为贵人,但三人之间的关系却如同亲姐妹。三人又在同年晋封,可谁知后来侯佳氏因难产而死,如妃平步青云,淳嫔便将罪魁祸首指向如妃,两人的矛盾亦是愈演愈烈,持续了十多年。

而今旧事重提,如妃早已无心澄清,只道:“为何你仍是执迷不悟?我早就说过,华妃是难产而死,与我无关!”

“怎会与你无关!若不是你假意领她到花园散步令她跌倒,她又岂会早产,又怎会难产……”她越说越愤怒,几乎要扑到如妃身上,太监宫女一窝蜂上去忙将她拉住,却遭她强烈反抗:“放开我!杀人凶手!放开我!……”

她继续痛骂,几乎要将这些年的仇恨和委屈全数骂出来,完全不顾场合,骂到后来又是笑又是哭,折腾好一阵,如妃就这样看着她,直到皇帝驾临,她才冷静下来,因为她哭累了。

“皇上……孩子是无辜的……她还那么小,还没来得及叫您阿玛,可她就这么去了,我好恨……我好恨啊!”淳嫔完全沉浸在思念孩子的悲痛中,不顾尊卑礼仪,依偎在皇帝身旁,仿佛他是沧海中的浮木,让她有所依靠。

皇帝搂着她,安慰她,眼里透露着悲伤,但语气却异常沉稳:“十公主出花,是命,亦是咱们大清朝的劫,怨不得任何人,失去女儿,朕何尝不伤心难过,你要保重身体,将来再为我大清绵延子嗣。”

“可是我的孩儿……”

“十公主也是朕的孩儿,朕择日封她为和硕公主,葬公主园寝,将来也好有所相伴。”

“皇上……”淳嫔张口欲言,但没说半个字便晕厥了过去,应是哭久了加上多日忧思未眠才至精神极致。

“如妃,朕先送淳嫔回去,你早点歇下吧。”皇帝打横抱起淳嫔,如妃在门口恭送,直到皇帝身影消失宫门口,她仍是伫立着,纹丝不动。

“额娘。”

“哦,是雅善啊。”如妃醒过神来,见雅善躲在廊柱下,怯怯地看着她,她伸手唤她过来,谁料她后退一步,如妃愣了一下,嘴角极力扯出一丝笑,“刚才把你吓到了吧。”

“淳嫔娘娘……她说的都是真的吗?”她睁着善良无辜地大眼睛,眼底却有些怀疑和害怕。

“那额娘问你,你相信吗?”

小丫头迟疑了一下,然后像拨浪鼓似的摇头:“不信!额娘每日吃斋念佛,祈祷小妹妹早日好起来,额娘才不会害死小妹妹!”

如妃露出微笑,蹲下身抱住雅善,道:“额娘问心无愧,不怕被人说,只是淳嫔失去女儿,当年对我又有些误解,她这些年心里一直不痛快,所以处处与我作对,额娘一再忍让,也全都是为了你。”

“可是额娘这样就会受委屈,雅善也会难过。”

“小傻瓜,只要你平平安安长大,额娘受点委屈算什么,你还小,很多事不明白,在这宫里日子过得再优越,也有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捆绑着我们。”如妃抚摸着雅善地发丝微微叹息。

雅善似懂非懂地听着,依偎在如妃怀里。

淳嫔失去幼女的这一年身子一直不好,更有每况愈下之势,到嘉庆二十四年的时候,经太医诊断,称已是回天乏术。

这一年,雅善已经九岁。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对淳嫔的讨厌之情也渐渐淡了,反而对她的遭遇感到怜悯,而一到十公主的忌日她都会追随如妃一同前往英华殿拜祭。

当传出淳嫔病重的消息时,她曾偷偷代替如妃去储秀宫看望她,可惜都被她赶了出来。淳嫔仍然讨厌她和她额娘,哪怕已经病入膏肓。

她深深觉得应该在她死之前化解她和额娘的怨恨,而不致两人都抱憾终身。

这一日,忽闻淳嫔病情稍有好转,雅善高兴不已,当下趁如妃午睡,又在素英的陪同下前往储秀宫。她准备了一整套说辞,打算向淳嫔好好讲明她额娘并非当年害死华妃之人。因为她曾在后宫多次打听当年之事,素英姑姑也有帮助,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她找到了当年华妃难产的真正原因!

她满怀希望地跑向储秀宫,不料宫人汇报:淳嫔此时正与皇帝在漱芳斋赏戏。

雅善并未因此回去,转而绕过储秀宫再向北,到了漱芳斋。

尚未靠近,已听得鼓瑟吹笙远远传来,一阵清丽悠扬的调子萦绕在漱芳斋上空,她随着这唱音步入垂花门内,远远看见身着常服的皇帝坐在宝座上专注听戏,而坐在他边上的女子正是久病不愈的淳嫔。

今日她梳着两把头,琳琅珠翠点缀其中,面容稍有修饰,气色好了很多。看着台上精彩演出,她偶尔与皇帝笑语晏晏,风起时,掩嘴咳了几声,又得皇帝关怀,在常人看来,就像是一对寻常的夫妻。

不知为何,雅善没有上前打扰这和谐的画面,而她也忘了早前的准备,痴痴地转过身朝戏台看去。

台上旦角二人,老末一人,那两旦角看身份像是主仆,小姐面容清丽,丫鬟嘈嘈切切,先生授学万般无奈,三人一言一语,唱念动人,引人发笑。

雅善好奇之下便问:“姑姑,台上演的是什么?”

素英瞅了一眼,笑道:“是《牡丹亭》中《闺塾》一折。”

“闺塾?女子也可以上学吗?”

“原是不可以的,但若是富家千金可请先生上门教学,就像公主所学《女诫》由嬷嬷授学一样,公主是千金之躯,若想学《四书》《五经》也不是不可,告诉万岁爷一声便可,不过学了也是不管用处,女子不可入仕途。”

“我才不想学那些书,每回听哥哥诵读就感到无聊得很,《女诫》也是,为何我要学这些?还有还有,为何女子不可入仕途?”雅善又是抱怨,又是追问,使得素英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关关啊关关,关关雎鸠……”

台上模仿鸠鸟作“关关”之声顿时引起台下哄笑,随后又是那贴旦①与老末②对戏,贴旦唱辞风趣幽默,表演生动,逼得老末脸色发白。

不知为何,雅善似乎很喜欢春香的性格。而看座上的窈窕淑女杜丽娘,低眉深锁,我见犹怜。

雅善原本的目光都在演春香的贴旦身上,可当表演重心转到演杜丽娘的闺门旦③时,她有一瞬的痴愣:那人有些面熟。

“姑姑,今儿是宫里的戏班在演出吗?”她下意识地问素英,素英仔细瞧了一眼,说:“看这功夫,这相貌,不像是宫里的戏班。”

雅善“哦”了一声,随即展颜笑开,如果没有认错,台上演杜丽娘的人应该是两年前的小尼姑姐姐!自热河行宫一别,她再没见薛云笙随广庆班进宫献艺,几乎就要将此人忘却……

薛云笙并没太大变化,只是个头似乎高了一些,走起步子也越发袅娜,身段演绎得不比年长的几位旦角逊色。

他正要唱白一段精彩唱辞,却听高处一声悲鸣,台上的人顿时惶恐下跪,匍匐着不敢抬头,而那悲呼正是从观戏的廊下传来。

“快!快传太医!”皇帝一声令下,围观的人立即忙开。

雅善亦是闻声奔向了现场,只见方才还好好的淳嫔此刻已气若游丝地躺在皇帝怀中,纤细苍白地手牢牢抓着他的衣袍,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别说话,朕叫太医来看你,这出戏还没看完,你不能闭上眼睛。”皇帝的声音不再如往日那般沉稳。

雅善站在一旁,轻轻喊了一声:“阿玛。”

皇帝看向雅善,诧异道:“雅善,你怎么来了?”

淳嫔亦是勉强看过来,目光不似过去那么凌厉,却能看出她嘴角的冷笑:“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

雅善挨近她两步,张口想向她解释什么,却遭淳嫔冷冷打断:“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雅善原本想说的话全都憋了回去,含泪看向皇帝,皇帝叹道:“淳嫔现在不能受刺激,你先回你额娘那儿去吧。”

“可是,我是想说……”

“素英,还不快带公主回去!”皇帝忽然大声呼唤随雅善前来的素英,素英赶紧上前拉雅善离开,可雅善就是一动不动。

“公主,快走吧!”眼看皇帝面色铁青,素英狠下心扯她走,此时淳嫔已经昏厥,多留只会助长皇帝发怒。

雅善最终还是没能告诉淳嫔真相就被强行带出了漱芳斋,而因淳嫔突然昏厥,这场戏也没再演下去。

眼见戏台散场,薛云笙却还在台上注视方才廊下一幕,她应该是想说什么吧,可惜没有机会,就连她亲生父亲也没给她机会,她心里一定很委屈。

不过她是公主,纵使委屈,底下有一大堆人会安慰她,哄她高兴,他又在担心什么呢?

他笑了笑,终于下台。

回去见到如妃,雅善果真哭了,而且是大哭特哭,眼泪鼻涕全都交汇在一起,不是因为淳嫔和皇帝不听她解释,而是看到淳嫔病得那样重,怕是再也不能与她额娘冰释前嫌了……

果然,就在当天夜里,储秀宫中发出丧音:淳嫔病逝了。

延伸阅读

芬娜丝洗衣果冻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urbi.shtml
义乌芬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健康洗涤的创新型公司。公司全力打造旗下芬娜丝品牌,

京客隆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d5f1.shtml
加盟条件1、自愿申请加盟京客隆连锁体系;2、具有独立经营能力和经营所需的管理人员、财

福莱特无人机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us9p.shtml
福莱特***以“追求出色”为目标,“不断创新”为理念,朝着Zui前列的航空科技企业前

弘坤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xb39.shtml
弘坤水处理设备,是一家从事水处理设计、给水工程、饮水设备、空气净化工程开发研制为主及

燕郊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uxga.shtml
燕郊少儿英语创意的《单词速记法》2004年被共青团中央授予:“共青团中央全国青年彩虹

迪亚天天超市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s7fx.shtml
迪亚天天是源自于西班牙的超市,创立于1979年,在欧洲地区一直是折扣超市中的出众者。

优择教育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gmcw.shtml
个性化教育是教育培训行业的一个重要分支,是指通过对被教育对象进行综合调查、研究、分析

威智德玩具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6gdm.shtml
威智德玩具为了更好地推广的品牌(国家工商局注册商标保护),公司大力发展全国连锁加盟店

百成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yv64.shtml
百成机械成立于2000年6月,主要销售国内外水产加工设备及其配件。目前我们与韩国的水

钧拓加盟  http://www.taynasminidolls.com/pv3a.shtml
钧拓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信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什么女人?”杰涵一脸惊讶,停下了手中的饭筷。明明自己在和影的战斗中昏倒,转眼醒来,却是被女人抬进了宿舍?!想想也不可能。“女生是不能进男生宿舍的吧?”抓住了问题要点。“…”洛瑞突然愣住,“为什么,我的脑子里浮现的就是一个女生扛着你进来了…她对我说‘照顾好他,等他醒来,饭在桌上。’”洛瑞的脑子里一阵

  • 穿进渣虐文的读者你伤不起啊第4章在线阅读

    一晞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的元神有些不稳,虽然极力修行来稳定元神,但还是会出现心脉不稳,经常昏睡的情况。英招为此不惜损耗自己的修为来为一晞修补元神。等到一晞元神恢复的时候,就急急忙忙去给他的兰草相公增加修为了。为了让兰草尽快修**形,一晞又给兰草滴了一滴心头血。英招进来闻到了空气中隐隐的血腥味,那是一晞的

  • 六爻之呆总

    在创造历史后,在备受关注后,在被万千猎元手视为天纵之才后,他没有骄躁,他没有资格骄躁,也没有能力去骄躁,他继续在刀尖上跳舞,用他那最致命的刀锋,最柔情的杀意,最优美的舞步去演绎那一场场最完美的猎杀。一开始他还是只接二级任务,但十几个月后,他竟开始接触三级任务,这次,除了他的那些长辈们没有人担心他。因

  • 爱得太苦涩在线阅读第5节

    周一例行选题会,会议室正中央坐着新媒体部总编石松。石松也算是传媒界的传奇人物。年轻的时候揭过企业黑幕,曝过问题奶粉,还当过战地记者,留下一段段佳话和传说,是无数新闻学子的偶像标杆。后来传统媒体日渐衰落,石松放弃了原本功成名就的工作,加入了东晨传媒转战新媒体领域。他带领自己的新闻团队,靠着优质的深度内

  • 足球合伙人之第三章(3)

    晚饭后,唐之秋与沈西陆一同去学校。她注意到,昨天加她的那位小仙女又发朋友圈了。【好久不见。】没有配图。于是唐之秋评论:遇到了什么人?她回:【没有,是故地重游。】她发现这个学妹挺有意思,每天看她发朋友圈互动两下,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唐之秋不喜欢坐副驾驶,坐车向来坐后排,少年坐在她的身边闭眼小憩。他倦怠

  • 穿成团宠文中攻二的合约情人之第十章

    没错,燕归就是在挑衅。既然在此和沈云辞遭遇,那么冲突已经在所难免。燕归不会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东西,而沈云辞亦不会就这么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若是能在开战前找到沈云辞的破绽,燕归说不定能打出一个漂亮的开局。可惜,沈云辞也是个惯于深藏不露的人。他并没有因为燕归带刺的言语而恼怒,反而温雅一笑,俯身靠近燕归低

  • 宇智波团宠秋人君在线阅读加个锤子,表示尊敬

    被儿子一拳打倒,于峰不觉丢人,反倒像是得到秘宝一般,一脸说不出的兴奋。顾不上整理衣服,再一次来到儿子身前。这一次,于峰再没了之前的自信,只是满足的拍了拍于川肩膀,眼睛变得红润。儿子出息,当爹的那个不高兴。随后,接风宴的主角换成了于川,宴席被推上了高潮。今晚,于峰府内,半夜未眠。原本打算晚饭后去大长老

  • 爱妃接旨吧之熊·

    手机还在床边,可他的主人已不见踪影。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洗浴室里的言夜盯着镜子,不断的深呼吸,深呼吸。“原以为自己早就没有什么怨气了,没想到都是狗屁啊。”言夜苦笑着说道。“真是神通广大,刚用自己身份证注册了一个号码,马上就被查到了啊。算了,不重要了,被发现回来

  • 七十一变[综]我们一个宿舍

    戚雪乔整理着自己的东西,铺好自己的床铺,将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条后,看着对面床铺还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忍不住问道:“这里是谁啊?”还在上铺整理东西的赵梦珊探出个头来,说道:“她好像出去买东西了,挺着急的,我们都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呢。”对面上铺的张静静闻声对着我频频点头,“还是接了一通电话才匆匆跑出去的。

  • 三神异物志在线阅读第八章

    想他姜晨继承了手机银行的100万亿,这些钱他几辈子都花不完,哪有心思挣钱,他只对花钱感兴趣,只要是花钱怎么花都不重要。只是他就算把这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他。“老板咱能不能不逗我了,说点正经的呗,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就是您的大管家。”陈诗梦笑着说道。“好好,那我就说点正经事,我说出来你先帮我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