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见异思迁事件簿之杀人凶器(9)

作者:路九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卡洛蕾丝和丈夫住在彼得街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他们结婚已有三年了,生活过得也算和和睦睦,很少闹过矛盾。

卡洛蕾丝·格扎尔是一个贤惠而又善良的妻子,但有时候发脾气时会变得异常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丈夫叫拉希德·格扎尔,是一家银行的经理,他每天早出晚归,也算是兢兢业业,卡洛蕾丝也是非常关心丈夫,每天丈夫回到家中,卡洛蕾丝就会放下手中的活,去给丈夫做顿好吃的,并向他嘘寒问暖的。可就在今天,卡洛蕾丝却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拉希德……

这天下午,卡洛蕾丝在家边织着毛衣边等丈夫拉希德下班回来。她把屋子收拾的非常干净、温馨,旁边的窗帘也拉上了,两盏灯也拧亮了,一盏在她右侧的桌子上,另一盏则在她对面的那张空椅子旁。她低下头做针线活的时候,神态显得安静祥和,一举一动都带着慵懒而又闲适的神情,时不时脸上还挂着微笑,嘴角轻微地往上扬。

卡洛蕾丝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她的皮肤显现出非常细腻的晶莹光泽,嘴唇也显得很柔和,是带着母性柔情的那种。他美丽的眼睛像潭水一样清澈,似乎变得比以前变得更大更漂亮了!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当在她头顶上悬挂在墙上的时钟指向五点整的时候,她听到了屋子外面“砰”的车门被关上的声音,接着就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忙把衣物针线放在一旁,马上站了起来,丈夫刚打开房门进来,卡洛蕾丝就马上迎上去和他拥抱并亲吻。这是她每天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刻,因为一个人在家烦闷无聊地熬过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丈夫回来。

接下来,卡洛蕾丝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心里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满足。无论是丈夫穿着西服,迈着大步穿过房子中央的样子,还是他舒适地斜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她都觉得很可爱。她爱丈夫那注视她时眼中有那种专注而又遥远的神情,还有他那可爱的嘴唇,和他从不喊苦喊累的个性。

这次,当卡洛蕾丝看到丈夫拉希德那略带疲惫的神情时,又忍不住责备起来:“这对你来说根本不公平!你在单位的职位这么高,还整天大事小事亲自跑腿!”

拉希德没有回答,于是她不再说下去了,低下头,继续做着针线活。

过了好一会儿,卡洛蕾丝说道:“亲爱的,饿了吗?要不要吃点牛排?或者……乳酪之类的?我没做晚饭,因为我以为今天晚上你要带我出去吃饭呢!”

“不用了,我不饿。”他心不在焉地说道。

“要是你太累了,不想出去吃的话,”卡洛蕾丝继续说道,“那我还来得及做晚饭。冰箱里还有很多食物呢,我做好了就给你端过来,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就行了。”

卡洛蕾丝双眼含笑地深情地看着丈夫拉希德,等他回答,对她露出个笑脸,或者满意地点一点头。可是,拉希德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总之,你太累了,”她接着说下去,“我先拿些饼干和乳酪给你吧。”

“我不想吃!让我静静。”他终于开口了。

“但是你总得吃晚饭吧!不然会饿坏身子的。我们可以吃牛排,或者羊排。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冰箱里什么都有。”

“不要做了。”

“可是,亲爱的,晚上你一定要吃点东西!我现在就去做晚饭,吃不吃就随你了。”卡洛蕾丝站起来,把衣物针线放在台灯旁的茶几上说道。

“你坐下,”拉希德说,“就坐一会儿。”

卡洛蕾丝用手扶着腰,慢慢地坐回椅子上,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她紧紧地盯着拉希德的脸,等他把话说下去。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拉希德说道。

“什么事?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拉希德坐在那儿,低着头,一动也不动,桌上的台灯只照到他上半个脸,下巴还有嘴唇都在阴影里。卡洛蕾丝明显地看到他右脸上方有一小块肌肉在微微颤动着。

“这件事可能会让你震惊,”他说,“但我想我必须要马上告诉你,因为我实在等不下去了。”拉希德只花了几分钟就把这件事情简单地说完了。

卡洛蕾丝始终安静地坐着,满脸惊讶地望着他,觉得他每说一个字就后退自己半步。

他接着说:“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知道现在不是告诉你这件事的最好时间,但我实在等不下去了。当然,我会给你足够的钱,照顾你和孩子的。但我不希望把这件事情搞得沸沸扬扬,这样会影响我的工作,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我去做晚饭。”她强忍着愤怒和泪水低声说道。拉希德没有阻止她。

卡洛蕾丝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发生,她甚至对她们未来的家庭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想象和憧憬。她现在马上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了,当做根本就没听到这件事。稍后,她清醒了过来,也许会发现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当卡洛蕾丝穿过厨房时感觉轻飘飘的,双脚好像根本没有接触到地面,她一点点情绪都没有,空洞麻木,所有的动作都没有意识:她慢慢走到冰箱旁边,开灯,打开冰箱,手伸到里面抓到一样东西,就拿了出来。“哦,是羊腿。那好吧,晚上就吃羊肉吧!”她无意识地自言自语道。然后她拿着羊腿走上楼梯,穿过客厅时,看见拉希德站在窗前,背对着她。卡洛蕾丝停了下来。

拉希德听到她走来,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不用给我做晚饭了,我现在就要出去了。”

然后,拉希德拿起行李箱,转身朝房门走去,连卡洛蕾丝看都不看一眼。

就在那时,卡洛蕾丝径直走到拉希德身后,毫不犹豫地举起那只冻羊腿,使出全身的力量朝拉希德的后脑勺砸去,就相当于用了一根又硬又粗的钢棍子砸了他。

冻羊腿重重地砸在脑壳上的声音和他倒在地摊上撞翻桌子的震颤动作使卡洛蕾丝惊醒了过来。她逐渐恢复了意识,看到眼前这一幕,心里觉得极度冰冷而又惊愕。

她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着,对那个已经倒在地上的尸体不断眨着眼睛,双手仍紧握着那只硬邦邦的冻羊腿……

“他被我杀死了!”卡洛蕾丝神经质般的喃喃自语。她没有悲伤,没有愤怒,过了短短几十秒,他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她很清楚自己若是被警察抓起来之后将会收到严厉的刑罚!不过那也好,她不在乎。事实上,受了刑罚,卡洛蕾丝心里反而会好过些。这样,两个人就互不拖欠了。可她还身怀有孕,她不敢想象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卡洛蕾丝又把羊腿拿回了厨房,把它放在铁盘子上,之后将烤箱打开,然后又把铁盘子塞进了烤箱里。接着,她把手洗干净,照了照镜子,梳理一下头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可是笑的实在是很僵硬。

“你好吗?珍妮,今天天气不错呀!露丝,你今天的衣服很漂亮呀!在哪买的?我也去买一身。”她不断练习着声调,但声调很空洞,没什么感情色彩。

卡洛蕾丝反复练习了好几次,然后才出了门,她并没有收拾丈夫的尸体,似乎已经忘了丈夫的尸体还在屋中。

她去了吉米的食品店中,准备买些东西。

“嗨!吉米。”

“嗨!格扎尔夫人。”

“叫我卡洛蕾丝就行,哦对了,最近生意怎么样呀!”

“还不错吧!店里经常有人光顾。你要买点什么吗?卡洛蕾丝。”

“看看我这脑袋,你不说我都忘了呢!我要买一罐酱鱼肉罐头,还有卤牛肉。”

“好的,卡洛蕾丝,请稍等,我去给您拿。”吉米热情的说道。

吉米拿来这些之后,又把它们包装了一下。然后递给了卡洛蕾丝。

“哦!谢谢,吉米。”卡洛蕾丝一边将钱给了吉米一边说道。

“不用客气,格扎尔先生回来了吗?”

“嗯!他真是饿坏了,所以我就来你这儿买吃的东西呢!”

“哦!是这样啊!饭后你打算给他准备点什么?”

“嗯,你觉得什么好,吉米?”

他往货柜看了一下,说:“乳酪蛋糕怎么样?”

她高兴地回答:“是的,他非常喜欢吃乳酪蛋糕,请给我装一块。”

东西都包好了,她把钱清算完毕,给吉米摆出最愉快的笑脸,说:“麻烦你了,吉米,祝你愉快。再见!”

“再见!”

说完,她便匆匆往家里走,心里一直对自己说她现在只是赶回家去,丈夫在家里等着吃晚饭呢。

回到了家中,当她脸上带着微笑、嘴里哼着小调,从后门走进客厅的时候,卡洛蕾丝一眼便看到了丈夫那躺在地上冷冰冰的尸体,尸体脸上还带着痛苦和扭曲的表情。对他的爱,对他的情,刹那间涌上心头。她难过地在他身旁跪下,放声痛哭起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杀死拉希德,甚至在杀死他时,就像一场梦一样。她不知道自己竟会变成一个杀人狂魔。于是,她拨通了报警电话,恰巧保罗·汤普森在警察局,汤普森接听了电话。

“警察先生!我丈夫被杀了!我家在彼得街偏西北位置的一处私人住宅。求求你们快过来。”

“这位夫人您先别着急。我们马上赶过去。”

汤普森挂断了电话,对旁边的刑警罗切克说道:“看来要去破案了,一位女士的丈夫被杀了,罗切克,带上几位警员,我们赶快出发。”

然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这处住宅看上去非常漂亮,虽然有几处地方有点擦痕,但不影响整体的美观。他们很快进入房中,卡洛蕾丝闻声赶来,将他们带到了客厅里。

“警察先生,我叫卡洛蕾丝.格扎尔,我丈夫他……”卡洛蕾丝带着哭腔。

“别伤心,格扎尔太太,请告诉我们,您发现您的丈夫被害是什么时候?”汤普森说道。

她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谎般地叙述:“我丈夫下午四点回的家,我看他饿了,便去食品店买了点吃的东西,都是他喜欢吃的,”然后他指了指手上的袋子。“买完之后,我便回到了家中,我来到客厅,刚要喊我的丈夫来吃饭,便看到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然后我赶紧跑过去,发现他已经断气了。我伤心害怕极了……”卡洛蕾丝已经泪流满面。

随后,汤普森和罗切克检查了一下尸体,发现头上有个印记。已经凹下去了,凹下去部分的周围还有些凝血。

汤普森断定拉希德是被人用硬器击中脑门而身亡的,而且那把硬器有可能在冰箱或者冰块里待过。

“太太,您的丈夫生前有没有与人结过仇,或者招惹过什么人之类的吗?”

“没有,我丈夫从不与别人结仇,他这人心胸特别宽广,绝对没有什么仇家。”卡洛蕾丝抹了抹眼泪说道。

“哦对了,您说刚才去了食品店买食物,位置可以告诉我们在哪儿吗?”

“在我家门前这条街往东走,大概五分钟就能达到了,店主叫吉米,为人很好,很热情。”

随后,罗切克叫来两名警员,小声对他们说去一趟那家食品店,顺便打听一下卡洛蕾丝刚刚买东西的状况,举止、神情、语言之类的。

……

十多分钟后那两个警员就回来了,笔记本上记满了一页纸。她在哽咽中,听见了他们低语:“……举止很自然……样子很快活……打算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晚饭……卤牛肉……乳酪蛋糕……”

“卡洛蕾丝女士!厨房里好像有东西熟了!”罗切克对卡洛蕾丝说道。

“哦!天哪!是我放进烤箱里的羊腿肉熟了,我忘了拿出来了。”

“我去帮您拿出来吧!”

“那好吧,警官先生,谢谢!如果你们还没用餐的话,请把那只烤羊腿吃了吧!”

“这倒不必了,卡洛蕾丝女士,”汤普森说,“请允许我去一下厨房。”

“请便,警官先生。”

“哦,您还是叫我汤普森先生吧!我是一名侦探,不是警察。”

“好的,汤普森先生。”

说完,汤普森来到厨房,他走近冰箱前,将冰箱门打开,里面有很多冻得生硬的食物,他随手一拿,便掏出了一只冻羊腿。

“好家伙!这东西真硬,活像一块硬铁!”

汤普森感到有些疑惑,尸体头上的凝血是怎么回事,一般被铁器物件击中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除非凶手用的是一个硬邦邦且冰冷的武器手,那样的话……于是他又拿起铁盘子上的羊腿,已经熟了,但上面有一块似乎有些发红,他对比了一下那只冻羊腿,发现冻羊腿上没有血迹,然后他又从冰箱拿了几只,但这些羊腿似乎都是已经处理好的,上面没一点血迹。唯独那只已经熟了的羊腿上……

汤普森不由地怀疑起凶手是用这个没烤熟之前的羊腿行凶的。随后,他又将冻羊腿放回冰箱。回到客厅又有仔细地勘察了一番,但并没有发现有搏斗过的痕迹。于是,汤普森认定,拉希德.格扎尔一定是被凶手在背后偷袭致死的。凶手拿着那把武器一击便了结了他。

“卡洛蕾丝女士,请问您烤的那只羊腿是你在买东西之前放进烤箱里的,还是回来之后?”

“在这之前放的,我丈夫太饿了,我就到厨房里拿了只羊腿肉给他烤着吃,然后就去买东西了。”

“哦!卡洛蕾丝女士,我想有必要告诉你一下,您的丈夫就是被您之前烤的那只羊腿杀死的,当然,是没烤之前的冻羊腿。”

卡洛蕾丝听完之后,心里有点慌,好在她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汤普森先生,这太可怕了!我要快点把那只羊腿扔掉。我想,吃了它之后,一定会心烦意乱的。况且,我丈夫的血就在上面……听起来有点恐怖……”

“卡洛蕾丝女士,我想您应该知道凶手吧!凶手应该在您没买东西之前就已经把您的丈夫杀死了。但事情不可能巧到您前脚刚踏出门,凶手后脚就进来杀死了您的丈夫。”

“汤普森先生,您不要乱怀疑人,胡乱诬陷人也会犯法的。”卡洛蕾丝带着哽咽地语气说道。

“没有,卡洛蕾丝女士,我只是推断。如果凶手与他没仇,那应该就是贪图钱财,刚刚我检查了您丈夫的行李箱,但并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如果是劫财杀人的话,凶手应该会把行李箱带走。或者打开行李箱,把里面值钱的东西带走,但刚才我打开行李箱看了看,发现里面装的满满的,什么都没少。所以我排除了这一结论。而且我不明白凶手既然要杀他,为什么不带好武器?而是跑到厨房去拿冻羊腿来行凶呢?恰巧那只羊腿正是您烤的那只。”

“那……碰巧了吧!”

“不,我从不相信碰巧这种事情。至少在破案这种严谨的事情上。”

“所以,您怀疑我对吗?”

“抱歉,是这样的,但目前这种说法是最符合逻辑的。”

“我没有杀我丈夫,汤普森先生,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请您一定相信我啊!”

“好,请您给我讲一讲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就是您丈夫回到家中之后的事情,详细的给我讲一讲。”

“我丈夫拉希德·格扎尔,他回到家中时,我正在织毛衣。我见他回来了,便要去给他做饭,可是他却叫住了我,他说他不饿。但我还是想让他吃些东西,于是便准备去厨房。可他一把拉住我,要给我说一件事情……”说到这儿,卡洛蕾丝不禁变得更加伤心起来,她不再往下说下去。她想,如果继续说下去的话,自己可能会疯掉,变得跟神经病人没什么两样。

“事情?什么事情?”汤普森问道。

“汤普森先生,我求您别再问了!真的求求您!”卡洛蕾丝哭的眼睛红涨红涨的,说话声音哽咽不清。

“这……”汤普森显得有些犹豫,“卡洛蕾丝女士,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您别激动,是不是您杀死了拉希德?”

突然,卡洛蕾丝冲向罗切克警官,疯也似的将他挂在腰间的手枪抢了过来。

“你们别过来!我是被他逼的!都是拉希德逼我!是他逼我的!”卡洛蕾丝神经般地喊道。

“冷静!卡洛蕾丝女士!别冲动!”罗切克警官试图安抚她。

“不要紧张,卡洛蕾丝,把枪放下,好好跟我们说一说原因。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了。”

卡洛蕾丝起初要拿着枪自杀,但他们的安抚好像使她的心灵得到了慰藉。

“对不起,警官先生,”她慢慢放下枪,“那个男人,拉希德!他欺骗我,欺骗我的感情!他和那个女人勾搭在一块,他要和我离婚,然后找那个可恶的女人!他被那个女人蒙蔽了双眼!为了那个女人,他今天还辞去了工作!要和那个可恶的东西整天缠绵在一起。他把我和我腹中的胎儿扔下,还想用钱打发我走……当时,我失去了理智,觉得一切都很空洞。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所做的一切都觉得像一场梦,一切都很冰冷……”

“所以你并没有收拾尸体,而是若无其事地去买东西了。”

“是的,汤普森先生。”卡洛蕾丝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地面。

“可你为什么不把他的尸体藏起来,不怕别人发现吗?”

“我说了,当时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彻底失去了思想和理智。唯一想的,只有买菜、做饭。”

汤普森心里很同情这位可怜的女士,即使汤普森看到那只羊腿的时候,便已经知道凶手就是卡洛蕾丝了,但他更想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

卡洛蕾丝被带走了。在回去的路上,汤普森深有感触地说道:“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却被一件这样的事情给拆散了,世上真是有太多的悲催。”

最后,卡洛蕾丝因为身怀有孕,再加上事情的原因,她被从宽处理。破案过后,警察总是会有人情味的。汤普森回到家中,躺在檀木摇椅上歇息。他回味着这件案子,觉得这件案子本质上是道德的问题。即使他心里很认同卡洛蕾丝的做法,但触及法律的问题,还是不容忽视的……

延伸阅读

都市之我的女神姐姐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cqg1003.cn/2z5.shtml
得知妮科斯和彼得同在纽大一年级就读的时候,梅姨勒令彼得“护送”妮科斯一起上下学。一则

道落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qg1003.cn/yvfm.shtml
第十章这天晚上郑陵在实验室度过了一整夜。翻开手中对小红——郑陵对那只未知生物取的名字

(无花)穿越司徒静之冰封洞穴(8)  http://www.cqg1003.cn/nrd9.shtml
商量好之后,将他们的营地收整完成,那些庞大的东西,一瞬间就消失在眼前。“怎么都不见了

杀手王妃倾世妻之直播打假直播(求收藏、鲜花)(7)  http://www.cqg1003.cn/s67i.shtml
张晓晨自己的团队商量以后,都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去林霄的直播间看了

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qg1003.cn/djhy.shtml
走到校门外,一股肉香味将我勾了过去,这位老伯,这是什么啊,怎么如此之香,买烤羊肉串的

融化冰山的一千种方式(快穿)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cqg1003.cn/pa3t.shtml
“从我们出生开始,那些东西就已经存在了,伴随着整个人生渡过,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它们的

教你修仙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qg1003.cn/s92b.shtml
与此同时,东方婼雪已经从新手村的各个复活点将练级小分队成员重新召集到了一起。大伙儿心

缔造梦魇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qg1003.cn/utoc.shtml
陆家是慈州人人皆知的富户,这邯郸百里间,无人不知他家的瓷器生意。陆兴黎是陆家当家,也

大唐:开局破入西游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cqg1003.cn/x3o6.shtml
新手引导这东西还是学学比较好非圣杯战争开始期间冬木还算安全的,只要小心雨生龙之介。而

九龙天棺第一章  http://www.cqg1003.cn/433.shtml
嘀,恭喜收获萝卜x46嘀,恭喜收获白菜x23嘀,恭喜收获……收完一菜园子的菜,白萝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人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严鹤臣抬步走到她面前,明珠垂着眼,轻轻给他行礼。那凉得像水一样的目光把她打量个遍,明珠只听得他似乎是轻轻一笑,声音淡淡的:“果真珠圆玉润的有福相。”听他这语气,像是头一次瞧见她一般。“走吧。”严鹤臣踅身往门外走,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站定了念她的名字,“明珠。”这二字从他嘴里出来,总好似带着一股缱绻的味

  • 一品容华之第七章(7)

    第七章这是什么绝世惨剧?!霍悠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快停止在这一刻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这时候要是地下有条缝,她一定会毫不迟疑地钻进去!为什么这种绝世尬剧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为什么!霍悠我的身体慢慢僵住,无法拒绝地接收着来自各方的视线,她僵硬地迅速反扣手机,强行解释,“我只是自拍一下,你们看我干嘛

  • 我们终会再见[博君一肖]在线阅读第7章

    靠靠靠!!!齐筱抬起下巴,先看到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房车,然后是面前的黑色运动裤,再往上,某个人弯着腰,冷峻的脸上带了一丝生气?骨骼分明的大掌伸在她面前。不是左衍还能是谁。齐筱默默地又低下了头,怎么偏偏她掉下马,摔个狗啃草的时候,被左衍逮个正着。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的巧。除了胳膊,刚刚摔下马时,摔到的屁

  • [综]藤丸立香的妖怪退治生活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上一个世界商海里叱诧风云的秦总裁,在这个世界,暂时真的只是只菜鸡。要命的是,这里几乎人人都认为他是高手,还是落难的那种,引得很多人都想从他身上找找优越感。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并不是趁人之危,而是单纯的就想揍他。譬如眼前这位拭灵门护法。对魔修而言,揍一个道修根本不需要理由,更没有以强欺弱的说法,就像道

  • 没有风,我们摇橹在线阅读第8章

    流木和风梳烟沐有事下线,许星辰好几次想要给余嘉打个电话,但是又强忍了下来,于是就再玩了一会,一直到八点。“喂,余嘉,是我,”许星辰拨通了余嘉的手机,“你今天——”“我想跟你见一面,你现在在学校吗?”余嘉在心里想了很久,又因为训练营的复盘和副队长的指导,他一直到现在才空闲下来。许星辰兴冲冲地站起身跑到

  • 缘起万事屋之第二章(2)

    在开学的前两周,乔伊斯在工作之余嘱咐乔茜做一份学年的计划安排给他看,最晚要在开学的三天前交给他。乔茜终于不再有闲心期盼着开学了,要知道乔伊斯可是一个严谨的拉文克劳,这从乔茜完全不敢敷衍的态度上就可以知道。对照着以前乔伊斯给自己做过的计划表,乔茜修改增加了一下,一份新的计划就出来了:对至少三个感兴趣的

  • 贫道救太阳第6章在线阅读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学校的天台上。罗恩每天都在用意念感受自己灵魂深处的权能符箓。酥酥麻麻的感觉在灵魂中游荡,罗恩感觉自己的灵魂开始了成长,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那个权能的符箓也在不断变大,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厘米,但是它毋庸置疑的是在变大的。“这就是成长吗?如果这个符箓将整个灵魂都覆盖了会怎样?”罗恩的脑海

  • 都市之山海镇妖将第5章在线阅读

    库洛洛找到萧闲的时候,对方的衣襟上有大片的鲜血,但是从精神状态上看来好像并没有负伤。库洛洛不动声色的把视线转回萧闲脸上。萧闲防备的拔剑出鞘,横在身前。“我想我们大概有些误会。”库洛洛慢吞吞的说道。萧闲皱眉,这个人如果要杀掉自己,大概跟之前那个人一样毫不费力,他现在说这样的话是有什么目的?库洛洛摊开双

  • 清武苑之鬼陵名刀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天朝的上京。万国来朝。万民倾慕。但她就是开心不起来。谛语曲着膝盖,坐在房子顶上,下面的热闹繁景似乎与她格格不入。今年的中元节似乎比这天朝以往的中元节还要热闹,是了,邻国白音国的公主要和二皇子成亲了。“南地有漂亮的萤火虫,你会喜欢上它的。”这个熟悉而又让她惧怕的身影,离她,似乎越来越近了。它仿佛就伏

  • 朕的妖妃弟弟成了反派大佬第6章在线阅读

    童淼:“你们可终于上来了,我们等了好久,咋样有好东西没有”刚一到一楼童淼连珠炮似得问题试罗恸罗和墨秋黎蒙了好一阵。“额~童淼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墨秋黎无奈的说。罗恸罗:“下面有很多武器,警用武器也都是最新型号的,子弹很充裕。”顿了一下“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暮枫:“警局内的人都走光了,大概就是几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