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玄极经世书第七章

作者:玄极道家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丛云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身后被浸湿,在这夜里冷得他有点想打哆嗦,耳边只剩了清晰的“咝咝”声,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愣是没发出去。

就算他不会分辨动物的品种,也在电视里看过一些,趴在他身上的大兄弟大概率是又凶又猛的——而且还有毒。

以后还会不会有,丛云不知道,但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快锈掉的脑子飞快地转动了起来,最后只蹦出来几个卵用都没有的馊主意。他简直想哭了,难道自己熬了那么久,没被无聊死,要被毒死了?

“死”这个字在丛云脑海中冒出来的时候,他立刻就慌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是怕死的。

在禁地那么久他还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坐不住了,满脑子都是要快点逃,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手一甩,宽大的袖子直接把蛇拍到了一边,他自己则趁着蛇还被拍蒙着的时候迅速冲下了车——或者说滚下了车。

坐在外头睡觉的车夫被吓了一跳,看见慌慌张张的丛云睡意也被惊散了大半,赶忙下车去扶他,问他怎么了。

丛云只是指着车里拼命摇头,到现在为止他第一次感到不能说话到底有多不便利。

风龙景也醒了,翻身下车,对着丛云依旧是同样的询问。

丛云比划了一下,也不知风龙景懂了没,想告诉他车里有蛇,结果字吐出去就剩下一个模糊不清的气音,差点没把他急哭,只好指着车让他过去看。

风龙景垂着眸子点了一下头,便转过身去,车夫见状想帮他挑起帘子,被丛云拉住了,用手做了个蛇的手势。

车夫了看了好几眼才反应过来,问道:“有蛇?”

丛云点点头,又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这回车夫反应得很快了,笑道:“这种地方的蛇不危险。”

风龙景听完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去掀帘子了,丛云刚想提醒他小心,就看见风龙景偏了一下脑袋,接着那条蛇就从他脸侧飞了过来——准确来说是往上攻击,没咬到风龙景,收不住惯性直接朝身后的他过来了。

丛云吓得直接叫了出来,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步,但大脑空白一片,下一步的动作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出指示,整个人直接僵在了那。

好在风龙景一个手快揪住了那条蛇的尾巴,直接把蛇往回拖了一点,这才避免丛云跟蛇来个正面热吻。

惊吓过后丛云稍稍冷静了一点,刚想跟风龙景道谢,就看见刚刚的蛇忽然一个回身,一口咬在了风龙景手上,原本稍有缓色的脸立刻又白了。

被蛇咬了要怎么办?

丛云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第一个念头就是没有手机的世界真是太惨了,第二个才想起来可以去看医生,便慌慌张张地去拉车夫的衣服,指着风龙景的手一顿比划,想让他过去帮忙,然后带人去看医生。

然而车夫……光荣没懂。

“不用那么麻烦。”风龙景倒是看出他的意思来了,另一只手捏住蛇的脑袋,直接逼它把嘴松开了,解放了自己的手,然后往旁边一扔,便把奄奄一息的蛇扔在了旁边。

丛云立刻上去接过风龙景的手来看,他手上出现了两个大小一致的牙洞,流出来的血已经变了颜色,伤口周围的皮肤也泛着危险的青紫色。

他脑子里就剩下“有毒”跟“救人”两个想法,结合在一起后该做的事便不需要思考了。

看见丛云将嘴凑到自己手边,风龙景吓了一跳,赶紧抽回手,问道:“你干嘛?”

丛云指了指风龙景的伤口,又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他让自己帮忙把毒吸出来。

“不用那么麻烦。”风龙景脸上难得露出点无奈来,低头含住自己的伤口把不干净的血吸了出来,朝着旁边吐掉,“蛇毒对我没用,就是看着吓人,已经没事了。”

他说完看丛云还是一脸担忧的样子,没忍住笑了,说:“以后别做这种事了,要是不小心吃进去了,你也会死的,这种蛇很毒的。”

“没道理啊。”车夫也从惊吓中愣神完回来了,“这种毒蛇都在深山里,这地方人也不少,怎么会有这些?”

“这边有很多的。”风龙景道,“这些就是天然的屏障,一般人会忌惮,根本不敢靠近。”

丛云恍然,这也算一种保护手段了。

“不过……”风龙景忽然沉吟起来,“它们一般不主动攻击人,想来是有什么原因吧。”

丛云歪了一下脑袋,不懂。

“应该是银梨草的原因。”风龙景道,“会吸引蛇。”

丛云闻言懵了,那不是治咳嗽的吗?

“车上的香味应该是花天兰。”风龙景耸肩,看上去并不惊讶,“跟银梨草一块用,会把附近的蛇都吸引过来。”

丛云:“……”

“我忘了。”风龙景笑道,“回去睡吧,这次我跟你一起。”

他说着直接翻上车,钻到车里去了,没给丛云思考的时间。

丛云也懒得想,反正没危险了,便跟着上了车,进去的时候看风龙景已经拿了一颗发光的珠子,就放在旁边,把车内照亮了,而他自己便抱着手靠在车壁上,准备再睡一觉。

丛云睡觉不畏光,对这盏灯的存在并不纠结,躺回自己刚刚的位子调整了一下姿势后又陷入了梦乡。

等他的呼吸变得绵长了,风龙景才慢慢掀起眼皮,微微蹙着眉,打量起沉睡中的人。

他自然不可能忘记银梨草跟花天兰的香味放在一起会吸引蛇的事,至于怎么解他更是不可能忘,不然他也不用特地跑到外面去睡。

无论是什么,在遇到危险时候做出的反应永远都是最直接的,他想知道丛云会怎么应对——尽管最后得出来的答案依旧让他疑惑,他依旧没搞明白丛云到底是真的什么都不会,还是真的装得很好。

但也只是稍微想了一下,风龙景很快又睡着了。

却在没多久以后再一次醒了。

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丛云也醒了,正用力掐着他的脖子——而在这之前他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丛……云……”

风龙景喉咙被掐住,发出的声音有点模糊,抬起手捏住丛云的手腕,也下了死力气,试图把他的手掰开——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

见动手不行,风龙景只好动脚,直接踹在了丛云肚子上,把人踹退了几步,直接重重地撞在了车壁上。

车夫也被吓醒了,想挑开帘子问怎么了,却被风龙景喝住了:“少管闲事,下去。”

车夫闻言往前伸的手顿住了,想都没想直接往回缩了一下,跳下了车。

丛云慢慢地爬了起来,在这有些狭小的空间里,风龙景可以清晰地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这是之前的丛云绝对不会出现的。

丛云慢慢地抬起头来,眼底是全是藏不住的暴戾和憎恶,眼睛泛着戮气的红光,一双温柔的桃花眼几乎没了原来的神形。

他这模样风龙景谈不上熟悉,但绝不陌生。

风龙景的记忆一下就回到了禁地之中,他跟丛云第一次见面的那天,那时的丛云也是这样看着他的,那种眼神让他莫名的胆寒——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感受过的憎恨,像千百年的折磨铸就的深深的憎恨,像从无底的深渊里伸出来的手,要把他拖进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当丛云扑向自己的时候,风龙景几乎是下了死手的,他能感觉到来自于丛云身上浓浓的杀意,那杀意让他清楚意识到,如果有任何机会,丛云一定会杀了他。

但是在丛云第二次醒来时,无论是那种憎恶还是杀气,都被敛得干干净净——风龙景很清楚,那不是说藏就能藏起来的东西。

所以今天再一次看到,他不仅不惊讶,反倒有点隐隐的兴奋。

“丛云?”

风龙景试探着叫了一声,丛云却是没应声,但身子已经动了起来,一掌拍向风龙景,却被风龙景在中途拦了下来,刚想把人制住,却发现丛云按着自己的手似乎有点冰,立刻就放开了。

“冰灵根?”风龙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那层薄薄的霜,微微挑眉,“你经脉滞涩,现在这样强行运功,很伤的。”

丛云却是没听到似的,又是一掌朝着风龙景拍了过去,风龙景见状只好拦了下来,抓着他的手就往身后扭。

“丛云?”

风龙景又叫了一声,丛云却只是从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整个人拼命地挣扎着,全然不顾自己已经被制住了。

“别动。”风龙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看着丛云的眸子暗了暗。

现在的丛云根本没有理智。

风龙景叹了口气,一只手堪堪捏住丛云两只手腕把人制住,另一只手在他后颈用力一按,刚刚还在挣扎的人忽然不动了,身子一软,就要往地上躺。

风龙景见状立刻把人捞了回来,看着怀里失去意识的人,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好像给自己揽了个大麻烦上身了。

延伸阅读

威视达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s4e.shtml
威视达眼视光技术,是致力于眼视光技术研发,专注于近视矫正、矫治的技术及产品研发的机构

凌萌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a51d.shtml
凌萌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项链、耳钉、耳环、手链、脚链、戒指、头饰等等各类饰品大卖消费

尚银珠宝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u0hi.shtml
尚银坊是一家由香港企业注资珠宝专卖机构,S-TWO是其旗下的一个品牌,全文为SHAN

嘉若彤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xgpo.shtml
嘉若彤水暖毯创建于2009年4月份。位于德州市黄河涯开发区105国道旁,占地面积30

奥福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d8wn.shtml
诚信经营,互惠合作,好服务,共同发展是奥福特专职皮革护理中心的经营理念。公司以人为本

林德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zr9.shtml
重庆林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位于重庆市的核心商圈----沙坪坝区三峡广场内。公司自199

顺德威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pmbr.shtml
顺德威厨房设备加盟总店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和高素质的设计技术及生产管理人员,多年来以市

五粮情亲民好酒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0fk.shtml
五粮情亲民好酒隶属于河南金榜题名酒业有限公司,凭着专业经验和对世代相传酿酒配方的研究

美之锦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ati.shtml
美之锦羊角梳于2010年6月在西宁投资成立,公司注册资金万元,现有加工生产车间200

童真100专业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urnl.shtml
童真100专业儿童摄影于2006年9月在广州正式创立。总店地址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市二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隋圣帝传在线阅读人民医院

    黄钟气急败坏之下,破绽大出,江东瞅准一个时机,一个勾腿勾住黄钟的一条腿,让他的大力抖腿无法抖动。再使出一个鬼扯腿,扯断了黄钟的一条腿。“啊!”黄钟惨叫一声,抱着自己的断腿滚落一旁。这一变故,令周围看热闹的人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全校倒数第一秒杀全校正数第一,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可能!这江东怎么突然

  • 穿成恶毒炮灰怎么办第6章在线阅读

    啪嗒、啪嗒,火把上的火油冒着浓烈的烟,永宁很穷,他买的火油当然是最差的,火油燃烧的不充分,上面的油渍顺着火把的边沿摔落在地。火油的滴落声,永宁的脚步声,掺杂在一起,回响在废墟中。不知走了多久,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又或者是半天,永宁的腿脚发软,他用手拿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唠叨着:这是什么鬼地方,我都走

  • [无限恐怖]回到未来变脸(求收藏!)

    一个红帽老者,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人把林岳与林天包围住。“老钟大哥,你要替我…咳咳,替我做主啊!”大锦哭喊着,“这两个小犊子无视规矩家法,应该打断双手双脚,扔到坟地里喂野狗!”红帽老者看了一眼大锦,他虽不喜欢大锦,但毕竟是他的上司,况且大锦平日里也没少孝顺自己,如果不教训一下打人者,如何树立威严!“

  • 咸鱼皇子在线翻身[清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5章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雨纹去开了门,却是厉义仁。他手里拿着个扁扁的方形木盒,进来看到宋祎那张脸,呆了呆,讥讽道:“不是嫌这张脸丑吗,怎么又戴上了?”“厉先生,小姐才醒来。”风痕轻声道,提醒厉义仁别又把宋祎气得昏了过去。“拿去。”厉义仁把盒子往宋祎方向一推。“什么?”宋祎看着厉义仁。这是她第一次细看这

  • 完美次世代在线阅读实力护夫

    村里经常会有一些摩擦,但基本都是一些小打小闹,家里长家里短,你一只鸡,我一只鸭的状态。而且村里人大多没出过远门,最远就是桃花镇上,相对的就比较淳朴,像这种十亩地的事情,十年难遇一次,每次有摩擦总会有人退一步,避免将人得罪死。这还是村里第一次遇到像姬瑶和风迁这样的人,丝毫不顾及将人完全得罪死之后在村里

  • 丹心问道未知来电

    “小楚啊,安宁有没有事啊。”这是大勇局长的声音,大勇心想着都好几天了。“局长,没,没事了。”楚楚还没有从白天的事情缓过神来,毕竟现在的安宁对于她而言,很是陌生,仿佛现在的安宁就不是安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勇听到楚楚说没事以后,高兴极了。作为一个混了多年的老油条老司机,他对于正直能干的安宁,可

  • 和杰克苏斗智斗勇的日子[穿书]犯花痴

    邹寒给戚歌打了个电话,寒暄半天,才拐弯抹角地问:“关菁原来是你们公司的艺人吧?她为什么会解约?”“哟,你还真去剧组体验生活了?”戚歌打趣道,“竟然知道关菁。”邹寒:“……当然。所以,你们和她真有矛盾?”“谈不上多大矛盾,反正我是不喜欢她,她勾引过鹿哥。”戚歌很直白地承认,“你问这个干嘛?”“卧槽!”

  •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之第三章

    小溪边,江虞卷着裤脚,一只手抱着衣袍,一只拿着树枝。水底银鱼飞快地略过,时不时碰碰那双踩在水里的玉足,搞得江虞下不去手。生怕一不小心就手足相残。可恶,这条狡猾的鱼!直到悠悠的饭香飘过来,江虞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叫唤,他才恹恹地丢下树枝啪嗒啪嗒上岸。小银鱼恋恋不舍地转悠在脚边,直到江虞上了岸。树下,

  • 幽蛮随笔合集之蜕变(10)

    朱意在一片混沌的意识中,感觉到自己被几个人抬着,耳畔,还传来了阵阵的喊骂声。大牛慌张的和两个将士一起抬着朱意离开战场。武国的援兵及时赶到,大军压上,粉碎了燕国的军队前进的步伐,燕国军队不敌,只能流下一地的尸体,从渭河中渡回去的时候又遭到了武国的万箭齐发,整片渭河几乎都要被尸体堵住了。鸣金收兵后,双方

  • 海贼王之超强船员在线阅读第8节

    小的时候特别爱看365夜故事,每天看一个故事,一套书看一年,记得书中有一个故事就是鲤鱼跳龙门的传说,说鲤鱼跳过了龙门就可以变成龙了,那时候就觉得鲤鱼好神奇,一直都只知道鲤鱼中的锦鲤是用来观赏的,有的还价值连城,很多生意人还养在鱼缸中用来招财改风水,从来不知道还有可以吃的鲤鱼,直到我开始放生了以后,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