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写作能变强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皆为 来源:纵横中文网

洛阳城的治安非常好,其中有一半都是归功于守城的人。

城卫在洛阳城中的官职很小,正式来算的话,没有品阶。

“左城卫还没有来吗?都这么久了,擅离职守可是大罪,他不会不清楚。”右城卫说道,他身上的盔甲闪闪发光,夜已经深了,街道两旁的月光石开始放出吸收了一整天的日光。

卫兵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左城卫是半个时辰之前出去的,他吩咐我们找您过来。”

“除此之外,就没有在说些什么吗?”右城卫问道。

“没有。”卫兵回答的很干脆利落。

“今天的事情,你们都不知道,左城卫没有出去过。”右城卫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他道:“右城卫也没有来过。”

洛阳城中每天都会执行必要的巡逻,这是惯例。不过右城卫的心中却很不踏实,左城卫是一个自律性非常强大的人,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迟到半分。

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洛阳城中的守卫依旧如常,只是带头的人却是右城卫。

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滞了下来。

“刘匠人,殿下命我们送来一方金丝楠木。”带头的将军很是恭敬的道,他的盔甲上镶嵌着几道明黄色的纹路,品阶不低的军官。

“放到这里吧。”从庭院里传出来一道声音。门没有开。

“是。”将军低声说道,马也走的很慢,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寂静的夜里,马蹄声实在是太吵了。

“将军,你对他太客气了,不过是一个木作。依我看,他根本没有把将军放在眼里。”语气刻薄,话音从一个低矮的人影上传出来。

“哦?一个木作。你倒是看得透彻。”将军转过头来,他看着眼前的士兵,每一个将军的身旁都会有些溜须拍马的家伙。

“属下……”低矮的士兵只觉得嘴唇要裂开一样,从他的嘴里有半截舌头垂了下来,藕断丝连。鲜血横流。

“哼!不该说的话,不要说。木作,就凭你也配说这种话。”将军冷冷的看了后者一样。

连牧天命都是颇为慎重的对他交代,一定要对这个人客气一点。

不过他曾经见过这木作的东西,那是在自己的宅院,自己夫人的木刻。

栩栩如生,仿佛要从木雕中一跃而出。

在国色生香,有两种男人最受喜爱,一种是有银子的,一种是有才的。

刘木匠就是后一种人,可是他的银子也不少。

洛阳城,刘木匠的木刻是一种令所有女人思之如狂的东西。

京城三美,画,刻,字。也代表着三个男人。牧野,刘木匠,容止。

“朗,这些人都没有留下银子。”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人,非常妖娆,身子连衣服都没有穿的完整,她轻轻的勾着男人的下巴。

下巴上有很多胡须。

“你先进去吧。这件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刘木匠有些心不在焉。

他非常喜欢女人,当然,这个女人也很喜欢他。

女人吸了吸鼻子:“那我要是不进去呢?”空气中开始有香气蔓延,是一股药香。

刘木匠推开了门,说道:“以后你就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

突如其来的凝重。

妖艳女人忽然头也不回的退到了屋子,房门闭得死死的。

她会死。刘木匠不回。

刘木匠笑了起来,有一股别样的美丽,他眼神开始变得悠远了起来。

“用这样的金丝楠木做一方棺材,也真是难为到我了。”刘木匠低下头,趴在木头上嗅了嗅,说道:“整个洛阳城,除了我,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出来了。”

皇宫。

牧天命面前的烛光忽明忽暗。

“你把那东西送给刘木匠了。”漱玉走了过来。她眼中带着潮红。

在前半个时辰,太子妃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宫殿。几乎是所有人都可以听到。

“嗯,过来看我写的如何。”牧天命搁笔,冲着后者招了招手。

漱玉很顺从的走上前,她瞳孔微微的缩小了,她道:“你真的要这样做?陛下身体现在并没有大碍……”

牧天命眸子闭了起来,说道:“你说的没错,陛下身体很好,也很年轻。”

漱玉的手指不住的颤抖。她道:“陛下……”

她跪伏在了地面上。

夜晚。

牧云平手中挂着破败的瓷碗,白色的瓷碗,里面盛满了酒。

“楼兰还是放心不下燕国?”他道。

他身后的凉亭中,夜流烟静静的坐着。

“我对于这些事情一概不知,我是来找你的。”夜流烟盯着后者的背。

牧云平端起手中的瓷碗,一饮而尽,酒入喉,辛辣异常。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一张宣纸,带着药香的宣纸,铺在夜流烟的面前。上面的字体密密麻麻。

夜流烟站起身来,道:“你派人跟踪我?”

“你们楼兰的手指未免也伸的太长了。”牧云平迎上后者的目光,丝毫不畏惧。

夜流烟没有在解释,她不说话了,她不习惯做这些无畏的解释。

“你个混蛋!”

轰!

瓷碗飞了起来,溅起了很多的水花,牧云平被后者突如其来的一拳砸的晕头转向。

“你在这样,别怪我不客气。”牧云平从水池里站了起来,他退后了几步,说道。

夜流烟揉了揉拳头,说道:“你让我生气,我就要揍你。”

“蛮不讲理。”牧云平数道:“楼兰的女人都是这么野蛮的吗!”

夜流烟眼神忽然冷了下来,她道:“你若不是镇北王,我早就杀了你了。”

咔嚓!

老鹰的手臂发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扭动。

夜流烟头也不回,一脚踹了过去,老鹰的身体就镶嵌到墙壁里了。

“我不是不想打你,是舍……”夜流烟现在很生气,她道:“给你,混蛋。”

老鹰挣扎的说道:“小心,暗器……”

“多嘴。”夜流烟路过后者的身旁,一拳打出,老鹰的下巴彻底脱臼。

一道银色的流光,在空中划过。

牧云平手掌横放在胸前,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是席卷过来。

“指环?”牧云平忽然是有些纳闷。

银色的指环上流淌着光彩,看起来价值不菲。

“今天是你的生辰。”夜流烟手扶着房门,停顿了一下,说道。

牧云平看着后者走了进入,心中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夜流烟来燕国的目的。

“公子我……”老鹰从墙壁上落了下来。

牧云平止住后者,说道:“从今以后,她就不用在查了。”

指环沾染了水,上面有浮雕,一串符号。牧云平收了起来,他不懂。

可是他懂一首诗,绾臂双金环,约指一双银。耳中双明珠,香囊系肘后。

左城卫很少喝酒。

可是今天他却在一间客栈,可以看到长安街的一个客栈。

“发生了什么?”

右城卫也在,他问。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反常了。他很担心。

“不要问,什么也不要问,我们喝酒。”左城卫身旁已经摆满了酒坛。

右城卫很识趣,他没有追问,而是陪着后者喝酒。

“因为女人?”右城卫说道:“其实女人这个东西和衣服差不多,不合适了我们就换,天底下衣服很多。”

左城卫眼神迷离,他道:“我只喜欢月亮,给我再多的星星我也不要,只要那一个月亮。……”

左城卫的腰间挂着一枚香囊,做工精致,一看就是国色生香的东西。

右城卫道:“既然喜欢,那我们抢过来就是了。”他一直都是一个很冲动的人,不像左城卫,深谋远虑。

“不能,我做不到。我不能这样做。”左城卫捂着胸口,他伏在桌案上,也不顾油渍,嚎啕大哭了起来。

若是平常女人,抢了也就抢了。楼心月不一样,搭在弦上的箭,怎么可能会有收回来的道理?

拉弓的人不同意,箭也不同意。

在和楼心月拥抱离别的时候,他的鼻涕和眼泪一齐涌了出来。

“我…承认我的想法自私,可你没有必要搭上自己。”左城卫道:“大不了,我去杀了他!”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楼心月没有转身,她道:“我喜欢你的自私,一只飞出去的箭是不会回头的。我喜欢你……”

左成为呆呆的站着,他没有拦。

楼心月呆呆的走着,她没有停。

这是宿命。

国色生香。

“不多不少,时间很准。”慕凝紫说道。房间里生着烛火,有数十个精美的小蝶放在木架上。里面盛满了各色的颜料。

楼心月关上门,说道:“不回来,恐怕我就回不来了。再说,姐姐的画背我还想见识一下。”

“坐下说。”慕凝紫没有抬头,她拿起梅花针,在烛火上捻着。

“他是谁?”

“左城卫。”楼心月脱衣服很快,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块羊脂玉一样,均匀而健康,肉长的地方很识趣。

噗通!

楼心月朝后倒下去,这是一个像镜子一般的水池。

“他没有拦你吗?”慕凝紫看了一眼后者,她道:“你若是随他走的话,国色生香不会拦你。”

“姐姐,你少骗我了。”楼心月的长发像一朵睡莲落在了水池中,她道:“我呢,答应了姐姐,肯定就会做到的。”

她闭着眼睛。

慕凝紫的手指修长白皙,她坐的很整齐。

“只希望姐姐日后可以站看他一样,他还是一个孩子。”楼心月的身子白皙,她走上来,水珠在她的肌肤上眷恋着,不肯落下来。

“我答应你。”慕凝紫抬起眼眸。

延伸阅读

半价商城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gtkc.shtml
从国内夺宝电商概念兴起,到至今市场混乱,乱象重生。从各种质疑中不难发现“夺宝”平台作

Coop超市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gw16.shtml
意大利Coop(Coop(Italy))是意大利规模的连锁超市,其总部位于博洛尼亚省

晶之梦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gd6g.shtml
晶之梦天然彩宝由广州晶之梦珠宝饰有限公司自行研发,国内出众。本公司是专职从事天然水晶

全脑数学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d1qh.shtml
“全脑数学”教育理论体系是由爱和乐全脑数学教育研究机构创立,响应儿童多元潜能开发的现

澳大利亚澳婴宝婴儿配方奶粉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y9g1.shtml
澳婴宝奶粉是由澳大利亚澳婴宝奶粉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婴幼儿奶粉研发,采集及销售的公

智教云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gf8h.shtml
智教云是南京霍格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专注教育机构、幼儿园推出的一款手机APP应用平台

聚缘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y5xh.shtml
聚缘热水袋是沭阳县聚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经销批发的家居百货、服装销量节节

豪佳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xrn8.shtml
项目介绍:一个多姿的家庭,充满欢乐的家庭是我们每个人都向往的。我向往丰富而美丽的家居

三井週波水管清洗機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g811.shtml
三井機械科技有限公司週波水管清洗機專業製造廠行銷目前已銷售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越

未来之星幼儿园加盟  http://www.am-i-overweight.com/6d4k.shtml
未来之星幼儿园所属公司北京原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教育研发、投资、运营、管理为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我是镇元子第七章在线阅读

    应该快到时辰了。当冬暖故打开房门的时候,负责看守她的两名家丁两眼也正疲得不行不断点着头,朦朦胧胧中似乎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再揉眼一看,两人在看到冬暖故的一刹那都吓了一跳,张口就想骂她半夜没事做出来做什么的时候,坠挂在廊下的风灯竟突然啪一声掉到了地上,火光烧了灯罩,顷刻又被雨水打上。一瞬间的明亮与一瞬间

  • [综]齐木楠子的灾难在线阅读第八章

    男人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微微眯起眼睛,带着威胁。“现在,我的小女仆,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手指轻轻从袁七宝脸颊划过,声音更低了些。“难道说,你想逃跑?”袁七宝的动作瞬间变得僵硬,视线心虚得飘啊飘。“怎、怎么可能?”一看到此时身处的小湖泊,她连忙道:“我……我就是出来洗澡……”“对,就是洗澡!这地方这么

  • 丐世英雄在线阅读第5节

    婚后江心钰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但她也受现代思想的影响,她不觉得女人就该包揽所有的家务,一个家是由两个人组成的,所有的事都该一起来。关于男人该不该做家务这件事,江心钰和赵建国好好地辩论了一场。赵建国有着大多数男人固有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认为男人工作很累,家务事就该女人干。江心

  • 果然峰恋开发完毕,内测直播

    几日后,腾龙**公司内部。“呼,终于完成。”陆宇的瞳孔闪过一丝期待之色,随后目光望向屏幕里的一个**图标。经过几日的熬夜加班……5位异星员工终于把【绝地求生-大逃杀】这一款**给制作出来,还进行过一趟优化工作。说实话,几天时间就做出一款3a级别的**大作,已经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更何况还进行大量的

  • 与傻为谋第八章在线阅读

    不管怎么样,郑耀先还是几乎被抬着去了军统总部,孟莹虽然不放心,但也无可奈何。怎么说曾墨怡的案子六哥都是总负责人,要是看着这些行动的兄弟被处决,那他在军统下层的根基可就完了。有时候孟莹想想也挺为郑耀先发愁的,眼下深入虎穴固然是艰难无比,可与这些手下肝胆相照多年,一朝为理想反目,那必然是兵戎相见。郑耀先

  • 治愈在线阅读第三节

    弗兰奇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在他的记忆当中,还是海上列车朝着自己撞过来的那一幕,伴随着身体的剧痛,他就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了。只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弗兰奇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修复了,不止如此,他更是感觉自己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似乎是挥手之间,就可以爆发巨大的力量。“我,我这是什么地方?”弗兰奇呆呆

  • 开局父母向我摊牌了第四章

    我看这架势,今天是非得跟他们走一趟不可了。我问卡兹他们什么时候能送我回来,他说看吉良吉影。怕父母半夜来看找不到我担心,只能留张纸条说去同学家了。大概是我太热爱学习,卡兹一言难尽地看着我把作业用书包装好,才被他拎着后颈的衣服从窗户送下楼。学习才是主要任务,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我安慰自己。这一路上谁都没

  • 苦夏在线阅读第九章

    泉奈是一个宇智波,但比起其他宇智波的高傲敏感,泉奈除了在对阵千手的时候格外激进以外,在他的面前始终温和懂事。如今远离战火,泉奈身上最后的一点戾气被磨灭。这么说来或许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但这是宇智波斑最乐于见到的事情。不同于神情慵懒但气势慑人的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身上的气息要柔和得多。他拥有宇智波一

  • 双面人生[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龙王与睚眦被警察分别关压在两边不一样的审讯室中,接受审讯。只见审讯室中走入一名温和的警察,靠近龙王问道;小朋友,你是那个国家的?有没有证件?只见沉默的龙王肚子突然传来了,咕咕咕的声音。“原来你是饿了,你等等我去叫人送一份饭菜给你与你的朋友。”只见警察端了一碗咖喱饭走了进来,;吃吧~不用跟我们客气。这

  • (全职)英雄第4章在线阅读

    方星直到此刻,才确定这个慈眉善目的和尚不是说笑,真的是不管她了,不禁大哭道:“老和尚,我不跟他走,我不当小魔女,你救救我!”云澄叹了口气,道:“佛家讲究缘法,你和他三缘皆占,便和他去了罢。”方星大奇,问道:“我和他有哪三缘?”云澄沉默片刻,才道:“缘一,朱施主百年来,未曾收真传弟子,他要早有缘法,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