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末日从逃生开始窘迫

作者:恬然气 来源:飞卢小说网

厢房内珍珠和玲珑正陪着沈明锦,房门忽地“吱呀”一声开了,接着珠帘被掀起,露出一张芙蓉面,团团的大眼,十分灵动。

及至从珠帘外走进来,沈明锦才发现,虽也是丫鬟妆扮,却与珍珠、玲珑又有不同,梳着元宝髻,簪着一支玉叶金蝉簪,上身是窄袖银枝缠花直锦袄,下着了身六幅罗裙,腕上还套了一对绞丝金镯。

看着竟像个小户家的小姐,沈明锦想着,爹爹要是还在,她估摸也就是这副行头。

“秋潭姐姐过来了,姑娘已经醒了!”玲珑起身接道。

珍珠见沈明锦也望了过去,笑道:“姑娘,这是沅居院的秋潭姐姐,专门服侍国公爷的!”

所以是贴身侍女?通房丫鬟?

秋潭近到床边,见沈明锦果然醒了,笑问:“姑娘可有什么不适,这一睡,已有四五日,不知姑娘家人在何处?”

“家?”沈明锦看着笑得月牙弯弯的这个新进来的姑娘,却莫名觉得她眼角有一股凛冽之气!

“国公爷怕是知晓,这位姑娘不若去问问国公爷?”沈明锦初醒,声音软绵,这一句,却是举重若轻地还了回去,划在了秋潭的心上。

秋潭面色僵了一下,瞬间又笑道:“既是如此,我一会转告一声老夫人,姑娘先歇着,晚间老夫人怕是会派人来请姑娘!”

呀,这是要拿老菩萨来施压了,可是沈明锦并不买账,看着秋潭不耐地“嗤”了一声!不再理她,垂着眸子玩起了床上垂着的一对宫绦。

这秋潭摆明了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呢!大家里的丫鬟也就这么一副样子,滑奸讨巧的,她又不在这里长待,犯不着忍着!

珍珠和玲珑见这位姑娘这般不顾忌秋潭姐姐的脸面,不由都噤了声,也不敢看秋潭。

秋潭气的脸通红,忍着气对珍珠、玲珑喝道:“好生伺候这位姑娘!”转身便往外走。

沈明锦在青玉楼待了八年,也耳濡目染了不少,见珍珠乖巧,向她问道:“我这被嚷的头疼,国公爷此时可在府里?”

珍珠小声道:“回姑娘,国公爷去宫里了,不知什么时候回!”说完,又忐忑地看了眼侯在珠帘处缓了步子的秋潭。

“哦,那等国公爷回来了再说!”

他大张旗鼓地将她带到了京城,总该会来见她的。

见秋潭摔着帘子出去,沈明锦才吐出一口晦气。

她可不能留在这府里,这一个大丫鬟都这般厉害,还是待在宁安县好,在楼里有姨姨们护着,出门还有益之,也不知道益之的伤好了没,她这般来了京城,姨姨们肯定找不到了!

白蘅既藏着这般歹心,如果姨姨们没有及早发觉,日后也是大祸,沈明锦想到这人,越发急着回宁安了。

自在青玉楼,她便没想过离开的,侍奉姨姨们终老!

“姑娘,奴婢去给你端些米粥来!”珍珠起身道。

沈明锦点头。

这时的玲珑侯在床前,完全没了先前秋潭未来之前的机灵劲儿,沈明锦微叹,这个估计也是和秋潭一伙的。

忽然就想她家小绿蚁了。坐在床上,开始思考如何回宁安县。身上分文也无,必须得有盘缠,还得有路引,要嘛鸿姨来接,要嘛求那国公爷帮忙。

可是,他既然将她从夔州带到京城,又怎么会轻易地放她走?他图的又是什么呢?要说样貌,京城里美人儿总不少,她还是青楼出身的。

用了些粥,沈明锦才觉出睡的骨头都有些疼,让珍珠扶她到外头走一走,一出来,廊道是十分清静,也不见几个仆人,珍珠见沈明锦四处张望,轻声道:“国公爷喜静,是以,沅居院内不得喧哗!”

“那你们国公夫人呢?”沈明锦好奇道。

男主喜静,女主人,该不会也在后院里念佛闭门不出吧,不说鸟雀,这一眼望去,竟是一盘花木也没有。

珍珠摇头道:“夫人多年前便已过逝,奴婢那时候还未进府,也只是听说的。”

“额,那其他的侧夫人,妾侍,通房?”沈明锦看着珍珠问道。

“这,这,奴婢也不清楚!”珍珠一时不敢多说,这姑娘是要窥探主子闺帏私事不成!

“既是想知道,何妨不问当事人呢!”

沈明锦点头,“说的也对,我……”沈明锦一抬头,便见回廊尽头转出一个男子,是,是那人救了她的人!

邵国公!

珍珠不想国公爷已经回来,暗暗懊恼,刚才自己接了姑娘的话茬,忙跪下头:“奴婢一时忘形,求国公爷恕罪!”

沈明锦看着珍珠跪伏在地上,面上也有些讪讪的,“禀国公爷,是民女问的,和这丫鬟没有干系!”

“今年生辰几何?”邵楚峰看着那张犹带苍白,卸了妆容后只见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眉眼间顾盼神飞,望之忘俗忧。

已过了八年,她轮回了,还是娉婷之龄,而他,却由俊俏公子快及而立之年。

沈明锦正兀自陷入难言的尴尬,不妨邵国公忽然换了话头,本能回道:“二七了!”

下晌天气渐凉,沈明锦出来穿的并不暖和,此时久站有些不适。

邵楚峰淡道:“进去吧!”

却是自个带头进了屋,沈明锦安静地跟在后面,她刚一低头,发现鞋尖上缀着颗珠子,如拇指一般大,像是价值不菲的样子,心里咂舌,这国公府出手真是豪奢,对她一个外头流落进来的,也这般大方,也不怕她偷了去。

这只珠子,拿到当铺,不知道能不能换一百两银子,可够青玉楼厨房好一段的开销了。

“咦!”沈明锦忽地发现自个腰上系着一对胭脂色的宫绦,下头系着一对双鱼玉佩。

“这一对,貌似要更值钱些!”沈明锦看的入神,不自觉地将脑子里想的说了出来!

“仓库里还有许多比这更值钱的!要不要去看看?”前头走着的人忽地顿步接话道。

邵楚峰是一直竖着耳朵关注后头的人的,回身望去,见她一张小脸忽地红彤彤的,像夏日晚空中的云霞,不自觉地柔声道:“那是一早便给你备着的,可还喜欢?”

沈明锦张大了嘴,“啊,我?”这人真是奇怪,她又不认识他,怎么好说是给她备着的!

沈明锦见对方说的似乎确有其事一般,撩开不提,另问道:“国公爷可否帮我寄一封信回宁安,我的姨姨们怕是十分担心我的安危!”

邵楚峰垂眸,摸着拇指上的玉扳指道:“你闲时写来,我帮你送到驿站便是!”

一语未了,回廊上忽然传来秋潭的声音:“老夫人,您慢些!”

“也就你这丫头贴心,我自个养的儿子,可都没这般对我老婆子上心!”向氏怪声道。

邵楚峰抿着唇,眉上泛出不耐。

“哦,听着像秋潭,刚还说老夫人要我过去呢,怎么带着老夫人来了!”沈明锦探着脑袋道。

邵楚峰淡淡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探头探脑的姑娘,他一向不屑女子之间的明争暗斗,此刻忽觉得颇有些意味,比如,让人心生愉悦?

沈明锦却一点也不心虚,迎上邵楚峰的目光,这个秋潭,这般看她不顺眼,她也用不着客气不是,该补刀的地方,自然得积极地补刀。

邵楚峰倏地伸手将她拉到身后,低声道:“在屋里待着,我去去就来!”

却是阔步走了出去,留下沈明锦呆愣在原地。咦,她是见不得人的?

“娘,你今个怎么过来了,可是怪儿子没有去给你请安!”邵楚峰伸手扶着向氏道。

向氏睨了儿子一眼,不满道:“怎么,屋里藏了美娇人,也不允许我老婆子来看看?”

邵楚峰淡道:“娘又说儿子不爱听的了,娘在儿子眼里,一直都是雍容高贵的模样,什么时候成了老婆子,儿子竟不知!”

“噗!”向氏看着板着脸,却一本正经地逗乐她的儿子,心里的郁气顿时散了泰半,摆手道:“别和我说这些好话儿,我问你,那姑娘,你娘我能不能掌掌眼?”

向氏这话虽是笑着说的,可是,在场的丫鬟婆子都低了头,老夫人和国公爷脾气都拗,每次向氏这般要过问儿子的事,母子两个便要闹得不欢而散。

邵楚峰略顿,见娘亲眼神坚定,不似只是被丫鬟哄骗过来的,默了一会,道:“好!”

一旁的秋潭要贴过去也要扶着向氏,被凌妈妈狠狠瞪了眼。

只得讪讪地回了身子。

不一会儿,众人便走近了东边的厢房,凌妈妈一进来见到沈明锦,心下微惊,沅居院一共有五间正房,这姑娘住的是正院的东边第二间厢房,八年前给国公爷备的婚房,是第一间!

竟然在国公爷心里,已经有如此地位了吗!

沈明锦猛一见到一个彩绣辉煌的妇人,头上戴着一顶金丝八宝攒珠冠,又戴着宽边绿宝抹额,体态微丰,神情温柔,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有些眼熟。

“见过老夫人,祝老夫人福寿安康!”

几乎是本能,沈明锦对着向氏行了一个标准的福礼,动作间犹如行云流水,一看便是大家贵女才能有的仪态。

向氏眼前一亮,忙扶起沈明锦,携着沈明锦的手上上下下地看了一回,笑道:“好一个标致的女娃儿,是个懂规矩的!”

说着,就势将手上的深蓝色松石手串往沈明锦腕上一套,笑道:“留着玩!”

“这,这,明锦不敢拿,您家公子救了我,已是大恩,明锦实是不好再拿老夫人的东西!”沈明锦被这夫人的热情瞬间吓到了,这见面礼给的也太豪爽了一点!

她可是见着老夫人从她自己手腕上捋下来的,这便是不贵重也是个稀罕物。

孰不知,向氏盼着儿子开窍已有多年,几乎成了一块心病,这么会儿,在儿子的院子里见到一个陌生的姑娘,心里的喜悦简直难以言表!

邵楚峰微微咳了一声,沈明锦看过去,以为有什么暗示,却见他神色未动,不过这么一会的功夫,那手串又套在了她手上。

老夫人笑呵呵地道:“你这孩子,看着身子单薄,又遭了这般祸事,安心在府里住下,没事就去我院子里陪我唠唠嗑,其他的,等养好了身子我自给你做主!”

说着白了自家儿子一眼!

沈明锦听着话音,觉得这夫人似乎误会了什么,一时有些窘迫。

等送走国公府老夫人,沈明锦摸着手上平白多出来的手串,忽然觉得无道子小时候给她算的卦还是有根据的,自个可真是福缘深厚,这下子,回去的钱便算有了!

送走娘亲回来的邵楚峰便见到屋内的小人儿,对着手腕上的手串傻笑,颇为稀罕的样子,想着自家库房里,似乎还有不少这些东西。

延伸阅读

招财鱼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n33j.shtml
招财鱼家饰用品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从事生态环保艺术装饰用品的开发,生产及销售的独

陶指艺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b1ey.shtml
加盟连锁已经成为了如今最流行的商业模式,所谓加盟连锁,就是指把自己开发的产品,服务的

佳可儿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uy0e.shtml
2008年佳可儿产后恢复加盟以“时尚美颜坊”进入美容工作,首要研制推出的“瞬颜美容法

中德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y1yl.shtml
山东中德设备集生物发酵装备的科研、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产品啤酒设

田佳禾童装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buhl.shtml
山西田佳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位于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园时代城。是一家以儿

妙思乐Mustela化妆品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ahli.shtml
妙思乐(MUSTELA)护肤产品是专为新生儿、婴幼儿和儿童提供的护肤品,包括每日所需

柏蓝达化妆品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n5r4.shtml
柏蓝达化妆品是香港兄弟实业集团公司涉足于中国大陆地区的性化妆品公司,柏蓝达化妆品主要

卡利亚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d2pq.shtml
卡利亚水果罐头是北京恒瑞华泰商贸有限公司经销批发商品,其经销的奶油、奶酪、沙拉酱、等

碳素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ndwy.shtml
碳素渔具经销批发的高碳鱼竿、碳素鱼竿、玻璃钢鱼竿、台钓手竿短节杆、渔具配件销量节节高

好恬国际幼儿教育加盟  http://www.nosmacarons.com/6rjp.shtml
这些年全民对教育的关注度一直有增无减,从学前教育一直到各大补习再到各类高校的选择,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毒萝找阿姐老婆

    方如雪紧紧的攥紧拳头,若不是父亲的叮嘱,她内心的火山已经开始喷发。“呃呃……算了,我不解释了,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陈武看着方如雪要杀人的眼神,这次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肯定越解释越没用。“你给我站在那别动!”“傻子才听你话呢!”陈武愈发的感觉不能停留在此,感觉到背后阵阵的冷意

  • 游客止步之风雨欲来

    “那个,星言姐姐,你这般灵魂体状态,也不能一直在外面抛头露面吧。”夜辰寻思,得找个地方给沐星言栖身,毕竟出门在外,让别人看见随身有个灵体在身体边,终究有些不妥当。不知道沐星言是真的不知道夜辰话语的侧重点,还是故意在逗弄夜辰。:“抛头露面什么的,我倒是无所谓啊!怎么了?你介意啊。”夜辰摆了摆手,有些不

  • 万界之八号当铺在线阅读第一继承人

    楚风气的一甩袖子不去理会楚霸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邪邪一笑,大咧咧的看了看众人一眼,道:“那个……我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我且问你们,你们知道我为何打了张东这个恶奴?”“你有屁就快放!”不知道为什么,楚霸康看到楚风如此怪异的神情,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怒喝道。“是啊,我不急着放屁,你倒急着来闻了,

  • 魔兽联盟之雷洒在线阅读第2章

    “我也不知道,除了门口那个空气投影仪外其他的构造基本都是一样的,你知道我对环境的变化十分的敏感的,只要是有人动了的我都能知道。”整个神曲馆依旧安静,深秋的季节,人们更多的是选择宅在家里,要是出去也对怎么加衣服无所适从,穿多了很快就热了,更加接近烦躁。穿少了不知道在哪个节点快速的降温不知不觉的就感冒了

  • 穿越帝国之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YouturnmylifeenthusiasticNomatterhowupsetIusedtobeOhdarlingyouareanangelinthereallife……”吵!好吵!头痛!“嗯…”正在诈尸的‘美女尸体’皱着眉,五指不耐烦的到处摸索,摸到了声源处,恶狠狠的砸了出去。“OhGod…

  • 双锋无极以路费为代价未免太廉价

    残垣断壁的四周,倒塌的楼房显出烧焦的炭黑色,地上血流成河,横七竖八的躺着些面目全非的尸体,面孔因痛苦而扭曲,眼神孤独而无助。这里的空气是沉重的,浓浓的血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里的天是阴沉沉的,刮着凄冷的风,下着苦涩的雨,明明与外界只隔了一个结界,这里的一切却如此令人胆战心惊。灰蒙蒙的尘埃中出现了个明

  • LOL:开局众生平等之有对比才会有幸福感

    不过刘家人在走之前,还打包了很多剩菜,也是仗着很多人在,齐氏没有破口大骂,不然哪里能让他们得了去?不过齐氏在事后,对刘氏好几天没有好脸色。杜榆的三婶高氏,也才十六七岁,和齐氏的娘家是一个村子里的,但是和齐家没有什么关系。高氏过来带的嫁妆不多也不少,当时要的聘礼也只是六两,比娶刘氏的时候强多了。所以齐

  • [综]刀哥,求放过!第9章在线阅读

    看眼前的人已经道出自己的武功家传,欧阳夏璐没有在说,今天这一战是一定的了,自己已然凶多吉少。幸好自己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夫人和孩子藏了起来,不过如果自己死了,怕仇家加害他们,所以欧阳夏璐说道:“晚辈父母与阁下的恩怨自然由我承担,只希望如果晚辈不敌阁下,阁下能放过我的夫人和两个孩子。”并且他扭过头来对慕容

  • 傻白甜注定上位第3章在线阅读

    杜洋今天上课的时候,没有看到唐笑一行人。听同班人八卦说是惹了大人物被打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大人物?”杜洋瞥眉,想起了昨天那个女生。下课时分,杜洋站在班级门口的阳台上吹风,没有在意别人看她的异样的眼光,也没有在意自己脸上青紫的伤痕。这时,一瓶伤药膏放在她面前,她转头,就看见了同班同学张遥站在她旁边冲

  • 千金意在线阅读第7章

    山险疑无路,萦回一径通,郭鑫看到窗前贴着的招工广告,眼前一亮,迈步走进了非常便利店。进了便利店,郭鑫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便利店面积不大,整洁干净,约有三十多平,货架四排,摆放的非常整齐,入门处一排柜台,柜台上摆着口香糖,纸巾等热销产品,还有卤煮,包子等一些快餐产品。收银台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油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