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天地由我主沉浮之第七章(7)

作者:属龙语 来源:17K小说网

怎么会这样?剩下的人和妖都惊呆了。

眼见那缸里的水渐渐平静下来,一会儿又如同镜面一般。他们连忙凑过去看,只见胡如意仍然静静地卧在水底,只不过在水下世界的一角却多了两个人,正是莫小风和陆星亭。

顾源大声叫道:“师叔,莫导,你们怎么样?”

没有人回应他,这水面就像一堵玻璃墙,他们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却无法让声音传达出过去。

莫小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觉得自己的老腰都快被摔断了。

他打量四下的环境,见这里似乎是一个祭坛,四角各有一只石兽镇着,中间是不知用什么材料画成的形态诡异的阵法,而胡如意就卧在阵心。

抬头一瞧,见天花板上正贴着一张扭曲的大脸,似乎在朝这里叫嚷着什么,吓了他一跳。再仔细一瞧,原来是顾源的脸。

看来他们是被吸进了缸底,还好这里没有水。

接着,石兽后面传来一声□□,一个人爬了起来,正是陆星亭。

莫小风仿佛被吓了一跳:“喔,你还活着。”

陆星亭不理他,也四下打量了一番,很快就发现了躺在阵心的小狐狸精。

他们在这里就能感觉到胡如意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了,陆星亭皱眉道:“得赶快把小狐狸带走。”

莫小风道:“恐怕没那么容易。”

“所以呢?”

“所以还是得带走。”

“真是废话。”

两人一起走到胡如意身边,莫小风蹲下身子,轻声道:“如意,如意?”

小狐狸精没有回答。莫小风伸出手去,试探着碰一碰他的身子,哪知道手指才碰触到裹着如意的那团黑气,就被弹了回来。紧接着,那团黑气迅速实体化,成了一团黑黑的铁链,而这铁链沿着地上的阵法黑线迅速地向四方延伸,缠绕在四周的石兽身上。

石兽身上开始咯咯作响,那几只伏跪着的石兽,在响声中站立起来,迈着沉重的脚步,从底座上走了下来。

莫小风苦笑道:“果然不行。”

陆星亭眉头一竖,手掌在空中一招,一把剑出现在他的手里,他喝道:“拔剑!”

莫小风的手中空空如也。

“你的剑呢?”

莫小风道:“你忘了,我出走的时候,把它折成两截,扔在院长脸上了。”

陆星亭:“……”他确实忘了。

“所以呢?”

莫小风苦笑道:“所以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有时候装逼不要太过,不然早晚有一天要吃鳖。”他是真没想到当个导游也有搏命的一天。

陆星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我是问你现在怎么办?你还有什么武器?”

莫小风道:“这个应该可以。”从腰间抽出一只小旗子来,正是他领队的时候用的红旗,上面还有惊奇旅行社的标志。

陆星亭怒道:“什么时候了,你还说笑!”

“我没有说笑啊!”莫小风飞身跃起,对着石兽当头便刺,“刺你左眼!”

陆星亭气得几乎吐血,刚想说那是石兽。哪知那石兽竟真象怕了一般,向一旁躲去。

陆星亭恍然:“你把这个玩意儿练成法器了?”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有备无患嘛。”莫小风的这根旗子上的木头可不是普通的木头,而是雷劈过后的枣木,细看上面会有许多细小的孔洞,那是炼制法器的第一神木。

两个人虽然有兵器在手,但是面对庞大而坚硬的石兽,却也只能避闪。莫小风道:“这样不行,得想个办法。”

陆星亭幽幽地道:“你倒是想啊。”一剑砍在石兽身上,只留下一道划痕,溅起一点石星。他怕爱剑受损,不敢再正面交锋。

莫小风躲避着石兽的攻击,脑子则在转个不停。法力高深的人,能将天地万物操纵于手中,但是却不能凭空操控,要有一个联接之点。就像这石兽,不可能仅凭念力就让他们动起来,修道之士以符咒催动万物,而魔物又靠什么呢?

他想起了缠绕在胡如意身上的黑气。

这些石兽身上有没有黑气呢?

莫小风只顾观察这些石兽身上的黑气,冷不防一个爪子扫过来,带得他一个踉跄。脚绊在铁链上,人则跌倒在地。就在这样一个空当儿,另一只石兽的爪子已经向他当头照下!

因为太过高大,所有石兽的头都是低着的,莫小风卧在地上,刚好对着一只石兽半张的大嘴,也刚好看到,石兽喉头隐隐流动的黑气,心中一凛!

一只脚从旁踹过来,将他踹到一边,耳边传来陆星亭的声音:“你发什么呆,还不快躲开!”

莫小风如梦初醒,一骨碌爬起来,叫道:“嘴!刺他的嘴!”

陆星亭想也不想,一剑就往石兽口中刺去。“咣当”一声巨响,石兽应声而倒,连地面都震得颤了一颤。

一击得手,两人精神大振,又互相配合着将另外三只石兽放倒。这场硬仗打下来之后,两个人都已经累得浑身大汗,精疲力尽。他们背靠背立在一起,不错眼地盯着这些石兽,生怕一不留神它们再次暴起。

陆星亭轻声问:“结束了吗?”好像太容易了些。

莫小风缓缓摇头,他也觉得不太对劲。

“不好!”

缠在石兽身上的锁链由实而虚,化作四道黑气,迅速向阵心的胡如意身上扑去!这些黑气连同着原本缠在胡如意身上的黑气一起,消失不见了。

陆星亭脸色一变:“它不会是附在小狐狸精身上了吧?”

“恐怕是这样。”莫小风的心在往下沉。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尘封的记忆之门仿佛开了一道缝,风雪直扑过来,吹得他心头一片冰冷。

“咯咯咯……”胡如意的身子动了动,慢慢爬了起来,一串笑声从他的嘴角溢出,在空荡荡的祭坛里还带着回音,显得空洞而诡异。

胡如意终于站直了身子,雪白的皮肤透出死一般的黑气,他睁开双眼,眼中闪动着猩红色的光芒。

“你们要杀了我吗?现在我与这孩子融为一体,杀了我,他也会死。”明明是幼童稚嫩的声音,话语之间却透着阴邪之气。

“但是如果你们不杀我,这个阵就破不了,只要我把阵脚重新修好,大阵还会继续催动,你们也会困死在这里……怎么样?杀还是不杀?你做好决定了吗?”

他说话的对象从“你们”变成了“你”,猩红的眼睛紧盯着莫小风,仿佛这道选择题是专门出给他的。

莫小风脸色惨白,汗水从额头上涔涔而下。

陆星亭叫道:“莫白,这魔物擅长攻心,你不要被他迷惑了!”

胡如意格格一笑,柔声道:“怎么样,很为难吧?六年前的事在这里又重演,你会怎么选择呢?

他说着,居然迈开脚步,向莫小风这边走了过来。

陆星亭一剑刺向胡如意:“不要听他说话。”

这一剑离着胡如意还很远,就被莫小风拿小红旗格开了。陆星亭咬了咬牙,举剑又刺,莫小风依旧出手格开。两人眨眼功夫拆了十多招。

胡如意一直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忽然伸出手来轻轻一指,一道黑气便缠上了陆星亭的手臂。陆星亭动作一滞,被莫小风的小红旗打在右腕上,宝剑脱手而飞。

陆星亭气得脸色惨白:“你要死就死,我不拦着你!”

胡如意格格一笑,走到莫小风跟前,张开双臂,道:“莫导,莫导,带我回家,我想妈妈了。”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孩童般的纯真,可惜颜色却是红的。

莫小风仿佛受到蛊惑一般,弯下身子,真的就把胡如意抱起来:“好,我带你去找妈妈。”

陆星亭虽然说了气话,却不能真正看他去死,脸上变色道:“放下他,他不是小狐狸。”

胡如意回过头,向他微微一笑。忽然将头紧紧的贴在莫小风的脖颈上,双手用力地抱住莫小风。

陆星亭似乎看到,有一股黑气迅速从如意身上渡到了莫小风身上。一人一妖的身子同时一震,如遭电噬。紧接着,莫小风双腿一软,向后坐倒。而胡如意则松开了手,落在地上,又昏睡过去。

陆星亭握紧手中的剑:“莫白,你是不是中招了?”

莫小风站起身,冲他一笑,那双眼睛果然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这一次,看你还能不能打赢我。”

陆星亭却仿佛松了一口气,长剑一指,淡淡的道:“你附在别人身上,我或许还犹豫一下,对他,我可不会手软。”

莫小风微笑道:“是吗?那就试试吧。”

陆星亭正想提剑上阵,却见莫小风脸色一变,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慢慢地蹲下身去。他不明所以,凝剑不动 。

莫小风的身子抖个不停,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口中不时发出沉重的喘息声。

忽然,莫小风咬牙切齿地道:“可恶,你居然敢诓我!”这声音很低沉,仿佛是故意压着嗓子说的。

紧接着,他又换了一副得意洋洋的口吻:“是你自己傻乎乎贴上来,怪得了谁?”这个倒是莫小风的本音。

“人类真是狡诈!”

“魔物真是没脑子!”

明明是莫小风一个人在说话,倒像是两个人在吵架一般。两个声音斗来斗去,最后那个低沉的声音“啊”了一声,再没有出现。

“跟我斗,打听打听我是谁!”莫小风瘫坐在地上,汗水已经浸湿了他浑身的衣裳,他脸色苍白,眼睛却亮得惊人,嘴角还扯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的双手放在小腹上方,手上捏着指诀,手背青筋凸起,似乎在用力压制着什么。仔细看,在他的小腹上方向,有黑气隐隐缠绕。他向着陆星亭大声叫道:“快,我把它逼到了这里,赶紧一剑结果了它!”

陆星亭二话不说,提剑便刺。

就在长剑刺入莫小风腹中的一瞬间,“啪”的一声,水缸破碎,水花四散飞溅,莫小风、陆星亭,连同胡如意,湿淋淋地滚落在鬼屋的地上。

阵法,破了!

在外面等着的一众人和妖,有的去抱胡如意,有的去扶陆星亭,当然更多的还是围在了莫小风身边。

只见莫小风双手捂着腹部,那鲜血就从他的手指缝间渗了出来。

顾源忍不住埋怨陆星亭:“小师叔,你怎么说刺就刺啊。”

陆星亭却一脸的得偿所愿:“机会难得。”

顾源:“……”这是什么仇什么恨啊!

他赶紧念了个止血咒,帮莫小风把血止住。

王先生说道:“咱们赶紧出去,兔子精手里有好多药呢。”他怕碰到莫小风的伤口,干脆将人打横抱起。莫小风平生第一次享受了公主抱,却是在一只虎精的怀里,这滋味儿也是十分酸爽。

顾源这些人,虽然听不见里面说什么,但根据情景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王先生便忍不住埋怨:“莫导你也真是的,为什么要把那魔怪困在小腹?胳膊、大腿,随便一个地方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血止了之后,莫小风说话已经不困难,这时说道:“不行啊,这个人一定会毫不犹豫把我整只手脚砍断。”

陆星亭居然还在一旁点头:“不错。”

众人、妖听了,心里都是一寒,泛起了与顾源相同的疑问:这是什么仇什么恨啊!

莫小风叹道:“不过,其实我挺伤心的。虽然是我让你刺过来,但你至少也应该露出惊讶、犹豫、不忍的神情,再劝劝我,引我说几句豪言壮语,最后万般无奈,才一剑刺出……”

众人、妖:“……”莫导,你是在拍电影吗?

陆星亭断然拒绝:“我不会演戏。”

出了鬼屋,外面妖怪们早就已经等得心急了。莫小风吃过兔子精的丹药,伤势已经好了七八成。倒是胡如意,被吸了这么久的精气,情况堪忧。

所以莫小风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着大伙儿七手八脚救治胡如意。

陆星亭忽然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场面有点尴尬。

许久,陆星亭道:“你师父很想见你。”

“是吗?”莫小风淡淡地道:“我不想见他。”

过了一会儿,陆星亭又道:“他伤得很重,可能就在这几天了。”

莫小风眉梢微微一动:“与我无关。”

仿佛早料到他是这样的反应,陆星亭道:“我只是凑巧遇见你,觉得应该告诉你一声。”

“现在我知道了。”

陆星亭站起身,走了两步,忽然问:“莫白,你为什么这么恨你师父?”

他仿佛知道莫小风不会回答,又或许他本就不期待莫小风的回答,只是想将心中的疑问一吐而快罢了,问过之后并没有停留的意思,而是继续往前走去。

“等等。”

陆星亭停下脚步。

“这一次这个魔怪简直就是公然在妖管所眼皮子底下闹事,你那个师侄虽然很菜辨识不出,但上面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

莫小风这话不算委婉,就差直截了当地说妖管所有问题了。陆星亭皱眉道:“我知道,我会去查。”

“还有……”

陆星亭等着他说。

“世界上已经没有莫白这个人了,我叫莫小风。”

延伸阅读

三立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goo3.shtml

懒猫洗衣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6akc.shtml
懒猫洗衣所属的杭州和盟微洗衣有限公司隶属于和盟投资集团旗下,和盟投资集团又是一家涉及

优序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ahx8.shtml
优序瓷砖为顾客提供时尚、个性化的室内装饰材料。我们将常规建材产品与快线产品结合起来,

米米家庭水管清洗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89z.shtml
深圳市米米控股有限公司创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金为一千万元。是一家专注于民生大

茶山星亮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ylqa.shtml
茶山星亮毛绒玩具总部主营毛绒玩具设计,生产加工及其包装服务于一体;公司位于茶山卢边村

丽苑大酒店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2mh.shtml
山东烟台福山是闻名海内外的鲁菜之乡,烹饪历史悠久,烹调技艺非凡,鲁菜文化厚重,饮食文

狄梵思黛内衣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yehs.shtml
佛山市频捷服饰有限公司座落于具有“中国内衣名镇”之美誉的南海盐步,公司创立于2010

学美留学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alih.shtml
学美简介学美(取“留学美国”中间二字而来)留学由美国耶鲁大学硕士张恒瑞先生于1996

美羚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pp19.shtml
加盟信息介绍:羊奶在国内外营养学界被称为“奶中”,羊奶的脂肪颗粒体积为牛奶的三分之一

盛夏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ato9.shtml
盛夏徽章总部是亚克力工艺品、铝标牌、亚克力微章、不锈钢标牌、卡通微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赤霄红莲劫在线阅读堂中传法

    “周大哥,小妹体内经脉被拓宽了一倍”“我也是”赵蓉儿和李翠萍几乎同时开口,脸上并布满惊喜。本来两人因错过最佳习武年龄,因此,这几年时间虽然刻苦修炼,但效果甚微。今日突然被周玄以卧虎神功将体内经脉洗练一遍,自此,却是与令狐冲等人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相信,再经过两年修炼,便可成为江湖一流高手,届时在江

  • (系统)还珠之吾皇万岁在线阅读第7章

    失策了!黎玉河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系统竟是一个如此坚定的叛徒,竟然拿任务要挟他!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还真拿001造星系统没办法,任务的奖惩都由它说了算。黎玉河轻咳了一声,推了一个最小的蛋糕到陈江面前,语气放缓了些,“只能再吃一份小的,然后要把肉吃掉。”陈江猛然眼睛一亮,眉眼都欣喜地展了开来,

  • 无限之我是一拳超人第4章在线阅读

    燕棠心大如斗,转头就忘了被某个Alpha拦住质问的事情,更不记得他让自己“等着”。“2500呢,”会过日子的燕棠有些心疼郁辞转过去的钱,“一个学期有150天么,这能去多少次奶茶店了啊。”郁辞停下脚步,问:“你数学怎么样?”“一般吧,”燕棠说,“你问这个干嘛?”“没什么。”郁辞继续往前走,好像只是随意

  • 假面铠装第1章在线阅读

    东大陆,天星城郊外一处庄子。凤紫躺在一张凤古色古香的大床上,正处于迷迷糊糊却怎么也无法睁开眼睛的状态。她记得自己奉命护送城家SSS级秘宝,结果飞机被敌方轰掉了,后来装着秘宝的密码铁箱突然射出一道金光,带她穿越到了一个也叫凤紫的女孩身上。不过那个女孩的记忆很凌乱,她接收以后只觉得头疼欲裂,到现在还没有

  • 快穿之我又有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绿竹流浪已久,对求生之法算是颇有心得。她年纪尚幼,孤身一人难免要吃不少苦。可单凭她能苦苦挣扎存活下来,就不能欺她年幼而因此小瞧了她。李攸宁心道,这小姑娘若是能顺利长大,将来绝对算是狠人一个。绿竹嘴上说的可怜,无非是想让对方记挂这份人情,最好能讨得一个报恩的口头约定,若此人是正人君子,自然是言出必行。

  • 从龙帝开始无敌第七章在线阅读

    张欣秋听到萧红云如此一说,满脸黑线,只好耐下性子来和这个少女解释:“他一个大男人,不合适,而且你平时在家里,也没个样子……”“我不在意的呀。”萧红云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张欣秋扶额,不知道该说什么。萧红云继续撒娇:“秋秋,就让他住进来嘛,家里那么大,就我们两个人,好无聊哦!”“没有地方给他住。”张欣秋

  • 帝邪天殇在线阅读第六章

    由于化形很顺利,天天昏睡了几天便醒了过来,又成了那个活力十足的可爱开心果。这几天小玲儿就在家中照顾天天,而金克木在努力的搜寻以前在地球上常吃的主食。尽管搜索面积已经扩大到了前几天的两三倍,不过依然并没有什么收获。金克木不免有些灰心,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么?应该不会,坚持下去肯定会有收获,金克木给自己鼓劲

  • 清穿,我是黑色霸王花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好了,始皇帝的棺材板压不住了!”突然士兵发现那石棺的棺材板打开了一条裂缝,不少士兵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不会是诈尸了吧?”“始皇帝会不会是死不瞑目啊?”“别瞎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啊?”“诈尸了,赶紧压住棺材板,别让他出来啊!”顿时手足无措的众人七zui八舌道,然后突然有人提出了压住始皇帝棺材板的

  • 美少女蜕变养成心酸记录第5章 她叫她小叔

    “小叔好!”叶倾歌娇媚乖巧的问了好。只是心里却是不舒服的,因为厉北宸那么的年轻,貌似大不了她几岁,叫小叔……别说叫小叔了,这个时候,就算让她叫爷爷,她也是会叫的。不过,这个男人长得真的是好看,冷峻刚毅的轮廓下。有着一双深邃迷离的眼眸,挺立的鼻翼,削薄的唇,完美到无可挑剔,上帝真是厚爱他。厉北宸没有应

  • 今天我们也不知道宫主叫什么在线阅读第三章

    萧闵和柳云飞二人就一路跟着韩依瑶和大壮。路上的人都纷纷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两个身着华丽的年轻男子像保镖一样跟在两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人身后。他们四个人也完全不理会行人的目光。韩依瑶和大壮对街道上的物品都充满了好奇心,只见她们一会看看这个,一会问问这个,似乎从来都没见过一样。“姑娘,怎么,你们以前都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