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梦回明天二舅

作者:泥星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雨停了。

仰起头依然是阴暗的天空,远处的正前方山峦叠翠,似乎有渺渺烟雾升腾,那是原始森林里特有的“瘴疠之气”。

几片枯叶落到李阎的脸上,他抬头看着巨大的树冠,几乎遮挡了全部阳光,地面成了暗无天日的阴凉世界。

看着那袅袅升起的白烟,李阎揉了揉肚子,仿佛在某一个山脚下,好客的南海人家正为他准备着一顿丰盛的晚餐。

林正儒领头快步向前走着,沿路仔细观察周围,依旧是死一般寂静无声。

倒是萧冉一路上格外活跃,时不时与牛僵、李阎开着玩笑,像要去山上野营游玩。

“你们看!”林正儒突然停下脚步指着面前的一潭死水。

漆黑的水面犹如一个深陷的黑洞,吞噬着临目的灵魂,白色的烟雾不断弥漫到脚上,散发出阵阵腐尸的气味。

“大家绕着走!”

多年的经验和敏锐的嗅觉告诉林正儒,恐怕这潭水已吞噬过无数生命了,要尽早离开。

四人小心翼翼的绕着深潭离去。

“等一下!”

身后的水儿突然拽了拽李阎的衣袖,在耳边轻声低语:“我总觉得那里面有东西?”

“哦?”

李阎停下脚步,盯着那静如止水的死潭,没有一丝迹象:“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我也不知道,要不算了。”说完朝前走去。

李阎傻傻的立在原地,瞅了半天也没看出啥名堂,索性从一旁的参天大树上撇了根树枝,一点一点的往下探。

刚陷深潭,似乎就触碰了什么东西,发出“咯吱”一声。

“卧槽!还真有东西!”

李阎兴奋的朝牛僵一行人挥手:“喂~快来!这儿宝贝!!”

宝贝儿?

牛哥一听这俩字儿顿时来了精神,屁颠的折回去,带头的林正儒眯起眼睛看着李阎手指的方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宝贝在哪呢!”他激动的看着李阎。

“在下面!牛哥,咱把它弄上来!”

“好!”

说撸就撸!

二人风驰电掣撇了一堆藤条站在深潭两侧,藤条慢慢的沉入水中。

“好了吗?”

“好了!”

“走起!”

用力一拉!

“草!这他娘的可真沉!”牛僵满脸憋得通红。

“是啊,老林……快来……帮忙!”李阎兹着牙缝说着。

一时间,四人一鬼扯着粗壮的藤条,拼命的往上拽着。

“一二~嘿吼嘿!三四~巴扎黑呀!五六~内个呛呛忒!”李阎打着三里屯儿的拍子卯劲儿。

“起!!”

在一群撕心裂肺的低吼中,那玩意儿露出了一角,四四方方。

四人心中暗喜,不觉间,脚底陷得更深。

“出来了!”

终于在所有藤条被扯断时——一具棺材,被拖出了水面。

“这……”林正儒面露难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牛哥,咋样,我就说有宝贝吧!”李阎抹了把鼻尖的汗嘿嘿一笑。

“老子不打你这龟孙儿!这棺材还是宝贝咧?”

“你懂个球!这里头肯定是宝贝儿!”

“信你的邪!瞅瞅!”

牛僵撸起袖子,拾了片大树叶包在手上,顶住棺材的一角,涨红了脸,使劲一推——骷髅!

石棺内躺着一具骷髅!!!

有着修长的四肢和躯干,白色的骨头几乎保存完好,就连数十根肋骨也清晰可辨,唯一缺少的是——无头尸骨。

是谁砍下了他的头?

他孤独地躺在黑暗中,只剩下累累白骨,还有永不散去的灵魂。

牛僵悻悻的撇了撇嘴,走到石棺另一边,他想看清里面的东西,试着再次推动棺材盖,却发现一个人已经推不动了。

李阎赶紧上来帮忙,倆男人共同用尽全力,终于把盖子挪动,它轰然砸落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

他们赶紧把耳朵蒙起来,那声音在树林里不断回荡,宛如地狱的鬼哭狼嚎。

“啊!!”

突然,萧冉指着李阎的脚下一声刺耳的尖叫!

一株大榕树盘根错节的脚下,躺着一个森白的骷髅头骨!

“卧槽!骷髅头?!”

李阎吓了一跳!飞起一个史蒂芬高抬腿!冲着那骷髅头就是一脚后跟儿。

“咔嚓!”

头盖骨裂了开来,眼窝迸射出两道慑人的目光。

萧冉尖叫一声几乎跌倒,牛僵赶紧拉了她一把。

林正儒拧起眉毛蹲下来,仔细检查着头骨周围,无论是野草丛还是树根周围,都没发现其他骸骨的痕迹。

看来只是一具孤独的头颅——这可怜的家伙,是谁把你的头骨扔在这儿的?抑或根本就是被砍头的?或者就是那棺材里的?

在骷髅的眼窝里,有榕树的根须伸出来,显然它已躺在这里很久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李阎大胆地伸手去抓骷髅,没想到树根紧紧缠绕着它,就好像大榕树的一部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扳出来。

随着头骨被他连根拔起,树须和泥土不断掉下来,发出沉寂百年的**。

在暗无天日的树冠下,握着骷髅的手感也是冰凉的。

那裂开的头盖骨里,散发出经年累月的腐烂气味,尚未脱落的牙齿间,似乎抖动着要说什么话?

“欢迎光临…”

耳畔响起这一声,让李阎浑身打了个激灵,再猛地摇了摇头,眼前却还是沉睡的头骨。

这一刻,他仔细的听着骷髅的诉说,齿间的抖动发出:“吱儿吱儿”的摩擦声。

侄儿?二侄?侄儿?二侄?

“这他娘是我二舅!”

DUANG!

仨人的下巴拖到了地上,李阎仿佛被什么东西重击一般,头上肿起个大包。

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对这个骷髅头这么感兴趣。

“二舅啊~你这是咋的啦!谁把你弄成这比样?”李阎伤心的抱着骷髅头抚摸着。

“笨蛋!就是你踩得啊!!”三人大骂。

正摸着,他突然发现这骷髅的嘴巴里有什么东西?

“二舅!你把嘴张开!!!”

他激动的摇着骷髅头,那脆弱的下巴壳子都快被甩掉了:“二舅!你那是啥东西?回答我,你把嘴张开,把你B嘴张开啊!”

“笨蛋!他是个骷髅,怎么会说话!”萧冉急的挥起粉拳大骂。

“哦,对哦……”

林正儒一抹老脸,恨不得钻进这棺材里,完了让再牛僵把盖子盖好。

水儿狠狠的瞪了眼,刚抬起胳膊,吓得李阎急忙掰开骷髅的嘴。

将手伸进它的颚骨与下巴间的缝隙,在布满树须和碎骨头的死者牙齿间摸索,果然,触到了某个金属物质。

又一阵阴风从地面卷来,李阎心头不断狂跳,半只手臂微微颤抖着。

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东西,顺势将它从骷髅嘴里抽了出来。

在萧冉的尖叫声中,所有活人都睁大了眼睛——李阎抓着一个黑色的金属物,居然是把小匕首,一头是锋利的尖刃,另一头却雕着某种神像。

金属虽然早已锈蚀,但还可以清晰地看出形状,特别是匕首柄的雕像,是个面目狰狞的女妖,做工相当精美华丽。

“我知道了”

李阎面无表情的起身,被四双惊讶的眼神包围着:“他是个畜生!”

话音刚落!把骷髅狠狠地甩了下去。

“咔嚓!”

额头的骨缝又深了半寸。

“畜生?”牛僵不解。

“没错”李阎神秘的抬头:“这把匕首,是我二婶子的!你们看那白骨,身材高挑,体格健壮,完全就是我的模样!按照家俗,到了一定年纪就开始沾花惹草,风花雪月。不用想,狗日的一定我二舅出轨,被我婶子用刀刺死了,然后,我婶子跟着拆迁户过着幸福潇洒的生活!一定是这样的!他这个畜生!”

“咚”!三个人瞬间倒地……

牛僵艰难的起身,那三角眼闪着一丝泪光:“大,大兄弟,照你这说法,你婶子应该干不过你二舅啊!万一你婶子红杏出墙,勾搭外人谋杀你二舅呢?”

“呀?!对啊!”说完心疼的捡起骷髅头抚摸着……

“不对!他二舅要是出轨,他婶子可以在夜里熟睡时行凶啊!”萧冉噘着嘴一脸不服气。

“挖槽!这畜生!!”

“啪!”骷髅头又被摔在地上……

“DUANG!”

李阎感到一阵眼冒金星。

“玩够了就走!”水儿冷冷地瞪了眼。

林正儒彻底无语,这李阎已经够扯了,关键是这俩队友还一本正经的帮忙分析着,哎,水深……

一场闹剧后,四人一鬼继续走着。

骷髅头被李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棺材里,领走前,给二舅嘴上插了跟红塔山……

谁都没有察觉。

棺材合上的那一刻,黑暗中的骷髅仿佛植入了新的生命,那沉睡千年的灵魂在吱呜的挫骨声中被唤醒,嘴角慢慢的吐出三个字。

这三个细腻的汉字,如洞窟中的回音,在棺材中反复回荡,声音与画面如同潮水,不断折射,含混不清又急促有力,好像没有经过耳膜,径直传到远处李阎的大脑中。

“妈~卖~批~”

……

“阿嚏!”李阎猛猛地打了个喷嚏!

舒服。

走了片刻,在许多参天的大树中,果然发现了一条隐藏着的小路,茂盛的野草覆盖着,不过三四米的宽度若不仔细看很难察觉。

“太好了,快来!”林正儒惊喜的挥了挥手。

四人刚迈进这条小路,就感到一阵凉风袭来,不禁打了个冷颤。

片刻后,弯曲的小路变成一条石头台阶的上山小径,茂密的树木覆盖着,不知通向哪个神仙宅邸。

顺着台阶缓缓步入山中,很快没入了绿色世界。

萧冉似乎再次以忘却了之前的恐惧,好奇地冲在最前面说:“其实这里挺美的!”

“是啊,俺觉得这山有些禅意,说不定是高人隐居的地方咧!”

牛僵兴奋地附和道,随后又悲观地说,“不过,这能找到出去的路吗?”

林正儒自打二舅事件后,根本不理会这些队友,他仔细地观察路上的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甚至空中的鸟叫都会让他停下脚步。

忽然,眼前的台阶变得平缓,树木一下子稀疏了,整个视野豁然开朗,大半个山谷匍匐在脚下。

身边出现一排排平台,沿着倾斜的山坡,依次由高到低排列下来。

而在这些阶梯般的平台上,每一排都竖立着上百个,墓碑。

山坡上的墓地。

阴凉的山风掠过墓地,四周树木发出奇异的呼啸。

墓碑上的每一张照片、每一双眼睛,都在注视四个不速之客,嗔怒他们打扰了死者的安宁。

看来就像南方常见的梯田,只不过种植的不是庄稼,而是尸骨与墓碑。

每一个坟墓都用砖头砌成半圆状,有的圆冢后还围着半圈砖墙,这是南方富裕人家的“靠背椅”式坟墓。

任何人都会被深深震撼,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幕场景,壮观抑或悲凉?诡异还是沧桑?

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们原本在浓荫蔽天的山道上,却一下子进入墓地,毫无阻挡地面对天空,直接俯瞰下面的山谷——这不正是为埋葬于此的死者们设计的环境吗?

林正儒打破了恐惧的沉默:“世上有生便有死,每个地方都有墓地,只不过这里是狭窄的盆地,人们只能把墓地建在山上。在中国许多地方都是如此。从风水学上说,这也是一个背靠莽莽群山,面朝繁华盆地的好去处。”

最后,林正儒扫了巨大凄凉的墓地一眼:“快点走吧,我们还要继续探路。”

五人转身的瞬间,那千坟碑上的照片,不约而同的开始诡笑。

离开坟地,折回刚才的山间小径,才明白开凿这条险道的用意:清明冬至的扫墓之路。

往里的山道越来越陡,很快脚下的石阶也没了,狭窄得仅容单人行走。

湿滑的泥土让他们更为小心,时常有茂密的树枝横在路上,四人要拗断树枝才能前进。

一些奇怪的鸟鸣自深山中响起,宛如某个少女的尖叫声,让四个人都心惊肉跳。

萧冉看着被树叶覆盖的天空,结结巴巴的说道:“好像已经没有路了,我们会不会……迷路?”

“不,我每走几步都留下了记号。”林正儒回头看了看,又警觉地观察着四周。

密林里树叶微微晃动,发出沙沙的沉闷声响……

刹那间,空气凝固。

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四颗心的跳动几乎同时加快,肾上腺素也疾速地分泌,迅速遍布全身每一根血管。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到处刺眼的绿色,但那感觉确确实实——墓地就在脚下数百米外,而他们刚刚打扰了死者们的安眠。

上面突然传来一阵风声,李阎只感到头皮迅速发麻,并在十分之一秒内仰起了头。

终于……内个来了!

延伸阅读

护之天天面试  http://www.bxywynt.cn/d0pk.shtml
与洪乐说的一样,到了这里才知道他所说的简陋是什么意思,这里正在拆迁,里面被拆的与没被

碧空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bxywynt.cn/p6p6.shtml
钱伶伶诚实道:“您对我好,我当然不会像外人一样怕您。”“就这个原因吗?”夏疏桐问。“

霸世祖仙新功能开启(求收藏)  http://www.bxywynt.cn/nnvl.shtml
干掉了基力安,雨泽不仅仅心中没有太高兴,反而有些小小的失落。好不容易沸腾起来的血液,

困在三国当皇帝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bxywynt.cn/dlu9.shtml
那日匆匆一面,周羽成又见不到赵韫妍了。紧接着,他去了上海录那档创作节目。第一轮对于他

海图神权之智者(9)  http://www.bxywynt.cn/x2ck.shtml
“正与恶?”老者有些愕然。“我有个朋友…”“他有一位很美的**,很美,美到足以令山川

玄黄丹圣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bxywynt.cn/sypa.shtml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可以想这些事情?为什么我会觉得很冷?很

龙傲天死了以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bxywynt.cn/adhs.shtml
天已经大亮,沈棠和诺纹下了山,打算把鬼煞寨已被荡平的好消息告诉村民,然后叫人来处理强

我!穿越就无敌之登记大厅  http://www.bxywynt.cn/g0ee.shtml
市政中心,坐落于黑暗城中心的位置,是俄联邦**行政人员办公的地方。所有的官方行政人员

暴力亡灵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bxywynt.cn/ud4z.shtml
“少年少女们!都给爸爸我来个巨大的比赛吧!只要你们赢老爸我一球,老爸我就教你们老爸的

天生一对[星际]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xywynt.cn/xf2z.shtml
深秋,车轮碾过枯叶,发出细碎的清脆声响。铁门敞开,中年保安在门卫室打着瞌睡,这算得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城风烟录捡来的治疗妹子

    “通吃!”流氓小强大手一挥,血精灵牧师那可怜兮兮的100G已经进了他的腰包。“怎么可能!我已经连输10把了。”血精灵牧师难以置信地叫了起来,庄家狡猾地笑了:“愿*服输。有钱的**,没钱的走开。”血精灵牧师被人一把推开,她一脸沮丧,大大的眼睛转了两下,似乎正在思考对策,我定睛一看,果然就是阿斯托利亚!

  • 镇魂街之最强镇魂将第9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身影在侍奉的人们的陪同下,从另一个方向走下点将台,缓缓向宫殿的方向走去。察觉到彦冽并没有跟着下来,走到点将台之下的北雎回头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恰好便看到了宇公拍着彦冽的肩膀,一脸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意思,倒是让北雎不由得嗤笑一声。目光在宇公离去的背影上扫了一眼,北雎随即又恢复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

  • 烦躁少女在线魂穿之黄金凤尾龙睛(跪求收藏!)

    “四级生物吗?吞噬!”叶开决定吞噬,可问题也随之来了,那就是不能像吞噬那些小鱼一样随意的吞噬,而是像神奇宝贝一样,要先对战,把对方打的奄奄一息才能吞噬。毕竟如今叶开只是二级,还无法越级吞噬带鱼王,只能与带鱼一战,将它打的奄奄一息才行。可望着那巨大的身影游来,叶开心里也没有底,比较对方是四级生物,他才

  • 洪荒最强九灵元圣追忆,牧魂人的往事

    “那,我的爷爷也是阴差?”陆逸法问道,虽然这个想法在之前他已经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不是的,他虽然名义上是我们的同事,但实际上我们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机构,额,姑且就先这么叫吧。”凌慕寒思考着说道:“你们陆家这一代沿袭祖上传下来的牧魂之术,自成体系,而且受到阎罗王的亲自册封,倘若陆家子弟生前曾为阴间效力

  • 被厂督半养成的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出了**仓,曹文匆匆收拾了下就去许老兵的烧烤店上班了。不得不说云玮送他的**仓不愧是最顶级的定制版,半晚上下来他也不觉得如何累,白天干活也丝毫不受影响。今天的生意特别好,顾客也比平日里多出好多。尤其是快到午夜时,上了不少青年顾客。从这些人的谈话中,曹文才知道这些大多是《战国》**的玩家。这些人

  • 白色的吟咏调之说了多少次,映雪涯是男的!

    “你知道吗?江岩那小子从山上带了一个美娇娘下来!”其实是个男人,但是映雪涯长得太美了,搞得村子里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姑娘。就算江岩拼命解释映雪涯真的是一个男人,他的伙伴也只会瞪着眼睛跟他讲到,“这么好看的人,就是个男的也值得了。”说到底,还是不信映雪涯是个汉子。真想把映雪涯的衣服给扒了,让他们好好瞧瞧,

  • 弱水思沉之,揍人(求鲜花,收藏)(5)

    系统升级后的能力很实用。生物局部干涉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是他可以通过复制技能增加生物体内的某些物质,这看起来没什么,但不管什么生物它都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贸然增加一些物质,造成的后果是灾难。而复制延迟这个能力更好用,如果陈浩今天用于这个能力的话,也不至于会因为口袋鼓鼓的被江宇的女朋友看破,随后被金店老

  • 绝灭龙魂之买醉

    舞池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疯狂尖叫的****,耀眼晃动的镭射灯光,都在显出了这里是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可以纵情的世界。尹梓沫家教严格,这样的地方从来没有来过,所以刚一进来,还是不适的微微蹙了眉。好在里面的光线够暗,看不出她脸上的泪痕。她跌撞的走到前面的吧台旁。大声向服务员吼道:“给我一杯烈酒,越烈

  • 次元拯救:卡徒被讥笑驱赶

    宋师师讥笑,满眼蔑视,穷屌丝就是穷屌丝,想着任何办法接近有钱人,真是可悲可叹。听到萧弦说自己没有行医资格证书,这一刻,马知秋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怎么就相信了萧弦。房子打了一折不说,还把他拉来给自己好友治病,万一治出个什么好歹来,他就算是陪着好友一起下黄泉,也对不住好友。哎,待到出了这个别墅后,就和对

  • 黑夜孤泪之羽翼族羽翼王金翅

    “这,这如何抵抗,”下面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族长不如我们放弃,我们投靠别的岛屿把,等我们壮大以后再夺回来”一个老者,站起来道。王玉认识,换血四重,王填,生性胆子小。“无知,不说四处大海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就算你侥幸逃跑了,别人会不会接纳你,这葬神空间资源的稀少,谁会愿意让出一部分资源去给外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