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老婆是恶灵之皇帝换人做

作者:良贤 来源:飞卢小说网

让我们把镜头转到养心殿,很难得的,被胤禛“记挂”着的乾隆皇帝弘历,今天并没有从哪个温柔乡中醒过来,而是宿在了自己的寝宫。

可是,刚刚醒来的皇帝,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叫进自己的贴身太监吴书来替自己打理,而是有些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好吧,大家已经真相了,我们的乾隆皇帝也被人换了芯子。

胤禩起了身,靠在床头,慢慢在脑海中梳理着自己得到的那些记忆!自己应该是死掉了,临死前他见到了自己的四哥,雍正皇帝胤禛。

那时候的自己,意识已经不甚明白,可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大脑却突然清醒了。他看着胤禛,胤禛也看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该说些什么呢?说自己恨他吗?可是又恨些什么呢?

恨他屡屡在皇阿玛面前针对自己,打压自己;还是恨他夺了皇位还不肯放过自己,居然除了自己的宗籍;还是恨他圈禁自己至死;还是恨他无论什么时候,眼里始终只有一个十三弟胤祥,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影子。

呵呵,原来临到死,自己才发现,自己要的从来不是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要的只是四哥能像看着十三弟那样温柔地看着自己,真心真意地叫自己一声“八弟”。

为什么身为亲兄弟的我们会走到这一步呢?如果我们不去争那个位置,如果我们不是皇家阿哥,如果我们能坦诚相待,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呢?可是,世界上永远没有如果。

到现在,胤禩都清楚的记得最后看到胤禛的那个场景,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倒影着自己苍老的影子,无怨,无恨,四哥,你是不是也不会恨我?四哥,如果有来世,你可还愿意与我做兄弟?

自己最后应该是笑着闭上眼睛的吧?可为什么,再睁开眼睛自己竟成了四哥的儿子,乾隆皇帝弘历。看看这弘历上位才十二年,都干了些什么荒唐事啊?

像翻书一样浏览了弘历的记忆,胤禩气得是咬牙切齿,虽说当年和四哥争的你死我活,可他毕竟也是爱新觉罗家的人,怎么可能希望自家的江山遇到弘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皇帝。

闭上眼睛,努力压下心里的火,既然自己成了弘历,那就不能再让那些有损大清江山的事情发生了。

依着弘历的习惯,胤禩叫了吴书来。一边服侍着皇帝穿衣洗漱,吴书来一边小心观察着皇帝的神色。嗯,皇上今天心情不好啊,一定要小心伺候着,等会上了朝,千万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否则,自己这贴身太监一定会倒霉的。

因为有弘历的记忆,何况在康熙年间,胤禩作为皇子也是经常上朝的,所以一点也不紧张。早朝并没有什么大事,唯一一件值得重视的事就是荆州民变,胤禩依着弘历的记忆挑了有“马鹞子”之称的怒达海去处理这件事。

早朝完后,胤禩回到养心殿用了早膳,看着大大小小几十个碟子,胤禩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果然是奢侈,一个早膳,居然上了这么多道菜,就算是一道菜只吃一口,也能把人给吃撑了。看着皇上面色不愉,吴书来赶紧上前询问:“皇上,是不是早膳不和您的胃口?要不,奴才让人撤了重做?”

胤禩一听,火就上来了,果然不是自己的银子不心疼啊,怪不得四哥辛辛苦苦十几年积攒的银子,才多久就被你个败家的给花的七七八八,心里对弘历的怒气又上了一个台阶。可为了防止突然改变太多引人怀疑,胤禩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回答:“以后的早膳少上几个菜,朕吃不了那么多!”哎,算了,慢慢来吧,一下子把弘历的习惯全部改变也不是个办法。吴书来虽心有疑问,可也只当皇上又哪里神经不对,仍恭恭敬敬地应下了。

早膳完后,胤禩进了养心殿的书房,开始批改奏折。他已经不对弘历抱有任何幻想了,所以看到奏折上那大段大段的歌功颂德,也只是冷笑两声,静下心来处理国家大事。

很快两个时辰就过去了,门外传来小太监的声音:“皇上,令妃娘娘求见!”

令妃?弘历最宠爱的妃子?呵,一个包衣奴才,在孝贤皇后病重期间,爬上皇帝的龙床,短短几年间就从奴才升到了妃位,在弘历的记忆中,居然给这样的女人定义的是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弘历,你的脑子让狗啃了吧?好,今天就让爷看看这个大名鼎鼎,连那拉皇后都忌惮几分的令妃。

“宣!”

不一会,进来一个穿着淡粉色旗装的女子,提着一个小巧的食盒。婀娜多姿地摆动着细腰,先是恭敬地行了礼:“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等抬起头来的时候,胤禩看清了她的样子。长得确实可称得上清丽动人,特别是那柔弱纤细,双目含水,楚楚动人的样子,很是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若是弘历,怕早是迎了上去,亲自扶起了自己的爱妃吧!可惜,我们的八爷不是弘历,他对这种类型的女子可是一点都没兴趣。

“令妃来找朕有何事啊?”语气不咸不淡。

令妃先是一愣,可很快就摆出了一副柔弱委屈的样子,“臣妾有两天没见着皇上了,甚是记挂,所以特地亲手熬了些养身的汤,请皇上品尝!”

胤禩想起,前天弘历宿在景仁宫舒妃那里,昨天又自个睡在养心殿,可不是两天没见这令妃了!可是,后宫的女人十天半个月不见皇上,那简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就你令妃特殊吗?两天没见,就巴巴地跑来养心殿献殷情,生怕皇上忘了你!哼!

“令妃有心了,先放一边吧!”爷怎么可能喝你做的汤,谁知道里边有没有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令妃又一愣,皇上今天似乎很不对劲啊?若是以往,早已让自己亲自服侍他用汤了,顺便自己也会收到大批的赏赐,而晚上皇上必会到自己的延禧宫。可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前朝的什么事让皇上心烦了?

表情更加的委屈了,隐隐已有泪水在眼眶聚集,“皇上,请体谅臣妾一片心意,这汤是臣妾亲手所熬,冷了就不好喝了!”

看着令妃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胤禩更是厌烦,语气马上就冷了下来,“令妃,这养心殿不是你一个后妃想来就来的,今天朕不跟你计较,还不退下!”

一看皇上不耐烦了,令妃也不敢造次,赶紧行礼退下,心里却在暗暗计较,这皇上是怎么了?看来自己又得破费一番,找皇上身边的人好好打听打听,皇上一向不是称赞自己善解人意吗?只要顺着皇上的心意,自己仍旧是冠宠六宫的令妃。

不说令妃在那里如何计较,胤禩被令妃一打扰,也失了继续批改奏折的心情。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能重生,那自己的其他兄弟呢?小九,小十?他们会不会也来到这个乾隆朝?一想起上辈子被自己拖累的两个最好的弟弟,胤禩就更静不下心来了。因着上辈子的斗争,自己和小九小十有一套特殊的联络方式,如果他们也来到了这里,一定会想着和自己联系的。想到这里,胤禩立刻叫来了粘杆处的人。这粘杆处本来是雍正用来监视群臣和地方官吏的一个极秘密的组织,胤禛逝世前当然也把它交给了弘历,弘历登基后,几乎没怎么用过,现在到是便宜了胤禩。

把和小九小十的联络方式交给了粘杆处的人,又细细嘱咐了一番,之后又批了几本奏折,这午膳的时间也到了。

听到吴书来的提醒,胤禩放下手中的笔,却没有叫人立刻传膳。他有刚才的令妃想到了现在弘历的后宫,倒不是说胤禩对弘历后宫的那些女人有什么兴趣,那些女人再怎么说也是弘历的女人,不要必要时候胤禩是不会去碰她们的。他只是想到了弘历的那些孩子,自己的侄孙们。

三阿哥永璋,四阿哥永珹,六阿哥永瑢已出宫建府,现在留在宫里的还有五阿哥永琪,八阿哥永璇,十一阿哥永瑆和十二阿哥永璂。三个小的就不用说,只是这个五阿哥永琪已经十九,早过了出宫建府的年龄,居然还呆在宫中,住在景阳宫中,这明明是告诉众人,这五阿哥是未来的储君,大清的下任皇帝。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看看五阿哥办的那些事,跟弘历一样的不着调,明明自己的生母还在,却去亲近完全没关系的令妃,不敬嫡母,不爱护幼弟,快二十的人了,居然还跟在上书房混,跟自己身边的奴才称兄道弟,完全是丢我大清皇家的脸。

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吴书来,去告诉皇后,午膳摆在坤宁宫!”

“喳!”

算了,先去看看那两个小的,还有养在皇后身边的兰馨格格。这五格格刚夭折,弘历居然都没去看看因为悲痛病倒的皇后,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帝后不合吗?他不去,自己得去啊,帝后不合,那是天家大忌啊!

接到太监的传旨,胤禛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本来还想着,弘历这段时间不来坤宁宫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先联络到粘杆处的几个忠心的下属,把后宫的情势先摸清楚再进行下一步计划,可没想到,怎么第二天弘历就要来坤宁宫,还把午膳摆在这里,还特地让永瑆永璂兰馨一起,这弘历又抽的什么风啊?胤禛实在没把握见到弘历的面,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实情抖出来,然后把弘历骂个狗血淋头!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延伸阅读

怡米儿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01m.shtml
怡米儿毛绒公仔总部主要生产销售各种毛绒玩具及礼品,可根据客户来样、设计图样设计并生产

随玉而安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oo5.shtml
起名随玉而安,是希望伴随着我们对玉的喜爱,带给大家平安吉祥。我店位于中国玉雕之乡—镇

海硕陶瓷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b7kj.shtml

锋联美甲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lqx.shtml
锋联美甲成立于1997年,工厂占地面积5000余平方米,拥有成套的美甲生产设备,是一

云川台球厅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sm9j.shtml
云川台球厅加盟_公司简介云川台球俱乐部管理有限公司宗旨是打造高雅的环境,提供星级的服

悦格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xhpr.shtml
秦皇岛悦格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2010年工商局注册成立,主要从事酒店,办公,商业,银行

玛珀利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dqc6.shtml
玛珀利桑葚干红葡萄酒是四喜农业研发的,以%的新鲜桑椹为原料,经特殊工艺精酿而成的一种

好洁洗衣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bgb8.shtml
上海好洁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专业研究开发销售干洗连锁与经营管理的一家集科工贸为一体的综

车莱美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bbek.shtml
车莱美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车莱美源于德系。车莱美汽车美容企业秉承高端,精工,专业

绿康源饮品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uze5.shtml
北京绿康源食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02年07月26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饮料(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时剑歌之第十章(10)

    与闵昔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慕薇心里很难受。一如从前,不确定的事她都想弄个清楚。上次来他是想复合,可如今,她是注定什么都不能做的了。陶音看出她的心思,牵着她的手就要出去。“哎,干嘛去?”“你不是想知道闵昔怎么想的吗?那就去问他啊。”“我不能,不行……”“你不问,他不说,你们俩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跟他真

  • 星际征途星际征途在线阅读第4章

    钟离瑀回过神来,哑然失笑。……自己看上去像是个会对小孩儿胡乱发脾气的人吗?他瞧见白淼有些惴惴不安的模样,并不明言刺激,以免伤害到他的自尊心。只是,尚有一事还需验证。“你们二人是洛师姐的弟子吧。”钟离瑀神色淡淡,“既然学习星象卜算之道,就该知晓此中规矩。卦象凶险与否,端看解卦人作何想法,我岂会因表面凶

  • 江湖不挨刀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所城市的市郊摄影棚里,不大的化妆间和休息室挤满了工作人员。当林若曦跟着经纪人的脚步来到走廊时,就连走廊里都站满了人,化妆师、摄影师还有随行的工作人员,无不告示着现在的这间化妆间里是什么样的艺人在STANDBY。“若曦你在外面等等,我去找一下化妆师和摄影师,你去摄影棚找安德烈老师让他把你今天的服装拿

  • 乡下小妖的豪门老娇妻宁州大会

    公输泽心中一凛他虽早有心理准备但亦是心跳加速,姚化元此言等于直接告诉他这宁州大会已是他天地会的囊中之物,果然是要拉他入天地会的阵营,他现在虽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等待家中的高手,既不能断然拒绝也不肯答应,因为他得留着后手,万分日后书真为天地会夺到了他也好知根知底,因为以目前天地会在城中的人马确有这个实力

  • 网游之剑道苍穹在线阅读第一章

    茫茫大海上,蔚蓝的海面平淡无波,遥远望去,海面与天空仿佛绘成一线。而打破这份难得平静的,是一艘船只的闯入。最先入眼的是在风中洋溢黑色旗帜,旗帜上画着的是戴着草帽的骷髅。然后逐渐看见船头,那是一只可爱的狮子造型,这艘船是一艘海贼船。甲板上,一只伸长了的胳膊抓住了栏杆,然后一位戴着草帽的少年展露着阳光笑

  • 封仙剑尊在线阅读第9节

    晚饭前,陆璟和徐惠然回到了陆家,先去给陆源和老陆蔡氏请安。堂屋里站满了人,除了陆李氏。看着像迎接两个人回来,其实是看徐家的回礼是什么。老陆蔡氏没往徐家的回礼上瞅一眼,只听着小陆蔡氏在那报有什么。等小陆蔡氏报完了,老陆蔡氏喉咙里干咳了声,不说一句了。看热闹的也呵呵沉默了。陆源问了徐惠然几句徐礼夫妇的客

  • 剑起血晶潋滟天赐

    晨光熹微,静荷城静默的站在海边,姣好的身影地如同一个刚刚及笄的少女。城墙的边缘显出了一点点浅淡的蓝,后来带了青,加了橙,添了红。一声鸡鸣,霞光破云。静默的城就醒了过来。只见那田间屋舍,城镇小房,深门大院,水间园林都陆续的有一盏两盏的灯火亮了起来。鸡鸣桑树颠,狗吠深巷中。人们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大

  • 华夏利剑局秘档在线阅读第1节

    傍晚,即将落幕的夕阳将最后的余晖映照在大地上,绚丽的晚霞还在西方天边停留,为这片土地提供最后的一丝光热。在距离不远处的新郑城不过二三里的地方,一队士兵正急匆匆向都城赶去,想要在宵禁关闭城门之前进入到城中。一架囚车正位于这个队伍的中心。这是一个略显奇特的囚车队伍,不单单是因为有大部分的士兵都环绕在这架

  • [SD]与三井的联合实况在线阅读第9章

    夜晚的宁心镇上没有三金城那般红灯高挂,行人如水,家家熄灯休息得很早。寂静的街道上,一个女子站在中央,晚风吹动她姜黄色轻纱衣袂,她眉心一朵红色蛾羽艳若滴血,月色映得她身姿越发妙曼,玉颜如芙蓉般娇美,………她等在此处显然已久,轻轻搓着冰凉的手,眼神还在向街头张望,不知,是不是在等待什么人。一个高大的黑色

  • 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魔高一丈

    未安巷口聚集了一大摞的围观群众,里面不乏好几个背着药箱的大夫,还有些听说是从邻镇闻风赶来的。众人皆晓林家乃是大户,只要能救了那位少夫人,想来这赏钱是不会太过吝色的。白辰也凑热闹地挤在人堆里,游刃有余地东拉西扯。东边有人告诉他,前两个进去的大夫虽然没治好少夫人的病,但林家照样给了不少诊费。西边那位大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