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日先知第一章

作者:我跳预言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四月初临,日头不浓不淡,今春的桃花粉灿灿地开了一树,正是宜嫁娶的好时候。

长椿街上比往常更为热闹,车马软轿熙来攘往,均停在昌平伯府前——俱是来给这位伯爷与寿康公主的指婚宴捧场的。

按说燕京脚下勋贵遍地开花,一个被降了爵的伯府原不至于有这样的排场,毕竟老昌平侯因中饱私囊而降爵罢职,忧愤离世,着实不大荣光。

但谁也未曾料到,便是在这样难堪的境地中,这位继任的昌平伯爷李延光凭着自己的本事,得了官家的青眼,愣是在旁人的冷眼中扶摇直上,短短半载便官至正二品左都御史。

再加之他即将续娶的又是官家最疼爱的寿康公主,朝中同僚免不了做些人情,这才有了今日这盛况。

————————————

李延光方去宫里谢了恩,便打马回府。

后头守门的小厮将马牵去了马厩,便见自家伯爷阔步朝着老太太的仁寿堂走去了。

伯爷出了名的孝顺,每日早晚必给老太太请安,风雨无阻。

仁寿堂里正热闹着,妾室绾娘正领着李延光的庶长子齐哥儿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穿着暗朱色的褙子,坐在上首,手里拿着一只步摇,正抱着孙子逗弄,笑得面颊上皱出一圈波纹来。

李延光的目光越过绾娘,落在老太太身上,他俯身道:“给母亲请安。”

李老太太收了脸上的笑意,挥了挥手,道:“陈氏,我同伯爷有话要说,你先下去罢。”

陈绾娘咬了咬唇,悄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夫君,更觉得心里不舒坦。

即便她和夫君有了孩子,她却总觉得与他仍是生份的,瞧瞧,眼下婆母与他说话,倒将她赶出来,浑然将她视为外人。

他总叫她看不明白。

譬如他明面上冷待东院那位先夫人汝阳郡主,但与她亲热时却总叫着先夫人的名讳。

先夫人谢氏娉婷是武安王的嫡女,生下来时天生异象,红霞漫天,百花胜放,人人都说这是天上的仙女投生到了人间。

她年少时是燕京里活得最肆意的少女,有着权柄滔天的家世,有最娇艳的容貌,甚至于连未婚夫都是大燕受人敬仰的太子殿下,燕京不知多少闺秀都羡慕着她。

然而不知为何,及笄前,汝阳郡主与太子退婚之事一夜之间闹得沸沸扬扬。

官家因此对谢家生了不满,谢老太君为了平息圣怒,自午门一跪三叩首,直到坤宁宫门口。

谢老太君历经两朝,曾与夫君一同上阵杀敌,巾帼不让须眉,燕太*祖称其“女中豪杰”,这样一位勋老下跪,崇元皇帝也只好轻拿轻放,对此事按下不提了。

再后来,大燕边境忽生兵乱,太子奉命出征,所向披靡,敌军望之生畏,燕军大获全胜,史称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凯旋途中,太子周怀禛遇袭伤腿,不良于行,官家在朝上驳回诸多谏言,执意废太子尊位,欲改立大皇子周怀祀为太子,但谏院上下物议沸腾,官家一时无法,只得暂时搁下立嗣一事。

但这门亲事到底还是作罢了。

之后,谢娉婷便嫁入了伯府,入门不过半月,其父谢殊突然被人检举谋逆,官家彻查一番,判了罪魁谢殊处斩,谢府其余男丁流放滇南,女眷充为宫婢,谢娉婷因是出嫁女免去一难,却也由此被贬妻为妾,屈居东院,寻常不出来见人。

陈绾娘心里颇有些兔死狐悲之感,想着寿康公主做了新主母,伯府里哪还有她的容身之处,满面失落,抱着孩子便出了正房的门。

李老夫人望着生得龙驹凤雏模样的儿子,叹了口气。

这儿子好是好,到底是优柔寡断了些。

寿康公主哪里是好相与的,府里东院那个逆王之女谢娉婷,西院生了庶长子的妾室陈绾娘,少不得都要打发了。

“元栖,自你父亲死后,咱们府里受了多少人冷眼,你又是费了多少功夫,才替李家挣得这一份荣光,既然尚了公主,便没有退路了,儿女情长,于你没有任何助益,你若下不了决心,母亲替你下!”

李延光面上毫无波澜,他袖笼中的手紧握,皱眉道:“母亲,儿子明白,这事,儿子自己来罢,外间诸事繁琐,还请母亲多费心了。”

李老夫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她摆了摆手,道:“你且去吧,明日纳彩才最是费神,办完正事,便早些歇着罢。”

李延光朝着母亲行了礼,便转身出了门。

长随柱子在门外候着,见伯爷出来,忙问道:“伯爷这是去哪里?可用套车?”

李延光摇首,他目光落在东院斑驳的墙壁上,半晌才说出三个字来,“去东院。”

柱子一愣,纳闷伯爷多少年没进过东院的门,今日怎生有了兴致,脚步一紧,跟上了主子。

东院假山花木俱全,只是无人打理,草色荒芜,倒不像是常有人住的样子。

几个婆子坐在游廊上晒太阳,闲散烂漫,竟没一个在屋里伺候的。

李延光走近了,婆子们认出他来,慌忙俯身行礼。

“你们便是这样伺候主子的?”

这声音隐约透出威压,吓得几个婆子立时跪在了地上,不敢作声。

李延光皱着眉头,心也沉下来,他没打算给这些婆子治罪,一个跨步便进了正房。

房里燃着檀香,黄花梨木的月洞式架子床映入眼帘,绣着海棠的帘帐闭合着。

李延光步伐沉重,他缓慢行至床前,将帘帐勾了起来。

女子倚靠在半旧的抱枕上,青丝半散,只露出半边苍白面颊,她消瘦憔悴,像秋日池塘里的残荷,了无生机。

李延光一向冷静的面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来。

他依稀记得,她嫁他时红装艳丽,如同菡萏初放,生气蓬勃,是那样一个从不肯受半点委屈的人。

从什么时候起,她不再活泼,更多的时候对着他只有沉默。

他费力想了想,许是武安王府抄家后,他没有替岳丈求情的时候,又或许是,他不得不贬她为妾的时候。

李延光静静望着自己的妻子,像是陷入了懊悔的漩涡,无法自拔。

谢娉婷觉得静极了,她能听见自己缓慢而微弱的心跳声。

在这漫长难耐的寂静里,日子是混混沌沌的,也正是这混沌,让她能囫囵地忆起一些旧事来。

半生景象走马灯似的过了一遍,不知为何,总是停留在西郊别院的那场大火中。

崇元十五年的夏日,酷暑难耐,她在二夫人张氏的建言下,求了祖母去王府名下的西郊别院避暑。

天干物燥,夜深人静,不知何处忽然燃起了熊熊烈焰。

她于睡梦中惊醒,门窗处俱被黑烟充斥,已是无路可逃。

生死之境,朦胧中有个男人闯了进来。

男人背着她在火海中艰难前行,火舌肆无忌惮地侵蚀着他的衣衫,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蒸腾的热意从四面八方围绕而来。

她泪眼朦胧,神志混乱,紧紧地勾着他的脖颈,带着哭腔问:“我们会死吗?”

男人没有停下脚步,他的声音低沉隐忍,带着安抚,“呦呦,别怕。”

许是生死之境,人会脆弱些,她竟在这声音中听出了温柔缠绵的意味。

就在这时,屋脊上的横梁突然烧断了,“噗通”一声就要砸到她头上……

谢娉婷身子一抖,额上冷汗涔涔,从梦中醒来。

眼前的光亮太过刺眼,谢娉婷有些眩晕,她闭目缓了一会儿,再睁眼,便瞧见她那名义上的丈夫正站在她榻前。

自父王头七时大吵一架后,李延光这几年再没来过她房里。

今日为何又来了呢?

是又要娶妻,还是又要纳妾?

谢娉婷再也没精力追问缘由——他的事,她也早就不关心。

李延光坐上了榻,他欲握住她瘦骨嶙峋的手,却被轻轻躲开了。

谢娉婷只是平静地望着他,她额上沁出虚汗来,吃力地说道:“伯爷无事,就请回吧。”

李延光紧紧盯着面前的人,想要从她面上看出些愤怒,醋意来。

可是她平静极了,没有一丁点异样。

李延光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他站起身来,想要避过在她目光下无所遁形的感觉,“呦呦,去西郊别院住一阵子罢,那里景色宜人,对你的病情或有裨益。”

听到西郊别院四个字,谢娉婷的身子僵硬起来,脸色更加难看,她阖上双眸,声音微弱,“不必了,到了今天这地步,横竖只是一死,折腾也没意思。”

躲得过一时,躲不了一世。

李延光既借着尚公主与官家攀了关系,便注定了她谢娉婷没有活路了。

她过去不需要他自以为的假好心,如今,更是不需要。

李延光见她不领情,到底是有些怒了,只道:“今夜子时,自会有人来接你。”

谢娉婷望着他藏了怒火的眸子,倒是笑了笑。

如今父王已经去了,他装出这副深情的模样是要给谁看呢?

“李延光,你骗人的伎俩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是这样炉火纯青。”

李延光眉头紧蹙,只觉得她无理取闹,“你何必说这样的话寒我的心?”

谢娉婷紧盯着他,冷笑道:“崇元十五年,西郊别院救我性命的人,真的是你吗?”

她接二连三梦到救她的那个男人,同眼前之人无半分相像。

这声质问在李延光耳中不亚于惊雷炸响,他的背影僵了半晌,又隔了好一会儿,才用晦涩的声音道:“自然是的。”

谢娉婷闻言,嗤笑一声,“那你倒是说说,火是在哪里起的?你又是在何时何地救的我?”

她黑亮的发因冷汗黏在额角,此时却无暇顾及,只是用一双清冷到极致的眸子盯着面前的男人。

李延光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讥笑。

他捏紧了拳头,不去望她,面上因为怒气显得有些青黑,寂静了一瞬,他霍然转过身来,眸色有些赤红,“没错!不是我救的你,是废太子周怀禛,可那又如何?如今他是阶下囚,我是朝廷新贵,你也已经嫁给了我,怎么,你后悔了吗?”

谢娉婷的心仿佛入了冰窖,一寸一寸凉下去,她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帕子,脸色惨白。

她早该知道的,周怀禛十三岁就跟着父王上了战场,他骁勇善战,身手敏捷,有谁能废得了他的腿呢?除非……,他是自愿的。

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根烧断的横梁,本该砸在她身上的,可是周怀禛他……他挡在了她身前,因此失去了一双腿。

算算时候,那时他应当在东归凯旋途中,若无此事,他将迎来荣光加身,千拥百戴,阖朝庆贺,可为了她,他失了前半生的荣誉,失了太子之位。

他怎么那么傻,分明那时候,她都与他退婚了,他怎么还舍下性命救她呢?

谢娉婷的眼中分明有滂沱的泪意,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了。

待理智回笼,李延光不顾屋里的人如何,几步便迈出了东院。

他心里茫然又痛苦,即便他早知道偷来的情分早晚有一天都是要物归原主的,这一刻他还是不甘心。

当年顶替了这场救命之恩,他才有机会以破落伯爷的身份娶了武安王的掌上明珠,可是娶了她,他却日日活在欺骗的煎熬里,每每见到她,这种煎熬更甚,他无法,只有冷落她,忘记她,才能获得良心上的片刻安宁。

到了今天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

李延光一出东院门,便有小厮报了信给仁寿堂的胡婆子。

胡婆子带着人手到了东院,她瞧着面前的女子,眼里难得带了点怜悯。

她挥了挥手,后头跟着的女使持着托盘走到床榻前。

描金托盘里放着一只酒樽,里头的酒清亮亮的,能瞧见人影。

“老夫人明察秋毫,早知道大爷心肠软,舍不得杀你,既如此,便只好委屈郡主了。”胡婆子朝着女使示意。

女使上来要按住谢娉婷的肩膀,酒液灌进喉咙里,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入脑海,她厌倦地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就这样解脱了也好。

此时,远远地,外间刀剑交锋,人喊马嘶的声音不绝于耳,有人大喊,“不好了!官家崩殂,废太子拥兵攻城了!”

胡婆子一惊,想到仁寿堂里的老夫人,也顾不上看人有没有死透,慌忙带着人回仁寿堂。

谢娉婷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一处,生疼着,她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指甲嵌进肉中也不自知。

木门被一脚踹开,因力道太大来回晃荡,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鲜血溢出口腔的那一刻,谢娉婷只听见来人唤了一声“呦呦”。

那声音低沉隐忍,带着湍急,似曾相识。

朦胧中,男人将她紧紧搂住,他冰凉的泪珠砸在她面上。

谢娉婷伸手,努力想要抚去他面上的泪水,却再也不能了。

当日退婚,他冷着脸对她说:“谢氏娉婷,望卿勿悔。”

如今,果然一语成谶。

她早就悔了,可一向固执惯了的人,又怎肯轻易说出口。

一切终归混沌,她再没了知觉。

延伸阅读

镜客莱移动验光车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gusz.shtml
一台镜客莱移动验光车,车内配备的综合电脑验光仪,全自动电脑磨边机,焦度计,插片箱,灯

美日达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a5lx.shtml
美日达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吸顶灯、水晶灯、欧式灯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米古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xlnw.shtml
米古婚庆用品是以服装厂、针织厂和注塑厂为一体的生产加工的,米古婚庆用品拥有完整、科学

风机轴承箱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gfx2.shtml
暂无

赖雨生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p42i.shtml
赖雨生白酒以茅台镇本地好糯高粱、小麦、配以“赤水河”天然好天然泉水为原料,严格按照茅

伊丝情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dylz.shtml
伊丝情床上用品总部本着“客户至上,诚信为本”的经营宗旨,拥有广阔的客户网络和良好的产

露碧诗化妆品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yzd2.shtml
露碧诗化妆品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化妆品公司。中国营销总部设在广州,佛山。

渔藏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xb1f.shtml
渔藏西餐平日里上班族光顾的比较多,因此还上了节目,被媒体推荐工作日就餐场所。在工作日

森鑫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ghke.shtml
森鑫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拥有自营进出口权的生产实体,绍兴县森鑫纺织地毯刷毛有限公司以经

XLONGTEXLYMAT加盟  http://www.kungfuapps.com/nk2d.shtml
XLONGTEXLYMAT地毯总部经销批发的地毯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男主吃了药后(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富贵晚上吃完饭之后,回到房间,看到媳妇正在收拾床铺,李富贵连忙阻拦道“媳妇,你坐着休息会,俺来弄吧,你喝点水吧”说着把他媳妇拉到桌子旁边,倒了水,就去收拾床铺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人躺在床上,他媳妇问道“相公,你最近怎么变化这么大,是觉得不去读书之后觉得难受吗??”“没有的事,媳妇你不要乱想,俺就是

  • 龙族之路殿崛起在线阅读第四节

    自江家村出来后,天汐与江小鱼两人一道走在淏州的大街上。那脾气古怪的江白听说天汐不顾自己的安全救了她的女儿,说什么都要把江小鱼就在天汐身边。说是大恩无以言表,让江小鱼跟在天汐身边也好给天汐打打下手,做点苦力锻炼锻炼。天汐自然非常乐意收下江小鱼这个得力助手,所以理所应当的就带着江小鱼走了。江小鱼十岁起就

  • 冲喜小夫郎在线阅读第3节

    慕祁仰着脸方便化妆师补妆。化妆师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没睡好吗?”“这几天晚上不知道是山里的什么动物,到了半夜就嚎叫,吵的大家不得安宁。”化妆师努力睁大眼睛动作熟练的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哎,慕老师,你这几天的皮肤状态不错啊,黑眼圈都没了。”“我这几天睡得比较好。”对方有些奇怪:“慕老师没被那东西吵到?

  • [综]圣晶石之雨捡来的媳妇儿

    朱娅非常满意安云召的反应,看来他和他这个二叔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大队长,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安永昌听了这话刹是一惊,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姑娘居然这么不好对付。他激动得要站起来,屁股还没离开座椅便被大队长摁肩坐下。“那这位……”大队长看着朱娅,虽然刚才安云召提了一句她的名字,但一时之间便

  • 万道帝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秦和的家离医院很近,所以他理所应当地……成了医院有名的“踩点小能手”。如果早上从家走,不到最后一分钟,他是绝对不会出现在科室里的。虽说家里多了个人,前一天的疲惫还是让他一觉睡到了7点多。就在秦和挣扎着爬起来坐在床上醒盹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吓了一跳,这下算是彻底醒了。敲门声是从大门方向传来的,

  • 清穿之白月光(穿书)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九昭就醒了,她盯着床幔看了半天,才彻底回想起来昨天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拉着谢宣的袖子不松手,跟着谢宣喊秦国公舅舅,非要谢宣喊自己九昭……真的没脸见人了。她看向放在自己旁边的玉盒,想:或许昨夜醉酒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她下定决心站在了谢宣这边,既然如此,这份礼物也该送给他了。——谢宣来的时候九昭

  • 以心换心[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叶三察觉到了,快速的转过身,一掌打向叶斓曦。叶斓曦冷笑一声,整个身子微微弯弓起来,从侧面翻过去。“啊啊啊……”叶三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腿从脚踝处齐刷刷的断开。而距他一步之外的叶斓曦面色坦然,手中的匕首上鲜血一滴滴的滑落下来。之前调笑的众人这下面面相觑,完全变了颜色,全部冲向叶斓曦。“啪……”一声剧烈的

  • 穿到星际当皇厨第八章

    八“安特库,你留在原地不要动!”轰只来得及吼了一声,瞬间开始快速奔跑着去爆破现场。他牙关紧咬,刚刚的一点好心情不复存在。“你让我不要动……”安特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起码知道发生了些糟糕的事情。“你以为我就不会动吗。”他随手从超市里抓起一只高尔夫球杆,大步奔跑了起来。细长的高跟哒哒地踩在地上,跑起来

  • 洪荒劫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看到黑甲巨蟒出现,叶凡也是倒吸口冷气,一头三阶火虎就把他吓得不轻,现在又出现一头三阶的黑甲蟒。这两头三阶妖兽,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庞然大物了,叶凡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在这两头三阶妖兽眼中,他或许连小鬼都不算。“吼!”当他转身逃跑之际,黑甲蟒和火虎已经缠斗在一起,火虎的身躯在黑

  • 再喜欢我也得死[快穿]在线阅读第3节

    郑照宇和他的团队回来了。今年的巡回演奏很成功,扬交也因此有了一个小假期。虽然说郑照宇不喜欢傅菀青,可是两个人是多年的好朋友呀!大家都知道傅菀青对郑照宇有点意思,可郑照宇无意,傅菀青也没有什么表示。大家看看就算了,也不好参合。郑照宇处理完乐团的事,心情挺好的约王苍苍出来吃饭。“你心情好。”王苍苍撑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