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仙门主宰之稀血遍地跑(1)

作者:北江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阿满撑着黑伞,披着黑斗篷走在商店街的小巷里。

商店街的大家今天也很热闹,每一个人都神采奕奕,面色红润,全是极好的品相。但是阿满希望能在巷子里找到一个落单的人。

她是一只吃人的鬼,年纪得从明治那会开始算起,算是相当老的老古董了。明治的老古董刚从土里爬出来就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个样子,高楼林立,街上****都穿着阿满没见过的衣服。

她现在很饿,很想吃人。自从她醒来到现在已经快一周了,她还一个人都没吃过。

当然不是因为她到现在都还抱着不愿意吃人的天真想法,只是前些天在大街上袭击了一个闻上去香香的红发女人,女人穿着阿满熟悉的衣服,这让她扑上去的时候还有几分后悔。然后就被突然出现的夜叉砍断了手臂。

没错,整根断掉,要不是她跑得快现在大概只剩下肉片了。真是没想到现在的普通人都拥有血鬼术一样的能力了。

那之后她饥不择食又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袭击了一次路上落单的普通人,那次也没成,被路过的茶发男子一个背摔砸得头晕眼花。

然后接着整整7天,每天都有人在街上找自己,穿黑衣服带枪的人,或者带长棍子的警察。相比大正那会的警察,现在的警察用来打人的棒子还会让她被电击。

阿满有些唏嘘,原本自己做鬼的时候就不是很强,现在吃口饭都变得如此艰难。

难得抓着自己小命的老板和难搞的上司都下地狱了,自己居然还不能站起来吃饭。

阿满穿梭在狭窄的巷子里,还在回味那天闻到的香香甜甜的味道,她敢打包票,绝对是个稀血。

真可惜啊,哪怕能舔一口也好。

阿满摸了摸才长出来的手臂。衣服长了一大截,自己模样变小了一点。

唉,打不过就吃不到啊。

也许是太饿了,她好像出现幻觉了,似乎又闻到了稀血的味道,甜甜的,香香的,好像多闻一口就要醉掉的味道。

啊,就像大正那段时间鬼杀队里的一个队员,当时觉得吃掉太可惜只是舔了舔。现在还有这种质量的稀血啊。

不是幻觉,是真的稀血,阿满顺着味道往前走。巷子里倒下一个黑影,浓烈的味道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阿满感觉自己脸颊很烫,她咧开嘴角笑起来,伸手擦掉流出来的口水。

她太饿了,舔一舔可能无法满足了。吃掉算了吧,吃掉一半,剩下的可以养起来,治好之后又能...。

芥川龙之介撑起身体坐起来。在那个女人踏进这条巷子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不加掩饰的贪婪恶意的目光。

他受了很重的伤,但这并不意味着路边随便哪条野狗都能觊觎自己,他嫌恶地低吼:“滚!”

阿满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脚步虚浮地靠近他。好凶啊,听起来只有十来岁呢。那就咬一口吧,咬一口就放过他好了。

“抱歉哦,可能有一点痛。”阿满喘着气靠近他,端详了一下一脸病容的少年:“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女人红着脸靠自己很近,冰凉的吐息打在皮肤上的感触令人作呕。她说话的神态让芥川想起那些拥有见不得光彩的兴趣的女人。

“...罗,生门。”

欸?

回过神来的时候阿满已经被看不清模样的黑兽按在了墙上。背后传来强烈的冲击,血液哗啦啦流了出来,左腿被咬断了。

又是个打不过的,得快跑才行。

阿满挣扎着拉开手感怪异的黑兽慌不择路地跑了。

难,太难了,鬼生艰辛。

阿满开始怀念睡觉之前的世界了。虽然那个时候天天活在老板的压迫之下,连话都不敢随便说,但是那时候吃饭是真的方便。只要不碰上鬼杀队,全世界所有人都是她餐盘上的点心。

怎么睡一觉就什么都不一样了呢?

阿满跌跌撞撞往外跑,断骨迅速再生,持续失血让她个子再次缩水,这回连斗篷都开始拖地了。黑伞在刚刚被蹭坏了两根伞骨,阳光透过破破烂烂的伞面打在身上。

失去一层防护的阿满被晒得蔫蔫的,钻进了公园的滑梯底下。

好饿啊。

她感觉自己又闻到了稀血的味道,但是阿满不敢轻举妄动。退了退把自己塞进阴影里。

“呜呜。”是小孩的哭声,然后是靠近这里的脚步声。

阿满眼前一黑,又有人钻了进来,一个五六岁的小鬼。

他看到阿满之后被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露出了渗血的膝盖。

稀血,小孩。

这么小的孩子不至于打不过吧。阿满这样想。

但是小孩在阳光照得到的地方。

阿满说:“你过来。”

那孩子是个傻蛋,看阿满现在一副小孩的样子就乖乖听话往阴影里挪。

阿满看到一张有几分熟悉的脸:“富冈义勇?”

他眼里的泪花都还没有消去,怯生生说:“我,我叫义一。”

“哦。”

阿满盯着他的脸想,人果真是有轮回转世的吗?

又问他:“你哭什么?”

小孩又开始抽噎:“摔了一跤很痛。”

阿满想着,富冈义勇小时候也是个这样的爱哭鬼吗?

她弯腰舔了舔小孩的伤口,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稀血,她舔了舔自己的獠牙。

要是咬上一口,他又该哭出来了吧。

阿满抬头的时候义一膝盖上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了。义一傻兮兮看着,动也不敢动。

“还有哪里痛?”阿满眨着眼睛看到小孩飞快把手背到身后。

阿满朝他伸手:“快点,不然就吃掉你。”

小孩眼泪汪汪地朝她伸手,然后眼睁睁看她舔了舔自己的手心之后伤口慢慢消失不见。

“义一!义一!”大概是他的伙伴在喊他。

阿满冲他摆摆手:“快走吧。”

义一小朋友向小伙伴们展示过突然消失的伤口之后他们一致认为那是住在公园的魔女。

等到他们鼓起勇气往滑梯下面看的时候魔女早就消失不见了。

阿满舔了两口稀血觉得自己又行了。离开公园之后撑着破伞在河堤边溜达,想等到天黑之后诱骗一两个为情所困在河边独自买醉的人。运气要是能再好点能遇到一两个想不开的人就更好了。

晚风裹挟着微妙的香味扑在阿满脸上。

稀血,又是稀血。那是阿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难以言喻的诱惑,太香了。

她抬起头,河堤的尽头一个青年站在围栏上,微风吹动他沙色的衣摆。

他注意到了阿满的视线,偏过头来,阿满背后的夕阳把太阳的光亮给了他鸢色的眼睛。

阿满被那束光烫到了。

然后那个青年就这样注视着阿满,从河堤上倾倒,坠入湍急的水中。

阿满扶着栏杆往河面上看,青年大衣的布料翻滚几下就消失不见,只留下空气中挥散不去的稀血香味证明那个青年真的存在过。

真的......有人自杀啊。

她这样想着丢下了破烂黑伞,往青年飘过去的方向跳了下去。

砸进水里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不会游泳。不过就是仗着自己不会死所以胆大妄为罢了。

鼻腔和肺部火烧火燎的痛,要是个普通人大概已经失去意识了吧。阿满在水底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紧闭双眼漂浮在水中的青年,几次伸手都没能抓住他,最近的一次都只是碰到了他手腕上散开的绷带。

干脆上岸算了,在岸边跟着他,等他飘到岸上来了再捡现成的好了。

但是死掉就不新鲜了。难得这么极品的稀血,就算是鬼舞辻无惨见了也一定也好好养起来多吃几次的,更别提没见过世面的阿满了。

阿满在水里沉沉浮浮几个来回,终于抓住了青年的手腕。然后她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

她能感受到体内鬼舞辻无惨的细胞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缺氧到逼近死亡的感觉。这下别说养起来吃了,她恨不得没见过这家伙。

但是在她想要放手的时候那个青年突然死死抱住了阿满,就像每一个溺水的人死死抓住浮木一样。

阿满觉得自己一定已经死过一次了。

这是她睁眼时的第一想法。

“啊啊啊啊啊!!!!活!活过来了!!!!”果然,有人这样尖叫呐喊。

“啊啦,真的。”

阿满艰难地转过头,有两个人一齐探头往她身边凑,像是在看什么猎奇玩意。一个一头黑发,一个一头白毛。

“太,太好了。”白发的少年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

“嗯哼。”黑发的青年一脸可惜:“我还以为这次一定能自杀成功呢,还有这么可爱的小姐陪我殉情。”

阿满找回了呼吸,不断地咳嗽,她确实是死过一次了,现在坏死的细胞开始不断再生。

好香。刚刚那个黑头发的还是这么香,现在又多了一种香味。稀血×2

阿满擦了擦口水,她现在急需补充一点能量。

随便抓住一个咬一口吧。太香了,她快忍不住了。

阿满当然想咬更香一点的。她抓住了黑发青年的手腕,扑倒他对他脆弱的脖子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然后尴尬的来了。

阿满发现他突然不香了。

延伸阅读

国舜新型材料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yqey.shtml
国舜新型材料位于山东济南市长清区。主营石子、石粉、石灰、石灰石等。在建筑建材-其他建

好海淘全球购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0z5.shtml

永信和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7b8.shtml
永信和包装盒总部是生产纸包装的大型企业,技术力量雄厚。多年来本厂凭着出众的机械设备,

普乐谷之家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66sm.shtml
领先的教学理念和全新的教学课程给孩子带来不一样的教学效果,让孩子的右脑得到充分开发,

暖祥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nrpz.shtml
暖祥钥匙扣是旅游礼品、企业礼品、流行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倍创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xx33.shtml
倍创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套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迅达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74f.shtml
迅达核桃仁位于驰名中外的“汾州核桃”主产区--山西省汾阳市。创建于2004年,是集核

九曲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n7wg.shtml
九曲食品是一家大型的投资机构。现在山西万荣丁村投资0亩农场,种植、生产有机食品、九曲

金嘉利钻石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srhy.shtml
珠宝零售行业市场前景分析我们从事的事业,有无穷无尽的财富机遇,我们生产和销售的产品,

鹤诗蘭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c7c.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国进行时郝小真人

    “文才这个蠢东西啊。”九叔暗骂了一句,可心里也觉得,这样其实也还可以,出丑就让文才出丑吧。第二天一大早,文才就起来了,还跑去叫九叔起床。九叔被吵醒,气得不行,特么的文才,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天色都还暗着呢。“师父,快起来了,吃早茶了。”文才一边喊,一边拍着门,砰砰砰的。“可恨啊,我这大好的懒觉,全被

  • 竹花落去奈何尽第七章在线阅读

    话说李默这边,自从上次夺得焚寂后,他便找了一处山头,炼化焚寂,将焚寂作为自己的本命凶剑,因为他没有储物戒指,系统也没有系统空间,关于空间的神通他也没法修炼,所以,他只能用此下策,将焚寂炼化。说这是下策是因为一个人只能有一把本命武器,如果现在炼化了焚寂,就等于放弃了以后的好武器,而且焚寂一旦破损,他的

  • 变形计之少爷攻略指南第9章在线阅读

    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枯燥的练武生活,多了许多美食,也多了许多学习的知识。王蛰的跳水阶段已经完成,在落入水中的全程都能成功的运转人皇经了。刚少了一项任务的王蛰,马上又被安排了新的任务,学习铸造武器,疼爱孙子的爷爷,专门给王蛰修建了一个铸造的屋子,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锻造锤,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种金属。只不

  • 一起走过的时光之第六章

    “亲一个,亲一个……”“何醉,你今天要是不亲,在座的女生可不死心……”向缘自认今天没喝酒,但被何醉抱在怀里后,就被他身上纯阳刚的爷们儿气给熏晕了。云里雾绕了很久,直到她稍微清醒一点时,便听到了这两句话。顿时,又晕了起来。何醉挑着淡薄的唇角,高傲道,“不就是亲一个吗?免费给你们观看了……”向缘晕乎中,

  • 腹黑总裁的冷面妻第二章在线阅读

    浑身上下仿佛被什么碾过了似的,骨头重酸痛难耐,脑袋更是要炸开了似的,那眼皮上好像坠了千斤的重担,怎么也睁不开来。宁珞心里着急,挣扎了片刻,一丝光亮这才渐渐透入眼眸。“九姑娘醒了,快去找大夫过来。”“快去通报夫人。”“九姑娘,你可算醒了,吓死奴婢了。”……耳边一阵嘤嘤的哭泣声传来,宁珞用力地睁开眼,入

  • 追溯第六章

    南瑶把镶着水钻的手机放回了收纳盒,朝司机勾了勾手指。司机走到电脑旁,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定位并拨打了报警电话,又把手机放在了键盘旁边。“臭婊|子,老子……啊!”司机绝望的挣扎,身体却丝毫不听使唤,他知道他们完了,但他背上传来的剧痛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的结束。“不是我、是那个臭婊|子、不,我不行

  • 天龙引之小妖怪(1)

    帝国才结束了战争,迎来了和平,天元城的城主府中,城主坐在书房里满面愁容。城中一女子诞下一妖婴,此子一出生,就成长迅速,能跑会跳,白发赤瞳,皮肤炽热。出生不久,天降雷火,大火烧毁了无数房屋,烧死了婴儿父母,连累周边邻居死伤无数。抓到婴儿后,有学问的老者认出了婴儿的出身,此子乃是人类女子和山中鬼怪天魁所

  • 四象秘藏在线阅读第1章

    …………1995年8月16日,也就是我走出父母双亡后第二天。12岁的韩以安在刘大叔的帮忙下,变卖了能卖的家产,带着父母的积蓄和遗物,毅然决然得租下了S.M公司附近的一间小房子,并且成为了S.M的一位练习生。“你们好,我叫韩以安。”听着清脆的问好,三位评委同时抬起头,看着这张异常清秀的脸,不由地一愣。

  • 假装我就是高富帅在线阅读第1节

    宴会大厅中人来人往,丑陋的人性都包装在了光鲜亮丽的壳子里,谁也不知道壳子里的人什么样。凌绍千防万防,还是着了道,他也真佩服他这位继母,居然连本不应该背叛他的经纪人都能攻破,肯定是下了大本钱的。“凌少爷,您怎么了,不舒服吗?”管家过来扶他时,他感觉到被针刺了一下,也知道这会不能反抗,不然等待他的还不定

  • 观江山之第五章(5)

    视频封面卡得非常好,是陈白正捏着纸巾为高轻玲擦去脸上咖啡的画面,抓人眼球的同时也摆明了他插足别人感情第三者的真实身份。陈白让陈钰把视频点开,不到一分钟的视频截止到郑凡指着他的那刻。“呃……这?”陈钰呆呆的看向陈白,抓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陈白也侧过头看向他,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语调低沉:“你仔细看看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