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护爱初入齐家

作者:古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玉回到房中,想到方才又羞又气,婶婶当真是蠢得可笑,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也只有她才做的出来。让自己吃了个亏,难不成她这做婶婶的能得到什么好处,如果婆婆往深处想想,就道她是个蠢人了。摊上这样的亲戚,也是自己的悲哀。

拿了画册回去,见齐琛还未起身,步子立刻轻了些。走到他一旁将快掉落的被子提上,坐在一旁将本子摊开在腿,揭开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红布,也不知里头是什么。等翻了第一页,两个赤身*丨体的人交缠一起,登时映入眼帘,羞的她急忙合上。还没缓神,就听见旁边有声响,侧身一看,便和齐琛目光对上,面上更是绯红。

齐琛看了她手上的东西一眼,明玉忙抱在怀里遮挡,低眉起身,“妾身伺候您晨起。”

等她将那画册放进箱子里头,齐琛已经自己拿了衣裳穿上。见明玉要伸手,不由拧眉,“不用。”

明玉微垂了手,“那妾身给您梳发。”

“不用。”

明玉稍感疑惑,齐琛这模样,与其说是像个呆子不通世事,倒不如说是执拗的像个孩童。屋里一有声响,就有丫鬟敲了门,得了应允才端了水盆捧了脸帕进来。

齐琛仍是不让丫鬟伺候,以前什么事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即便是来了这里也一样。只是昨日与今天所想稍微有所不同,如今他没有寻得回去的法子,说不定再也不能回到现世。难不成他要在这里抗拒一世?若是接受这些,顺应环境,又该如何下手,才不会让人生疑他已非本尊?

从下人那隐约听了些,说他招惹了邪物,脑子不清醒。想一想当初自己醒来后的说辞,确实如此。如今人人都当自己智力受损,多是护着,也没其他怀疑,如此也好,方便他继续了解局势。

想到这,他又看了一眼在换新装的明玉,别开视线,只是这个女人有些难办罢了。舍不是,要不是。

明玉瞧着铜镜中挽起发髻的人,心里倒是平静的,齐琛虽然固执,但也不会待她恶劣,至多是说他凉薄,比她想象中好的多了。

孟氏指给两小口的姚嬷嬷给她梳发时,附耳轻声,“待会就出去奉茶了,少奶奶可要照顾好少爷。”

明玉应声。等两人穿戴好,也到时辰请新妇茶。

快到前堂,明玉微牵了齐琛的衣袖,淡笑,“爹娘都在正厅里坐着了,就等着妾身奉茶,这是做儿媳的事,三爷不用言语,只是要劳累您和妾身稍稍跪一会。”

齐琛不清楚这古代礼仪,听她这么一说,倒觉是个细心的,将这规矩婉转的说了给他听,不用他待会愣神站着。

跨着门槛进去,明玉才松了手。

齐老太、齐承山和孟氏已端坐正位,旁边站着二姨娘朱颜还有四少爷齐杭、六姑娘齐采音。三姨娘楚庄柔和五姑娘齐采莲。

齐承山一辈共三房人,嫡出的大哥齐承晏,娶妻吴氏。庶出的二哥齐承林,娶妻苏氏。

三房嫡长女齐桉十五入宫,颇得宠爱,十载过去,已成安贵妃,荣耀齐家。嫡长子齐俊身手过人,做了武将,随军出行却不幸战死沙场。上下悲痛万分,齐俊的通房丫鬟诊出身孕,留下遗腹子,取名齐灏白,如今也有三岁了。

只是到底是个婢生子,疼归疼,却也是继承不了家业,便将全部希望寄托在齐琛身上。只是齐琛一心学大哥要赴边城为国效力,想考武将。吓的齐家上下不安,合计一番,寻了齐桉。圣上素来怜惜她,又念齐家已出了个忠烈,便让他做了挂虚名的文官少尹,断了他的念想。

那日外出狩猎,不知怎的就遭了刺客,一觉醒来变成如今模样。而今齐家上下就盼着明玉肚子有动静,好延续齐家荣华。

看着新人进来,倒也精神,齐承山和孟氏暗松一气,笑意盈盈。

见明玉跪下,齐琛也随其后。

嬷嬷捧了茶过来,明玉双手捧起,递到齐家老太太面前,眉目微低,“祖母喝茶。”

齐老太看着她的俊俏模样,心下欢喜,喝了茶便让老嬷嬷送了她个红玉手镯,“进了齐家门,就快些为齐家开枝散叶吧。”

明玉应声,又给齐老爷和孟氏敬茶,得了吉言。这才被婆婆轻托了手顺势起身,齐琛见状也随她起来。两人入了座,按规矩听了家训教诲。

孟氏见儿子虽然仍旧是什么话也未说,但比起之前来已沉稳许多,嘴上不夸,心里却满意。

请安奉茶后,用了早食,孟氏便让齐琛回院子里,独独留了明玉。让婆子给她说了夫妻间的事,听的明玉面红,一一记在心里。正说着,刚领回来的白猫儿窜到她脚下,缠的厉害,孟氏见她喜欢,就送她了。

齐琛回房拿了书看,丫鬟瞧见他看的是四五岁孩童初学字时看的简单诗词,还总是蹙眉,抿着嘴笑。被年长的嬷嬷见了,好好瞪了一回,这才不敢偷笑。

又听了半个时辰的话,明玉才离开孟氏屋里,早就小心谨慎的浑身不自在。将猫儿给了水桃,踏步进院,心下轻松了许多。见到面色淡淡的齐琛,可也莫名的安心。立身一旁,从水桃那接了茶,轻声,“三爷,喝杯茶吧。”

齐琛顿了顿,稍显狭长的长眸看她,“你可识字?”

明玉浅笑,“认得几个。”

齐琛抿了唇角,古人说话谦逊为主,说认识几个,实际却是只有几个不认识的吧。将书给她,倚身长椅,闭上眼眸,“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念给我听。”

明玉没有多问,自小就观人颜色而活的她,知他不是个喜好啰嗦的人,虽然心中疑问满满,可也没多舌。翻开扉页,从那诗名到诗人,诗句甚至注释一一念与他听。

待听见翻页声,齐琛便睁眼拦了她,将书拿回细看。整页的字共有四百一十二个,而她念的音节也全都吻合,一字不落。如此一来,终于是可以快速安心的认字了。

明玉耐心坐在一旁,不敢惊扰他。因明日还要随孟氏去见齐家大房、二房,还有族中长辈,未免出了差错,想去偏房唤老婆子过来请教一二,免得扰了他清静。谁想刚要起身,就被他拉住了,“去哪?”

别说明玉,就连屋里的几个下人也诧异,这才刚成亲就黏上了?

明玉不管他是何缘故,但既然亲近自己了也是好事,那话晚些问也没关系,便重新坐回身,笑道,“坐的稍累,想站站。”

齐琛这才说道,“那你在屋里走走,别走远。”

等明玉几乎将一本薄册都念完,齐琛这才让她走。出了屋,水桃便低声,“小姐,我瞧着姑爷也不呆傻呀。”

明玉也觉他不呆不傻,可就是有点说不上的奇怪。等明玉到了偏房,唤了婆子过来。那好事的婢女才和水桃说,“少爷那样还不傻呀,抱着本孩童看的书愣神,还让少夫人念。更傻的是,放着个美人不要,自己睡长椅,这不是傻是什么。”

水桃抿嘴,“我不跟你们多舌,免得小姐责备我。”

那婢女轻笑,“真当少夫人是宝呢,还不是指望着她的肚子争气。可少爷不同房,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面上敬着,可心底还是跟往常一样,不过是家里多了个人罢了。”

水桃听的越发气,这语气听来,分明就是自己也低她一等了。

明玉在门后听的真切,齐府的下人见多了贵妇人,哪里瞧的起她这种没娘家的。没了夫君做靠山,更是放肆。这话当着她的面不敢说,背地里怕是要议论开了。如果现在出去罚她,下人心底也不服气,弄不好连公公婆婆也要说她刚进门就多是非。衡量一番,眸色微冷,也没开门出去。

夜里用过晚饭,明玉沐浴回房,逗小白猫儿玩了会,便去拿画册。

齐琛回来时步子并不重,等明玉察觉,他人已到了前头。本着反正让他瞧见也好,指不定就不用自己多费什么心思,明眸看去,也不躲闪。齐琛瞧见那本子,生活在开放的年代,只看了一眼就知晓了。

明玉鼓了勇气,起身道,“让妾身服侍您吧。”

齐琛拦了她的手,“不必。”

明玉声音微轻,“明日母亲又会来询问……”

齐琛最不愿见女人满面委屈,“我会和她说是我不愿,她就不会指责你了。”

明玉苦笑,这种事在婆婆眼里,横竖都是自己的错,怎么可能会怪她的宝贝儿子。

齐琛想了片刻,听这话里的意思,是她被母亲责怪了。心下又告诉自己,这是他的妻子,日后无论他喜欢不喜欢她,她又是不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子,在这夫为妻纲的社会,自己就是她一世的倚靠。默了片刻说道,“你乖乖睡着,不要过了楚河汉界就是。”

明玉不知他说的意思,等见他拢了被子拦在床中间,忍不住笑了笑,果真是个孩童的做法。

齐琛认真道,“你要睡里头还是外头?”

见他不似在开玩笑,确实是让她选,明玉无奈,“里头。”

“嗯。”

齐琛又挪了挪被子,给她匀了大半地方。见到那被褥下塞着四角白帕,就算非古人,也在影视里见过。寻了姑娘染唇的胭脂片,化了水抹在上面,看着有些脏。随即将染了梅花落红的帕子扔到床上一角,反正翌日总会有婆子来努力寻它。

做完这些,齐琛便让明玉早歇,出去洗漱了。等他一走,明玉唤了躲在桌底下的白猫儿,将它从窗外放了出去。

猫低吟一声,立刻消失在院子里。明玉看着被屋檐灯笼映照的院子,明眸闪烁,略带凉意,只等着明日天亮,好好笼络一下下人的心。即便她是个没娘家的,也不能让些下人看低了。

延伸阅读

骏诚轩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p4z2.shtml
骏诚轩瓷加盟总部生产各种陶瓷项链、毛衣链、手链、风铃、香炉、包挂等产品,骏诚轩瓷加盟

花亭湖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pahl.shtml
花亭湖绿色食品成立于2006年7月,从事程岭黑猪(安庆六白猪)保种、养殖、加工和销售

聚美慧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glhg.shtml
聚美慧手机壳,专注于多种智能手机保护壳等周边产品的研发设计及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

十月结晶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uuyy.shtml
十月结晶是杭州施俞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的母婴用品品牌,从事妈妈产前产后护理用品领域

云鹰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arno.shtml
云鹰竹炭净化用品本着“追求质量,竭诚服务”的企业宗旨,“客户的满意”是我们不懈追求的

绿昌茗茶业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brv1.shtml
绿昌茗茶业加盟详情四川绿昌茗茶业有限公司是四川省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先后荣获

宇浩森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d9qr.shtml
宇浩森童装自1996年始生产、销售婴童服装、婴童玩具及孕妇用品等相关用品,现时公司经

咸亨酒店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6con.shtml
咸亨酒店是绍兴咸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核心企业,绍兴咸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以百年老店咸

爹地妈咪爱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x5h8.shtml
爹地妈咪爱纸尿片是国内婴幼儿用品企业,座落在中国英雄城南昌市昌东工业区,公司地处华中

马洪亮麻辣烫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upy6.shtml
马洪亮麻辣烫总部位于哈尔滨市宾县宾州镇文化街(电线厂楼)交通便利。马洪亮麻辣烫本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丑角传奇第八章

    因为原主一直一个人居住,虽然有高智能的机器人陪伴,父母也无法完全放心。有时候翻捡那些记忆,黎乐生一直暗暗羡慕原主父母对原主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房间里,处处充斥着父母送来的特别定制版用具,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即使遗憾不能常常相聚,所得的爱也足够了。所以原主才会在接受到父母的死讯后,那么禁不起打击,以致

  • [综]个性是提灯奶妈在线阅读赔礼道歉

    次日夕雨好友列表里,突然有红色消息提示着她视角神经,看着熟悉头像不用多说就知道,是他过来问罪。“瑾芯是你的好朋友吗?”夕雨点开便是这样子的问句。“嗯,是的。”夕雨小心翼翼的回答。“不好意思了,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把你的微信给别人。”夕雨一边在微信里头道歉,一边心里默默的骂着“瑾芯,你这个叛徒,我给你

  • 艾王传在线阅读念你麻痹

    华夏国,京城重点中学。“呐,这个题,我已经讲过不下于五遍,再不会就不配继续呆在这所重点中学里。”“下一个题,哟,这个题也讲过不下于三遍,还需要我讲吗?”“不需要。”高三(2)班教室内,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他们对于这类题目是嗤之以鼻的,如果还需要班主任讲解,那就真应了班主任那句话,不配呆在这所重点中

  • 宿春(凤囚凰)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五章准备上班我跟落落毕业以后,开始考虑找工作了。落落很快还有了目标,而我却没的选,一切只能听从叔叔阿姨的安排,不过庆幸的是落落选中的刚好也是繁兴集团。我跟落落约好了出来见面一起商量去哪工作。落落:“夏天,你想好了去哪上班吗?”夏天失落的说:“落落我没的选了,叔叔阿姨说让我去繁兴集团,我又不能说什么

  • (奇幻)在升级的日子里在线阅读第六章

    怎么......回事?金晨全身近乎虚脱的半跪在地,几乎完全使不上力气。脑袋垂下,接连不断的喘着粗气,此刻金晨的脸色,变得尤为煞白。霞......霞......霞?金晨用仅存的力气,催动意念,呼唤起霞。先前与霞的接触,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是金晨却渐渐意识到,霞很可能不是地球人,换句话说,霞很可能是来自诡

  • 九叔世界:我的老婆是宝儿第7章在线阅读

    容玖除了陪着季大夫人,余下的时间就去荣福院陪季老夫人。曹元琴又来探望季大夫人,容玖得知,立即放下手中事物跟了过去。“小八!”季容琼怕她闹腾,拉着容玖的手:“陪我去湖边走走。”容玖眼皮跳了跳,季容琼这是故意防着她呢,早早等在这了。拨开了季容琼的手,容玖仰着头看她:“是不是李家舅母来了?”“莫要让母亲为

  • 看向未来之晋升一阶!【新书求收藏!】

    杜维的反应速度非常快,瞬间就来到了第二位土耳其士兵面前,一刀刺入了他的腹部之中。其实杜维是想捅这个土耳其士兵的头盖骨的,但是无奈自己的身高不够,所以只能往腹部上捅。随后是第三个,第四个……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营帐之中的七位土耳其士兵就被杜维屠杀殆尽了。虽然杜维也挨了五六刀,但是伤口瞬间就以肉眼可见的

  • 隔壁那个坏猎户让他失忆啊

    “怎么又是你?”楚诗语认为自己好倒霉,怎么又遇上这一个人。“重生者。”薛秋平道,“你不能跟他在一起,哦,不,是你这个身体的主人。”薛秋平这一次任务就是解决重生男,不能让重生男抢走他这一具身体的妻子,否则原主又得孤独一生。原主是真的喜欢陈玉,不是假的,可惜等他回来的时候,重生男已经打动陈玉,让陈玉跟他

  • 综英美剧公开魔法界在线阅读第3章

    在确定自己没听错后,付庸思考了一下,便想通问题的关键。刚才谢依娜被自己骂的那么惨,现在直接回去,她就永远都摆不掉仗势欺人的恶名,她想让自己追她,无非是想向外人证明自己在恶意中伤她,又或者等自己喜欢上她之后,再无情的将自己甩掉以此来达到报复的目地。付庸看了看跟在身后不远处的谢依娜,一件小的似乎不太合身

  • 青盲之和泉守梦游仙境②(8)

    “等等,长谷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和泉守对着白兔长谷部的背影伸出手,然而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着两只白色的长耳朵的长谷部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和泉守兼定失落极了,原本长谷部的机动本他就追不上,现在又来个转角,天知道等他跑过去还能不能看见白兔长谷部的身影。何况跑了那么久他也累了,于是他捡起被白兔长谷部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