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大夏将倾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小李醇香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戌时刚到,周卿玉洗漱完毕,穿着单薄的中衣坐于窗边。身为当朝太子少傅,兼少师一职。周卿玉年纪轻轻便官居正二品,掌奉太子以观三公之道德而教谕焉。平日里多在东宫,难得回府中歇息,也放不下手中的事务。

凌风凌云守在外间,安静得仿佛两个影子。只在周卿玉要水时,递上一杯茶。

夏日的夜里不似白日的燥热,林间间或一阵凉风。拂得屋中纱幔轻摇,烛光摇曳。影子影影绰绰。屋里熏了驱虫的草药,倒也不怕蚊虫叨扰。周卿玉半合着窗子,伏案正捏着一本游记杂书在读。

忽地嘟嘟两声,窗子被轻轻扣了两下,周卿玉微微抬起眼帘。

就见半合的窗子吱呀一声,一只手从外头缓慢地推开。夏淳巴着窗户,举着手里的小篮子,冲里头面色冷清的公子哥儿灿烂地笑:“公子~又大又甜的樱桃,比下午你尝的那个更饱满多汁,来点儿?”

周卿玉不可思议地看着夏淳。

夏淳睁着大大的桃花眼,不闪不避地与他对视,一脸的理直气壮。

周卿玉:“……”大半夜来爬主子的窗,狗胆包天!

狗胆包天的夏淳没有半分自觉,除了觉得周卿玉这主屋的窗户委实有点高。夏淳就不太明白,明明是官宦府邸,为何周卿玉的屋子搞得像个像吊脚楼?窗子按得这么高,她爬都废了老鼻子劲儿。

夏淳一脚蹬在墙壁上一手巴着窗棱,艰难地举着樱桃,费力地往上爬。

周卿玉一声不吭地注视着这奇怪女人的行动。哼哧哼哧往上蹬脚的人丁点儿没感受到屋里人的不可思议,小心地将樱桃篮子放到窗台。然后两脚并用,发挥曾经逃学翻围墙的劲头,一个上袭,一条腿搭上了窗台。

周卿玉平缓的眉头蹙起来,眉心渐渐拧出几道浅浅的折痕。

“公子,樱桃哟~”夏淳跨坐在窗子上,气喘吁吁。

外间听到动静的凌云凌风冲进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艰难挂在窗棱上的姑娘,半截身体已经伸进窗内,正准备往屋里跳。

两人:“!!!”

……这姑娘到底懂不懂规矩?大半夜爬主子的窗?凌云凌风因为太震惊,突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两人小心地瞄向自家公子,只等这周卿玉一句话,把人扔出去。

周卿玉果然不负所望,把夏淳扔了出去。

一屁股坐在地上,夏淳看着空空如也的窗户,不禁撇撇嘴。喜欢樱桃就直说,吃了别人东西还不待见人,真无情。揉着屁股,夏淳爬起来。扭头又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的窗,一瘸一拐地走出了主屋。

凌云凌风看着夏淳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禁冒出了个疑问:那姑娘缺根筋吗?

……

出师未捷身先死,夏淳垂头丧气地回了小楼。刚到二楼,迎头就遇上一脸嘲讽站在走廊尽头的秋香。秋香穿着单薄的亵衣,头发拆了披肩上,脸上的妆容却没卸:“你去哪儿了?从外头回来?”

夏淳没理她,绕过她就想进屋。

“如花,你是不是去主屋碰运气被主子扔出来了?”秋香伸手拦住她,她追上来,紧紧盯着夏淳的眼睛,“你去了对吧?”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

“你就是去主屋了!”秋香肯定道,“你见到主子了?主子是不是不准你靠近他?凌风凌云是不是将你丢出来?”

夏淳绕过她,准备从另一边走。

“是的对吧?”秋香忽然大声,“主子才不会因为你生得好看些就另眼相待。你是不是被凌风凌云扔出来的?”

他妈的怎么就这么执着她有没有被扔出来,“下午难道你往主子跟前凑被主子嫌弃了?被凌风凌云扔出去了?”夏淳觉得这秋香跟初春是不是神经病?老盯着她做什么?想了想,夏淳忽然玩味一笑,“该不会下午你们仨都跪着,就我站着,你怕主子对我另眼相待?”

秋香仿佛被戳中了心事,脸都气红了:“那是因为初春那个蠢货!要不是她莽莽撞撞冲上去,惹了主子烦,我如何会被连累!”

“况且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到的晚,没被波及罢了!”秋香低吼。

夏淳挑了挑眉。

“我们联手怎么样?”秋香提议道,“你虽然不会弹琴读书,但你胜在颜色不错。咱们联手,把另外两个赶走如何?”

夏淳看着他。

“其实你也注意到了对吧?”秋香凑过来,“老夫人赏赐咱俩的东西,明显跟另外两个不一样。显然,老夫人更看重你我。若是你我二人能联手,院里的女人少些,咱们的日子也能轻省些。主子喜静,没了初春闹腾,主子自然就待见咱们了。你觉得呢?”

“我不觉得。”

才第一天就搞宅斗?玩得太早了吧!夏淳不给面子地打了个哈欠,直接绕过她开门:“我困了,睡了。”

吱呀一声响,夏淳啪嗒关上了门。

秋香看着熄灯的屋子,狠狠地一跺脚,扭头回了自己屋。

次日天还没亮,夏淳还在睡梦中,就听到淅沥沥的水声儿。迷迷糊糊睁开眼,屏风另一头的初春已经在梳妆打扮。昨日的第一次见主子,显然给了这位姑娘飞蛾扑火的勇气,悉心的一阵打扮后,她垫着脚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屋。

夏淳眯着眼看她出去,脑袋一沉,又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已经日晒三竿。

昨日的情形再一次上演,夏淳抵达主屋。她的室友以及另外两位同事,再一次整齐划一地跪在了主屋的门外。似乎吸取上次夏淳的经验,这回三个人,每人手里都拎着一份吃食。只是比起夏淳成功送出去,三人的吃食还整整齐齐留在自己手上。

凌风凌云一左一右地守着门口,仿佛两尊石狮子。

夏淳这回双手空空,想了想,凑到凌云的身边:“公子可用过早膳?”

凌云立即怪异地瞥了她一眼。这下子真的肯定,这个姑娘不是没眼力劲儿就是头颅里头确实缺根弦儿。三个姑娘跪在这里,吃食都拎在手上,有眼睛的都瞧得见还问这问题?况且这艳阳大天的都快巳时了,她如何就问得出这么不自觉的话?

夏淳并没有因为问出这样没常识的话而感到羞愧,只是很平淡地‘哦’了一声,又问:“公子如今一个人在屋里?他身边可需要人伺候?你俩都站在门外站门神,若是公子口渴了,端茶送水可来得及?”

凌云低头看着她。

夏淳眨巴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凌云:“如花姑娘,你别想了。公子喜静,且自幼不喜女子近身。你莫要耍小心思,省得惹恼了主子,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靠近,就在一边候着也不行?”

“不行。”没看到他们俩都站到门外来,这人怎地不自觉?

夏淳哦了一声。

凌云凌风:“……”

一行人,相顾无言地在正屋门外站了一天的岗。

……

这日夜里,夏淳又一次对初春说了要去恭房。初春自从上次疑心,这日就不再相信这个奇怪的女人。她趿着鞋子,非要跟夏淳一道儿。夏淳幽幽地看了她许久,叹了口气:“你既然想跟,那就跟着吧。不过,不准叫。”

说完这句,夏淳就揣着她的小竹篓子,颠颠儿地下了楼。

两人出了小楼,耳边一片蛙鸣声。

黑洞洞的树影在夜里月光照射下,有种惨败又翠绿的阴森感。夏淳将小竹篓子挂在腰间,带着疑神疑鬼的初春,直奔后院的竹林。

初春既怕又不解,抓着夏淳的衣裳就哆哆嗦嗦:“你大半夜的来这破地方做什么?”

“捉青蛙啊!”夏淳头也不回,“你不是听到青蛙叫了?现如今这个季节,正是蛙繁殖的时候。似这种夜里,捉起来最便宜。”

初春:“……”

初春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捉,捉青蛙?大晚上你来这儿捉青蛙?”

夏淳:“昂。”不然咧?

这么理所当然,这么理直气壮,初春差点没被她给噎死。梗着喉咙,初春觉得夏淳在耍她,肯定在故意地戏耍她!否则这么离谱的理由,她如何就说得出口?初春当即破口大骂:“先不管你捉这些蛙要干什么,你捉蛙为什么不白天去?非夜里上来?”

“夜里太阳才不晒啊!”更加的理所当然,夏淳站起身,仿佛看一个傻子一般扭头看着初春,眼神里还带着那么点小谴责:“大夏天的太阳多晒啊!你可知我这身雪白的皮子养起来有多金贵?一不小心晒黑了得多可惜!”

初春这一口气噎的,差点没口吐白沫。

她看着真的蹲下身,撅着屁股在草丛里翻找的夏淳,只觉得此刻的自己仿佛一个纯粹的蠢货。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居然盯着这样一个脑子有泡的女人,且还真的跟这脑子有泡的女人出来喂蚊子,果真,果真是睡糊涂了。

初春又气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前头夏淳捉到一只娃,兴奋地哇哦一声装进小竹篓子,焦躁地原地跺了几下脚。

丢下一句,你自个儿抓吧,她扭头就跑了。

夏淳回头看她一眼的意思都没有,一口气抓了三只小青蛙装进小竹篓子。她拍拍屁股站起来,看了眼天色,掉转头,又一次兴奋地往主屋狂奔而去。

本姑娘又来了!

延伸阅读

饭米多蔻绘本馆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bdfo.shtml
苏州饭米多蔻儿童文化艺术服务有限公司秉持这样的教育理念,结合国内外先进科学的育儿理念

颗粒干冰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gh74.shtml
湖北华邦化学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光谷新技术开发区,是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与技术服务为一

顺德逸腾电器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yhhs.shtml
顺德逸腾电器项目介绍:顺德逸腾电器总部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的产品质

滋婴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pvx3.shtml
滋婴婴儿益肠清清宝以“尊重生命,诚实守信,勇于创新,创造价值”为核心价值观。科学的职

绿源世嘉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yypr.shtml
绿源世嘉包装盒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

藏蒸堂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6n9o.shtml
广州藏蒸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专门从事医学研究、生物制品、保健品

蕾奇尔干洗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gnnu.shtml
蕾奇尔NEITHRE生态洗衣连锁引进欧美好的洗衣店经营管理模式。率先在国内倡导回归自

自由峰攀岩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gv4d.shtml
自由峰攀岩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专职攀岩运动设施提供商。我们拥有强大

衣网打尽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yi3d.shtml
衣网打尽女装是深圳市龙岗区衣网打尽服装批发商行经销批发服饰,商行经销的亚麻连衣裙、宽

SUPERMAN化妆品加盟  http://www.oneidanyobserver.com/dm7n.shtml
SUPERMAN化妆品始创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是目前各地洗涤行业拥有“中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豪门影帝的工具人[穿书]第1章在线阅读

    天子已死,诸王纷争。逐鹿中原,乱世七雄。春秋逝远,寒冬将至。天下无常,聚散流沙。逝者如川,天行九歌。这是在一个战国七雄,却又非单纯的战国的世界。这一天,作为七雄中领土最小,国力最弱,但却是最为热闹的han国,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原本应该不存在的“瘟疫”这场“瘟疫”来的非常诡异,起先没有任何预兆,从最

  • 网游之棒打乾坤在线阅读第2章

    看到同伴这样的行径,其余人咕咚地咽了口唾沫。紧了紧手中攥着的剑柄,心中忐忑不安的站定。一个个的都望向王泰华,仿佛在说要不先退出来吧,前面的雷兽可能又有啥变化了!王泰华阴晴不定的脸此时又是一黑。阴翳的眼睛狠狠盯着,坐在地上蹭着后退的那名黑袍人说道:“你是想死吗?为什么后退?”“我记得大家都没有走开吧?

  • 盗墓笔记系列之连笑之尼克诺夫

    “我?”方奈听到曼施坦因教授叫自己的名字,“嗯,来了。”随后小跑到门口。还没等她踏出教室,一个洪亮的笑声引了她的注意,曼斯坦因旁边一个成年男子正在开怀大笑。他的身材十分高大,曼斯坦因和他一比就像外国版的潘长江和姚明,年龄看上去大概40左右,一头淡金色的寸头短发淡得几近白色,Zegna正统派的优雅西装

  • [强强警察]暴雪欲来之第六章

    简舜闻言满脸笑意“谁才是大明星啊,你又调侃我。”简舜找个位置坐到陆一一面前,抬眸看着她。“你以前那会不比我红多了。”陆一一说着心里话。“那不也是以前了,我现在早过气咯。”简舜一副不在乎名利的样子。“那现在过得怎样?在国外还好吗?”陆一一关心的问着。“还不错,在外边练了几年钢琴,这次回来开钢琴演奏会的

  • 千古奇英在线阅读第9章

    “哈哈哈,小杂种,你不是很厉害吗,我看你这次还不死!”萧飞疯狂的笑着,握紧着刀柄的右手慢慢发力,将刀身一点点的从鬼辰的后背推进“嗯”鬼辰不禁发出一丝痛苦,那金属割破肌肉的撕裂声,让他的身体不停颤抖“呼”鬼辰紧咬牙关,右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刀背,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企图阻挡刀身前推的力道萧飞一脸的狰狞与阴

  • 回到大唐帝国神秘车站

    进入车站的瞬间,席嘉手中的火焰就熄灭了。同一时刻,熟悉的虚弱感卷土重来,席嘉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身前的男人扶了他一把。“谢谢你。”席嘉赶紧对着眼前的男人道谢。男人皱起了眉头,“你没事吧?”席嘉慢慢的站稳了身子:“我没事,刚刚谢谢你了。”他并没有逞强,在头顶的光芒源源不断的落在身上之后,他已经

  • [守护甜心]花の手纸前尘归于土

    就在这如熔炉般的战场上蚩尤部落的首领听到自己最为倚重的儿子施展出了这招也是大吃一惊。他也听别人说起过自己这个儿子和对头黄帝的女儿有些情愫但确实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随即紧皱眉头叹了一口气道:“吾儿命可休矣。也罢为父助你一把。能否活命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便摘下头上所佩戴牛角大力甩出两人所在的火莲。

  • [暮光之城]信徒在线阅读第十章

    千窘刚走了三分钟时间,果然有十几个大汉追了上来,全是和摩凯染青差不多打扮的,舒粼就知道他们是鸿渊国的人,非常亲切的向他们挥手打招呼:“Hi,大家好啊,一路辛苦了,要不要坐下来喝口水啊?”鸿渊国的人看见只有他一个人,脸色就沉下去了。他们可是从玉麓山下就看着他和千窘一起下来的,摩凯发给他们的指令是,抓住

  • 老修记在线阅读第10章

    那个倒霉蛋正是慕容雪,睡梦中他的心脏突然被什么给刺中一般强烈地抖动了一下,他起身用手捂着胸口,额头布满了冷汗。一旁的雪狼已经察觉到他的惊醒,早已警惕地立在他的床边,只见他咳嗽了两声,然后伸手去抚摸雪狼的头。“没事……”他对它说。再躺下去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入睡,又想到了刚才的梦魇,那个被称为他父亲的男人

  • 七国殇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在耍我不成!!!!”轰隆隆一阵山石裂地般的声音从柳木青的头顶响起,只见身前那高耸入云般的石像忽然弯下腰,破开厚厚云层低头看向他,灼灼的目光宛如两道神光一般打在自己身上,让他无法动弹分毫。虽然明知这是梦境,而这一切也都是幻觉,但是柳木青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些心惊肉跳。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看3D恐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