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皇上逼我去宫斗(重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檀栾 来源:晋江文学城

自习前,教室里的电视机照例应该播放新闻联播,这天又被几个男生偷偷换成了足球直播。苏韵锦走近自己的座位时,孟雪正坐在她的凳子上和程铮说话。

“哎呀,刚才那个球明明是进了嘛,裁判怎么回事!”孟雪皱眉抱不平。

程铮不以为然,“你知道什么叫越位吗?”

“你又没告诉我。”孟雪发现了苏韵锦,讪讪地站起来走了。

苏韵锦对球赛毫无兴趣,坐定就闷声不语地做她的化学题。过不了多久就要迎来高三上学期期中考试,化学是她的软肋,当下她最重要的事就是把成绩提高,让病中的爸爸感到些许安慰,如果成绩依旧徘徊在下游,她就彻底没救了。

教室天花板上的风扇在依依呀呀地转,她拼了命地想:上课的时候老师是怎么说的来着,笔记里又是怎么记的?明明好像有印象却似是而非,任她想破了头,眼前那道化学方程式怎么都写不全。电视里的球赛正进行到酣畅处,不知道是哪方进了球,四周一片低声欢呼,苏韵锦脑袋像要炸开一样,那一丁点儿可怜的化学思维也在离她远去。她将手中的笔用力扔回笔盒,身体往后一靠,崩溃似的长吁口气。她终于发现自己一时意气用事是多么愚蠢,她根本不是学理科的料。

“你抽风啊,动作轻一点会死是不是?”

那个不耐烦的声音于身后传来。苏韵锦差点就忘了自己后头还埋着个□□桶。程铮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那种人,他自己动不动就用笔戳苏韵锦的背,还常把脚伸到她的凳子下晃个不停,有事没事就引来一堆人围在旁边叽叽喳喳,可他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苏韵锦稍有不注意就被他大肆抨击。她同他讲理时,他说吵到他学习了,不理会吧,又会被他笑做是哑巴。

苏韵锦没心情跟他浪费时间,不管怎样,是自己没注意“惊扰”了别人,她小声地道歉。

可程铮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借着身高的优势他微微抬起身子,瞄了一眼苏韵锦桌上的化学题,恍然大悟般说道:“我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刺激,原来是写不出作业,我看看是什么超级难题。”

他趁苏韵锦不备,探身一把抽出她的草稿本,捧在手里端详片刻笑了起来。“这么简单都不会,不会吧你!”

“还我!”苏韵锦又惭又恼,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本子,程铮往后闪开,晃着手上的草稿讥笑道:“喂,你脑子拿去干吗用了,里面装的是草吧。连这个都不会,就你这智商还选什么理科!不如回家放牛好了!”

苏韵锦仿佛被人戳到心里最痛的地方,涨红着脸朝他怒目而视。程铮才不害怕,他像是打定主意,不好好讽刺她一番誓不罢休。很快他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地凑近苏韵锦的草稿本念道:“‘知耻后勇’……什么意思,你的座右铭?你也觉得羞耻?可我没发现你勇在哪里。”

如果她足够“英勇”,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大嘴巴子抽在他那张让人讨厌的脸上,然后看着他自命清高的神情在自己面前变得粉碎。苏韵锦暗暗攥紧了垂在身后的拳头,程铮依然好整以暇地扬着头,欠揍地似笑非笑,好像在无声地挑衅说:“来呀,你敢怎么样?”

他猜对了,她不敢怎么样。苏韵锦并不软弱,却不想惹事,唯有强迫自己深呼吸,从一数到七,眼眶却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泛红。

这时姗姗来迟的周子翼走过来,放下书包,唯恐天下不乱地问程铮:“你在干什么,又把我们的‘小芳’弄哭了?”

“你哭了?”程铮身子前倾,专注地盯着苏韵锦看,仿佛她有没有哭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他困惑地在苏韵锦强忍泪光的眼睛里找寻自己的倒影。

苏韵锦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和他计较,自己的失态只会让他称心如意,对付他这种人最好的武器就是漠视他,他越挑衅,她就越是不理会,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她极力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我才不会为你这种人掉眼泪。”

“那你会为什么掉眼泪,为考试不及格?告诉你,方法不对,你把头敲碎在桌子上也还是不会。我看你不光脑子不够用,嘴巴也哑了,不会做你就不会问?”

这时苏韵锦已经背对着程铮,他话说完了,她像没听见一般,程铮也觉得有些无趣。自习开始快十五分钟,苏韵锦的草稿本才被人从脑后扔回桌上,她翻开来,发现空白处多了几行陌生的笔迹,上面是那道化学题的详细解题步骤。

次日,轮到苏韵锦和宋鸣值日,由于正值酷暑,教室里的开水也喝得快,每天早上和中午上课前,值日生都需要去打水。下午那一次正赶上太阳最大的时候,宋鸣虽然是个男生,但手里的力气也没比苏韵锦大多少,两大桶开水提到教室门口,苏韵锦已经汗流浃背了。

教室里的人蜂拥而出,抢着往杯里装水,苏韵锦几乎是最后一个。她才接了半杯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程铮一下子抢到她身前。

“你是值日生,应该礼让三先才对。”他大咧咧地将她挤开。

“和女生抢,没风度。”苏韵锦没好气地讽刺道。

他一定又是趁午休时间去了球场,全身上下像被水洗过一样大汗淋漓,浅蓝色的校服被汗水晕开,贴在背上。苏韵锦起初离他太近,一股汗味扑鼻而来,她皱眉后退几步,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这么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也被程铮看在眼里,他不怀好意地转过身,笑道:“你要什么风度,这样好不好哈?”他一边说,一边故意用力甩头,这下苏韵锦就更遭秧了,汗水星星点点地洒溅她身上,来不及盖上的水杯也中招了。

“你有病吧!”苏韵锦气愤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看着自己杯里的水忽然有些作呕,好容易收起把热开水往他身上泼的念头,冷着脸在角落里将水倒了。

程铮看着她的举动,阴阳怪气地说道:“浪费!哦,我忘了,你们村口就有条小河,难怪没有交水费的概念。”

他话里有话。周子翼常常借着那首叫《小芳》的歌奚落苏韵锦是村里来的姑娘,程铮以前倒是从没参与过,原来也是一丘之貉,好像身为城里人就高人一等。

“你比我倒掉的水还恶心。”她看都没看他,径直上前继续装水,没料到开水桶里的水已见底,程铮打到的正好是最后一杯。

苏韵锦一言不发捧着空杯回了教室。

没水喝的夏日午后并不好过,熬到第二节课结束,苏韵锦的喉咙干得直冒火,只得去找莫郁华借水。莫郁华杯里也没剩多少,虽给了她一半,也不过两口。

苏韵锦本来已经渴得有些难受了,背后再被人用笔戳来戳去简直让人发疯。不理他,就是不回头,不让他找碴得逞,这简直成了一种艰难的催眠。可他还在戳,还戳!苏韵锦终于破功了。

“你到底想干吗!”她现在的表情一定堪称狰狞。

周子翼不在座位上,程铮将自己的杯子往前推了推,里面还剩半杯。他表情古怪。

“要不要?”印象中他的声音从来没有压得如此之低。

“不要!”苏韵锦想也没想地拒绝了,谁知道他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里面没毒!”程铮又恢复了恶形恶状。

“可是有你的口水。”苏韵锦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说完后耳根才有些发烧。程铮也呆了一下,随即拧开杯口,咕咚咚地将半杯水一饮而尽。

“渴死你活该!”

“开水事件”之后,程铮莫名地消停了不少,当然也有可能是期中考试在即,他顾不上搭理苏韵锦。总之苏韵锦是求之不得,颇享受了一段消停的日子,正好得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复习中去。唯一烦恼的是,程铮虽然不再找麻烦,但是他把脚伸到苏韵锦凳子下方晃啊晃的坏毛病一点没改,严重时,颠得苏韵锦像坐轿子一样。不过他难得闭嘴了,苏韵锦也不会主动和他说话,实在受不了,她就做了自己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向老师打小报告。

她趁班主任老孙到教室检查时把这个情况反映了上去,老孙马上找了程铮问话。可程铮一口咬定他不是故意的,还把责任都归罪于课桌太矮,排与排之间行距又太窄,导致他的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才好。他说得诚恳,老孙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对他俩都说教了一番,无非是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相互理解,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程铮在老孙面前头点得如小鸡琢米一般,苏韵锦却气愤难平,她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出他那副得意的嘴脸。果然,除了老孙在场的时候他稍稍收敛之外,一逮着机会又故伎重演。

数学期中考试那天,按学号排座程铮还是坐在苏韵锦后面。他完成得早,考试结束前二十分钟就在座位上无所事事了,偏又不肯交卷,于是苏韵锦的凳子又颠簸了起来。那时,卷子上的应用题她连一道题都没写完,急得满头大汗,早餐又没吃多少东西,被他晃得差点吐出来。她回头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没料到他夸张地做了个把试卷遮挡起来的动作,使得监考老师反过来给了苏韵锦一个警告。

苏韵锦气得不行,偏不信收拾不了他,抓狂之下也就豁出去了,她悄无声息地翘起自己的凳子腿,对准他大大咧咧的脚压了下去。

这回程铮的脚猛地缩了回去,不过嘴上却没有发出声响,苏韵锦知道这一下不可能一点都不疼,想必在考场上他也不敢做得太出格。这样的教训还真有效果,考试结束前,他的脚都很听话。

延伸阅读

豪普森智能锁加盟  http://www.vse-ok.com/iww.shtml
源于美国的殿堂级指纹锁品牌HOOPSON(豪普森),汲取“硅谷”强大的科技基因与创新

西玛屋甜品加盟  http://www.vse-ok.com/x8l7.shtml
西玛屋甜品主营生日蛋糕以及相关的优惠券、食品包装等等,现在已经是囊括了几乎各地多个城

鑫丰祥加盟  http://www.vse-ok.com/a7u9.shtml
鑫丰祥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用品、汽车坐垫、后备箱垫、方向盘套、脚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刘师傅皮革养护加盟  http://www.vse-ok.com/gtp.shtml
刘师傅皮革养护工作室常年招收学员,没有基础的也能学会,有基础的学的更快,一般10--

恒昇加盟  http://www.vse-ok.com/n6ct.shtml
恒昇设备有限公司在大陆地区代理各地三大品牌:瑞典SKF进口轴承日本NSK进口轴承德国

美丽加芬加盟  http://www.vse-ok.com/d715.shtml
美丽加芬护肤品总部在郭总的带领下由2个人的团队发展至今天的11个人的团队。经过五年的

五宫阁灸馆加盟  http://www.vse-ok.com/671m.shtml
香沁五宫阁,灸解千百痛。长春市五宫阁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于2018年3月,是北京九

珀姿加盟  http://www.vse-ok.com/y5z6.shtml
珀姿床上用品总部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珀姿床上用品总部经销的

醉美加盟  http://www.vse-ok.com/ykog.shtml
醉美翡翠玉石的使命是协助合作伙伴,共享电子商务带我们的便利。我们的目的是与商家共同建

美国雅百宝衣柜加盟  http://www.vse-ok.com/s0cl.shtml
【加盟支持】深圳市雅百宝实业有限公司发展加盟商理念是视每一位加盟商为战略合作伙伴,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植物系女友之第六章

    “..什么...”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的时候,江梓念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心中一下子涌上了太多的东西,他看着白鸿卿,一时之间愣在那里。白鸿卿对上了他的双眸,他带了几分亲昵,贴在江梓念耳边说道:“那一天是我的生辰,弟弟你说好要陪我一起过生辰的....”“我很早就做好了饭菜,那里还

  • 永夜流星在线阅读第二节

    秉承着心善的原则,我准备提醒她一声。王茗茗姓王,按照父母的嘱托,我是要竭尽全力去帮助她的,但父母也说过陈家绝学第一次只能够用在男人身上,这又导致我无法出手。不过,出手不行,出声提醒一句,我想应该问题不大。“你跟着我干什么?那边才是你们男生宿舍!”而没一会,王茗茗发现了我,突然转过身,皱眉质问。我思考

  • 繁花似锦忆当年第2章在线阅读

    男卫生间的隔断里,江夜的手中抱着刚换下的黑金色军装。这套军装有个跟江夜的称号相匹配的名称,叫夜神军装!江夜从夜神军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黑金色小盒子,大小跟戒指盒差不多。梦幻联盟有一种超高科技技术叫空间压缩,顾名思义,就是对空间进行压缩。空间压缩这种技术就是姜科研发的。姜科曾对此表示:“虽然我这一生在科

  • 反差萌小姐第二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个晚风微凉的傍晚,易火漩站在窗台望着天空发呆,那个一团类似漩涡东西还在奚辰县的天空缓缓转动,易火漩又想起了那天的场景。炽烈的光闪过的瞬间...有那么一刹那易火漩仿佛看到了…末日,阴沉的天空,破败的高楼,还有...荒无一人的街道。闪光之后,那个漩涡也随之出现。然而路上的人们依然我行我素,没有人表

  • 骨斋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剧情怎么发展,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无论它是不是被某人所赋予,这大概就是剧情惯性之所在了。有句话说的好,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有些事终究是不可避免的。就比如说宾利先生,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他此生的挚爱,温柔善良的简,当然现在也仅仅是一见钟情而已,至少

  • 全能系统在都市相知(四)

    回到小院,白玉将手里的一捧花放在院中的石桌上,问陈丑奴讨要花瓶。陈丑奴愣了愣,答“没有”,答完又迅速道:“买嫁衣的时候一并买给你。”白玉坐在石桌前,忍着笑:“那我今天采的花怎么办?”陈丑奴想了想,突然走向堆青石块的院角,拿了把镰刀,砍下一截绿葱葱的竹子。回来时,他手里拿着个小巧而精致的竹筒。白玉扬眉

  • 荡漾的栀子花香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我再睁开眼时,山鬼就在我榻旁。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还是那么好看,水润水润的,浓黑幽长的眼睫一动便像要滴出水一般。我想起第一次见他时,他也是如现在一样看着我。我记得那年我十一岁生辰,白姨给我带了好些玩意儿,还陪我和娘亲一同去夜凉湖赏荷划船。临近黄昏,白姨送我们回了殷家便要走,我不依,便趁娘亲不注意偷偷

  • 我的眼睛进化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砰!”一记重拳狠狠揍在少年陈冬的肚子上,陈冬痛得几乎掉出泪来,身子也弯成了虾米状。“你他妈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给王莹写情书?”一个满头黄毛、二流子打扮的青年,手里抓着一张墨绿色的信纸。这封情书确实是陈冬写的。陈冬刚上高一,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桌王莹,脑子一热便给王莹写了封情书。王莹直到放学才给

  • 都市,每周一个大礼包在线阅读第十章

    因为年末年初的原因斗俊的行程拍的很慢,虽然中间有时间一起拍摄我们结婚了饿,但是时间点都是在晚上左右或是早上。所以希颜提议等年初的几天就不要拍摄。最终和斗俊已经剧组商议好决定推迟两天左右再开始拍摄。希颜这么决定由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什么时间可以好好逛逛韩国。在读书期间就很喜欢韩流,很受韩流明

  • 全世界都让我去做猪蹄子之第四章(4)

    去医院的路上,傅轻云感觉周围的空气在压制之下,都变成凝固状态了,想要喘口气都感觉十分困难。这低气压源头自然是坐在车子另一侧的顾宣朗。在得到顾老爷子病情急速恶化的消息后,顾宣朗其实表现得非常镇定。他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各种事宜,甚至脸上的神情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所有靠近顾宣朗的人,都能敏锐地察觉到,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