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功夫之王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老爷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回到宅院之后王大魁又继续的练习吞噬魔拳,吞噬魔拳看似每一个动作都很平常,但是要做到吐纳与动作相结合是非常费体力的。

所以每次王大魁练到极限便停下来休息,等体力恢复完全便又开始锻炼。

王大魁之所以会这么用功那是因为他所得来的一切,钱,财,势全都是因为自己有实力才得来的。

如果有一天出现了一个比自己还强的人来争夺自己一切,那么他终究会是回到原点,一无所有,就像他取代了时轩的位置一样。

而之所以他与时轩可以被崇黑虎随意调配安排,将他们的命运掌握在手中也是因为他崇黑虎很强,强到就连官府也不敢动他,童年的黑暗让他这辈子都不想再重新品尝那苦涩的滋味,也许有一天自己的实力超过崇黑虎,那么自己就可以自由的翱翔了。

剧烈的体力消耗,需要庞大的营养补给,所以当中午时分,王大魁便到四海客栈要了整整一桌的肉食,几下便一扫而光,拍了下鼓胀的肚皮然后将银两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周围的食客都被王大魁那恐怖的食量给惊呆了,他们都听说过,越是能打的人就越能吃,于是这些人虽然没见过王大魁出手,但也从他的食量中看出,这个人肯定很凶残。

紫阳街一处宅院内,此时张三四人正浑身是血的瘫软在地上,嚎啕痛哭的对着一个身材修长,留着一头长发,大概三十来岁,犹如小白脸般的年轻人哭诉着。

“吕爷啊,你可得为我们兄弟做主啊,我们只是去那家客栈吃了顿饭就被那隔壁街新来老大给打残了,我们报了您的大名,可是人家丝毫不把您放在眼中啊。”

吕刑看着那几个被废的手下皱了下眉头喝道:“行了,你们几个是怎样的货色我还不知道?肯定是看对面的时轩被撤走了,所以想去试水,结果水没试出来倒差点把自己给淹死。”

“虽然你们有点擅作主张的意思,但是好歹也是我吕刑的手下,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有多少斤两,敢如此嚣张,不惜引起火并也要将你们废掉。”

张三四人见吕刑话中之意似是要去兴师问罪,所以均是呼喊道:“谢谢吕爷,谢谢吕爷为我们做主。“

“哼!你们几个下去各领一百两银子养老去吧,以后你们就不是我青龙帮的人了,我吕刑也不需要废物。”说完吕刑甩袖而走,留下满是绝望的张三几人。

第二日午时,王大魁带着章忠跟十名精锐来到了市场中心,这是一块肥肉,可是却没有任何势力向这块地盘收费,原因就是黑虎帮与青龙帮的手下里炼体四重天以下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护得住这块地盘。

就算是第一天宣布这块地盘的归属,可是第二天另一个帮派就会派一群手下来攻击占领的人。

这块繁荣的地段,各种大型贸易都是在这个中心市场交易,每一笔大型交易额都顶的上四海客栈一个月的收入,而且还有许多外来游商在中心市场摆零时摊。

王大魁此时却是在这块“肥肉”的中心大吼了一声:“这中心市场从此以后归我王大魁管,明天我会前来收取保护费。”

“什么?不会吧,这人脑子有问题吧,他难道不知道为了这快地盘死了多少人吗?看他如此年轻,八成是刚出道的愣头青。”

“切,管他的呢,只要他能守的住这个地盘,给他保护费有何不可?这块地盘虽然很是繁华,可是小偷,混混也多,很是混乱,也只有那些大型商家才有护卫能防骚扰,我们这些小商家也只有忍气吞声。”

王大魁的宣言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是片刻这块中心市场的所有人与商家便知道了王大魁这么一个人。

“呵呵,好大的口气,我吕刑这么多年管理紫阳街中心市场南北两个路口街道那么多年都不敢说霸占中心市场,你一个新来的愣头青刚接手青阳街东西两个路口街道就敢口处狂言。”

“我该夸你年少有为呢还是该骂你年少无知呢?”吕刑正准备带着小弟去找王大魁算账,刚出门走到中心市场就看见王大魁在这里宣称此地归他,于是轻蔑的笑道。

听到背后别样的声音,王大魁知道正主来了,于是转过身便看到吕刑也带着十余个小弟向自己走来,而街道上的人群都主动地让出一条路,顿时吕刑与王大魁两方势力所站的位置便空出一个很大的空间,足够他们团架,显然他们也是有经验了。

王大魁嚣张的看着吕刑大嘴一咧,豪爽的笑道:“哈哈!!!我道青龙帮紫阳街这块地段的老大是何样的威武形象呢,原来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

“哈哈!!!果真是一副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模样。”王大魁话声刚落章忠与那十名小弟很是配合的笑道。

听了王大魁的反击之语,吕刑冷哼一声说道:“但愿你手下功夫比嘴皮子功夫厉害,否则今天我会让你躺着回去都难。”

王大魁盯着吕刑眼中露出一股子兴奋的神色说道:“懒得跟你啰嗦,看招吧!”

说完王大魁将披风解下,露出一身黑色劲装,脚下发力,几个大跨步之间便来到了吕刑的身前,右拳挟着阵阵风声砸向吕刑。

“哼!我堂堂练体三重天的实力会怕你这个臭小子。”说罢吕刑脚下似生风般堪堪闪过王大魁的拳头,一个势大力沉的回旋踢,抽向王大魁的脖颈。

“嘭!”

王大魁左手弯曲略微上扬,很是轻松的挡住了吕刑闪电般的一脚。

“嘿嘿!力气太小了,这就是三重天的实力吗?那也太弱了。”说话的同时王大魁已经栖身而上,弯曲的左手迅速探出,扣向被自己挡下的一脚,果断想要抓住后退的吕刑。

在王大魁抓向吕刑的瞬间只见那吕刑迅速收脚右手五指成鸟喙状咄向王大魁左手手腕,其动作之迅速,角度之刁钻,就连王大魁也是暗赞一声他的战斗意识之强远不是时轩可比。

但是最多也只是赞叹而已,在吕刑右手咄过来的瞬间,王大魁左手五指瞬间握住吕刑的鸟咄,而吕刑的鸟咄也只是咄在了王大魁的掌心。

在吕刑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王大魁的左手竟然死死的抓住他的右手没有收回,迎接他的却是王大魁的右拳。

呼!

在关键时候吕刑偏头矮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那恐怖的一拳,而他也顺势抽回被王大魁左手包着的右手。

“嘭!”

吕刑刚收回右手,冷不防王大魁一脚踹向他的腹部,而他只来的及用收回去的双手挡一下便被王大魁踹了出去,在后退了几步然后他才站稳。

王大魁练得乃是吞噬魔拳,战斗讲的就是勇往直前,刚猛霸道,劫掠天地,这其中当然包括了对手的生命,而黑虎拳又讲究快很准,拳脚生风,刚劲勇猛。

这吕刑一旦处于被动状态,除非他逃出王大魁的攻击范围,重整状态,然后再战斗,否则他将会面临王大魁连绵不断的攻击,直到他毫无还手能力为止。

“上啊,快去将吕爷救回来!”吕刑带来的小弟一见他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立刻一声高呼群拥而上,准备将其救回。

“哼!想要打扰老大的兴质,还得看我们愿不愿意,兄弟们冲啊!”

本来刚生出一丝希望的吕刑见自己的小弟被对方的小弟缠住,貌似那些小弟并不像时轩的小弟那样无能,反而同自己带来的精锐拼了个不相上下。

“嘿嘿,跟我战斗还有空走神!”

嘭!

噗!

吕刑被王大魁这一脚题中胸部,直接吐出一口淤血,连忙吼道:停!停!王兄弟,不,王大哥,饶了小的这次,今后这中心市场就是您的,我绝不敢染指分毫。”

嘭!

回答他的只是王大魁狠辣的一脚。

看着满嘴是血的吕刑王大魁眼中满是兴奋与狂热,心中无比的舒坦,正在兴头上的他怎么会停手呢,只见他咧着嘴不停地嘿嘿笑着,一脚,一脚的揣着吕刑。

吕刑叫的越大声越惨,他心中的快感就越强烈,此时的他仿佛是在享受虐人的过程当中。

当吕刑终于发不出一丝惨叫的时候,王大魁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满脸青肿,口鼻冒血,牙齿碎落一地,腿脚成不规则的角度弯曲着,倒在血泊中抽搐的吕刑,王大魁笑着想到:”嘿嘿,原来虐人是这么爽的一件事啊,怪不得当年是个人都会上来踩我几脚,扇我几巴掌。

当他将视线瞄向那些早已停手带着恐惧目光望着他的那些吕刑带来的小弟时,那些小弟们立马跪倒在地,连连求饶:“王老大,王祖宗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跑腿的啊,求您了,我们发誓现在立刻脱离青龙帮,再也不出现在青阳街和紫阳街上了。”

看着那些跪地求饶的人,王大魁深吸了口气,压下想要把他们也虐一遍的想法嘿嘿一笑说道:“记住你们的话,将这个躺着回去都不可能的残废带回去,不要挡着商家做生意,滚吧!”

看着那些抬着吕刑仓皇而逃的众人王大魁眼中的狂热与兴奋之色瞬间隐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和善憨厚的笑容对着周围的商户们说道:“你们各做各的生意吧,哦对了,记得准备好保护费,明天我会派人来收的。”

虽然王大魁此时笑着的样子真的非常的憨厚,富有亲和力,可是看在围观的众人眼中却犹如魔鬼一般恐怖非常。

而他那些小弟看向他的眼神也更加敬畏,至于章忠,则是无尽的崇拜神色。

在回去的路上王大魁对章忠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霸占中心市场,收取保护费吗?”

章忠想了一下如实饿回答道:“这个...我还真回答不上来,你现在不愁吃不愁穿,有权有势有实力,我想不出来为什么你一来就要拿下中心市场这个烫手肥肉。”

“哈哈...我缺钱。”

“啊?怎么会,大魁你平时也没什么地方需要钱啊?吃饭人家海掌柜都给您包了,穿的那余记绸缎庄也给您包了,就算您想要逛藏春楼,那藏春楼的妈妈还敢问您要钱?您还有什么地方缺钱啊!”



延伸阅读

余世九安爷孙俩的“秘密”谈话  http://www.ufobaidu.cn/66ih.shtml
温老爷子喊了一声“钱管家,给这位叶小友安排一间客房。”然后转头看向叶辰轩“叶小友,你

寻找和选择之一场事故(1)  http://www.ufobaidu.cn/fsd.shtml
网吧很大,但相比旁边霸道的伫立在视觉的对立中心的KTV,它还是小了一个段位。网吧就像

破天女帝之元尊盛宠妻之救人  http://www.ufobaidu.cn/yd1b.shtml
周末。早上九点多,凌茵还躺在被窝里睡得很熟。因为是休息日,不用去上班的凌远辉一听到敲

战甲神域既然没凉 那就别浪  http://www.ufobaidu.cn/uvvh.shtml
”嗯。。。哼。。。”轻轻的哼了一声,意识逐渐清醒,身体还是不听使唤。林浩感觉有东西在

快把身体还给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ufobaidu.cn/grpg.shtml
『世界』清欢缓缓:各位,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我和三清妙音并不熟啊。『世界』记者小眼睛

[综漫]之侠岚进入**之刷元宝  http://www.ufobaidu.cn/a613.shtml
妹妹吃过早点去上学了,期间李宇文让妹妹看路,小心点,要看车类似的安全事项。其实李宇文

骑虎南下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ufobaidu.cn/ae0c.shtml
“这是什么?东厂旗下的酒楼?贩卖菜品?最便宜的一壶酒,竟然作价十两银子?一份蛋炒饭,

我家那闺女之超神教父之冥河无界 回头无岸(5)  http://www.ufobaidu.cn/aigp.shtml
陈羽无奈,只能往前走,他相信他能够找到生路。看着这漆黑的河水,陈羽好奇的往前走去,蹲

[网王]网球JQ一起抓之大写的药丸(8)  http://www.ufobaidu.cn/zxn.shtml
工作难得陷入卡壳中,编剧好说歹说的言情剧情,白秋冥思苦想,却没想出什么发展,剧本脉络

影帝他厌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ufobaidu.cn/n20x.shtml
距离圣诞节还有三天的时间,大街上所有人都沉浸在快乐而且又祥和的节日气氛之中,除了德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每当变幻时在线阅读第三节

    焦曼竹定定神,洗漱、化妆,拿出一套精致连衣裙换上,缓缓的走去了家门。今天作协的人要来书馆谈合作,虽然对于焦曼竹来说只想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搞创作,可是也面临着书馆如何生存的问题,所以经过艰难的抉择还是答应了。既然答应了就得认认真真的谈。在这之前她也认真的做了很多准备,所以今天无论如何,她今天是不能迟到的

  • 湮灭与重生白富美

    由于风轻舟的车前不久被人不小心给撞了,最近都在维修,所以她们今天就叫的车前往目的地。后半路再无话。“谢谢师傅。”苏阑给了钱,拿了发丨票,然后钻出车门,和风轻舟站在一条线上。风轻舟今天穿的很随意,裹了件深色长款羽绒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但是因着身材好,倒也不显胖。“今天的客户叫什么?”风轻舟突然问

  • 桃花转等待着那个时机

    “你回来了,妈妈?”“是呢,小伊。”妈妈手中拿着剪刀,“头发,稍微有点长长了。”除了头发长时间未经修剪,妈妈的笑容和半年前毫无区别。对话和神情都太过正常了。所以显得十分不正常。“我来帮你吧,妈妈。”我过去握住她的手,那手竟有些无力。等妈妈在镜子前坐下,我拢了拢她耳边的头发,“要剪到齐肩的长度吗?”“

  • 他是我的替死鬼第7章在线阅读

    昆仑山很大,因为元始三人的道场在山的半中腰,距离山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因此并不知道在山顶上还住着一位邻居,甚至整个洪荒都不知道,在这昆仑山顶峰还隐居一为开天之初便已经出世的先天大能。一间简陋的茅庐外,鸿钧穿着一身古朴的道袍正静静的看着正在缓缓消散的雷云,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对于元始能够想到用雷劫

  • 三愿浮踪在线阅读第6章

    “我让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让你歇脚!!我让你感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啊?你厉害你怎么不飞上天呢?”半个时辰后....陈桥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皮肉之苦了,他明明感觉自己鬼气比杀哥充足,可是眼前这人,打的拳拳到肉,好像原本就知道他的死穴是在哪一样,这种痛苦终于在陈桥的求饶声中停下了。“大哥,杀哥

  • 天演背后第一章

    重逢时的画面就像是某一张定格在岁月中的老相片。陆思汿只是在体育馆的洗手间里洗了把脸,然后抬头,便看到镜子里的身边多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九月中下旬的风仍然闷热,透过窗户热乎乎地喷洒进来,让人像是晕在了回忆的漩涡中。只可惜,陆思汿才脚趾沾到漩涡的水滴,就被周澈拉了回来。好久不见,看着自己,周澈的反应很淡:

  • 鬼灭终结之柱在线阅读变了

    顾今笙尚且分不清是真还是梦,即使是梦,她也是这国安候府的候爷夫人,即使近些年来不受宠了,她也不许有人不尊重母亲。云溪诺诺的看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委屈又屈辱。“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给母亲行礼,退下。”她倒想抓过来先把她打一顿,但眼下她更想和母亲好好说会话,她怕万一只是个梦,梦醒了,她连和母

  • 性别,男增长天王

    在凌云走后没多久,南天门就迎来了增长天王的军队。增长天王立于阵前,身后跟着三名银甲天将,他们分别是辛环、张节、陶荣三位天君,再之后是行伍整齐的三万大军。他们静静地站在原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此时,三个关口的镇守军心里直发毛:增长天王的军队就停在那里,既不进也不退,还不来说句话,完全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 嫡凰重生之第六章(6)

    不过姜秀润立在花园门口很是满意自己这位侍女的脚力。她前世对这位女将军不甚熟悉,但也听过她的种种事迹,知她为人耿直,不是奸佞之辈。一个身怀奇力,却在危难时也不肯自甘堕落为草寇劫掠财物,而是卖身葬父之人,自有做人的底线,有这样正直的人在身边,她也心安些。安置了屋宅,还要款待贵客。姜秀润记得与刘佩的约定,

  • 从风云开始摸尸成神外公离世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宴会结束大家准离开的时候,外公却突然晕倒了,很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来的亲戚朋友今天都喝了不少酒,都有点迷糊了,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慌神了,舅舅扶着外公,母亲和小姨围着外公一直在喊:“爸爸,你怎么了?”外婆急得眼泪的都掉出来了,子剑的父亲赶紧打120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