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被迫嫁给妖界死对头不敢认

作者:五月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对于灰狼,西格罗人有很深的感情。

他们认为这片土地上其实生活着两个种族,一个是住在石堡里的西格罗人,一个是奔跑在山丘上的狼群。

每个勇士,都应该拥有一匹灰狼作为伙伴。

它比西格罗人的父母、子女甚至妻子都要重要。

同样的,在西格罗女性心里排第一位的,也是她们的伙伴。假如她不是一位狼骑士,那么取代这个位置的是孩子,反正不是丈夫。

西格罗人不分男女都是战士,什么是他们眼里最重要的东西?毫无疑问,是生命。

战士对自己的伙伴负有生命责任,他们需要齐心协力才能活下去。父母对子女有生命责任,因为他们把孩子带到这个世上,子女对父母也有责任,理由跟上一条差不多。

西格罗人认为,他们对自己的结婚对象,是没有这层责任的。

生命责任就像枷锁,而爱情不受枷锁限制。

所以西格罗人追求爱情时奔放热烈,倘若过得不开心,就会立刻分手。

——感受不到爱情带来的自由,还谈什么共同生活。

葛霖跟伊德都曾经为这样的风气习惯惊讶,后来他们想明白了,这是因为西格罗人的社会体系,并不以家庭作为基本单位,而是以个人。

从改名习惯就能看出来,是荣耀决定名字,而不是出生决定姓名。

不管是父母家族,还是伴侣子女,都不能作为荣耀放进自己的名字。

他们的名字多种多样,除了传统的那些“战胜了XX的人”,还有“能举起巨石的人”、“种土豆特别多的人”、“跑的最快的人”、“滑橇冠军”、“酿酒能手”等等,从来没有“XX的儿子”、“XX的妻子”这种类型。

用什么名字,取决于他们觉得自己取得的荣誉里哪个最值得夸耀。

对西格罗人来说,名字就像衣服。

如果你没有两三件替换的衣服,要怎么出门?

如果衣柜里没有足够多的衣服,活得开心吗?

如果跟讨厌的人撞衫,那就去添置一件更帅的衣服!

如果没有能力为自己增添新衣服……感觉天都塌了!

事实上,当伊罗卡发现自己临时使用的身体,这只灰狼的名字恰好也叫狄希斯时,他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继续用名字如同衣服比喻的话,普通西格罗人有个衣箱,或者大衣柜,而战神伊罗卡的衣服可以装满整座石堡,多到数不清,撞衫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有许多独家专属,别人根本摸不到的衣服呢!

这种精神上的优越感,加上深知西格罗人对灰狼抱有怎样的感情,最终伊罗卡选择了沉默。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那个打了他的猫,又打了他的异族人,反正跑不掉,留着观察一段日子也行。

比如这个家伙是怎么来到西格罗的?他是个怎样的人,是否会破坏西格罗的宁静?

这才是借用身体过来“看看”葛霖的目的,绝对不是因为猫被打了,伊罗卡躺在柔软的被子上,懒洋洋地想。

灰狼很配合医师的检查,只是在众人想要带他回病房时,用肢体语言表示了他哪里也不去,就待在这个房间。

这个举动很符合众人的误解,也符合西格罗人对于狼的感情,于是他们都没有制止。

房间被占,无处可去的葛霖满心不愿,然而所有人都告诉他,狄希斯很虚弱,它的野性跟凶性早就被漫长的病痛消耗殆尽。作为一位狼骑士的合格伙伴,只要没有感觉到敌意,狄希斯是不会主动攻击葛霖的。

葛霖表情僵硬地说:“可是我刚才……”

刚才打了那只狼啊!

狼的杀伤力比小猫强多了,猫最多把他挠成渔网,狼一口就能咬断他的脖子。

“刚才怎么了?”胖子伊德疑惑地转头看别人。

医师也奇怪地问:“狄希斯从床上摔落,不是你接住了它吗?”虽然接住后因为慌乱,吓得把狼当成枕头盖在身上了。

“呃。”

葛霖只敢点头,不敢说实话。

西格罗真是个要命的地方,猫不能惹,狼也是。

看着那只躺在自己被子里的狼,葛霖默默转过头,认了。

当夜,葛霖把酒馆桌子拼起来,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他睡过了头,因为大猫没叫。

伊德打着哈欠表示,他觉得嘉弗艾叫过了,只是声音小,而且可能就叫了一声,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昨天那么累,大家都睡得沉。

一场丰收祭典,消耗完了伊德囤积的所有酒,酒馆只能暂时歇业一个月,等待下一批酒酿造成功。

空闲时间增多,意味着葛霖学习语言的时间加长。

好的环境,对于学习一门新语言很有帮助,葛霖单靠记人名,就学会了许多单词。

这天,胖子伊德跟葛霖谈了很久灰狼狄希斯的事,在他嘴里,狄希斯的一生充满了不幸,现在它快要死了,医师都束手无策,就让它按照心意,度过生命最后一段时光吧!

“昨天医师不是说,它已经缓过来了?”

葛霖皱眉,心跳什么的专业术语他没听懂,可是这只狼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快死!医师们做完检查满脸惊讶的表情,也证明了这点。

“回光返照,你没听说过吗?”伊德很不高兴地敲着柜台,瞪向葛霖。

葛霖扭头看了一眼趴在酒馆窗台上晒太阳的灰狼,后者身上大块的骨头凸了出来,显得非常吓人,跟平日里见到的狼几乎是两个模样。

“好吧,只要它不试图咬死我。”葛霖不自在地说。

每当葛霖背过身时,他都能感觉到那只狼在看自己。

猛兽濒临死亡,眼神的威力一样惊人,葛霖总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赤.**地暴露在这种视线下。

伊德看出了葛霖的难受劲,他安慰道:“不要紧张,早年狄希斯没病没灾凶性十足时,也没有咬我一口。它是个好小伙子,西格罗的狼都很通人性。”

伊德显然很怀念酒馆的前任老板,那个给他帮助的老人。

他不仅要去买灰狼最喜欢吃的食物,还让葛霖帮他一把,把狄希斯带出石堡散散步,最好在山谷里走上一圈。

葛霖:……

观察了这两个人很久的灰狼,确定了胖子也是一个异族人,他们偶尔会使用伊罗卡完全陌生的语言对话,那些发音跟西莱大陆的语言相差太多。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伊罗卡思索,两个没有任何强大力量的异族人,来西格罗做什么呢?他们的身体并不强壮(虽然葛霖的反应力不错),吃的也很少,手掌上也没有使用武器留下的茧子,站立姿势跟一些小的习惯动作也能说明很多问题。

比较胖的这个酒馆老板,还有干过体力活的痕迹,至于“葛霖”,连这些都没有。

西莱大陆的很多国家是由贵族统治的,那是一群不需要干活,不需要打猎,甚至不用自己穿衣服的人。

伊罗卡觉得葛霖的身体特征,有那些贵族的影子。

肌肤光洁,在月华下仿佛镀了一层银,又像最上好的雷鳗肉(西莱大陆口感最细腻美味的食物)。

然而他又没有贵族们的脾气,习惯是不会骗人的,一个人前半生是养尊处优还是普通平凡地活着,瞒不过伊罗卡的眼睛。

想想看,普通人都能像贵族一样安稳生活,那个世界上的人可以选择是体力劳动,还是做一些不费劲的事赚钱,这说明了什么?

一个没有任何危险的世界。

伊罗卡被深深吸引了,他想要继续观察这两个人。

那边葛霖艰难地同意了伊德那个“陪狼出门”的计划,伊德兴冲冲地跑到灰狼面前,拼命比划着,想让灰狼站起来,去外面那片长满野草的山谷逛几圈。

灰狼很配合。

伊德积极地在前面引路,灰狼慢吞吞地走,葛霖跟在最后面,他的作用是——如果狄希斯走着走着不能动了,葛霖得跟伊德一起出力把狼扛回去。

两人一狼还没有走出石堡,就引来了许多西格罗人。

医师已经把狄希斯从病房窗户跳出去,回到逝去主人家里的事传了出去,大家都很感伤,也很敬重这只狼,许多人停下来向灰狼行礼,还有人主动帮忙搬开挡路的障碍物。

“狄希斯的日子没有多久了,麻烦你了,伊德。”

人们纷纷走过来安慰,胖子连连点头,差点抹眼泪。

医师分析不出灰狼突然恢复精神的原因,他们最终结论跟伊德差不多,一夜之间,大家都开始关注这件事。

为了成全西格罗人对这件事的感情,也为了成全这具身体里已经消逝的灵魂,伊罗卡闷不吭声,继续做一只狼。

石堡外,金色阳光照在深深浅浅的红色草尖上,如火般热烈。

阳光很好,跟千年前一样。

伊罗卡停在一处据说“狄希斯很喜欢”的草堆里,悠闲地左右张望,忽然他看到了山丘后面一道巨大的黑影。

葛霖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他很想跑回石堡。

伊德也很怕,他在发抖。

西格罗人纷纷举高双手,兴奋地朝他们崇拜的神灵致敬。

魔影嘉弗艾把身体盘成了一个巨大的毛球,缩在山丘后面,好像睡午觉,又像是……它想躲在山丘后面,结果庞大的身体没办法全部隐藏,结果暴露了行踪。

葛霖后退一步,又退一步,不小心绊倒了狼腿。

他低下头,赫然发现狄希斯眼神发直,全身绷紧四肢僵硬,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灰狼震惊地望着那个黑毛团,不,那堵黑毛墙。

——这是什么?

嘉弗艾?!

他的猫为什么变成了一堵墙?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延伸阅读

东莞松菱实业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d2aa.shtml
东莞市松菱实业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商务旅游(行)用品及商务及旅游礼品的研发、生产、销售

海沃全球购进口超市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6k9a.shtml
海沃全球购进口超市简介海沃全球购,是广东亚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亚臻投资)旗下品

康乃尔美语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gkov.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31714572630.j

大脚板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duzw.shtml
大脚板汽车用品总部的产品主要为各种重量级豪车按照顾客的各种要求量身订制毛毯脚垫,车毯

碧宇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n1ne.shtml
碧宇装饰装潢本着“人性化设计,制度化管理”的宗旨,注重设计细节,坚持强有力的管理机制

香港喜记茶餐厅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bbc6.shtml
香港喜记茶餐厅为香港喜记茶餐厅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喜记茶餐厅成立于2015年,经过

程姥姥膏药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g8p4.shtml
程姥姥膏药源于太很之乡,融合37味尊贵药材“加密”配方配方,采用民间私家配方100余

祯弗尼银饰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6bgv.shtml
祯弗尼银饰隶属于祯·弗尼珠宝投资有限公司,秉承个性,时尚,自信的设计精神,独一无二永

伊莎贝尔饰品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gl0e.shtml
伊莎贝尔饰品生产和销售各款流行耳饰。我们以齐全的种类、的款式、良的服务、惠的价格来服

巨星金属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p6xs.shtml
深圳市巨星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侠撩完我就跑在线阅读第五章

    见两名孩童停下了脚步,却并不上前,尤其是那稍微年长些的半大少年,更是默默的将自己身边年幼的孩子不动声色地挡在身后,一双淡红色的凤眼中,浓浓的戒备很是明显。这样的情况让那两名女子掩嘴轻笑了起来,秀丽的眉目间媚气稍减,目中终于有了些笑意,却隐隐带着些许轻嘲。“你们莫要害怕,我二人乃是红衣教中宣号司事和宣

  • 平凡的出身不凡的人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在那之后,艾塔给了他们各一块属于这个世界的表,一天被分为30个时段,白天占有18个,夜晚12个。每个时段的长度比原世界的一小时略短三秒左右,小尺度内,可以忽略不计。紧接着,艾塔又带他们去见了另外的15位混沌猎人。这个部落里面的人并非全部是同一种族,从骨相、肤色、体型各方面来看,混杂了五个人种,算上李

  • 都市之充钱神帝之开始(2)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帝都的街道上。作为全国最为繁华的城市。这里人才济济,或许你瞧不起的乞丐会是一个绝世高手。帝都是属于精英的地方,能够在这里长久住下去的人都是有一定能力的。或是位居高处,或是家财万贯,或是有着强大的武极和魔法,正所谓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克拉克斯和鲁道夫强调过在帝都要低调行事。架着

  • 三国:开局十大无双神将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妃费心了,你先让下面人收拾出来一间厢房,然后将饭菜送过去。”说完,慕容浔看向阴九笙叮嘱道:“九笙,对于住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一定要和你心意才好。”王妃这时仿佛才看到这个多出来的人,疑问说:“这位是?”“她是本王新纳的侧妃。”慕容浔说道。空气中传来一丝静寂。“这……”王妃面色苍白,李嬷嬷拉着

  • [张艺兴]《岁月神偷》第二部 往后余生第7章在线阅读

    “痛”。“痛也不许碰,不想瞎就忍着”。白安然眼睛虽然不流泪了,却很干涩,睁不开,稍微睁开点眼睛,一阵刺痛。有些慌了,“我会瞎吗?”“瞎了也是活该,什么东西都敢往眼睛上抹?”白安然相当委屈了,又不是她自己要抹的。白安然视线模糊,路也看不清,完全是被席景程带着走。“你带我去哪里?”“闭嘴!”席景程也不知

  • [刀剑乱舞]我因为喝酒被抓了第八章

    秦政实在是不想表演当场喷水。“你怎么了?”燕朱关切地看着他问道。“咳咳,没事。”秦政摆了摆手。他就不该在燕朱有可能开口的时候喝水。就知道这狗东西说不出什么不让人发笑的话。胡亥的表情也有点僵硬。这话说得……“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燕朱有点怀疑人生。秦政不是那么爱学习的类型,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在智商方

  • 十二夫之落花时节又逢君第八章在线阅读

    “斩!”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这时,昊天双目之中精光大盛,下一刻,只见他的身上五彩色的神光瞬间绽放,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瞬间爆发,胸中五气瞬间凝结,五道身影凭空显化出来。“见过本尊!”五道身影对着昊天躬身道。“几位道友客气了!我们本为一体,无须多礼!”昊天拱拱手说道,这赫然正是他斩出来的五帝法身,他们身

  • 玫瑰刺第6章在线阅读

    到了昨天一行人到的医院,在车上就商量各人分头行动。于是看见拍摄的,收集素材的,写文稿的等等都汇入来医院的人流中。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是普通人。“小希,我先陪你去挂号,不用担心耽误我工作,今天一天我们都会在医院里。正好借助陪你看病,还能跟人聊聊天,知道当下的真实情况,听到咱老百姓们的心底声音”。文沫搂着

  • 我给大佬递的是真情书啊!在线阅读交易

    凌晨4点,龙城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办公室里只有公安局局长李湘一个人,这几天,为了追查许洪川的案子,身为专案组组长的李湘可以说是疲于奔命,每天都在公安局加班到深夜,今晚他才刚忙完工作没多久,就困的在工作椅上睡着了,听到了突如其来的电话声后,李湘一下子就被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

  • 大神每天都在担心掉马[电竞]灭门(三)

    “元儿呢?”茉倾走后,烈湘云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凌元似乎不见了。只得急忙地边往回走边找。一阵大风,门被打开,枝叶纷飞,一团黑影不断膨胀。“是他来了。”凌宇轩看着门外的黑烟,两眼不尽的忧虑。“好久不见啊,师兄。”一身黑烟弥漫,发光的紫色眼睛。“我是奉师父之命来杀你的,师父他老人家想你了。”凌宇轩看着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