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灵之第二章

作者:在上无名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旬阳城最早在商朝时为庸人所建,迄今已立千年。

时光匆匆,千百年来,建城的庸人早已不复了当年的踪影,可是城中心的庸人故宫却一直保留了下来。楚人也好,秦人也罢,无论哪国,占领旬阳后,无一不是对这座故宫增增补补,把这里作为旬阳城的中心据点。

阿玉一行在旬阳的住处也正是被安排在了这里。

... ...

故宫门口,苏尤早已安排好了人马在此接应,守门的兵士见他们来了,立刻开门,放行入宫。

直到整个婚嫁队伍都进入了故宫,车队才停了下来。

“公主,我们到啦,”终于又熬过了一天,可以下马了,阿湘的声音都轻快了许多,她探头进了帘子,整个人闪身进了马车。

马车里,长途跋涉多日的阿玉早就有了经验,她全无贵女仪态,正在车中来回伸展双腿,活动经络。阿湘一进来,自然而然得接过她的双腿,对着穴道,来来回回使劲按压揉捏数次。

这是楚国巫医结合中原医者发明的一种缓解疲惫的方法,巫医在楚国很受推崇,阿玉就曾跟随大巫祝学习过一些巫舞和药理。这套手法刚学来不久,还没来得及实践,就用到了自己身上。就这样,除了第一天下车时,阿玉腿脚酸软,须得侍婢们搀扶,再往后适应了旅途奔波,再加上这套拿捏手法,就算是长途乘车,腿脚也不甚僵硬。

... ...

车窗外隐隐传来苏尤的声音,语气平板,“楚公子,今日已抵达旬阳故宫,可请公主下车,二位入宫,稍作休整,我们明日再启程。

“知道了,多谢。”

阿玉下车,远远地向姬成点头示意。身边仆妇众人,前扑后拥,拥簇着她便向女眷内院走去。

和被战火洗礼的旬阳城一样,偌大的庸人故宫很是寂寥,除了巡逻的兵士,来打扫的仆妇都只有零星数人。幸好楚王和王后心疼女儿,离楚时给她带了不少人手,此时这些宫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一个个有条不紊地为太子公主安排起了住处来。

阿湘是阿玉身边最得力的宫婢,此时更是大展身手,她一会儿指挥大伙儿拉上纱帐,一会儿检查房间内的死角。

故宫的寝殿久无人居,潮气霉气,味道不好,阿湘更是拿出了楚国的特产珍品包茅草,熏在炉里,一时间满室清香,神清气爽。

... ...

当姬成带着部下阿祁过来妹妹内院的时候,天色已是晚了。西边的天空残阳如血,只余道道红霞。阿祁被留在殿外守候,姬成只身进了殿门。

“阿玉这里倒是清净有意趣,”姬成一边四处观看,一边啧啧称奇,“晚膳用得可好?”

“阿兄放心,今晚的鱼羹烹制得极好,颇有我们郢都的风味,确是有心了。”阿玉也抿嘴笑道,“阿湘,去把我的包茅草香包拿给阿兄。”

阿湘应声去了库房寻找,阿玉冲姬成道,“这里久无人居,空气迟滞,闻着让人精神不振,阿兄可佩带包茅草,祛邪祛厄,焚香也是极好的法子。”

姬成看了看阿湘的方向,眼睛转了转,笑道,“我也去看看,倒要瞧瞧阿父阿母究竟给妹妹带了多少好东西。”说罢,便抬腿出门,阿祁见状,也忙跟上,二人径自向着堆放嫁妆的偏殿而去。

阿湘正在偏殿的在一堆小物什中挑选香包,忽然见到刚刚还和公主说笑的太子,不由起身见礼。

起身时,她见太子与其贴身侍卫阿祁,两人均是神情严肃,更是心中纳罕。

姬成脸上早已没了刚刚的顽笑之色,他神情严肃,道,“孤刚才用膳后,特意带着阿祁从前面绕了一圈,无意间见那秦国苏尤一行,神色迥异,布防森严。”

阿祁听到此处,也点了下头,皱紧了一双浓眉。

“孤便觉得奇怪,这群秦兵在自己的土地上如此戒备,却又似乎井然有序。倒像是他们已经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只可惜苏尤那厮,嘴巴忒严,孤也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来。总之,你今晚务必多做警戒,若是无事发生,自是最好,若是有事,你务必第一时间护得阿玉周全。”姬成说到最后,语凝成冰,阿湘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太子放心,公主的安危,是阿湘职责所在。阿湘即便舍身,也要护公主周全。”

“好,孤稍后会把侍从拨出一半,一会儿守在你们的院外。阿玉近日行路辛苦,你一会儿服侍她早点休息。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她。孤会把阿祁也留在你们院外,有什么异动直接找他。”

阿湘忙点头,“阿湘绝不会和公主透露一个字。”

... ...

秦楚之间的距离,行至旬阳,便是走过了一半。苏尤原本是呼了一口气的。

然而刚抵达没多久,传令兵就有最新的密函呈上,“将军,这是您的留书。”

苏尤一个人进屋拆了信,看过了信中的内容,他默默地思索了几息,面无表情地出了房门,派人喊来了旬阳郡守和此行副官。

“旬阳兵力多少?”

“回将军,旬阳驻军不足一千,且...且多为老弱病残,多为守城,战力不足。”

“把我们的人先分出一半来,今夜宵禁之后,协助守城。”

“将军,”副官琢磨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连日行军,我们的人也已经累了。这,这眼看着已经回国,不如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晚上?”

苏尤双目熠熠,沉声道,“不可,吾已收到大公子传书,旬阳恐生变,为避免横生枝节,今夜需多加戒备。”

... ...

在秦国,大公子这个称呼,是个特指,它专门用来尊称秦王的长子,公子纪堂。大公子勇武仁善,温雅端方,既能上阵领兵杀敌,也能下马总理政务,他体恤民生疾苦,在秦国自上而下威望很高,备受秦人的推崇。若说秦王在百姓心中是杀伐果决的尚武君主,宛如秦地寒冬腊月里的凛冽北风,那么大公子则与之截然相反,就如三月间吹满田间垄头的和煦春风。

果然,苏尤的“大公子”三个字一出,郡守副将两人都直了眼睛,郡守甚至还努力直了直胸膛,收紧了略发福的身躯,好像大公子就在眼前,他马上就要给大公子见礼一般。

副将也立马改口道,“大公子发话,想必事必有因,吾等必当遵从。”

“好,那么今夜里,便这般布防...”

... ...

阿玉百无聊赖,坐在窗边的榻上,撑着头望着天边,屋外夜色苍茫,夕阳的最后的一丝余晖也渐渐消失殆尽了。

屋中昏暗,阿湘忙把灯芯挑亮。火光随着夜风晃动,照在阿玉侧边的脸上。

“阿湘,不要忙了,在这儿陪我说会儿话,”阿玉看她忙了半晌也不停歇,发话道。

阿湘走上前,低头见礼道,“公主,阿湘不忙的。我让她们下去快快把水烧开,沐浴之后便可安歇了。”

阿玉微微一笑,道,“这却不急,不过我在想,阿湘也该告诉我适才阿兄和你说了什么吧。”

阿湘一怔,呆呆的抬起头,见到阿玉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她急忙说,“没有没有,太子什么都没和我说。”

“你呀,还不快过来,”阿玉挥挥手,把她拉到近前,“我和阿兄一起长大,你又是从小就在我的身边,你们两人我平日里再熟悉不过,你觉得咱们之间谁又能瞒过谁呢?”

“如今我们一同入秦,前路漫漫,犹未可知,只能大家相互扶持,共渡难关,若是我们自相欺瞒,互相内斗,不是作茧自缚吗?”

阿湘低头不说话,整张脸埋在了灯光的阴影里。

阿玉斜靠在榻上,也不逼她开口,让她慢慢寻思。

几息过去,阿湘像是打定了主意,忽然抬头说,“其实,其实太子也没说什么别的,他就是说,看到那些秦人今次戒备更胜以往,让我们也多加留心。”

顿了顿,她又道,“太子不让我说,我本来也不想告诉您的,这段时间咱们食宿都不比宫里,您现在比之前在宫里整整瘦了一圈,本来也不是什么确信的消息,太子又让阿祁为我们守院,我,我们只是想让您不受这些事情打扰,能睡个好觉...呜...”

说着她忽然哽咽起来,一边手忙脚乱地找帕子,一边急忙地用袖子擦拭不断流淌的眼泪,“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着说着就是想哭...咯...”

阿玉赶快起身,拉住她的手,一边为她拭泪,一边轻声道,“别哭了,我知道这段时间里,你也担心受累了。可是,我只是不希望,有什么难处都让你们替我承担,若是你们为了守护我而遍体鳞伤,就算能保全自身,我的心又何尝不会疼呢?”

“好了,不哭了,阿湘可是我最得力的大宫女,就是以后到了秦宫也是要为我挣颜面的,哭花了脸可怎么了得?”

听了这话,阿湘揉揉眼睛,破涕为笑,不好意思道,“我,我不哭了...热水应该烧好了,我这就去后面看看去。虽然太子的消息不知真假,我们还是多做些准备,一会儿您沐浴后早点休息。”

... ...

夜半,屋外忽然远远传来一阵喧嚣声,还夹杂着人们的呼喊声,声音嘈杂,不绝于耳。

因睡前得知了阿兄的讯息,阿玉心中有事,本就没有睡熟,外面杂乱的声音一响,她便迅速睁眼起身,阿湘也赶忙点上灯,拂开纱帐。她刚取来衣物欲为阿玉更衣,就听门外一阵敲门声,那声音又急又重,平白让人不安。

两人吃了一惊,刚要喊话,就听到姬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阿玉,你醒了吗?赶快出来!”

“阿湘,你速去为阿兄开门,我自己更衣。”

阿湘点点头,赶快打开门,乍一见外面的天空,她不由愣在当场。

熊熊的火光把外面的一方夜空染得通红,赤红如血,宛若今日傍晚的夕阳,城中乌烟弥漫,不知是何处燃起了大火,连在故宫内院的此处都能听到城中百姓的哭喊声。

阿湘心下一突,只想着,不会太子之言,一语成谶了罢?

延伸阅读

嘻哈大仙人第五章  http://www.shuandai.cn/gwy8.shtml
少一点?“好。”楚妤笑起来,拿起小瓶子挤在他的手背上。“好什么?”一个男声从后面响起

公主,肯嫁否?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andai.cn/gbkk.shtml
宋昱的热度刚刚因为他的沉寂而有所消退,程岫就将自己的热度刷上来了,成为新一代话题人物

弈子为王之去爬山(4)  http://www.shuandai.cn/aw37.shtml
林超开始支招说:“简单啊,上床就行”,林超虽然是个情圣,玩过的女人数不胜数,但是真心

峨眉掌门(陆小凤传奇)在线阅读头目  http://www.shuandai.cn/adka.shtml
三人继续推进,走进传送门瞬息自身就出现在了下一关。当莫尘望向身后时,传送门瞬间从虚空

[综]Avenger宇智波佐助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andai.cn/yagp.shtml
“没确立没关系,我会等的。既然你不喜欢宝贝,要不叫你亲爱的?你看好不好?”陈浩然继续

穿越之部落崛起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huandai.cn/bkdp.shtml
脑海中一大堆武功滑过,对于一个生活在华夏的年轻人,武易可是从小看着金大大,古大大那些

四年之殇之绝地反击  http://www.shuandai.cn/p6he.shtml
“我不服!”三个字还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本以为昏死过去的少女

极度异闻孤独的蛋  http://www.shuandai.cn/860.shtml
“咕碌碌……咕碌碌……”柯宁已经在这个漆黑的山洞里滚了十几分钟了。也就是说他已经进入

怎敌她娇软香甜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huandai.cn/p1t0.shtml
唐色和殷梦按地图走了很久,很久,连衣衫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件,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宛如在一起

一見鍾情的感情能長久嗎?能之吃蝎子  http://www.shuandai.cn/pkbu.shtml
楚郡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不断的渗出,让他的身体渐寒。方才的一番呕吐,让他失去了肚子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魇主神发展史第二章在线阅读

    “混元归一神通?”“紫皇道化身?”莫少离猛的转醒,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脸色古怪,脑海记忆中莫名的多出了两门神通的记忆。混元归一名字看起来跟他的修炼功法《混元归一气》有所关联,实则是一门吞噬血肉生灵精气的邪恶神通。紫皇道化身属于后天道体神通,莫少离一直在修炼,多出的记忆中所记载的修炼之法跟先前

  • 牛人代购红包群第九章在线阅读

    “啥意思啊?”宋元查看了系统说明,这才明白……“24小时股神卡,宿主加持之后,可以在24小时之内,精准感知国内外各个股市、各支股票的各种变化。”宋元大喜。这个意思就是:可以提前知道哪支股票涨、什么时候涨、涨多少;哪支股票跌、什么时候跌、跌多少。“草,精准预知股票涨跌,那真他么的就是股神啦!”“我要买

  • 以其人之道第二章在线阅读

    楚霖很快到了自己的住处,一座特别大的别墅。外面看上去和别的别墅没有什么不同的,但是里面别有一方洞天!虽然没有那种智脑博士之类的。但是,这别墅里面也是半智能的,里面更是有着数十名机器类的生化人!每个生化人手上都有一把强化版的冲锋枪,可以凿穿坦克!就是这座别墅加上这些防御系统就花费了楚霖上千兑换点!要知

  • 神仙辅导班第2章在线阅读

    校园_试手章节2张一博此时背着一个背包,右手里拿着一个行李箱,左手一杯乌龙冰饮,一边喝着一边慢悠悠的走在一个城市里。他此时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体恤衫,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如果不是寸头的原因,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一点像高中生的样子。张一博这次接的单子就是在这座城市里面,不是平时的暗杀,勾心斗角什么的,倒是十分休

  • 重生之网游至尊在线阅读第三节

    车子大概行驶了五个小时左右,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终于到了安澜市,安澜市很大,反正比我们那个小县城大多了,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看风景的时候管,现在得想想怎么处理那个什么僵尸才行。其实杨母应该不算是真正的僵尸,真正的僵尸应该是在养尸地养成,那样的僵尸才是集怨气而生的,而这个养母的尸体应该是在头七的时候被黑

  • 洪荒之最强功德魔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从教学楼到寝室,必经小卖部,所以,此时的小卖部人山人海,路灯又昏暗,几乎整个学校的人都挤在那,黑压压的人头,数都数不清。温蒂和乔书欣经过小卖部时,都有意无意的放慢脚步,被传来的香味所诱惑,油炸食品的香味和泡面的香味交织在一起,毫无抵抗力。“那个,要不咱去小卖部吃辣条吧。”温蒂率先开头,脚步很自然的转

  • 法圣商君传在线阅读第8章

    “那是谁?怎么和你堂妹在一块?”食堂另一处,某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回头发现夏夙正与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女子坐在一块,便拉了拉对面那人的衣袖,问了句。少年对面的人正是夏夙的堂哥,镇远大将军家的三子夏衍。夏衍一脸淡漠,头也不抬:“不认识。”“也是,你这一年到头也不怎么来书院,能认识就怪了。”少年说完就去问了别

  • 逃出雨林在线阅读第4节

    “小姐,奶娘的家乡路途可能会很颠簸,你要做好准备。”刘妈回头望了眼这生活二十多年的地方,当时因为她家里穷,只能只身一身来这里寻口饭吃,还好每月的银两给的足够生活,她都会寄回家里,家里的条件也变得越来越好。老爷夫人每年都会给她放个长假让她回家看看,还会给他盘缠。而如今她就要离开这里,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

  • 邙剑之第二次流星雨

    “哇…”李嫣然瞬间激动的叫了出来!“储物戒指哎,以前只在小说中见过,快让我看看!”说着李嫣然向龙啸扑了过去然后抓着龙啸的手,仔细的看着那枚青色的古戒,她也没有往下来拔,只是看了一会后就失去了兴趣!嘴里嘟囔着:“储物戒指就是长这样的啊,都还是没有钻戒好看!”“好了,嫣然,先别管这个储物戒指了,接下来还

  • [神雕过芙]未妨惆怅是清狂在线阅读第4章

    在**湖边丽莎因为阮燕南的衣服穿在身上,似乎忘掉她在车上呕吐的尴尬事,和我一直嬉笑。还一本正经的问我:“花璇同志,你说南南是不是对我上心了?你说我暗恋他时,他会不会也在暗恋着我,他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诸如此类问题她不嫌烦的翻来覆去问了我一上午。中午我们租了了烧烤架开始了野炊,为了表示感谢阮燕南借衣之